关闭赝医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赝医的页面

赝医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得印的这个计划,全是漏洞,完全经不起推敲,如果不是李晏关心唯一儿子的安全,关心则乱,那他肯定忽悠不住李晏,因为他连梁大忠都忽悠不住,李重九又不是梁大忠的儿子,梁大忠根本就不关心李重九的死活,反而认为死了更好。

梁大忠在旁听着,心想:“这个姓沈的出这种馊主意,我听着都想抽他!不过,没关系,只要能忽悠住皇上就行了,皇上现在心思乱得很,估计忽悠他一两天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包括皇后在内,谁让他俩就一个儿子呢,死了就完蛋了!”

李晏重重地点了下头,道:“那好,便是如此。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这样的诏书公布天下,会不会让臣民们认为是朕糊涂啊?”

沈得印一撩袍子,给李晏跪下了,一副马上就要掉眼泪的样子,他道:“皇上啊,如果此计成功了,那就可以救回太子了,被人说一声糊涂又能如何,这不也正好体现了皇上的一片爱子之心么,太子以后会更加孝顺皇上的。而且,如果此计失败,没能救出太子,那咱们再想别的办法,而这道诏书皇上则可以说是收回成命,既然大家都说这道诏书不对,那收回成命不也正好可以证明皇上是英明的,有错就改的么,对皇上圣名无损,而且也好再想别的办法,再派人去营救太子啊!”

他这番话说得非常的真情流露,完全是为李晏着想的样子,李晏听了很是感动,就在此时,太极殿外来了好大一群的大臣,这些大臣都是沈得印招收的党羽,得到通知,跑来上朝了。

见外面来了这许多的大臣,李晏精神一振,把大臣们都叫进了殿来。让沈得印把刚才的事说了,想听听大臣们的意见。

这些大臣听了沈得印的计划之后,心中无不大骂,这么馊的主意姓沈的也好意思出。他怎么就好意思说得出口呢,还要脸不要了,这不就是在忽悠皇帝呢么,还深怕忽悠不住皇帝,竟然还要让他们来给当个证人。证明他的主意是很高明的,太无耻了,节操何在?

满殿的大臣齐声说道:“此计划天衣无缝,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不就是比谁更无耻,比谁更没有节操么,谁怕谁啊,再说了,他们本来就是沈得印的小弟。就算心里再怎么鄙视这个领头大哥,可表面上还得赞同一下,毕竟人家是大哥嘛,再说了,李重九死不死的,关他们何事,他们投靠的可是杨泽,背后的大树是万岁公主李菜菜!

李晏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殿的大臣竟然是一伙的,而朝中那些不是一伙的大臣。谁也没来,他根本就不可能听到反对的声音。

听大臣们都赞同,李晏总算是松了口气,既然大家都认为对。那这个计划就应该不是差的,他道:“那么,沈爱卿就拟旨吧,得抓紧时间办了,以免迟则生变!”

沈得印答了声遵旨,想了一下。又道:“皇上所言及是,迟则生变啊。要不然,就给杨太尉和太子规定个时间,五天之内必须赶回长安,把时间规定好,这样可以免得太原的反贼多想,不给他们时间再制定新的阴谋,皇上您看如何?”

李晏想了想,反正就算杨泽先回来了,他也可以不让杨泽进城,所以计划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至少杨泽方面不会出现意外,所以规定个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反而会让太原的反贼手忙脚乱,从而早早送太子回长安来。

一时之间,李晏没有再多想,便点头同意了,沈得印大声答了句遵旨!

下面的大臣们又是在心里一通暗骂,皇帝怕儿子死了,都怕得糊涂了,而沈得印竟然抓住时机,如此的忽悠皇帝,这家伙实在不是个忠臣啊,不象他们……嗯,他们都是被迫的,都是怕沈得印报复,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不让朝廷再产生动乱,保存大方帝国仅存的一丝正气,他们是在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所以他们还是忠臣,和沈得印不一样!

鄙视了沈得印之后,大臣们立即便纷纷要求协助沈得印,团结在沈得印的身边,心往一处,力往一处使,一定要把这份大事办好!

李晏揉了揉头,他现在头疼得厉害,感觉象是要生病似的,道:“这里就交给众位爱卿了,你们一定要尽力办好此事,朕回后宫休息一下,你们商量好了怎么办,便来向朕禀报一声吧!”他站起身,叹了口气,由梁大忠陪着,回后宫休息去了。

等李晏走了,沈得印便是太极殿里官最大的了,其他的大臣都是他的小弟,沈得印扫视一眼下面的众小弟,目光扫到谁的脸上,谁就会露出谄媚的笑容,沈得印点了点头,道:“诸位大人,咱们为皇上效力,办事要有速度,拖拖拉拉的可不行,你们说对不对?”

大臣们连忙点头,老大说要迅速,那就要迅速,老大说要拖拉,那就要拖拉,反正一切都是老大说了算!

沈得印脸露微笑,摆手道:“很好,那大家都过来,看本官写这道诏书!”

他带着大臣们去了偏殿,让小宦官取出空白的圣旨,他闭上眼睛构思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下笔刷刷,片刻功夫就写好了一道诏书,吹干墨迹,道:“诸位大人,看看本官这道诏书写得如何?”

大臣们一起围了过来,看完了这道诏书之后,有的大臣不吱声,有的大臣忍耐不住,对沈得印道:“沈相,这道诏书是要公布天下的,可如此写法,实在是不太妥当啊,恐怕会被记入史书,后世之人该如何评价沈相你呢?”

原来,沈得印还真把他刚才的计划写成了诏书,也就是杨泽回来娶万岁公主,李重九回来继承皇位,如果杨泽先到,和万岁公主成亲,那么婚礼自动变成登基大典,也就是说菜菜将在登基当天,嫁给杨泽。这本来就已经相当地惊世骇俗了,可诏书里又写如果太子李重九,能抢在杨泽前面回来,那李重九就可以登基。成为新的皇帝,现任皇帝李晏则做太上皇。

这道诏书上写的,和沈得印出的主意一般无二。在场的大臣们纷纷开始劝沈得印了。

有一个自认为和沈得印关系极好的大臣说道:“沈相,关于计划这东西,说说还可以。可写到诏书里就不必了吧,这种事情落于纸笔,实在是对沈相的名声有污啊!”

沈得印拍了拍这名大臣的肩膀,笑道:“无妨,只要杨太尉认为本官做得好,那就什么都够了!”

沈得印是非常明白事儿的,象李晏这样不称职的皇帝,还有李重九那样不靠谱儿的太子,这江山迟早要落入万岁公主李菜菜的手里,而李菜菜则会是杨泽的妻子。也就是说杨泽以后才会是这天下的主宰,所以别人认为他怎么样无关紧要,杨泽认为他怎么样,才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说到什么史书怎么写,后人怎么评价?嘿嘿,史书是胜利者写的,如果自己是胜利者,那还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么,而如果成为了失败者,那就算是再完美无缺。也照样会被写成恶人,关于这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后人就算要评价,不也是看的史书么。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后人又看不到!

沈得印立即开始交待起任务来,给大臣们安排各种事宜,让他们马上去做,最好要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全部做好!

大臣们立即行动起来,按着沈得印的吩咐去忙了。

且说李晏回了后面的宫殿。他现在头疼得很,昨天晚上没睡好,又想了那么多的事情,他都忍不住想找个地方就睡了,可却觉得还要把事情和皇后说说,免得皇后担心。

可进了寝宫之后,发现皇后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老妻昨晚也是累坏了,这个时候正在补觉,李晏不忍叫醒皇后,他走到龙床的另一边,想着和衣眯一会儿,可一闭眼睛,就再也挺不住了,呼呼地就睡着了。

梁大忠见状,并不叫醒李晏和皇后,而是轻手轻脚地出了寝宫,把附近的小宦官和宫女全都打发走了,他自己则亲自坐在殿门口,他也开始打瞌睡了,同样,他昨晚也没有睡好,只不过,他没有李晏和皇后的那些烦心事儿罢了。

李晏和皇后终究是年纪大了,他俩累了休息,那可是一睡就要好几个时辰,等到他俩醒来之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了,他俩竟然睡了将近一整个白天。

李晏清醒之后,推了推皇后,皇后便也醒了,他俩先是清醒了一会,等清醒得差不多了,李晏这才把上午的事说了,皇后听罢,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可她和李晏一样,都对唯一的儿子李重九关心太过,这样就使得有些事情会看不清。

皇后问道:“沈得印说的这个计划,能救回重九吗,不会让重九受到伤害吧?”

李晏道:“应该不会的吧,因为不把太原的那些反贼引出城池,咱们就没法救重九啊!”

皇后点了点头,好象确实是这么回事,可她还是说道:“那还是得小心些,你得催着沈得印,让他把事情办妥,可万不要出什么纰漏。”

“那是自然,朕这就去御书房,把沈得印叫来再问问清楚。”李晏揉了揉头,起身离了寝宫,正要去御书房,却听皇后叫住了他。

皇后说道:“我和你一起去,要是有什么事儿,咱们还能一起商量商量!”

李晏嗯了声,夫妻两个便一起去了御书房,梁大忠又在后面跟着。

到了御书房,李晏派人去叫沈得印,过了好一会儿,沈得印才到,而且沈得印看上去是浑身大汗,不但额头上全是汗,就连衣服都湿了,如果真都是汗水浸湿的,那他得出多少汗啊!

李晏奇道:“沈爱卿,难不成你亲自去跑腿儿办事?怎么看上去竟然累成了这个样子?”

沈得印忙道:“皇上,上午所议之事,兹事体大,臣不敢稍有怠慢,散朝之后,立即就开始指派各处人手,把方方面面的事都给办了。不过,有的人不知太子是被太原被反贼给挟持了,咱又不能明说。怕事态扩大,引起恐慌,所以只能挨个的去安抚,说这道诏书绝非儿戏。让那些人不要闹事,不要向皇上进言什么的,免得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反而会害了太子的性命!”

李晏顿时一愣,他这才想起。儿子李重九在太原被反贼挟持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有人看到他今天的让位诏书,会有所不解,甚至会开始闹事,想要玩批龙颜,对他劝解一番,这个却很麻烦了,因为他总不能象沈得印那样去挨个解释,看沈得印都快累得脱水了。

李晏只好说道:“让沈爱卿辛苦了。”

可皇后却怒了。她喝道:“谁敢闹事,还反了他们了呢,沈爱卿不必对他们客气什么,这种关键时刻,岂容他们坏了大事,谁再敢抱怨,直接抓起来就是了!”

沈得印忙道:“臣和他们说了,五日之后便有分晓,让他们稍安勿躁了,反正只要这几天时间里不要出什么意外。那么便可救出太子,保太子平安。”

皇后哦了声,道:“那还好。现在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沈得印道:“皇上的让位诏书已经公布天下了,不过。暂时还只能是在长安城里公布,现在街头巷尾的臣民都在议论此事,估计太原那些反贼的探子也会得到消息,会立即把消息送回太原的。但臣没有派人去通知杨太尉,以免杨太尉真的抢先跑回长安。”

他确实是没有派人,可这种事情要想传出去。还用得着他派人吗?

皇后看了眼沈得印,道:“你办事还是挺有速度的,那么派谁去营救太子呢?”

“由臣亲自挑选虎狼之士,去路上营救太子。”沈得印大声回答。

皇后点了点头,道:“你把选出来的人带进宫来,皇上会给他们训话,还会给他们赏赐,只要他们能成功救出太子,那么高官得做,骏马得骑!”

沈得印再次答应,李晏不放心,又叮嘱了他几句,这才让他们离开。

等沈得印走了,李晏长叹一声,对皇后说道:“朕真是没有想到,国事和家事竟然艰难到如此地步,这个皇帝当的,竟然都不如在镇西被流放时轻松!”

皇后却道:“还是在长安好,镇西的事就不要再想了,等重九当了皇帝,你就能省心了,咱们可以搬到骊山去住,好好想想清福,把上半辈子少享受的福,都给享受回来,还得加倍享受。”

李晏微微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站起身和皇后一起回寝宫了。

沈得印出了皇宫,却是没有去招集什么虎狼之士,而是走在大街上,听百姓们是怎么议论上午的诏书的。

现在长安街头,几乎所有关心朝政的人都在议论此事,不过,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激烈反应,反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独孤女皇驾崩,新女皇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登基,说实话,这件事情长安的百姓,包括官员都是很震惊的,可还没等他们有什么反应呢,新女皇又退位了,而李晏又当上了皇帝。

短短几天功夫,大方帝国经历了三个皇帝,独孤女皇,新女皇,新皇帝,这么一来,新皇帝又要让位给新新皇帝,百姓们反而见怪不怪了,反正怎么折腾也是皇家的事情,不关他们这些小民什么事,所以街头巷尾的议论都是这事挺有意思,看来这段时间的第四个皇帝要出现了,可却没有人反对啊,挑事儿啊,讽刺朝政啊,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长安百姓都知道这事儿了,这点是绝对肯定的!

沈得印在街上转了一圈,然后便去了尚书省,直到现在,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就看杨泽那边怎么利用这件事了,估计着,整件事情不出三天,就可以告一段落了,菜菜会不会成为名正言顺的新女皇,而杨泽会不会名正严顺的掌握天下,不出三天,就可以知道结果了。

数十骑快马从长安城飞奔而出,风驰电掣地赶往太原,这些骑士都是杨泽的人,他们是去向杨泽报信的,对于谁是大方帝国的主宰,最后一击,就要开始了!

太原城外。燕军大营。

杨泽坐在中军大帐里,下面是所有郎将以上的将领,杨泽问道:“太原城里怎么样了,有没有乱?”

将军们一起摇头。太原城里还是很平静的,李重九和吴有仁被杀,还能那一大群的皇族成员被干掉,要说这事大不大,那绝对是大事了。可百姓们却并没有什么造反啊什么事情发生。

那些大小皇族成员的浮财自然被城里的金乌军,还有部份太原守军给瓜分了,而皇族成员的宅地还有田地,这些都低价售卖,不少百姓都落到了实惠,这是很重要的,属于打土豪分田地了,再加上金乌军又开仓放了两次粮,结果不管是有钱的百姓,还是没钱的百姓。基本上对皇族成员被干掉这事都不再议论,毕竟皇族成员也没有给过他们什么好处,他们也没有必要去替那些倒霉蛋儿喊冤。

皇族成员被干掉,可是因为他们害了太子殿下,管别管真假,这个理由一传出去,哪个百姓也不会多事的,官府里的事他们不懂,那他们就不参与呗!

所以太原城里并没有大乱,除了一些地痞流氓想要趁火打劫。借着城中发生变故,捞一笔外快之外,再没发生什么意外。当然,地痞流氓遇到金乌军。那他们别想讨到好去,全被镇压了,金乌军可是从长安来的大地痞,对付他们这些小地痞,有的是招儿啊,招术使出来都不带重样的!

将军们都摇头。杨泽点了点头,算是松了口气,道:“太原城这边没事就好,这里的事能被摆平,那本王也就能安心处理长安那边的事了!”

倒也没有让杨泽等得太久,只不过过了一天的时间,长安那边就有消息了,杨泽知道了长安城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皇帝李晏和皇后的反应。

杨泽再次召集了所有郎将以上的将领开会,会议上,木根问道:“师父,那你要立即回长安吗?现在就出发?”

这句话不仅是木根想问的,也是其他将领想知道的,因为杨泽一旦回长安,那么铁板钉钉就要执掌天下了,虽然女皇还会是菜菜,可菜菜并不喜欢理政,所以这天下明显就只能是杨泽的了。

杨泽的性格喜好,众将领都算是了解一点了,杨泽喜欢说:“我老婆是皇帝,我儿子是皇帝,但我不是皇帝,我就是一个站在皇帝的身后,让他们当皇帝的人,我很可怜啊,皇帝都要听我的,看把我忙成什么样儿了……”

这年代没有“装逼”这个词,要不然将领们都得承认,杨太尉就是装逼的典型代表,谁也比不过他!

所以,包括木根在内,将领们都认为,杨泽应该立即启程返回长安,就算是李重九已经死了,没有了竞争,那又能如何,什么事情都要防着夜长梦多啊!

可杨泽却摇了摇头,他道:“就算本王回去,回去得越早,这事情就成不了,本王就算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长安,也照样进不了城的,所以,李重九被反贼害死的消息,应该早一步到达长安,可又不要太早,就在本王离京城三十里地时到达,那就可以了,控制好时间,木根,你带人先走,回去报信,而本王则带领军队,随后出发!”

这是要拥兵入京的节奏,将领们想了想,反正只要杨泽认为对,那就行了,而且还真能防止皇帝再变卦,只要不给皇帝时间思考,来不及做出其它的反应,那杨泽的大事,也就成了!

木根得了命令之后,立即就带人出兵,只不过他也不敢走得太快,得控制速度才行!

第二天一早,杨泽才下令大军班师回京,其实现在这个营盘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本来就没有带辎重,连他的中军大帐还都是太原城里送出来的,再没有别的什么好收拾的了,大军说走就走。

大军行进,骑兵马快,又是轻装奔驰,虽然杨泽说不用太快,可仍是只用了三天功夫,大军便进入了京畿地区,再稍做休息,估计第二天早晨就会到达长安城下!

木根此时已经到达了长安城外,可他没有进城,而是就在城门外。找了个小树林,带着手下将士在林中宿营,他们今晚只能休息两个时辰,然后就要进城了。

拂晓之前。皇宫里,菜菜忽然被小宫女叫醒了,就见几名小宫女跪在床前,个个都脸色通红,看上去非常的兴奋。只是不知道她们兴奋的是什么。

这几个小宫女都算是菜菜的心腹,菜菜见她们这个样子,从床上坐起来,问道:“你们怎么了,这么晚了,叫我有事儿吗?”她们的样子一看就是有事儿。

几个小宫女异口同声地道:“公主殿下,梁大总管就等在殿外,说有事要找您……不,不知是什么事儿!”

菜菜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忽然问道:“是不是杨泽回来了?”

几个小宫女同时点头。可她们却又一起说道:“燕王还没有进城……”声音整齐,象是事先排练好的似的。

她们都很奇怪,她们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没提半点儿关于燕王杨泽的话,可公主怎么一下子就猜了杨泽,真是好神奇啊!

菜菜脸色忽然一黯,她心想:“杨泽回来了,说明李重九肯定是死了!”

虽然李重九对菜菜实在不怎么样,他们之前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兄妹两个和陌生人也没什么不同。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至少陌生人不会算计菜菜,可菜菜仍觉得有点伤感,她实在是不希望是杨泽亲手杀的李重九。

不过。以杨泽的性格,他也应该不会亲自杀李重九的,当然李重九同样想让杨泽死掉,李重九也不会亲自杀杨泽的,都是一回事,只是失败者总会被同情一下的。但也仅于同情一下了,菜菜也不会做出太多的表情,因为她很清楚,如果现在得胜的是李重九,那么杨泽死后,她也得死,李重九是绝不会放过她的,就算是亲妹妹,也要先除之而后快!

可小宫女们却没有菜菜这样复杂的想法,她们只知道万岁公主要成为真正的女皇了,虽然没有人和她们说这些,可她们就是知道,而且,只要是公主是安全的,那么她们就是安全的,她们真的很害怕李重九会害了她们,谁让她们是伺候公主的宫女呢!

至于李重九死不死的,宫女们一点儿都不在乎,难道他不该死么?

伺候着菜菜穿好衣服,穿的是独孤女皇留下的一身龙袍,已经被修改过了,很合菜菜的身,宫女们扶着菜菜出了寝殿。

梁大忠等在殿外,见了菜菜之后,梁大忠立即跪倒,说道:“万岁,请随老奴去御书房。”

他只叫万岁,是有两重意思,一这是菜菜的公主封号,二是他在暗示菜菜又要当女皇了。

殿外停着步撵,梁大忠上前,虚扶菜菜上了步撵,赶往御书房。

一路上,菜菜并不说话,她一听要去见父皇和母后,在这种时间在御书房见面,那说明一定是有外臣进了宫,父皇和母后是在御书房里接见的外臣,那外臣应该就是杨泽派回来的人,父皇和母后,这时候估计都哭得快翻天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等菜菜到了御书房门外时,就听见里面传来哭声,是皇后在放声大哭,菜菜下了步撵,进了御书房后,见皇后正在哭泣,而李晏则坐在一旁摇头叹息,同样也在流泪,只不过没有皇后表现得那么激动罢了。

不管怎么样,对于李晏和皇后来讲,李重九就算再混蛋,可也是他们的儿子,不管有什么过错,别人不能原谅,但他们这对做父母的,却是一定会原谅的,可现在什么都晚了,儿子没了。

菜菜看到柱子旁边站着一人,不是别个,竟然是木根!木根见菜菜来了,急忙上前,跪下行礼,嘴里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无非就是李重九被反贼给害了,菜菜不想听,反正都是谎话,有什么好听的,她走过去安慰皇后,见皇后哭得伤心,她忍不住也流下了眼泪。

过不多时,外面传来大片的脚步声,梁大忠说道:“皇上,大臣们来了,皇上可要召见?”

李晏已然失了方寸,他摆手道:“宣他们进来吧!”

外面为首的大臣当然就是沈得印,这边木根一进宫报信,他就得到消息了,立即招了手下党羽赶往皇宫,而宫里的侍卫被派出来找他。他立即就带了一众小弟进宫,来给皇帝出谋划策来了。

沈得印带着一众小弟进了御书房,跪下见礼,他问道:“皇上。此时宣臣等进宫,不知是……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李晏伤心得不想说话,摆了摆手,木根便上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李晏听了更加伤心,而皇后又大哭了起来。

沈得印听罢,急忙道:“皇上,现在不是伤心之时,太子殿下遇害,但此仇已由太子的近卫所报,太子殿下在地下也会心安了。可现在国事却不得耽误,皇上现在还要不要让位了,如果不让位,那臣赶紧去办。对天下臣民说那道诏书是错的,现在皇上不要让位了,还有,燕王估计快到城外了,得速速安抚住他才好啊,让位之事倒还好说,可万不要让他以为皇上悔婚,那后果可不堪设想了!”

菜菜听了,直冲沈得印瞪眼睛有,这个混蛋。这不是在胡说八道么,她还没听过沈得印更厉害的胡说八道呢,其实现在说的还算是靠谱儿!

李晏重重地唉了声,让不让位的对他来说还重要么。为了这个皇位死了多少人,不要再死了,也许他这就没当皇帝的这个命,以前是母亲抢他的皇位,现在是女儿抢他的皇位,他老李家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厉害呢!

罢了。如果自己再不识相,自己那个好女婿不知还能再干出什么事情来呢,就让他安安稳稳地过完余生吧,国家上的事他没有能力管,可家里的事,至少惨事就不要再发生了。

李晏也算是明白现在事情的关键了,虽然他没有抓住什么证据,说是杨泽害了李重九,他也不想再去刨根问底了,至少杨泽对别人不行,对他和皇后还算是相当不错的。

李晏擦了擦眼泪,抬头道:“那道诏书即刻生效,朕不会反悔,朕意已决,让位给万岁公主,朕为太上皇,皇后为皇太后,选一吉日,朕与皇太后离开长安,去骊山行宫居住,朕意已决,众卿不必再劝!”

也没人劝他,沈得印和大臣们一起答了声遵旨。沈得印问道:“那新皇登基之事……”

李晏又道:“就是今日吧,让菜菜今日登基,今日便在太极殿上成婚,早点儿办成了事,早点儿没了祸端,那石碑不是建好了么,不就是为了今日用的么!”

沈得印却道:“如此简单?这可是没有先例的啊!”

李晏长叹一声,他道:“先例?朕算是想明白了,朕这一辈子啊,就是专门给后人开先例的,就照朕说的办吧,不要再啰嗦了!”

沈得印这才带着一众大臣出了御书房,可没走远,就等在门外,他们是在等菜菜呢!

皇后也止住了眼泪,李晏能想明白的事,她也想明白了,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她也得为自己和老头子想想了,反正这个帝国已经出过了一个女皇,再出一个又能如何,何况这个女皇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皇后道:“菜菜,去吧,把事情都处理好,你管得住杨泽那小子的,母后相信你的手段,使劲折腾他,以后五十年里,别让他有片刻的消停!”

菜菜哭笑不得,只好告别了父皇和母后,也出了御书房,在沈得印和一众大臣的簇拥下,去往宫门。

此时天色仍未放亮,可长安城的城门却打开了,因为杨泽到了,城门不给谁开,也是不可以不给杨泽开的,因为守城的都是他的兵将啊!

时辰尚早,大街上并无百姓,杨泽一马当先走在最前,他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大队兵马,忽然想到,在另一个时空,有一个叫赵匡胤的皇帝,在陈桥发动兵变,而后黄袍加身,自己现在的样子,不是和他很象么?

只不过,杨泽不是为了给自己黄袍加身,而是要把黄袍加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身上!

马蹄得得,天光微亮之时,杨泽到了皇宫的广场前,他下了马,抬头看了看石碑,又看了看宫墙上的菜菜,菜菜也看到了他!

杨泽步得走向石碑,菜菜也出了宫门,同样也走向石碑。

大臣们想跟着过去,可却被沈得印给拦了,小声说道:“诸位大人,等会儿再过去,别急着跟过去,要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猜猜后果,那可是很不妙地呀!”

那边,将领们也都下了战马,他们可都是很有眼力价儿的,现在只要负责这里的安全问题就行了,就不要跟过去凑热闹了。

杨泽慢慢走到了石碑下,静静地站着,等着菜菜过来。

菜菜冲他道:“回来了?”

“嗯,回来了!”

“父皇说了,要我今天登基,今天就和你成亲!”

“两件事一起办?太着急了些,这是要给后人开先例了!”杨泽笑道。

两人走到了一起,菜菜抬起头,看着杨泽的眼睛,道:“你不是专门给人开先例的么!”

杨泽微笑着道:“我以前就想,咱们要是成婚了,我该送你一件什么礼物呢,一定要与众不同的,想了好久,皇位是最与众不同的,所以就决定送它了,还好,还真送成了!”

菜菜也微笑着道:“那我就把皇位送给咱们的儿子吧,当成是传家宝,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行啊,说到儿子,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杨菜生,你看怎么样?”

“不好听,换一个!”

“嗯,那就叫杨先例,这个名字不错吧?”

“能再换一个吗?”

“那,那我多想几个,叫杨咩咩?杨肉汤?杨腊肉……”

“算了,还是叫杨菜生吧,起码一听就知道是我生的!”菜菜笑道。

杨泽笑道:“我连儿子的小名都想好了,就叫招弟儿,怎么样?这名字吉利吧?”

“重名的太多,再说不要招来招去的,最后变成绝招儿,你又不是什么江湖高手!”

“那就叫招妹儿吧,这个保准没重名的……”

两个在石碑下面说话,远处的人都静静地看着,谁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谁也不敢打扰。

太阳升起来了,天亮了。

杨泽看着眼前的少女,仿佛是第一次看见似的,那还是在很久以前,眼前的少女当时穿着黑布做成的棉衣,脚上穿着黑色的,分不出男式还是女式的,但肯定不合脚的破旧皮靴子,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现在,她是女皇了!

“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你还记得吗?”

“记得,是在冬天,挺冷的!”忽然,菜菜哧溜一声,吸了下鼻涕,就和当初他俩见面时,那声哧溜一模一样。

“不要这样,你现在可是女皇了呐!”

菜菜哦了声,她用手擦了擦鼻子,随手向石碑抹去!

杨泽忙道:“别呀,怎么还和以前似的,这可是用来告天的石碑啊,刚建好的,新的呢!”他伸手想要阻止菜菜,两人的手碰到了一块,也都碰到了石碑。

远处,众人都看到了这一情景,燕王和女皇的手握在一块了?放在石碑上,这是告天了吧?永结同心,昭告上天?顷刻之间,所有的人都跪下了,山呼之声震天动地的响起!

万岁,万岁,万万岁!

全书完(~^~)『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68/68996/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689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