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爱如死局,无路可逃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爱如死局,无路可逃的页面

爱如死局,无路可逃

第341章 番外(28)

第341章 番外(28)

顾冷晨听到顾泽峰这个样子说,顿时不满道:“帝君只是一个私生子罢了,凭什么……”:

“给我住口。”顾泽峰见帝君的脸色冷了几分,不由得惊慌的打断了顾冷晨的话。

顾冷晨冷下脸,一双风流的桃花眼异常倨傲的扬起。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帝君难道不是私生子?”

“顾冷晨,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将你赶出顾氏集团。”顾泽峰见顾冷晨还口不择言,顿时火了。

顾冷晨满脸戾气的看了帝君一眼,愤怒的离开了帝君的办公室,顺带将门,重重的甩上。

门口的秘书,见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垂下脑袋,屏住呼吸不发一言。

顾泽峰面部的肌肉,一阵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面带柔和的对着帝君虚伪的笑道:“帝君,你不要在意冷晨的话,这个孩子,被他妈妈惯坏了。”

“顾总教育孩子的方式,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帝君邪气的勾起唇瓣,讥诮的看了顾泽峰满脸阴沉的样子,便离开了办公室。

顾泽峰沉下脸,一双眼眸闪烁着一股冷若冰霜和阴毒。

帝君……

……

水晶萃。

夏清宴请了剧组的人吃饭,也是因为最近拍戏比较的辛苦,夏清作为这一部戏的导演,自然要好好的慰劳一下下面的演员。

宴会很热烈,大家都玩的很嗨。

夏清因为不怎么喜欢热闹,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安静的看着那些人闹。

她一个人,安静的喝着果酒,抿唇听着那些歌,看着那些人跳舞的样子。

“夏总监,你不和我们一起玩吗?”一个长相异常清秀,身材娇小的女孩见夏清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喝酒,忍不住上前对着夏清问道。

夏清抿唇,笑了笑道:“你们玩就可以,我看着你们就可以。”

“那多无趣啊?不如我们一起去跳舞吧?这个探戈,还蛮好玩的。”那个女演员听了夏清的话之后,不由得扁着嘴巴,一脸兴奋的抓着夏清的手说道。

夏清刚想拒绝的时候,已经被人抓了起来。

夏清无奈,只好和那些人在圆形的舞台上跳舞。

在夏清离开之后,苏安然悄然的来到了夏清刚才坐下的地方。

女人那双阴森森的眼眸,划过一抹阴毒和得意。

她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个药包,将手中的药粉尽数的倒进了夏清之前喝了果酒的杯子里。

看着那些粉末已经开始沉入之后,苏安然冷笑了一声,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苏安然的动作甚至是离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夏清跳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有些累了。

她和那些玩的很高兴的演员说了一下,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她习惯性的拿起桌上刚才自己喝过的果酒,喝了一口之后,便靠在沙发上,困倦不已的眯起了眼睛。

“丁零。”夏清差一点就要睡着的时候,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夏清揉着眼睛,拿出手机,接听了电话。

“夏清,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帝君黑着脸,口气非常不悦的对着夏清问道。

“怎么了?”夏清揉着胀痛酸涩的太阳穴,气息有些不稳道。

“哪里。”帝君沉下脸,忍不住再度问道。

“我在……”

“啪。”夏清刚想要说自己在水晶萃和剧组的人吃饭,身体突然一阵燥热,夏清的手机,就这个样子掉在了地上。

女人的身体一阵摇晃,整个人都倒在沙发上。

震耳欲聋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靡丽,夏清原本漂亮的脸,更是泛着些许绯红。

女人的五官,看起来越发的柔美和妩媚,头顶的灯光,落在夏清的眼睑附近,更是显得异常娇媚动人。

热……

好热。

突然的燥热,让夏清忍不住解开了自己裙子的扣子。

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整个地面都像是天旋地转一般。

苏安然端着一杯红酒,冷笑的看着夏清的异状。

她知道,药效已经开始见效了。

她回头,对着在玩闹的一个女人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立刻会意,朝着夏清走过去。

女人长相秀气,一双眼睛却格外的妩媚动人。

她伸出手,扶着夏清,小声的叫着夏清的名字。

“夏总监,你怎么了?”

“热……好热……”夏清模糊中,听到有人叫自己,可是,她睁开眼睛,却只能够看到一张异常模糊的脸,女人白皙的额头上,渐渐的出现了些许的薄汗,让夏清整个人都看起来异常娇媚。

女人看着夏清的样子,嘴唇微微勾起,看了包厢内别的人一眼。

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夏清的异状,女人扶着夏清,朝着包厢门口走去。

“你喝醉了,我带你去上面的包厢休息一下。”女人朝着夏清低柔道。

夏清浑身无力的靠在扶着自己的女人身上,无意识的点点头。

“好热……好热……”夏清一路上都喃喃自语,衣服扣子敞开,露出女人异常白皙诱人的肌肤。

夏清的手机被遗忘到了地上,苏安然走进,捡起夏清的手机,就听到电话那边还不断传来帝君暴躁的咆哮声。

“夏清,说话?”

苏安然满眼嫉妒的瞪着手机的来电显示,手指用力的捏住。

刚才夏清是和帝君在通电话?

可恶的夏清,为什么每次都要抢走她看上的男人?

苏安然冷笑一声,看着手机通话时间,随后按下关机键。

电话瞬间被切断了。

苏安然将电话扔到了垃圾桶里,擦拭了一下手,漂亮的脸上蒙上一层鬼魅冰冷的气息。

就算是帝君是真的对夏清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仅仅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的意思罢了。

帝君还不是照样和她上床?夏清算什么?

要论理解男人,她苏安然自然比夏清强。

夏清有什么资格,和她抢男人?

苏安然隐没在黑暗中,消失在喧嚣的包厢里。

“苏小姐,夏清已经在707的包厢了,我找的那些人正赶过来。”

“欧阳兰,这一次你要是在搞砸的话,以后你就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苏安然冷笑的看着对面的女人说道。

女人清秀的脸上顿时带着些许惶恐:“苏小姐你放心,这一次一定会万无一失。”

说话的女人,就是刚才扶着夏清走出包厢的女人,也是上一次在巴黎想要设计夏清的女人。

“最好是这个样子,要是这一次在出了差错,你的演艺生涯,到此结束。”苏安然轻蔑的看着欧阳兰,看了一眼正在包厢翻滚的夏清,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苏安然离开,欧阳兰那双眼睛,顿时满是憎恨。

她屈辱的回到了套房,看着夏清,眼中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为了讨好苏安然,她必须要毁掉夏清。

“夏清,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为什么要得罪苏安然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欧阳兰看着床上扭动着身体,痛苦不堪的夏清,嘀咕了一声之后,就走出了卧室。

“丁零。”五分钟之后,夏清套房的门被人敲响了,欧阳兰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五六个长相异常猥琐的男人,指着里面的卧室说道:“人在里面,记住要拍的清楚一点。”

“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为首的男人,一头红色的鸡毛,搓着手掌,笑得一脸下流道。

欧阳兰冷眼看了那些男人一眼,便离开了套房。

被这么多男人对待,夏清这一次,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吧?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谁让夏清得罪的是苏安然那个狠毒的女人?夏清就算是要怪,也只能够怪苏安然。

……

“该死的,竟然敢挂我电话。”帝君气愤的一拳砸到了方向盘上。

他脾气异常抱在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许久之后,帝君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车离开公司。

“轰隆。”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

帝君洗澡出来,看着窗外的闪电,心情异常烦闷。

男人原本冷峻的脸上,闪烁着些许骇人的戾气,他抿着薄唇,面无表情的抓起床上的衣服,随意的穿上之后,就离开了卧室。

“大少,你有什么吩咐?”帝君走下楼,管家已经上前,朝着帝君问道。

“夏清回来了吗?”帝君沉下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管家问道。

“夏小姐……好像……还没有回来。”管家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帝君的表情,干巴巴道。

“那个女人,这么晚都没有回来?去什么地方了。”

帝君暴躁不已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低吼道。

“会不会,夏小姐回顾家去了?”管家想了想,看了帝君一眼道。

“她敢。”帝君阴着脸,看了管家一眼,冷嘲道。

夏清要是敢回顾家,他绝对要夏清好看。

管家看着满脸戾气的帝君,表情一阵尴尬起来。

“少爷,你要去哪里。”管家还没有反应,就看到帝君抓了一把钥匙,就要出门。

管家看着帝君这个动作,吓出了一身冷汗道。

“找夏清。”

帝君吐出四个字,便离开了。

外面刚好下起了瓢泼的大雨,管家心中有些担心,但是,面对着帝君的固执,管家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帝君离开。

水晶萃楼上的套房,707.

“美女,你醒了?”夏清燥热不已,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听到了一声陌生粗嘎的声音。

夏清的脑子,顿时一阵激灵。

她勉强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张极其猥琐和下流的脸。

夏清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就要起床的时候,压在夏清身上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解开夏清的衣服,笑嘻嘻道:“还是醒着比较带劲,别着急,哥哥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保证让你回味无穷。”

“你是……谁?”夏清伸出手,想要将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可是,她浑身无力,只能够朝着男人低吼道。

男人轻佻眉梢,对着夏清笑得邪气道:“可以给你快乐的人。”

“大哥,不要在浪费时间了,快点吧,我们都等不及了。”

夏清的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这时,在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另一道异常陌生的声音。

夏清回头,就看到后面竟然还有四五个男人,每个男人都没有穿衣服,他们的表情格外猥琐的看着夏清。

夏清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的燥热不由得减轻了些许。

“摄影机什么都准备好了吗?”那个叫做大哥的红毛,回头朝着刚才说话的男人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就准备开始实战。”那个男人笑得格外猥琐的看着夏清说道。

夏清就算是在怎么愚蠢,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红毛推开,手无意识的抓到了那盏台灯。

“砰。”

“妈的,贱人,你做什么?”红毛猝不及防的被台灯砸到了,脑袋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窟窿了。

夏清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不远处的水果刀之后,立刻扑上前,抓住了那个水果刀,朝着想要朝着自己靠近的几个男人威胁道。

“不要靠近我,要不然,后果自负。”

“这个小娘们脾气倒是挺大的。”红毛身后的一个黄毛,看着夏清的动作,不由得勾唇嗤笑道。

夏清用力的抓住手中的刀子,声音嘶哑的对着那些人低吼和咆哮道。

“滚开,不要靠近我,听见没有。”那个黄毛根本就不相信一个女人真的敢对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动手,因此毫不畏惧的靠近夏清,谁知道,夏清竟然真的拿着手中的刀子,朝着黄毛刺过去。

“啊。”那个黄毛被刺中了手臂,顿时发出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听到黄毛的惨叫,夏清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妈的,给我上,今天我非要弄死这个女人不可。”黄毛被夏清激怒了,朝着身后的人低吼道。

那些男人将夏清给围起来了。

夏清咬住嘴唇,拿着刀子乱挥舞着。

那些人也不敢靠近,但是他们的人毕竟是比较多。

很快,夏清手中的刀子,就被人一脚踢开掉在了地上。

夏清慌张的想要去捡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整个人被人扔到了那张大床上,夏清的脑子,再度一片空白。

“贱人,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就弄死你。”说话的是黄毛,他反手给了夏清一个巴掌,夏清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黄毛拉开了夏清的衣服,夏清恐惧的尖叫起来。

“滚开,不要碰我,滚开。”

“等下你会求我的,哈哈哈。”看着夏清挣扎的样子,黄毛似乎觉得非常有趣的样子,用力的掐住夏清的下巴,对着夏清嘲笑道。

夏清张开嘴巴,咬住了那个男人的手指,男人惨叫了一声,再度给了夏清一巴掌。

夏清整个人都晕过去了。

看着昏过去的夏清,黄毛冷眼笑了笑,一把将夏清的衣服撕成碎片扔到地上,用力的推开夏清的双腿,低头就要去吻夏清的嘴巴的时候,原本紧闭着的套房门,却被人粗暴的一脚踢开。

“啊。”

“啊啊啊……”

那些原本等着黄毛的男人,一看有人进来,立刻回头,谁知道,被人一脚踢飞,一个个发出一声惨叫声。

黄毛听到自己的手下发出的惨叫声,立刻回头,刚想要怒吼是哪个不要命的竟然敢闯进来,整个身体已经被人拎起来,随后扔到地上。

黄毛发出一声惨叫,还没有看清楚眼前是怎么回事,胸口已经被一双发亮的皮鞋,重重的踩中了胸口。

“你……你是谁??”黄毛瞪大眼睛,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帝君,声音异常凄厉道。

“敢动我的人?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想要活了。”帝君阴森的盯着黄毛,冷笑了一声之后,重重的一踩,黄毛发出一声惨叫声。

帝君冷眼看着发出惨叫声的黄毛,冷峻的脸上蒙上一层寒霜。

阿漠走进来,看着满屋子被帝君踢飞的人,目不斜视的走进道:“少爷,是苏安然做的。”

“是吗?苏安然啊,看来,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找死了。”帝君低笑了一声,阴沉沉而异常诡谲的笑声,在昏暗的房间,显得格外的诡异。

“你们是想要活着,还是想要死?嗯?”帝君松开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下巴异常倨傲的抬起道。

那些人看着帝君,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

他们早就被帝君身上那股气势给吓到了,又有谁敢在帝君的面前说话了。

帝君冷眼看了那些人一眼,拍了拍手,阿漠已经让人将被打晕的苏安然带进来了。

帝君走到床上,将衣衫凌乱的夏清抱在怀里。

看着夏清脸上的红肿和身上的淤青,男人的瞳孔闪烁着些许的戾气。

他面无表情的让阿漠将针筒里的液体,注射到了苏安然的手臂上。

随后,朝着那些垂下脑袋,鼻青脸肿的男人命令道。

“好好表现,要是敢不表现的男人,我就废了他,一辈子别想要碰女人了。”

在场的人一听,立刻夹住双腿道:“是,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

帝君冷笑了一声,看着在不远处架着的摄影机,意味深长道:“拍摄的却是一个好东西,给我拍的清楚一点,只要不弄死,随你们怎么玩。”

苏安然已经彻底的挑战了帝君最后一丝的底线了。

她既然敢三番四次的对夏清出手,帝君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苏安然。

……

“放心吧,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喝了一点催情药。”帝君将夏清带回了别墅之后,就让人将宫霖给找了过来。

宫霖给夏清看了一下,懒洋洋道。

“解药。”帝君皱眉,冷眼看着宫霖说道。

“要什么解药?你不就是最好的解药。”宫霖笑得格外猥琐的看着帝君,拎着自己的东西,潇洒的离开了。

帝君看着躺在床上,无意识发出细碎嘤咛的夏清,小腹的位置,倏然一紧。

许久之后,帝君才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爬上床,将夏清压在身下,极致缠绵的吻着夏清的唇瓣。

“夏清,你怎么总是被人设计,没有我,你真的要身败名裂了。”

“淅淅沥沥。”窗外的雨,下的很大,而屋内的两个人,则是异常缱绻温柔的纠缠在了一起。

顾家,三楼书房,此刻灯火通明。

“黑影,帝君现在在什么地方?”顾泽峰将鼻梁上的老花镜拿下来,朝着对面的黑影问道。

“在鎏金院那边的别墅区。”黑影看了顾泽峰一眼,低头道。

“和谁?”顾泽峰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原本皱巴巴的脸上,竟然浮起一股莫名的杀气。

“不清楚,别墅四周的安全措施很好,我们的人不敢靠近,只是隐约知道,帝君在别墅里藏了一个女人。”

“呵呵……女人。”顾泽峰摸着下巴,那双浑浊犀利的瞳孔,却弥漫着一股冰冷嗜血。

“少爷回来了吗?”顾泽峰将手中的钢笔扔到桌上,声音沧桑道。

“好像是……去酒吧玩了。”黑影抬头,瞅着顾泽峰变得难看的脸,再度低头。

顾泽峰一直都喜欢玩,尤其是喜欢到酒吧去泡女人,以前玩的更凶,这几年已经收敛不少了。

“马上带电话叫顾冷晨给我回来。”顾泽峰阴着脸,怒气冲冲道。

“是。”

黑影忙不失迭的点点头,立刻让人去将顾冷晨带回来。

黑影离开之后,顾泽峰满脸怒火的一拳砸在了桌上,男人那双眼眸,充斥着一股骇人的怒火,像是要吃人一般。

帝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有我在这里,你就休想。

他让帝君回来,只是利用帝君的能力罢了,帝君想要颠覆整个顾氏集团,也要看帝君有没有这个本事。

“老头子,我正玩的嗨,你这个样子,想要我死吗?”十分钟之后,顾冷晨被人带了回来。

顾冷晨浑身酒气,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的,脖子上还有吻痕。

一看就知道顾冷晨刚才在和女人做什么荒唐事。

顾泽峰看着顾冷晨这幅样子,气的整张脸都红了。

“黑影,弄醒他。”顾泽峰面色阴冷的对着黑影命令道。

黑影拿过一杯茶水,对着顾冷晨泼过去,顾冷晨瞬间就醒了,暴跳如雷的对着黑影咆哮道:“该死的,黑影你活腻了,竟然敢用水泼我。”

顾冷晨抓住黑影的衣襟,仿佛要将黑影生吞一般。

黑影低下头,不敢说话。

一边的顾泽峰,看着顾冷晨这幅样子,沉下老脸,对着顾冷晨呵斥道:“是我让黑影这么做的,怎么?你是不是要脸我一起打?”

顾冷晨这才看到满脸阴沉的顾泽峰。

他烦躁的将黑影的身体推开,不耐烦的拍了拍身上的水珠:“爸,你做什么?我正和女人玩,你火急火燎的让人将我带回来,想要做什么?”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除了玩女人,你还会做什么?我交给你的项目,有哪一个工程,你是做好了的?”顾泽峰恨铁不成钢的瞪着顾冷晨说道。

“还不是你找了一个好管理,竟然让那个野种压在我的头上。”顾冷晨面色阴郁的看着顾泽峰,冷嘲道。

“那也是你不争气,你要是争气一点,我会让帝君在你头上吗?”顾泽峰气的整张脸都红了,对着顾冷晨咆哮道。

“你让人将我带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事情?”顾冷晨不悦的看着顾泽峰,似乎一点都不想要承认,在生意上,帝君的确是比他有手段。

“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和外面的女人不清不楚,你要是敢和别的女人上床乱来,我就冻结你全部的银行卡。”

“你……”顾冷晨被顾泽峰的话气的说不出话了,一张俊脸黑的不成样子。

“夏清是你的妻子,你想要女人,家里就有一个,别想要我同意你和夏清离婚,听清楚没有。”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个女人,不如你娶了她算了。”顾冷晨听到夏清的名字,心情莫名的一阵烦躁,忍不住朝着顾泽峰嘲弄起来。

顾泽峰被顾冷晨的话气到了,忍不住伸出手,一巴掌扇到顾冷晨的脸上。

“你给我听清楚,要是不想要夏清被帝君抢走,你就给我好好表现,还是你想要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抢走?我们顾家的男人,丢不起这个人。”

“他敢?帝君算什么东西?怎么不仅抢了我的公司,现在还想要抢我的女人?他算哪根葱?”顾冷晨原本就喝了一点酒,现在听到顾泽峰的话,火气一顿上来,两个眼球都被红血丝包裹住了。

“夏清是我们顾家的儿媳,顾冷晨,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要你和夏清尽快的生下孩子。”

顾泽峰沉下脸,拍着顾冷晨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你要记住,你是我们顾家的男人,不管喜不喜欢,是你的东西,就算是毁掉,也不要让任何人得到。”

顾冷晨抿着薄唇,发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顾泽峰,瞳孔似乎划过一抹古怪的光芒。

……

“唔,好疼。”夏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的骨头像是被人打断,然后重新组装了一般。

她疼的一直在抽气,直到腰间被一双手,重新捞回来之后,夏清才迷茫的看清楚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谁。

“哪里疼?嗯??”低沉性感的声音,划过夏清的眼睑的位置,让夏清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盯着面前俊美的脸,大脑瞬间死机。

“这里,还是这里?”见夏清不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帝君邪气的挑眉,手指暧昧的在女人的身上,一阵游移起来。

被帝君这个样子触碰着,夏清浑身燥热,整张脸都红的不可思议。

“帝君,你做什么。”夏清回过神,一巴掌将男人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拍开,对着帝君气急败坏道。

帝君邪肆的挑起夏清的下颔,笑得意味深长道:“宝贝,你不是说疼吗?”

“混蛋。”夏清被男人邪肆的样子弄得浑身燥热难当,鼓起腮帮子,瞪着帝君。

看着女人可爱的表情,帝君的喉结一阵滑动。

他将俊脸靠近夏清的脸颊,抬起夏清的下巴,放肆的含住夏清的嘴巴,声音喑哑道:“下一次你在上当,我就捏碎你的脑袋。”

“谁知道……有人会对我下药。”夏清扁着嘴巴,嘀咕了一声,却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帝君精壮的腰身。

她昨晚上不正常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夏清不是傻瓜,自然是知道,有人想要毁掉她。

“夏清,没有我,你怎么生活,嗯?”帝君刮弄着女人白皙的脖子,暧昧的咬住女人的耳垂说道。

“别闹了,那些人……你怎么对付的?”夏清红着眼睛,嘤咛了一声,娇喘道。

“你猜。”看着女人娇媚的样子,帝君觉得刚平息的火气,再度上涌。

面对着夏清,他总是像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一般。

夏清听到男人邪肆的话语,浑身一颤,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是……”

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吧?

夏清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已经被帝君给封住了。

男人拉起被子,拉着夏清,继续翻滚在那张惹人遐想的大床上。

两个小时之后。

“混蛋……别。”

“累了?”

“嗯。”

夏清原本昨晚就被帝君折腾的够了,谁知道,帝君竟然一大早精力这么的旺盛,夏清浑身难受,动都不想动一下了。

“我抱你去洗澡。”帝君像个餍足的野兽一般,满面春光的咬住夏清的嘴巴,低笑道。

看着男人精神饱满的样子,不由得不满的嘀咕道:“凭什么每次你精神头这么好。”

每次在床上折腾,夏清都想要没了半条命,可是,帝君的精神却出奇的好?难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想到这里,夏清顿时心中一阵郁卒。

“要不,下一次,我们换一下?”帝君邪魅的摸着夏清的下巴,笑得意味深长道。

“流氓。”猜出了帝君话语里的意思,夏清的耳根忍不住一热。

她对着帝君啐了一口,撇唇道。

“想要知道那几个人怎么样了吗?嗯?”帝君毫不在意,捞起夏清,抱着她,朝着浴室走去。

夏清躺在温热的水波里,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在听到帝君的话之后,才勉强的集中精神道:“扔进警察局就可以了。”

“比警察局,还要销魂。”

帝君冷笑一声,沧冷的唇瓣,异常邪肆的勾起。

他给了他们一夜风流之后,接下来,就要付出一辈子最惨痛的代价了。

这是他们砰了不该碰的东西的惩罚。

夏清明显感觉到四周的气流突然变得异常惨淡下来,夏清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

“冷了?”帝君低下头,收敛了身上的寒气,爱怜的吻着夏清的眉心道。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72/17252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725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