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宣判——“我们赢了第一回合!”

宣判——“我们赢了第一回合!”

听证阶段,也就是庭审阶段结束了。就如同一场大考结束,尽管还不知道分数,但是大体的情况,自己总是能够感受到七八分。我和律师们都认为我们已经竭尽全力,做了能做的一切,律师们再一次对我的表现加以肯定,他们说“从没见到过如此沉着冷静的当事人!”因此,他们都对结果表现出相当程度的乐观。

当天晚上,我们就到了西雅图最好的牛排馆Metropolitan Grill(大都市烤肉)举行“庆功宴”了。在晚餐中,每一个人都非常放松。在经历了数个星期不眠不休的疯狂工作后,这个团队终于能够坐下来轻松交谈微软、Google和李博士以外的内容。

大都市烤肉馆的环境非常好,每面墙壁都由深色的木头包起来,显得古色古香。在轻柔流畅的音乐中,我们坐在包间里,饮着美酒,轻松交谈。

我的“教练”苏珊·哈里曼第一个开始敬酒。她拿起酒杯,讲了一个笑话。“知道吗?我今天遇到西雅图市的市长了,他告诉我他想把这座城市的钥匙交给开复,留他在西雅图。原因呢?有三个。第一,我们要感谢开复在过去短短两个月里给西雅图法律界和新闻界带来的众多工作机会和可观收益。第二,如果开复留下来继续当西雅图市的居民,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像他这样聪明的人,这样也就能将他聪明的基因留给这个城市。第三,开复去哪里都会有一堆精英追随,如果他离开西雅图,这个城市的精英都会被他带跑的。”

这席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宴会的气氛也更加热烈起来!

此时,我站起身来表达我的感谢。

“两个月之前,如果有人告诉我,你将开始人生中最糟糕的两个月,我绝对不会相信。如果有人告诉我,未来的两个月,你唯一的欢乐源泉是来自一群律师,我更是怎么都不会相信。”

这时,大家又哈哈大笑,因为“律师”在美国往往是近似“鲨鱼”的形象,人们还编了很多笑话取笑律师。

“但是,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了。在这两个月里,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为煎熬的日子,但是今天,回顾过去的两个月,我的内心却非常温暖,并心存感恩。那是因为,我的身边还有天才的你们。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你们出色努力的工作,更是你们正义和善良的心。

“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如此辛苦地工作,不仅仅在为李开复一个人战斗,也在为保护我的隐私而战,为保护我家庭的快乐而战,更是为Google的未来而战。最重要的是,你们还在为华盛顿州所有居民能够自由更换工作的权利而战。他们的未来将取决于你们的工作,还有更多的华盛顿州的居民们都期盼着这个案例能够迎来一个自由更换工作的判决。为了你们的工作,为了华盛顿州居民的自由!干杯!!”

“干杯!”和我并肩作战的律师们都拿起了酒杯。

接着,各位律师都站起来说出他们心中的话,并举杯祝贺。

此时,另外一个感人的时刻出现了。坐在角落的律师助手斯科特·里沃茨(Scott Riewerts)站了起来,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个案例让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赢得官司而渴望胜利,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善良正派的人而战。开复除了善良、正派,他面对困难的能力,对每一个人的真诚,还有他对技术的掌握,都值得我们尊敬。我会永远珍惜和开复工作的这几个月。他是一个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人,他当之无愧地拥有胜利!”

大家鼓起掌来,而我受到了感染,走过去激动地和他拥抱了一下。

如同一次“围炉夜话”,我们边享受美味大餐,边敞开心扉聊天。我特别感谢为我做出慷慨激昂的总结陈词的约翰,正是他逻辑清晰、感情充沛并且具有感染力的表述,让整个庭审阶段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对他说,“如果将来和太太到北京来玩,一定要来找我!”他开心地说:“好啊!”

接着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在越战期间手臂如何被打断,而医生又如何帮他接上的故事。他又现场表演了他的手臂如何反转,这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点害怕,都说“别闹了,约翰”。而我今天还记得他当时顽皮而得意的微笑!

后来,他真的带了家人到北京,并发生了一系列好玩的故事。

9月8日到11日,官司结束后难得几天可以放松休息的日子。我和家人终于可以短暂地团聚一下。在等待判决的日子里,我回到加州,和太太、女儿一起看了电影,逛了逛街,去了几家环境温馨的餐馆吃饭,好像回到了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

其实,我对家人的愧疚非常深。在我日夜准备官司的6个星期里,先铃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生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由她一人承担,我几乎对所有的家事不闻不问,而她从来没有对我抱怨过一句。只是小女儿经常给我打电话,奶声奶气地说,“爸爸,你不在家睡觉,我们都好害怕!”听到她这么说,我心疼极了。

而在这几天,我终于又牵着女儿的小手一起逛街了,可以带她去吃最喜欢的冰激凌——酷圣石(Coldstone)。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温暖的感觉一阵阵地涌上我的心头。

在那三天,我们还去了家具店,预定了一些可能在回国后使用的家具。我们告诉家具店的老板,我们会在9月13日正式打电话通知他们,到底要还是不要。

9月13日是法庭宣布我能否去Google上班的日子。对于结果,我们充满乐观的期待,但并没有盲目自信。

9月12日,我和律师们再次一起乘飞机从加州飞往西雅图。而这一次,我的心情难以形容,因为法官将要宣布判决结果了。那天早上,全家人都为我送行,在我离开家门之前,小女儿德亭跑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在我耳边悄悄说,“爸爸再见,祝你好运!”大女儿德宁也走过来,加入了我们的拥抱。

先铃那个时候正在门外等接我的汽车,我走过去拥抱了她一下,对她说,“谢谢你!这段时间你受苦了!”她只是微笑着摇摇头。我和她开玩笑说,“如果输了,我就退休,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你再也不用抱怨我不回家吃饭了!”她笑着说:“你不会输的,你会赢回一切,无论是你的自由,还是你的名声。你肯定会比过去还忙!”

在飞往西雅图的飞机上,约翰·柯克尔、拉加什·唐格里和我坐在一起。我们谈起即将揭晓的法官判决。我问拉加什:“你觉得结果会怎么样?”拉加什是个保守派,他说:“噢,我可不敢轻易对任何一个案子的任何判决结果做出推断,你知道,法庭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乐观的约翰说,“我觉得我们的表现很好,结果肯定很理想!”约翰还说:“结果取决于法官对所有资料的理解和判断。我认为法官冈萨雷斯是一个不偏不倚的人,他很公正。”拉加什接过话来说:“不过,法官冈萨雷斯的缺点是一直在从事公务员的工作,他没有在业界的从业经验,因此对于真正的跳槽,他恐怕得好好理解一下。我还是觉得他会做出一个相对平衡的判决。”

9月13日上午9点,律师和我走进法庭听取庭审结果。无数媒体都守在那里等待最终的判决!微软的法律副总裁来了,Google的公关总监来了,双方的律师来了,大家神情肃穆,而我也在安静地等待着宣判。摄影记者一直举着照相机,生怕漏过当事人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一片紧张而躁动不安的情绪弥漫在空气当中。

最终的判决终于宣布了:法庭支持了Google的所有要求!

按照Google提出的自我限制条约,李开复在下次开庭前不能做搜索、语音、语言技术方面的工作,但可以立刻为Google开始工作,负责Google中国的建立,并启动招聘工作。另外,李开复负责Google公司的政府关系、公关关系、选址等要求也全部予以支持。判决书里写道,“李开复可以提供给Google任何技术或商业建议,只要不谈到微软的机密”。

这样的判决等于全面否定了微软对法庭提出的要求。因为微软的要求是:不允许李开复在Google开创中国公司,包括招聘、政府关系、公共关系、选址等工作,也不允许在中国工作。在诉状里明确表明,“微软与李博士的协定不允许李博士使用他个人的公众形象或个人的关系。”

另外,微软提出我不可以参与Google在中国的运营也被驳回。在诉状里,法官表示:“在微软期间,李博士在中国的工作不能够被列入竞业协议的约束条款。”另外,微软不可以将李开复在2000年8月之前在中国的工作纳入竞业协议内容,因为该协议早已在2000年过期。

至于双方争论的焦点:2000年8月之后的竞业协议是否合法?是否微软在签约前提供了补偿给我?是否应该约束我在搜索方面的工作?法院表示将在随后的一月份做出判决。

关于语音、自然语言处理、搜索等领域的细分,也将等到4个月后再作判决。当然,我出庭前已经答应不接触这几个领域,另外因为先期会忙于Google中国的设立,暂时也没有时间和需要接触这方面的事情。

“我们赢了第一回合!”约翰高兴地揽住我的肩膀,“我们所有的诉讼请求都得到支持!”拉加什开始和我握手祝贺。记者们马上蜂拥到我的面前,拿起相机对着我一阵狂拍,还有无数的话筒伸向了我,希望了解我对判决结果的想法和感受。

面对媒体,我简单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很高兴终于能够回到中国工作了!”“非常感谢我的律师团队所作的努力,正是由于他们,我才能回到中国实现我的梦想。我想,此刻我没有任何遗憾!”

媒体把这些话全部收录了进去,而微软的法律副总裁在另外一边也开始接受采访。他语带讽刺地说,“Google正在聘请一个有史以来最贵的人力资源经理。”这让我很惊讶,微软居然在所有的诉讼请求都未获支持的状况下说出这样的话。也许这句话会让一些媒体引用为标题大肆报道,如果媒体将这句话作为标题,那无论文章的内容如何偏向Google,都可能会误导读者。

想到这一点,我马上走到记者中间,伸出双手做出V的姿势。看到这一幕,摄影记者纷纷跑来抓拍这个镜头。不出所料,大多数美国报纸都把这张照片刊发出来,还把我的胜利当作标题。这个镜头浓缩了太多我无法表达的语言,浓缩了我“用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的最终成果!

宣判的当天,我径直从西雅图飞回加州。晚上,女儿们用欢声笑语迎接了最近“成功瘦身”15斤的爸爸。小女儿对我撒娇说,“爸爸,你说过,如果到中国去,我就可以养一条狗了。现在,我是不是终于可以养狗狗啦?”我亲亲她的脸蛋说,“宝贝,可以了,爸爸带你去中国!去北京!你想养几条小狗都行!”

判决出来的第一时间内,Google就发布了公关稿以及“Google和李开复博士的博客”。这些博客是Google的公关部门在我的第一个员工郭去疾的指导之下提早准备好的,他们在博客中逐条反驳微软的控诉。而这个版本,也是为了迎接我的诉讼宣判而准备的。

第二天,媒体纷纷以大篇幅刊出报道:《微软和Google都宣称自己赢了》、《Google赢得了第一回合》、《李开复可以去Google上班》、《法官允许李开复立即为Google开始招聘》等等,几乎没有一篇是对Google的负面报道。而我伸出双手表示胜利的照片也传遍了互联网。

一场微软和Google的“大规模武装冲突”就这样暂时陷入了平静当中。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9月13日晚上,我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我跟对方说:“和您确认一下,我要那些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