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灾难——Windows Vista全部重写!

灾难——Windows Vista全部重写!

经过了三年的奋力拼搏,微软视窗团队的工程师们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是,Windows Vista的成功却似乎遥遥无期。其实灾难早就在酝酿,因为大家在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伟大的计划实现起来,其执行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WinFS团队虽然承诺了盖茨提出的三大目标,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感到了迷茫。WinFS团队认为他们的任务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也不敢告诉盖茨。任何一个接触过Vista团队的人都知道,每次把测试版的Vista搭建出来以后,都发现庞大的系统根本无法运行。

作为一个亲历者,我只能诚实地回忆,当核心团队看到任务无法完成时,他们不再努力工作,只想着如何推卸责任。当时,几乎每一个团队都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Windows95与WindowsXP全球震撼登场的场景似乎已经飘然而去,而成功的渴望已经变成了对失败的恐惧和对项目的怀疑。我的团队也多次怀疑Vista能否照预期的时间表推出,另外,还有种种我们团队的工作需要依靠别人的项目的实现才能完成(这称做dependency)。这个时候,团队里的懈怠氛围就更加浓重了。这个时候,我总是告诉团队专注自己的工作,不要去乱猜别人的schedule(时间表)。慢慢地,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片“皇帝的新衣”的气氛,士气非常低落。

鲍尔默曾经说过,“在微软,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Windows Vista的推出时间表一再地被改写,这种变化对于微软来说,确实并不稀奇。

终于,微软的最高层也认识到推迟已经无法解决真正的问题,而是要把所有以前的方案推翻。2004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六,Windows Vista的大老板吉姆·阿尔钦把所有的副总裁召集在公司,他无奈地对下属们表示:

“我们确定无法按预期完成这项产品。而且照现在的进度,Windows Vista无法预估出上市的日期。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有重新设计这个产品。我想问问你们,如果重头做起,希望两年能做完,你们认为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这个噩耗吓坏了所有的副总裁,几乎每个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盖茨如何反应?”接着想到的是“谁负责?”然后,大家就不自觉地想到,过去两年半的努力全部付之一炬了,而且还要开始未知的研发旅程,他们无法预知未来的结果到底如何。在场的人不禁全部倒吸一口冷气。

阿尔钦接着又说:“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比尔如何反应。我两个星期前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当时不相信这件事。他找了很多技术负责人咨询了他们的意见。昨天晚上,他找我开了会。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了。’”阿尔钦神情专注地解答了其他人的问题,其实,他没有说的是他自己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丢官。不久之后,吉姆·阿尔钦宣布了自己的退休计划。

当时,从头做起的消息对于大家来说,真是个巨大的打击。大家静默了几秒钟以后,如同从梦中惊醒一般,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各种对策。最终,我们讨论出来的最可行的对策就是:“彻底改变这三大目标,具体做法是:(1)不允许用C#;(2)WinFS要取消,但是先不要告诉合作伙伴;(3)Avalon也要修改,看能留住多少。”

我对大家讨论出的技术决定是认同的,但是我觉得对合作伙伴应该坦诚透明。于是,我试着提出意见,我对阿尔钦说:“既然要取消一个项目,就应该坦诚地告诉合作伙伴。”

半天以后,我回到我的团队,对着四五百人宣布了这个“重大消息”,我压抑着自己的痛苦和激动,告诉员工:“今天我去开VP(副总裁级别)的会议,吉姆·阿尔钦告诉我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按照新公布的三个原则,我们要重新策划我们的工作。我知道,这个消息对大家来说可能令人难以接受,但是,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真的无法完成Vista的发布,因此,重新策划和重新工作是最明智的选择。希望大家能够振作起来,别受太大的影响。”

这个时候,我看到员工的脸上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很多员工在我宣布“噩耗”以后,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非常理解这些员工的感受,因为我和他们在这两年半同样经历了彻夜不眠和全力以赴。这样的决定对我和他们来说,同样是无法想象的打击。但是,我们知道,在高科技公司工作多年,半途而废和无疾而终是时有发生的事情,而作为一个探索者,接受是必须的。

按照新的规划,我们开始收拾现有的已经做好的工程,看看什么该丢掉,什么该留下。不幸的是,当我们开始重新作策划的时候,发现我们所有的工作几乎都要丢掉重做。两年半的时间呀!这样的割舍让我倍感痛苦。另外,按照新的规划,我发现我们能做出的有用户价值的东西微乎其微,这让我们非常失望。不过最后,Windows Vista推出时,十大功能里面,有两项是我的团队做的,只是那仅仅发挥了原来的创意和潜力的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