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黯淡的日子——把部门卖掉

黯淡的日子——把部门卖掉

1998年春天,SGI已不再是我加入时那个欣欣向荣的公司了。多项业务踯躅不前,资金链也越来越紧张。那一年,SGI公司换了来自惠普的新总裁瑞克·贝鲁佐(Rick Belluzzo)。在惠普,他提出赔钱卖打印机,但依靠墨水赚钱的理念,帮助惠普打下了一片江山,显然,这类定价游戏是他的专长,因为他是会计师出身。对他来说,一切都得拿财务数字说话。

瑞克发现投入两年的多媒体技术一直没有盈利,立刻决定砍掉我们部门。

我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不敢相信,对部门100多个员工来说,那将是一次很大的动荡。于是,我对瑞克说:“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做这个项目,我想,我可以把它卖给其他的公司。”

瑞克眼珠转了转,用他那会计师特有的语调说,“好啊,你觉得可以卖多少钱?”

“差不多1 500万美元吧!”我想了想说。

“那你这两年花了多少钱啊?”

“2 000万美元。”

“那好吧,虽然还是赔钱,但总不至于血本无归。我给你4个月的时间,把它卖掉吧,不仅卖技术,还要把工程师一起卖掉。”

我别无选择。就这样,1998年的春天,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黯淡的春天,我开始为出售SGI的多媒体互动部门四处奔走。

我不断在纽约、芝加哥、日本等地穿梭往返。当时我想了两条出路,一个是让部门被买下来,一个是吸引投资,单独成立一家公司。但我很快发现后者几乎没有可能,人们更愿意把资金投给一个有前景的初创型公司,我们有100多号人,没有收入,也只有寄希望于被其他公司整体收购了。

刚开始,索尼对我们这个部门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因为它之前一直在3D动画方面进行着探索,1 500万美元他们也愿意出。这让我感觉到十分安慰,因为这不仅是合理的价钱,而且对我们的员工来说,也有了一个好的归宿。然而就在合同最终签订之前,索尼却放弃了。

此时,我承诺的4个月期限就只剩下1个月了。除了索尼,还有一家名叫Platinum Software的公司对“宇宙”感兴趣,他们也知道我们是被索尼拒绝了又回去找他们的,于是开出了超低的价钱——500万美元。我无路可走。为了不让SGI砍掉我们部门,为了不让我的员工失业,虽然我的内心十分痛苦,但还是签下了这个合同。

但更不幸的是,Platinum Software一边在买“宇宙”,一边又把自己卖给了著名华人王嘉廉创办的CA(Computer Associates,冠群),CA对3D技术并没有兴趣,并购之后,他们只留下10名“宇宙”的员工,剩下的90多名,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裁员的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