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未选之路

未选之路

1995年初,苹果公司的ATG研发集团的副总裁也离职了。因此,苹果将提升唐纳德·诺曼(Donald Norman),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升任ATG的副总裁。而当时,我的大老板仍然是当初把我挖到苹果的戴夫·耐格尔。在唐纳德·诺曼的任命还没有宣布时,大老板有一次叫我去办公室聊天,征询我对ATG发展的意见。我看到老板来找我,就开诚布公地将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

“ATG队伍庞大,而且并没有严格的考核指标。因此,我认为,如果把ATG部门转换成产品部门,则可以让这个部门的激情被激发出来。现在,公司正在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这种变化不失一个让苹果的精英们集中起来进行脑力激荡的好方法。让ATG的好技术帮公司渡过难关,同时可以大大减轻苹果公司的财务压力。”

戴夫·耐格尔对我的看法不置可否,他沉默了许久。

这一次,我的想法没有得到认可。这是因为,新任的ATG副总裁唐纳德·诺曼对这个方案不认可。他说,当ATG成立之初,很多业内大师保证给他们做研发的空间,另外,在苹果公司,研究部门和产品部门完全分开,这是一个惯例和传统,不能打破。在苹果公司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唐纳德·诺曼觉得,即使苹果要在这个时候缩减人员,也只能把ATG缩小,变得更像一个研究院。

戴夫·耐格尔虽然是把我挖到苹果公司的,而且对我很赏识,但是他和诺曼的思维方式更相像,而且两人都是加州大学理学系毕业的,从大学开始就相互认识。最后,一个奇怪的方案产生了,苹果最终选择了诺曼的方案,但是同时又想照顾我的想法,于是,我的大老板做出了一个新的决定。让诺曼出任ATG副总裁,让ATG继续做研发的工作,但是要分一些人给我做产品。这意味着,作为多媒体互动部门的总监,我可以把我的团队整体带到另一个副总裁手下,去做产品。

而诺曼听到这个方案以后,并不愿意我把ATG里的人员调走。他跑过来告诉我,“开复,你不能把任何一个团队带走。你应该让员工自己有选择的空间,选择你的跟你去做产品,选择和我做研发的就让我带走。”我听了这个决定,心中些许震惊。因为大家都知道,在研发部门工作,显然没有市场和考核的压力。“谁会愿意放弃舒坦的日子,而和我去做市场,去经历市场份额的严酷考验啊?”我心里这样想。

当我正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我听说诺曼先行一步,已经在ATG开起了员工大会。他一方面要求相关人员必须亲自表达意愿,才可以加入我的团队,另一方面又告诫大家,开复要研发的新产品有不小的风险,希望大家慎重选择。这样一来,我更被动了。我怎样才能说服大家跟我走呢?如果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走,我的处境将相当尴尬。

我没有放弃。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把我的团队拉到了一个酒店,在吃饭前,我打开自己熬了一个通宵写的PPT,讲起了新产品的规划和设计。我描述了互联网与多媒体相结合的新技术和新应用,以及它将形成的巨大发展空间,还与他们分享了新产品部门的愿景。然后,我鼓励他们分成小组,讨论这个愿景的可行性,以及在这样的愿景下自己的潜力将怎样得到更充分的发挥。

我还请来了专家,让他们指导员工扮演动物,“如果你是一只动物,你会怎么拯救苹果公司?”而员工则作了各种各样精彩的表演。这个游戏让大家格外感动,也格外地团结。在苹果利润持续下滑的几年里,这样的气氛已经越来越少了。

最后,我诚恳地对并肩战斗了几年的员工说,“我并不是让大家今天就做出选择,而是作一次心灵的沟通。我把我的设想和前景跟大家分享,最后大家的选择,还是遵循内心的感受。毕竟,有的人适合做研发,有的人适合做产品。但是,在苹果最危急的时刻,我认为做产品是最迫切的。让我们的产品去战胜我们的对手,苹果才可能真正得救。”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诵我精心准备的一首诗——美国诗人罗伯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的《未选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未选之路
罗伯特·弗洛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全诗的最后几句,深深打动了大家。“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我看着台下的员工,动情地说:“这条路没有人走过,但是我们恰恰应该为了这个理由踏上这条路,创立一个网络多媒体的美好未来。”

正是这次会议,让90%以上的员工做出了“冒险”的决定,离开相对稳定的研究部门,随我加入全新的互动多媒体部门。这个部门,正是后来QuickTime、iTunes等许多著名网络多媒体产品的诞生地。一年后,乔布斯回归,他们成为了乔布斯的爱将、公司的宠儿。这也说明了,制定并与员工分享美好愿景,能充分激发员工的参与感和积极性,可以让整个团队保持激昂的斗志和坚定的方向,这是领导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必须承认,这是我最美好的体验之一。

而对ATG,乔布斯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公司无法负担一个研究院。”整个ATG就这样被宣判死刑,所有科学家都遭到了裁员的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