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小精灵“调戏”女主持人

小精灵“调戏”女主持人

1991年,我进入ATG研发集团下面的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和自然语言处理小组,担任经理,继续我们在语音识别方面的研究。当时,我们的语音识别已经比以前快了40倍,我们继续写语音识别的软件,希望它们成为人们使用计算机时的助手。

得知我们小组的东西还不错,斯卡利表示要来听一次演示,他要来的那天,正是我大女儿德宁出生的那天。

1991年12月16日,下午一点,宝宝降生了,我安置好母女之后,三点才匆匆赶到公司。我知道,这次演示至关重要,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也知道,只有我,才能把整个产品讲解得清晰无误。演讲结束后,斯卡利的眼睛里闪耀着激动的光,他走上演讲台,说:“你们做的东西太有意义了,简直令人震撼!我决定把这个项目拿到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一年一度的国际科技·娱乐·设计大会)上去。不过,今天最有意义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开复得了一个女儿。我们一起来祝贺他吧!”我的同事们给了我最热烈的掌声。

1992年2月,斯卡利指定我做TED大会的演讲人,整场大会就像科技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应邀参加的都是最著名的明星、导演、企业CEO、最有创意的设计师、最知名的教授和最大牌的记者。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在TED的舞台上演讲时,台下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看那台叫“小精灵”的电脑准确无误地执行着我发出的指令,所有人都被它的“智慧”折服了。

当我结束演讲,台下TED的专家们集体起立为我鼓掌。很多人跑到斯卡利那里,去跟他握手,那一刻,他似乎把公司那些难看的账目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当然,更多的人跑到我身边,来询问技术细节,那一刻,我有一种做了英雄的幻觉。整个TED大会,苹果公司和我们都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

当天晚上,我心情大好,回家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听着收音机,晚上睡觉时嘴边还带着笑意。第二天,关于苹果在TED大会上引起轰动的报道刊登在了《华尔街日报》上,原来,当时跑过来问我问题的人都是报社的记者。

一时间,业内都对苹果的“新技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美国的电视台同样也关注到了这项有趣的技术,当年3月,斯卡利接到了《早安美国》节目的邀请,这意味着,我们做的语音识别新技术,不只是在IT圈里展示,而是将呈现在所有美国人面前。这是一个宣传苹果公司的难得的机会,斯卡利决定带着我一起去纽约参加节目的直播。

世界因你不同全文免费阅读

《华尔街日报》对我在苹果的工作的报道

要参加电视台的直播,斯卡利难免有一些不安和紧张,他是一个很害羞的人,从小有结巴的习惯,每次演讲,他都会怯场。但他也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为了克服这个缺点,他从小让父母亲带他去看话剧,从话剧演员的身上学习如何表达、如何演讲,他后来成了一个卓越的演讲者。但是,除了在千人面前演讲,他还是非常内向,不会主动与人交谈。在我们上《早安美国》之前,苹果的公关副总裁特别跟我说:“你如果看约翰一个人孤独地坐着,过去陪他。”

我曾经告诉过斯卡利,我们的系统刚刚搭建,死机的可能性不小,如果在直播节目中,我们的“小精灵”死机,那就大事不好了。因此,飞纽约的那晚,斯卡利对我说,“开复,有没有办法让死机的概率降到1%?”我咬了咬嘴唇,说,“那好吧,约翰。”

3月12日,早上7点,我和斯卡利带着我们的“小精灵”来到了《早安美国》的直播间。这是美国ABC电视台早上的黄金时段,我们知道,至少有2 000万观众在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电视。漂亮的女主持琼恩·伦敦已经开始致开场白了,她是全美最有名的女主播之一,以机敏和才华著称。

“我们都知道,苹果公司今天有一项令人惊讶的技术,就是电脑居然可以听懂人类的语言。现在,在我们的面前,就有一台可以和人交流的计算机——世界上第一台,它居然能听懂你说的话,还能回答你的问题。我想,是不是有一天,机器也会气急败坏地和你大喊大叫呢?下面,就让我们见识一下这位‘电脑小精灵’吧。”

“请帮我预约一个会议!”

小精灵:“几点钟?”

“下午三点。”

小精灵:“下午三点,第三会议室,开会。”

接连几个指令,小精灵都准确无误地完成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主持人看完演示,微笑着面对镜头说,“不知道什么时间,这样的技术可以变成真正的产品,走到我们的身边来?”斯卡利正要开口回答,这时,小精灵忽然又开口了,“你什么时间要和我约会?”琼恩被逗得哈哈大笑。原来,小精灵一听到“When(什么时间)”,就以为女主持人要它帮忙安排会议。

节目非常精彩,小精灵“调戏”女主持人的那一幕,更是堪称“经典”。节目播出后,苹果的股票立即从60美元涨到63美元。

事后,斯卡利问我,“你到底是怎么把死机率降低到1%的?”我笑着说,“老板,这个很简单啊,因为我今天带了两台电脑,我把它们连接起来,如果一台出了问题,我们可以马上切换到另外一台。根据概率原理,一台电脑失败的可能性是10%,两台都失败的可能性就是10%×10%=1%,成功率自然就是99%了!”

在当时苹果糟糕的市场状况下,我们的“小精灵”确实是一个作秀的好卖点,这让美国人相信苹果仍然是一个灵感不断的公司。我也从中得到了价值的肯定,从纽约回到硅谷,我不断收到各个公司的人写给我的信,有些则悄悄跑来挖我,但是,我和所有的苹果人一样,心里只有“苹果”。为了留住我,苹果又给了我一些公司的股票。

语音识别也成了公司的明星项目。1993年的愚人节,我们楼层里的电梯装配了一个话筒,按钮旁边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告诉我你要去几楼。大家都以为公司里的电梯已经变成声控的了,非常好奇,就对着话筒说,“二楼”,二楼的按钮果真亮起灯来。但是,如果大家在电梯里聊天,就会发现所有的按钮都会慢慢地亮起灯来,比如,当有人问“How are you doing?”对方回答“Fine”的时候,电梯会把这个词自动接受为“Five”,把5的按钮点亮。大家不知道到底是有人在控制电梯,还是真的有语音识别。那一天,苹果的员工都在相互转告,“进了电梯就别说话。”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的工程师把我的机器偷偷接到了电梯里,把它变成了“声控”电梯。这是一个愚人节的恶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