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重新选择——帮助中国的年轻人圆梦

重新选择——帮助中国的年轻人圆梦

今天,我开得很慢,仿佛是让自己的心情在辽阔的天空下能够更加安静。

从旧金山国际机场一路向南,把车开上绵延的101号公路,沿途是高高低低的山丘和一片田园风光。很难想象,这里和世界科技的奇迹——硅谷如此接近。

当车进入到旧金山湾南部的圣克拉拉县,人们就会离这个天才的集散地越来越近。路过硅谷的起点帕罗奥多(Palo Alto)市后,从露天剧场大道(Amphitheatre Parkway)出口转出,眼前就是位于山景城的Google了。象牙白色的巨大恐龙骨骼矗立在四座连体的紫色大楼中央,仿佛在彰显一种乖张又另类的风格。这正是Google的风格。

这是一家真正改变世界的企业,是无数天才向往的圣地,每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诞生的往往都是足以影响世界的创意。

在这个“平坦的世界”里,Google用自己的正直、谦和、天才的创意以及商业社会少有的自尊赢得了世界互联网用户的心,也曾经带给我一种幸福的归属感。我曾在这座紫色的建筑群里受到意外的欢迎,大厨把他精心制作的5层蛋糕推进了会议室,仿佛庆祝我从一次意外事件中获得重生。我曾在这里数次做有关中国的汇报,把所有的数据和新产品创意用PPT一页一页地呈现出来,得到认可。我曾在这里与艾瑞克·施密特和艾伦·尤斯塔斯无数次地沟通和交流,我能感到,无论身处顺境、逆境,来自总部的声音多以支持帮助为主。开放式的讨论之后,我总是可以得到需要的理解。这其实对跨国公司在中国是否放权这个敏感的话题做出了解读——Google已经在众多落户中国的外企中奋力地走在了前列。

也许是今天我知道我将和老板有一场与以往全然不同的对话,因此,我走进了时间长河的光影里,在内心深处对过去四年进行了一次俯视。

老板来了,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

艾伦·尤斯塔斯,一个比我大五岁的美国人,他是谷歌工程高级副总裁,掌管着Google最大的资产:一万名工程师。四年前,正是他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通知我:“开复,我帮你争取了一个我相信你无法说不的offer(邀请条件)!”之后,我们开始了四年波澜不惊的搭档生活。艾伦高高的个子,稻草色的头发,总是带着平静的微笑,他习惯于安静地倾听而不急于表态,他是个温和型的老板。

“嗨,开复,最近好吗?”艾伦推开办公室的门,和我打招呼。我们的对话总是很轻松地开始。

“还不错呀,艾伦。你呢?”我说。

这是我们习惯性的对话。我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和他聊了聊加州的天气。不过,过了一会儿,我的表情严肃起来,“艾伦,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是什么?”艾伦一改先前的神情,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艾伦,我已经思考了一段时间了,尽管总部非常支持谷歌在中国的工作,我也感觉到这是一家改变世界的企业。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个理想没有完成。下一个阶段,我想专注地完成自己心中的这件事。所以,我决定离开公司,我是来向你辞职的!”

“啊?是吗?怎么了?开复,我想你知道我们是希望你续约的。我们在4月份就开会讨论了你下一个四年的股票合约。四年前,当时为了弥补你放弃微软股票的损失,我们破纪录给你Google有史以来最高数目的股票。这次我们还是给你一样多。这代表了我们对你过去工作的满意和对你的感谢,也希望你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工作。开复,你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吗?”艾伦明显感觉到很意外。

“没有,真的没有。谷歌是我所工作的公司里最让人震撼的。我在这里也学到很多。但是坦诚地说,我不再考虑续约。本来我是打算6月就和你说的,但是你知道,当时谷歌中国忽然发生了急需处理的事情,我想我在那个时候一定不能离开。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将那件事情负责地解决之后才可以离开。现在,艾伦,所有的业务都恢复了正常,我想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艾伦不再像平日那样波澜不惊地微笑。此时,他的语气变得急促,“开复,你先听我说好吗?我想跟你讨论一下,有没有任何的条件或者理由可能让你留下来?比如说,你最近接管了东南亚和韩国的团队,我们也一直在和你探讨你的工作范围的扩大。你再考虑考虑?”

“谢谢你,艾伦,我真的不是来要求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的。我非常感谢公司对我的安排,但我想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谷歌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平稳的阶段。对于谷歌,我现在已经没有遗憾,但我想现在我的人生还有一个缺憾没有实现,我想去弥补它。我可能去创办一家帮助中国青年创业的‘创新工场’,和中国青年一起打造新奇的技术奇迹,我想用自己的主动性做一个掌控全局的工作。我已经到了这个人生阶段,再不去做,我真的很怕来不及了。”

“你是说,你想自己去做创业的工作吗?自己做?”

“没错!我自己搭建一个平台,创造一批中国的新型企业!”

艾伦沉吟了一会儿,空气里一阵沉默。我想,他心里一定在说:“他疯了吗?他疯了吗?”是的,这个举动看似有些疯狂。但是,在登上飞往加利福尼亚的飞机之前,我已经告诉自己,我想好了,不再动摇。

站起身,我看到窗外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如茵绿草,一个大大的露天剧场在远处静静地独处着。硅谷8月的清晨,空气中竟然有丝丝的凉意。此时此刻的我,内心无比轻松。

的确,Google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品牌。现在,我面对的是世界第一品牌,优厚的薪水和股票,一个风光诱人兼具辛苦的职位,一个被天才们包围的工作环境。当我尝试着把离开谷歌的决定告诉身边的亲人时,他们不禁瞪大了眼睛惊呼:“什么,你开玩笑?世界上还有更好的工作吗?”

是的,这样的工作机会已经千载难逢,那还有什么能够让我痛下决心呢?

我想,那就是来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了。当一个微小的火种慢慢地在心里闪烁,最终蔓延成为燃烧的火焰;当一个并不清晰的潜意识渐渐地野蛮生长,成为了明确的意志;我想,这就是做出改变的时候了。这和我此前很多次的人生经验相似,每一次放弃,都有争议,都有挣扎,都有留恋。但是最终通过理性走向平静,我深刻地知道,每一次放弃与选择,都是“舍”与“得”的对应。但人们只有倾听内心的声音,真正做到“舍弃”,才可能让自己全力以赴,到达心中的下一个“理想国”。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一次选择的机会成本会越来越大。随之对应的,是做出选择时需要的勇气越来越多。我相信,根据一般人的经验,一定时间之后,年龄与勇气的增长就成了反比。

因此,我坚定地在此刻做出选择,生怕日后再没有机会。

回望我的工作经历,经过苹果、SGI、微软、Google四个世界顶级公司的历练,我感觉到内心渐渐充满了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让我从心底生发出很多有关产品的奇思妙想,我的一些思绪常常在空气中驰骋,却又被眼前现实中巨大的工作量所淹没。逐渐的,我希望我能有不囿于眼前紧密的日程表的一片空间,能够放松地让这些奇思妙想落地生根、发芽,以至于给人们的生活方式带去“惊喜”。不仅如此,我希望把所有聪明人关于科技的奇思妙想集中到一个盒子里,然后让它们经过碰撞,擦出火花,最终经过经验丰富的导师的指导,形成独立的团队投入运作。我的理想是让这个盒子成为“哈利·波特的魔法书”,产生“改变世界某个细枝末节”的魔力。

在谷歌中国工作期间,时常有人问我对别的工作是否感兴趣,也有猎头悄悄地给我写信。但是,我恪守着对谷歌的承诺,尽心尽力、忠实地跟随着那些紧密的时间表旋转。今天,当一个新的节点出现的时候,我知道谷歌中国已经从平地跃起,走入了大多数网民的视线,成为一家成熟、稳健、受人喜爱的公司。此时,我终于看到那片更广阔的森林向我招手,尽管通向那里的道路也许满是荆棘。

过去这11年断断续续在中国的工作经历,以及父亲对我的影响,让我对中国这片土地充满了难以表述的感情。因此我毫不迟疑地仍将下一个目的地定位在这里。尤其是我与中国青年十年的交流与接触,让我相信这里的智慧内存无比强大。

父亲曾经想写一本书,叫《中国人未来的希望》,而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和中国的青年有着近距离的交流。我相信,中国青年的未来,正是中国人未来的希望。因此,当时机逐渐成熟,我终于可以轻装前进,和中国的年轻人站在一起时,我将把毕生工作所得的经验亲手教给他们。

我希望能够和他们在一起,让我之前积累的工作经验,能够很好地帮助他们建立团队、孕育文化、提升领导力。我希望和他们在一起,让我所创立的“创新工场”提供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有资金、有时间去实现自己的创业梦想,而我也愿意充当一个创业教练的角色,站在他们身边,告诉他们我所犯过的错误,让他们能够飞过一片时间的海洋,找到到达成功彼岸的捷径。

是的,这就是我的新选择。

从一个资深职业经理人的角色里脱身而出,变成一个带领年轻人的创业者,一个互联网“创新工场”的带头人,一个创业者的教练。我相信,我还能找到从无到有创建一个机构的热情。对于新的公司,我想会有不止一笔的巨额资金来自四面八方。但我相信这并非普通概念上的创业投资,盼望着飞速取得回报,也不同于人们所熟悉的“天使投资”,把金钱投入一个看好的项目。我们要做的是从无到有地建立、投入、孵化,不离不弃地指导、跟踪,一直到它们羽翼丰满。

审视自身,为什么我的内心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我与我在读博士期间的同学兰迪·鲍许教授有着十分相近的想法。罹患胰腺癌的兰迪在过世前曾经做过一场风靡全美的讲座,题目是《真正实现你的童年梦想》,该讲座的视频在不同视频网站上被点播了上千万次,《华尔街日报》把这次讲座称为“一生难觅的最后的讲座”。兰迪除了告诉人们应该不断打破自己内心的砖墙,克服恐惧追寻自己内心的梦想之外,还讲到了真正伟大的目标:帮助别人完成梦想,做一个助人圆梦者。

他说:“我发现,帮助他人实现他们的梦想,是唯一比实现自己的梦想更有意义的事情。”我越来越相信,当我已经完成了很多梦想之后,我更大的愿望就是帮助中国的年轻人圆梦。这将比个人的成功更具有意义,也可以将我个人的力量尽可能地放至最大。

我一直认为兰迪教授所说的“Lead your life(引领我的一生)”这句话既简短有力又意味深长。“Lead your life”而不是“Live your life(过一生)”,也就是说,不要只是“过一生”,而是要用你的梦想引领你的一生,要用感恩、真诚、助人圆梦的心态引领你的一生,要用执著、无惧、乐观的态度来引领你的一生。如果你做到了这些,人的一生就不会再有遗憾。而如果说之前的选择我是在一个框架之下,那么现在的选择,更有“Lead my life”的色彩。

因此,我热切盼望着和中国的年轻人并肩作战的日子,那将是一段更为大胆的、未知的旅途。

这就是我最新的关于选择的故事。在这本书中,你可以看到,人的一生将会面临着无数的选择,每一步走出都会决定着“人生下一步”这个严肃的命题。它如此玄妙,又如此令人紧张。很多的中国青年都在不同的场合问我,怎样才能拥有选择的智慧?

我的答案就是,反复叩问自己的内心,向人生更远的方向看去,而不是被眼前的喧嚣所迷惑。

正如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曾经劝慰年轻人的那样,“不要被信条所惑,盲从信条就是活在别人思考的结果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淹没了你内在的心声。最重要的,拥有跟随内心与直觉的勇气,你的内心与直觉多少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任何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

你未来的人生之路,就在你的每一次选择中。

在美国,assistant professor没有tenure(终身职)。assistant professor只有经过几年拿到tenure以后,才可成为associate profes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