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世界因你不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世界因你不同的页面

世界因你不同

自序 十七个月 向死而生

自序
十七个月 向死而生

■如果我能让一颗心不再疼痛,

我就没有白活这一生;

如果我能把一个生命的忧烦减轻,

或让悲哀者变镇静,

或者帮助一只昏迷的知更鸟

重新返回它的巢中,

我就没有白活这一生。

十七个月之后,我重新回到了我的工作岗位。十七个月间,我完成了一场向死而生的旅行。

2009年是我的分水岭。《世界因你不同》出版之后,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我创立的公司——创新工场当中去。虽然创业的过程如同在泥土里摔打,但是自由也给了我更多的动力。我希望能把硅谷那样的创业环境带到中国。虽然在那个時候,这感觉有点遥不可及。

我已经习惯了和时间赛跑。创业以后,我的拼命变本加厉。我马不停蹄地拜见投资人,招聘员工,看项目,筛选创业者,做创业辅导。每天,我的日程表密密麻麻。

我想做一个为创业者着想的天使,不利用信息不对称占他们过多的股份,不把自己当作大老板让他们汇报。如果在“快速赚钱”与“帮助创业者”之间产生价值冲突,我坚决选择后者。我相信,创业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不会只投资可以赚到最多钱的事业,而是认同网络是帮助人类成长的工具。

我要做创业者的伯乐,也想做创业者的知己。成立创新工场,我通过各种方式,对中国青年进行创业辅导,希望给中国带来最可贵的创新。

4年之后,本着这样的价值观,创新工场终于初具规模,它甚至出落得比我想象得还好。除了我们投资项目的数量不断增长,很多公司得到了A轮、B轮投资。最关键的一点是,我感受到了整个中国创业环境的改变。

在创新工场建立后,许多支持创新的基金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一种支持创业的浪潮,汹涌而至。大众创业的氛围,已经非常浓郁。而天使们的出现,让无数的新产品有机会在这片土地上出生,成长,开花,结果——创业的生态悄然长成。而这种日新月异的氛围,让我犹如驻足硅谷。有人问我,如此多的新基金,会不会觉得竞争很多,我的回答是:“更多的天使,更好的创业环境,这才是做创新工场的初衷!”

被宏大的目标所趋使,我只争朝夕地奔跑在人生的道路上。然而此时,一场人生的海啸降临了。

我病了。癌症。

当“淋巴癌”这个诊断,如同原子弹一般投向了我的生活,我的一切爆炸了。等尘埃稍落,我用做博士论文的精神,研究了数十万字的医学资料。根据国外的学术论文,对比自己的医学指标。我发现,我的滤泡性淋巴瘤,分期虽然是四期,但是都集中在下腹腔,并没有向上扩散,也没有侵犯到骨髓,因此,整体并没有那么悲观。

随着这场人生灾难的到来,我被裹挟着进入了一个病人的世界。我的事业,离我远去了,而我新的发现,是我生命里的唯一曙光。

我经受了痛苦的治疗,每一次,我躺在那里,感到一片广袤的世界正在渐渐消失。病痛,让我谦卑到尘埃里。

我和我最爱的创新工场暂时告别了。而离开的日子,我对和创业者相处的日子有无尽的思念,但是我也对我过去的生活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追求效率,让我放弃了对身体健康的重视。每天埋头工作,让我失去了欣赏生活中细微之美的眼光。下意识地量化每一件事情的价值,让我忘记了与日常的缘分,与际遇放松相处的机会。我太在乎未来了,这让我牺牲了对很多当下时光的珍视。我在追求效率的同时,对不在计划当中的事表现得冷漠无情。

在病中,我才体会到,生命是一个旅程,每一个当下都值得品味。而所谓只争朝夕,过分追求一个宏大的目标,去最大化影响力,也许包含着一种功利的需求,一种以结果为导向的人生。这一切其实皆与初衷背道而驰。我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一定改变我的骄傲。

终于,十七个月之后,联合治疗结束了。医生说,我的身体里已经没有大于一厘米的癌细胞。我与癌症交手的日子,正式告于段落。阳光温暖地照耀着,我感受到了上天的无限恩宠与浓浓暖意。

十七个月,我回来了。我的身体得到了修补,我的心灵经历了一次涅槃。这十七个月,我完成了一场生老病死的功课。

我终于可以回到创业者的身边了。

在我离开的日子里,创新工场自然形成了一种没有英雄、人人多出一分力的工作模式。虽然整体环境有了剧烈的变化,但他们都很默契地各司其职、自主决定。事实证明,他们做的决定都很明智,我们的投资选择甚至比以前更好了。我发现之前的过度量化,都只是给自己的无形枷锁。

现在我的工作心态,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以前,我掌控着公司的重大决策,现在,我在公司内更加放权。我每周只工作三天,将工作重心转向制定及调整公司的战略、公司本身的人才招聘和培养、跟媒体和投资人沟通,以及在投资项目最后的把关。随着工作时间减少,我也让出公司股份来奖励表现卓越的同事。

在我一周不工作的那几天,我会四处走走,读读好书,和亲人共度其乐融融的时光,我重视活在当下,保持健康。在我重返工作岗位之后,我最近第一次去了欧洲和硅谷。而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急匆匆地直奔工作而去。我放慢了脚步,为的是欣赏沿途的美景,也为了和更多有缘的人相遇交谈。在交流中,我并不急于追求每一场会面是否有特定的结果,而是珍视我们偶然有的那一刻灵感碰撞。

过去,我喜欢世界因你不同。现在,这依然是我的人生目标。但是,我更重视和关心的是,除了拥有一个宏大的理想,我是否让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快乐。我是否享受着每一个偶然的来临,我是否享受着与每一个缘分的片刻神交。

乔布斯曾说过:“记住你即将死去。”这句话如今已成为我的座右铭,它每天提醒我看清楚什么才是生命中重要的选择;所有的荣耀与骄傲、难堪与恐惧,都会在死亡面前消失,最终,人生只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那些生命中最美好的体验。

在思考死亡与生命的日子里,我读到了美国19世纪传奇女诗人艾米丽·迪金森的诗。这些诗很多都描写了生命与死亡,让我对生活的认识更加深刻。我想,在细微之处施予美好,你的世界和你身边的生命,都会因你而不同。正如同艾米丽·迪金森写下的诗句:

如果我能让一颗心不再疼痛,

我就没有白活这一生;

如果我能把一个生命的忧烦减轻,

或让悲哀者变镇静,

或者帮助一只昏迷的知更鸟

重新返回它的巢中,

我就没有白活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