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空间之独宠萝莉妻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空间之独宠萝莉妻的页面

空间之独宠萝莉妻

077 死在起跑线上的阴谋

077 死在起跑线上的阴谋

而随时关注着端木义的莉莉娅自然看到了这一幕,想到刚刚的誓言,眸子里顿时显现出来苦涩,不过很快掩去,动作快速的为他把戒指带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绑紧,可是心里却很清楚,这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而已。

“好,礼毕,我们再来一个中式的,为长辈敬茶。”主持人说完,一边早就准备好的管家用托盘端了四杯茶。

“父亲喝茶。”端木义和莉莉娅微微鞠了鞠躬,双手递上茶。

“恩,好好待莉莉娅。”卡里轻抿了一口,放在一旁仆人端着的托盘上,又拿了一个红包递给端木义和莉莉娅。

“是。”端木义点点头。

然后又对莉莉娅说:“以后不要闹公主脾气,要尽一个未婚妻的责任。”莉莉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之后,两人同样端茶敬端木二长老,二长老虽然脸色不佳,但也说了一句好听的话,喝了茶,领了红包,这一道华夏氏的礼节才算完成。在主持人的高喊中,一场订婚礼仪就此结束,但一场华丽的舞会才刚刚开始,两位新人带头进入舞池,随着音乐轻轻摇摆,脸上都挂着虚假的笑容,当然,来这里的,哪个脸上不是挂着虚假的笑呢?当然,除了某两位。

这边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另一边,二长老正阴狠的盯着秦悠悠两人,一双眼如同啐了毒的利刃,飞向两人,可那两个人完全无视,自己说着自己的。

“哥哥,那老头正看着我们呢,不过眼神好像不太友好呢。”秦悠悠一口接下贺子渊送到嘴边的香奶蛋糕,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好像吃的是世间美味。

“是吗,不用管他,不过,这么安静,开来好戏还在后面。”喂给秦悠悠吃后,见她如此喜欢,自己也忍不住尝了尝,唔,太甜了,贺子渊皱着眉,看着手里的蛋糕,这么甜的东西,吃多了不好,于是,果断的抛弃了。

“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不过,哥哥,我的蛋糕。”秦悠悠顺口接了一句,不过当看到贺子渊把蛋糕抛弃在一边,顿时不乐意了,撅着嘴,一脸控诉。

“太甜了,回去以后我做给你吃,现在先喝果汁,吃水果。”贺子渊一脸淡定,拿过果汁和水果,把果汁放在她的手边,接着又拿起水果,淡定的剥着皮。

“唔——,好吧。”秦悠悠眨了眨大眼睛,对于贺子渊说的亲自动手,还是很期待的。一口接过贺子渊送到嘴边的橘子,唔,好甜。

见秦悠悠那软萌萌的小摸样,贺子渊嘴角的笑意柔了柔,眼神越发宠溺。

这边,两人正在你侬我侬的喂食,另一边的气氛似乎相当难耐。端木家的几个老家伙坐在一起,沉默着,好像在等待什么,但二长老似乎不是那么安分的人,阴险的小眼睛不断的往秦悠悠方向瞥去,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的样子,枯老的手背青筋显而易见。

只见他扭过头,对着站在一边的男子说道:“把那东西准备好,到时候给那边的两个人送去,明白了吗?”

男子和众人顺着二长老指的方向看去,正是贺子渊和秦悠悠两人,男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而在座的其他人则收回目光,完全没有反对,不仅是因为他是二长老,还是因为,贺子渊也是他们今晚的一个目标。

虽然没人反对,但却有人的担忧,而坐在末尾的老人首先问道:“二长老,这次会不会也会被他躲过,他好像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要神秘多了。”

“是啊,二长老,要是没成功,回去恐怕要去断崖思过。”坐第三位的老人说到断崖,眼神透露出惊恐,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长老下了死命令。”坐在第二位的老人沉默的说了一句,但却令所有人都沉默了。

二长老实在受不了了,狠狠的一拍桌子,压低声音,“你们都在说些什么,还没做,就想着失败,真是懦弱,哼,你们懂什么,这次可是大祭司给的东西,没人能识破,而且遇水便消失,让人无法察觉,最重要的是,大祭司找家主试验了一番,一家主的功力,都没办法察觉,更别说只是后军突起的后辈。”说着一脸骄傲,高傲的眼神似乎长在了头顶,不屑的看着几人。

一听二长老说是大祭司出的物品,都纷纷松了一口气,都说着,“那就好,那就好。”

当然,这里面除了一个人,就是第二位,沉默的老人,只见他又开口,“不管怎么样,小心为妙。”虽然他这样说了,但没人听得进去,都奇怪的看了看他,眼神带着质疑和责怪,但老人没有在理他们,端起自己的茶,轻泯了一口。

在这时,随时注意秦悠悠他们那边动静的二长老发现秦悠悠站起来了,笑眯眯的对着贺子渊说了什么。

“哥哥,我去趟洗手间。”秦悠悠放下手中的果汁,站起来。

“我陪你。”见秦悠悠要去洗手间,便放下手中的水果,准备陪她一起去,毕竟现在不安全,那些人可能随时都会出手,可是还没等贺子渊站起来,秦悠悠就上手搭在他的肩上,用力的按着,不让他起来。

“哥哥在担心吗?不用担心啦,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没事的,一会儿就回来,你呢,就在这里给我剥水果,一会儿我回来吃,行不行。”说着,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贺子渊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在秦悠悠逼迫的眼神下点了点头,看着秦悠悠转身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才皱着眉头,拿起果盘的水果剥起来,然后再用小刀子切成一块一块的,在插上牙签,做完这一切之后,就坐定定在那里,望着秦悠悠离开的方向,等着秦悠悠的身影出现。

而看着秦悠悠离去的二长老,对着另一个男子使了一个眼色,男子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悄悄的退了下去,往秦悠悠那边靠近。

而秦悠悠呢,到底是不是真的去上厕所呢,答案当然是真的呢,只不过还顺带做了一些事,她的神识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当然知道二长老他们说了些什么,而他们当中,除了那个沉默的老人需要特别注意一下,其他的都是些挂着狼皮的羊,没什么威胁可言,而在她离开后,自然也注意到二长老的眼神以及男子的离开。

在厕所的隔间里,秦悠悠笑眯眯的打了个手决,一眨眼,秦悠悠的身影就不见了。把厕所门扣打开,悄无声息的闪出去,来到外面,果然不出所料的见到了那个男子,不过秦悠悠现在可没时间和他玩,手一挥,人就倒了,把男子藏到杂货间里,就离开了,等她完事之后,再来慢慢陪他玩玩。

神识探路,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被二长老叫去准备的男子,看着他手中的盒子,眼里流光闪过,桃木?还是千年桃木,看来里面的东西不简单呢,定眼看去,透过桃木,看到了里面,顿时秦悠悠身上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双手忍不住在胳膊上搓了搓,好恶心啊,居然是两条虫子,而且有她大拇指那么粗,但是想一想,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跟着他来到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有一个穿着服务员的人在那里,他旁边还有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杯果汁,男子朝服务员点了点头,服务员同样点头,然后离开了房间。待服务员离开后,男子把桃木盒打开,然后把里面的虫子分别放入两个杯子里,见虫子消失后,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勾出一抹阴狠的笑,转身离开。

秦悠悠很奇怪,但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把果汁换成空间里的果汁后,便离开了,至于那两样东西,等回去之后,在找无魂研究研究,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再不回去,哥哥可能就忍不住找出来了。

不过当经过杂货间的时候,才想起里面有个人,进去后,给那名男子下了一个傀儡术,然后笑眯眯的离开了。

当贺子渊见到秦悠悠笑眯眯的回来,就知道她心情不错,而且还做了什么事,不然也不会笑的笑个偷了腥的小狐狸,对于这样的秦悠悠,贺子渊可以说是非常喜欢,他不想在看见前一段时间里的她,不是讨厌,而是不再希望她受伤,只要开心就好。

而相比贺子渊见到秦悠悠的高兴,二长老就有点阴沉了,在心里骂死那个做事不认真的手下,居然让人给逃了,当那名男子回来后,二长老就是一阵痛骂,结果男子说了一句,令二长老陷入了沉思。

“她没去厕所。”这是男子的原话,也非常让人有想象空间,没去厕所,那她去哪里了,这不得不令二长老思考,如果是这样,那么贺子渊身边的那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弱女子,肯定也和他一样,不然就是同门师兄妹,想到这里,二长老兴奋了,同门师兄妹,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心法一样,或者是另一种女子修炼的。如果是后一种,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二长老完全没考虑过这背后的危险,还开心的不知道危险正朝他步步逼近,而秦悠悠会让他得逞吗?答案很明显。

------题外话------

今天晚点了,上班有点忙,不好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72/7243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724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