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全球通辑:首席索爱娇妻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全球通辑:首席索爱娇妻的页面

全球通辑:首席索爱娇妻

225.第225章 不懂彼此的内心

225.第225章 不懂彼此的内心

苏浅浅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连自己想想都会感觉到了痛苦的。

她梦见白擎天又来纠缠她,让他苦涩而可悲,真的每一刻都想要跟白擎天结束的。

在梦中,她明明不会说话的,可是忽然一瞬间就会说话了,“白擎天,算我求求你,你放弃我吧,不要在纠缠我了,我只是一个哑巴而已,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浅浅…………”蓦地她忽然醒了过来,眼睁睁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擎天竟然站在了她的眼前,竟然还要把她送走。

现在他已经占了自己的便宜了,就要送自己走了。

白擎天盯着浅浅,“浅浅,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的,做噩梦也没关系,我送你回家,你想要回家我就送你回去的!”

苏浅浅听到白擎天这么说,一瞬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下了床,认真的穿上了衣服,然后就一步一步的被白擎天推着往前走。

“浅浅,我知道你累了,所以快点走吧!”

浅浅没有想到很快就到了家里的楼下了,到了楼下之后,就只感觉白擎天似乎伸手在她的头上做了什么。

“浅浅………”白擎天伸出另外一只手给她理了理长发,修长的手穿过她的发线,温柔而用心,“我送你回来,你都没有吻别么?”

他不介意她才下了车,就想要逃走,因为她现在就在他手里。

浅浅瞬间又气又红了脸(这里是小区,我不能对你…………)

“你忘了,宠物是要听主人的话的?”白擎天的手停在她的发上,深如黑潭的一双眸直愣愣的盯着她,“快,给我一个kissgood-bye”

他的脸慢慢向她逼近,等着她的吻别。

浅浅慢慢的往后仰着头,真的不想吻…………

“乖,来!”白擎天温柔的诱惑着她,嗓音低沉极了。白擎天迅速的跟着下了车,几大步上前拽住她的手腕,嗓音阴沉,“跑什么?”

他送她回家,连句谢谢都没有吗?

浅浅刚想用力的睁开白擎天的手,一旁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浅浅,你今晚回来的有点晚啊!”

她转过头去,是住在她家隔壁的李大婶,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多,而且都是认识她的人,浅浅对着李大婶笑了笑。

李大婶上下打量了一下白擎天,只感觉很面熟,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时候见过,多看了两眼,走过浅浅身边就说道,“浅浅,差不多就回家了,要不要我等你啊?”

李大婶看了一眼浅浅,目光停留在白擎天身上,这男人虽然五官长的格外俊美身上却散发出一股邪气,她的这个邻居是个哑巴,她可要好好照顾一下。

哑巴,容易吃亏。

白擎天慢慢的走到浅浅身边,攥住的手改成牵住,一眼便看出李大婶的想法,眉头一挑,勾起唇瓣,一副好好少年的模样,“李大婶,我是白擎天啊,你们家对面那栋楼的天天,你忘记我了?浅浅家还没有搬来的时候,我们家就搬来了!”

李大婶细看了一眼白擎天,才发现脑海里真的有这个人,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些多疑了,立即抬起了步伐,看了一眼浅浅,“啊,是天天啊,我认识,我还以为是………”

李大婶停顿了一下,没有说完,就立即转了话语,“那天天啊,你差不多就把浅浅送回家,我现在这里还有事,是你啊,我就放心了!”

李大婶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两天看到一个关于仰天帮的新闻。

“恩!”白擎天颌首,“李大婶,你不用担心了,浅浅我会‘照顾’好的!”

‘照顾’两个字白擎天说的格外的用心。

“好吧!”李大婶走进楼里,没有看见浅浅脸上那一丝丝祈求的目光。

看着李大婶的背影浅浅才清楚的发现,这里是小区,认识他们的人很多,她可不能跟白擎天拉拉扯扯的会被人误会的。

“你刚才是不是很希望李大婶能送你回去?”白擎天捏了捏她的手,强逼她转过眼直视着自己。

浅浅摇摇头,任由他紧抓自己的手,抬起眸望着他,(你想跟我说什么吗?你说,我听着!)

说完就快点放我回去!

后面这句话浅浅没有讲。

蔚蓝的天空下,薰衣草丛剧烈的浮动着,却毫无声音。

风吹来,浮动的频率更加快,后来慢慢的,慢慢的浮动的停了下来。

-

这是一场漫长的噩梦,她拼命的想要醒来,拼命的挣扎,迈开小腿奔跑都无法逃离梦境。

额头一阵一阵的冰凉触感刺激着她的感官,她昏昏沉沉的睁开眼。

一张魔鬼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啊———)她用力的惊叫,依旧没有声音。

是噩梦,噩梦还没有结束。她清白的身子呢?

…………

白擎天扭了扭头,望向她的眼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还是第一个从我的床上醒来,敢打我的女人!”

第一个?

那他是睡了多少个女人?

做了多少次对不起静安的事情?

这个禽兽,神经病,变态!!!!

小腿一阵阵的酸涩,下半身里似乎还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痛感袭来,恨意蔓延出她的心口,又抬起手,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啪————”

她用尽全力,他的脸被打的偏了过去,这次他的笑停在脸上,缓缓的转过来,嗓音有些沉却依旧温柔,“小哑巴,适可而止,知道么?”

她剧烈的晃着脑袋,一把推开那双要触碰上自己脸颊的手,一双手捏紧被子,魔鬼太恐怖了她快速的闭上眼睛。

颤抖着的睫毛出卖了她。

“我知道你醒了,睁开眼!”打了那么多针药水,都还不醒来,那他就要废了那个死庸医。

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依旧紧闭着眼,一点点都不想睁开。

“既然还想睡,那我们就再来一次!”他无比恶毒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她已经初经人事,自然也懂他说的再来一次是什么。

原来………噩梦醒来还是噩梦。

她缓缓的睁开眼,怔怔的看着他,然后瞬间眼里升起了防备,手更紧的抓住被子。

白擎天早猜到她会是这幅样子,最终还是不忍对她…………

骨节分明的手慢慢的抬起来,刚想抚摸上她的脸颊。

浅浅便立即侧过脸去,他的手落了空,但他也不急,望着她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懂么?”

她侧着脸,想要闭眼,但是又怕像刚才一样,最终无视了白擎天说的话。

“小哑巴,你的味道真不错!”他的手撑在床上,薄唇到她的耳边,轻轻的道,“我没想到,你真是有料!”

眼泪划过脸庞,她猛地一把推开他坐了起来。

身上是一件酒红色的丝绸吊带裙。

她眼光一扫,便想了起来这件衣服是谁的,是静安的,他竟然把静安的衣服给自己穿。

看着她在看她身上的衣服,白擎天便勾起唇说道,“好看吗?这是我让人专门根据你的尺寸,为你量身………”

“啪————”浅浅瞬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抬起手,狠狠的甩了白擎天一巴掌。

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分明是静安的衣服,她的衣服呢?她的大提琴呢?浅浅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白擎天这种,好~色,整天脑子里只有下三流的东西,可惜了上天赐给他这样子一副好皮囊,真是可惜啊可惜。

白擎天看着浅浅背对着自己,有些愤怒的坐在椅子上,惯性解开白色衬衫上的纽扣,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迷人的锁骨,白擎天朝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声音性感的道,“我的小宠物,乖一点,转过来,我不想把椅子搬过去,我也不想走过去!”

浅浅闭上眼睛装耳聋。

白擎天看着她毫无反应,戏谑的盯着她的背影说道,“要不,我躺上来,我们玩点‘有趣’的游戏?”

浅浅愣住,她还在挂着针水呢,他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白擎天这样子厚颜无耻的人?

浅浅瞬间愤怒的转过头,看着白擎天正拿着她的长发在把玩,两条长腿懒懒的交叠着,看她转过身来,嘴边勾起得逞的笑意,“小哑巴,真乖,叫你转身就转身!”

病房外的阳光温暖的照耀着,他的面容是多么的俊美迷人。

可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男人,卑鄙到极点。

浅浅咬了咬唇(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厚颜无耻,你不止找我的麻烦,连个小护士都被你说哭了,你真是冷血!)

浅浅一回头就说出这样子的话,让白擎天有些怒气,“我只想和我的小宠物呆在一起,不准别人来打扰,就这样子简单,不行?”

浅浅皱眉,听见白擎天的声音再次在病房里响起,“你是我的小宠物,当然只有我对你有探视权,观赏权!”

苏浅浅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忽视他语气中的轻蔑,她脸色淡定,刚才的愤怒全然消失。

白擎天盯着她,就像是在教育一个小狗一样说道,“听见了么?你是我的,你要听我的,你没有资格顶撞我,更没有资格批判我懂了么?”

他的小宠物竟然说他厚颜无耻,真是受不了!!!

浅浅压制住自己的不满,缓缓的点了点头,快点打完针,一定要逃离开白擎天,她现在一刻都不想在见到白擎天这个混蛋,人渣,神经病!!!

白擎天眼眸一深,一圈一圈的扭玩着她柔软的发丝,“小哑巴,知道么?我喜欢听话的你!”

浅浅还是忍不住的张口(你真烦!)

白擎天瞬间似乎哄她哄得不耐烦了,阴冷的声音说,“你只是我的宠物而已,可千万不识好歹!你在惹急我,我就在病床上要了你!”

白擎天冷硬的语气,让浅浅相信他绝对能说到做到。

浅浅被他震住了。

白擎天伸手将她从病床上抱正,两人面对着面,他幽深的眼望着她,将她更拢紧了些,垂首肆意呼吸着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体香,“你是我的宠物,我说的你不能抗拒,不能不听,你只是一个宠物而已!”

白擎天的鼻梁英挺,浑身上下透着贵族的气息,最后轻轻的蹭过她的面颊,宣告他对她的占有权,“小哑巴,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浅浅接过钱。

电梯门开了,三人一起走了出去,此刻的项青杉急死了,看着白擎天有些急躁的说道,“先生,那就麻烦你,麻烦你了,我家,我家里有事!”

否则她也不会将浅浅托付给眼前的男人。

白擎天勾起唇瓣,满意的颌首,真是天都在助他。

“浅浅,别告诉你大哥大嫂家里的事,大嫂马上就回去了,晚上你大哥问起就说嫂子带你打完针,买完衣服,你去找同学玩了好吗?”项青杉边走边嘱咐浅浅。

浅浅颌首,推着项青杉:嫂子你快走吧,不用担心我了。

项青杉怀着孕,但也很急躁,只能小跑着离去,看着嫂子离去,浅浅停下脚步,望着白擎天张口无声的说道:(我能自己去打针,自己去买衣服,你不用跟着我了,去办你自己的事情吧)

白擎天细细的盯着她,看出她的眼眶有些泛红,“浅浅,这是怎么了,你大嫂刚才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而且我有照顾你的义务,况且你还是我放养的小宠物不是么?”

浅浅撇下嘴,她真的一刻都不想跟白擎天在一起,今天遇到他真的倒了八辈子的楣。

“浅浅,你生病了,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打针!”白擎天温柔的牵起她的手,已然将柳静安送去打胎的事情忘在脑后,现在心里眼里都只有他的小宠物。

浅浅的表情有些不郁(我不想让你带我去,我想一个人去,衣服我也能自己买!)

“我想带你去,你就没有拒绝的资格,懂么?”白擎天的心情大好,想到浅浅刚才跟她嫂子交流都是用本子很笔,跟他就直接张口无声的说话,他非常有优越感。『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64/164167/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641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