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的页面

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

594.第594章 番外::悲伤的事

594.第594章 番外::悲伤的事

“应该可以,你照顾好妈和儿子,晚上早点睡,明天我一定会回来。”宋成昀还要赶着去警局,因此并没有和刘可昕多聊。正如方才刘母说的那样,杀手被逮捕之后,很快就在警局供出了幕后指使者为刘父,并且提供了通话记录,以及转账交易记录,这些证据无疑对刘父是非常不利的,当然,对于刘父来说,当下比被警察抓去警局更让他感到伤心的是,他疼爱的娇妻流产了,而且永远丧失了生育能力,这个消息简直无异于晴天霹雳。

“我是被诬陷的,我的女儿才帮我拉来了五百亿的投资,我感激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杀她?”面对警方严厉的审讯,刘父的解释显得有些无济于事,但是无论如何,事情不是他做的,他断然是不会承认的。

宋成昀到的时候,刘父还在接受审讯,而他直接去了局长的办公室,拿出了一个U盘,递给了局长,半个小时后,他才开口,“这起案子我想就只到杀手这,真相我也已经提供给你们警方了,因为对方是我太太的妈妈,所以我不想将她曝光。”局长了然的点了点头,想着就算是把刘母抓捕归案,因为她的精神疾病,按照法律规定还是得把她放了,那么不如干脆卖宋成昀一个面子,事情就到此为止。

本来还在极力为自己辩解的刘父突然被告知他被无罪释放了,自然不可避免的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当他看到宋成昀时,就什么都明白了。“宋先生,谢谢你,”尽管刚经历了丧子之痛,但是刘父还是表现出了该有的礼节,“您客气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的车上聊两句,”

宋成昀帅气的脸上已经有了倦色,看的出来,这几天他应该都没有休息后,两人走出警局后就直接坐进了宋成昀的车,“这次的事情,您是怎么看的?又是怎么想的?”宋成昀目光直视着前方,淡声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一定要置我女儿于死地,但是请你相信,这些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见宋成昀还有空过来救他,那么可想而知,刘可昕肯定没事,所有刘父也就没有多问。

“那么关于你现任妻子流产的事呢?”宋成昀从口袋里摸出了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他现在需要提提醒,也需要好好的控制一下情绪。“我能怎么办呢?一个是前妻一个是现任,都是我爱过的女人,这事只能就这么算了!”刘父不蠢,知道宋成昀这么问是在试探他对刘母的态度,虽然他现在在心里想着恨不得把刘母千刀万剐,但是从大局出发,从利益出发,这任妻子不能生大不了换下一任,但是却不能真的对刘母下手,否则宋成昀和刘可昕肯定饶不了他。“很好,希望您能够记住今天说过的话,现在您还是集团的最大股东,明天我会派人代替刘可昕到公司任职,辅佐您管理公司,最后奉劝您一句,不要太贪心,人有时候吃太多,是会撑死的,”说完宋成昀就打开了车门,示意刘父下车。

从警局离开后,刘父立马坐车去了医院,他满面哀伤的走进了病房,看着自己的妻子虚弱的躺在床上,心忍不住狠狠的抽痛着,他这样的男人,不是无情而是滥情。“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们望年望月的孩子没了.......是她,是那个疯女人,她疯了!她说要杀了我和孩子,还说要把我的肉割下来,要把孩子捏死...........你一定要替我报仇!我再也不能生孩子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盼了这么久,才盼来这么一个孩子...........就这样被她给弄死了.........”

女人哭的很伤心也很悲恸,她现在很后悔去挑衅刘母,她一直以为自己当小三上位成功,又怀上了儿子,刘太太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的,所以很是见不惯刘母对刘父的死缠烂打,这才决定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一把,却不曾想,最后换来的却是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好了,别哭了,孩子没了就没了,大不了以后我们一起收养一个,是一样的。”刘父把娇妻搂在怀里,万般无奈的轻哄着。“那不一样!自己的孩子怎么能和领养的一样呢?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是她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我要杀了她,我要和那个疯女人同归于尽!”

已经陷入疯狂的她,竟然企图拖着还未恢复的身体下床,刘父当然不会应允,于是将她按在了床上,“你别闹了!事已至此,你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昨天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今天待在家里,不要到宴会现场来,你偏不听,来了就算了,还非要去找她,你这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听到刘父这么说,女人也自知理亏,不再闹腾,只是面如死灰般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泪,刘父则坐在病床边,重重的叹了口气。

医院的高级病房内,刘母已经苏醒加清醒了,她有些吃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皱着眉头狠狠的拍了拍脑袋,但是仍旧没能缓解脑部的疼痛,正当她头疼的厉害时,宋成昀推门走了进来,他脸上的神情很淡“妈,您感觉怎么样?”很多人觉得宋成昀的眼神很冷,因为他的瞳色异常漆黑,但是刘母这一刻却觉得,他的这双眼不止是冷,还很锐利,仿佛能够洞悉人心里所有的想法,这样的认知让她不禁有些害怕和抗拒。“还......好。”刘母垂下了眼帘,没敢和他对视。静默了许久,他拿出手机,点开了之前酒店休息室里录下的画面和声音,递给了刘母,“您先看看这个,我们再聊。”

因为方才从警察局回来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冷,所以在西装外面加了一件灰色的大衣,这样暗沉的颜色倒是见他的五官映衬的愈发立体精致,整个面容也更俊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