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总裁,你家小祖宗已上线!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总裁,你家小祖宗已上线!的页面

总裁,你家小祖宗已上线!

766.第766章 操蛋的生活11

766.第766章 操蛋的生活11

狐狸无奈的摇头,他做人真的是越来越失败了。

“狐狸,话说你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萧父现在这样疯狂找你,你这样出来不怕被抓住?”

基本情况下,狐狸都是理性的,她才不信这家伙是为了想玩才出来,喜欢找死的绝对不是他。

狐狸从沙发一边慢慢挪到她身边,微微嘟嘴说:“人家想你了!”

虽然习惯了狐狸阴柔妖媚的样子,可是突然被这样恶心一下,长孙亚楠捂着嘴忍住要吐的冲动。

“狐狸,你是诚心恶心我吗?”

“哈哈!”狐狸大笑两声,径直的看着她,眼中划过一抹忧伤的,那样的目不转睛似乎要将她印在心底。

随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送到她面前:“宝贝,生日快乐!”

长孙亚楠微笑的脸微微一愣,生日快乐,对了,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六,原来她的生日已经到了。

接过狐狸手中的六棱禅木盒,心中涌出一股暖流,夹杂着淡淡的苦涩。

爸爸妈妈不在,唯一给他过生日的大哥在今年也忙的忘记了她的生日,在生日之前,她还想着这次生日会不会是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过。

也或许是潜意识里不愿意想起来,于是到自己生日这天,她反而忘记了这特殊的一天。

然而狐狸还记得。

打开禅木盒,一条银质的宝石项链摆放在正中央。

银链镶嵌着暖色宝石围成一圈,拇指大小的嫩绿色宝石坠在项链最下方,透明的嫩绿,微微显出几分青涩稚嫩。

“我就知道你最喜欢这种类型的项链,绿色和红色是你喜欢的颜色,所以就定制了这串,怎么样,你喜欢吗?”

狐狸微笑着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指尖小心翼翼的抚过上面的略显青涩的嫩绿色宝石,她确认的问道:“你这次出来就是为给我送这串项链?”

“是的,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感动?”狐狸半开玩笑的问。

长孙亚楠微微哽咽,将项链拿出来放在心口的位置,脸上暖暖的都是幸福:“是啊,我非常感动,也非常喜欢。”

冒着可能被萧父发现的危险来这里只为给她过生日,这样的心意,她怎么能不感动,怎么能不喜欢?

“看到你开心我就开心。”狐狸笑着说,

“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非常非常非常开心,但是你怎么办?你来这里萧父知道吗?”

“我当然是没事的,萧父还管不住我,对了,还有莫逸,你最好小心他一些,我和他有交易,他的为人我多少了解一些,他绝对不是一个甘心屈身人下的人。

还有,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他知道,他肯定猜的出来,我有什么事会和你说。

总之,你小心莫逸就是了。”

“你放心好了,莫逸暂时没办法出来危害人。”她摆弄着项链漫不经心的说。

“什么意思?”

“慕容修看他不爽,就让人把他打了,现在的莫逸还住在医院里休养生息。”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也是挺无奈的,她虽然一开始有让慕容修对付莫逸的想法,可是也不是这样对付行不行,几拳几腿下去,莫逸直接被送进医院里了。

她的计划全乱了。

“住医院,挺不错的,他确实该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

狐狸嘴角微微扯开,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让莫逸住进医院,这都是挺值的庆祝的一个消息。

长孙亚楠白了他两眼,也没说什么。

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感觉是自己很善良,后来被人说伪善,从此她做事全凭心情。

无论一个人再怎么完美,都有人说不好,她没必要去为了迎合别人的目光去改变自己。

长孙亚楠拿着项链又对着不远处的镜子照了照。

“狐狸,你来帮我带上。”

她给狐狸招招手,齐一翰跪坐在沙发上,接过那串项链小心翼翼的给她带上。

冰凉的宝石贴在细长雪白的脖颈上,迎着光,远处的镜面,可以看到上面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彩光。

狐狸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身后,看着那串宝石项链笑着说:“很漂亮,跟你很配。”

“谢谢夸奖,赞美的话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她微笑着对着远处的镜子照了照,确实很美。

狐狸看她嘚瑟就忍不住打击她:“你难道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欢说反话吗?”

“死一边去,姐这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你居然说是反话,欠揍。”

笑着反驳,脸上没一点生气的模样,作为损友,拿彼此的容貌开玩笑已经是常事,只可惜自己的容貌比不上狐狸,不然她一定会送给他一串鄙视的眼神。

带好后就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怎么看都觉得好漂亮。

狐狸盯着镜子中的人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开口说:“宝贝,我要走了,再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自己一个人在家要保重身体。”

长孙亚楠扭动身体的动作戛然而止。

“你才来了刚刚一会儿,怎么现在就离开?”

她转过身看着狐狸,今天看到狐狸她是很开心很高兴的,她原本以为他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就算不能玩几天,但是留下一天半天肯定是没问题的。

“怎么?舍不得我?”

“舍不得这是肯定的,我以为你就算不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之前也会陪我一天半天的,至少陪我度过这次生日。”

略带忧郁的语气,来这里还没坐半个小时就要离开,也太急了。

“宝贝,我还有事情,这次生日,真对不起你。”他靠近长孙亚楠后背,红润的脸蛋,看上去很想让人亲一口。

“没有什么对不起,你这次来已经是给我最大的惊喜。”

她叹了口气,这个多灾多难的一年,还有几个人给她过生呢?

没过生日以前,她还期待着,想着,记着,真到了这天,反而忘记了。

狐狸能来,已经是给她最大的惊喜。

“你若是有事就好快离开,狐狸,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边,无论对与错,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对的。”

她始终认同一句话,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有立场不同。

狐狸笑了笑,胳膊撑在她双肩,眼角露出几分妩媚。

“那我可走了,你可不要太想我。”

“想你是肯定的,不过我可是有健忘症的,你要是不经常和我联系,说不定我玩着玩着就把你给忘记了。”

狐狸笑了,突然低头在她侧脸偷亲一口。

“宝贝,我爱你!”

说完,没给长孙亚楠反应的时间,他便转身离开。

侧脸还存留着他嘴角的余温,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没了影子。

长孙亚楠摸摸自己的侧脸苦笑。

狐狸走了,长孙琪忙着紫罗兰的事情,父母都不在家,这次的生日真成了自己一个人过。

狐狸走了,下次相见还不知道要多久。

傍晚时分,夜幕降临,刘伯端着一个八寸左右的两层生日蛋糕放在桌子上。

“小姐,生日快乐。”

“谢谢刘爷爷,看来今天的生日真的就只有我一个人过了。”她无奈的扯开嘴角,心中空荡荡的。

这又让她想起了以前的父母亲忙于工作而忽略她的那段日子。

刘伯坐下来,将蜡烛一一插上。

“小姐,我还陪着你,吃了蛋糕睡一觉,明天你又长一岁。”

二十一支蜡烛点着照亮了渐渐暗下来的房间。

刘伯唱了一声生日快乐歌,长孙亚楠吹灭蜡烛,

假如这一天过去也就过去了,然而偏偏中途狐狸来了,给了她一个最暖心的惊喜,然后又在给过她惊喜后离开,让她孤寂的心更加空荡。

说不在意是假的。

刘伯把刀叉递给长孙亚楠,切了蛋糕,两个人吃了几口。

刘伯有些后悔没有多叫几个人一起来,小姐的心情明显不好,一场生日下来差不多就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小姐则是时不时来一句,不过一点都不像是正常对话,反而像不让他尴尬的附和。

吃过后长孙亚楠无神的离开,中途滑了一脚,刘伯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的手腕,然而,温暖的室内温度和她的体温形成鲜明对比。

明明有地暖,然而她身体温度却凉的吓人。

“小姐,你是不是很冷?”

“还好。”她抽回自己的手,她的体温一向和正常人不同。

“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一定要说出来我感觉你的身体比以往更冷了。”

“我的身体一直都是如此。”她不太想继续这个问题,转身回自己住的地方。

中途,她突然停下。

“刘伯,我忘了和你说一件事,子明天或者是后天收拾收拾,我要回家住。”

“好的,小姐。”

刘伯离开收拾东西去,现在的天色还不是太晚,他需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今天收拾好了,明天就可以直接回去住。

现在的家中应该是一片乌烟瘴气,程蕾辞退了不少的保镖,收进去不少自己的人,现在整个家明面上的人之前有一少半都是程蕾的。

至于地下的人都不在计算范围内,那些人几乎一年都不出来一次。

手机放在床头,她洗过澡就盘腿坐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这次过生日的一天记住的。

然而事实是让人伤心的,除了狐狸和岩萧,所有人都忘记了今天的这个日子。

岩萧等半夜的时候还发来信息问候,怀孕了大肚子走路不方便就让人将继续送来了。

一个巧克力,还有一个做的超难看的一个蛋糕,扭曲又难看的奶油花,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满满的都是心塞。

她有点想不通,这玩意儿成现在这样还能吃吗?

不过为了不浪费自己好朋友的心意,她断断续续吃了一小块。

再然后守着手机守到了十二点也没人再来电话,她烦躁的拉着被子盖上头睡觉。

第二天,她搬回去住了。

程蕾挺着大肚子出啦迎接她,笑容满面,长孙亚楠看到她笑就觉得后背发凉,她对程蕾的微笑有阴影。

也就是搬回去住了才发现,最近大哥紫罗兰的事情异常的多。

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一连几天,长孙琪忙紫罗兰的事情,长孙亚楠就在医院阿蓝和莫逸两边跑,慕容修偶尔会出现一两次,找茬是少不了的。

不过渐渐的她就习惯了,面对贱贱的人,她只有渐渐的习惯。

差不多一个多星期过去,莫逸终于能出院了。

这次他身边早早的就带上了几个保镖贴身保护。

慕容修的名声太大。

前一天莫逸就通知她说是要今天出院,于是长孙亚楠就在外面买了一大捧玫瑰花准备庆祝他出院。

天气不错,最令人开心的是慕容修没来。

早早的,莫逸就接到了长孙亚楠送来的一大捧玫瑰。

“庆祝你出院!”

莫逸淡定的看着怀里的玫瑰花,不确定她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

送刚出院的人玫瑰花……

“怎么?你不喜欢吗?”长孙亚楠看他脸色奇怪反问道。

“没有,长孙小姐,你知道玫瑰花送什么人吗?”

“应该是爱人吧,我对这些东西不是太清楚,不过我觉得既然是朋友,无论送什么花都行了,我可是挑的花店中最漂亮的。”

她貌似懂了莫逸话里的意思了。

不过对她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买花过来纯属意思意思,有那个意思就行了。

莫逸身上的伤差不多都消肿了,不过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太美观,黑一片,青一片。

下床后换了自己的衣服,抱着那捧玫瑰花去办了离院手续。

几个女医生看到他怀抱着玫瑰的时候眼中都有几分怪异。

男尊女卑的制度早早就印在他们的骨子里,通常都是男追女,女追男通常都是很隐晦的,一个女生对一个男人送花,这感觉就有些奇怪。

“各位美女,请不要用这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只不过是送错了花而已,别大惊小怪的。”

收据和离院手续全办好,她才对着几个小护士解释了一声。

被人用那样奇怪的目光看着有些奇怪。

莫逸一路下来都是脸色不变,玫瑰花就玫瑰花了。『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59/159503/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595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