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幽冥妖陵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幽冥妖陵的页面

幽冥妖陵

第331章

第331章

一个朱红色的棺椁,被两根手臂粗细的锁链兜着底部。悬挂在石洞顶部。

看到眼前这么一幕,不由得我们都给惊呆了。估计连陈乾也没想到,挖几铲子就把头顶悬着的棺材给挖出来吧。

但事情如果只是这么简单,肯定就好了。

你们想一下,红色原本应该是我们东方人最喜欢的颜色。可这红色也要看放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出现的。

如果是在平时,不管是谁都不会说看到红色会害怕什么的,更多的是代表喜庆。可眼前当红色和棺材和周身黑洞洞的一片,只有被手电照亮的红色出现在头顶时,那种由心底发出的恐惧,根本都不是能用言语所能表达出来的。

“大爷的,怎么是个棺材?”

“哈哈,原来是个棺材,那这么说的话,我们是不是已经找到最关键,最值钱的地方了?”

我看到头顶的棺材,第一时间感觉到后怕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高兴和兴奋。要知道这一个墓葬里面最值钱、最有价值的地方那可就是棺椁了。

你想啊,死人反正都已经死过了,这棺椁怎么摆放肯定还是活人说了算啊。这人啊,与生俱来就有着对财物的眷恋,所以人在死后肯定也会把最值钱、最喜欢的东西放在自己身边。

自然也就是棺椁里面了。所以自古以来,但凡盗墓的人,都以在墓葬里找到墓主人的棺椁为目的。

其实,这棺椁和棺材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普通人家埋葬一个人的时候,只能称之为棺材。

因为棺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棺和椁。棺和椁中间用一些胶状泥的东西填塞。

棺指的就是棺材,在最里面。椁指的就是包裹在棺材外面的一层木质保护层。说好听点儿是为了体现有钱人的地位和身份。

但用现在的说法来说,就是为了密封棺材里面的空间,让棺材里面保持真空。让尸体隔绝空气,好达到保持尸体更长久的不腐目的。

只是当时那种科技还不懂真空这么一说,所以这也是当时我看到头顶有个东西落下来时,会只认为一个大箱子,而并非第一时间认为是棺材的原因了。

因为椁的形状,就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子形状。如果没有光线照着,根本就分辨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乾,你倒是蹲下啊?快点儿让我上去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张恒,你丫的想钱想疯了吧。这棺椁你在上面能打开吗?”

“这放在地上的时候,我们两个还不容易打开呢,更不要说放在上面了,难不成你要站在上面,挖开个洞吗?”

被陈乾这么一说,我细细一想好像还真就是这样。

于是,随口就问了一句:“那我该怎么办?”

“总不能眼看着一个棺椁出现了,咱们装作看不见吧?”

说真的,如果看不到这棺椁也就算了。可是眼睁睁的这东西就在眼跟前,如果不对它做点儿什么,就跟看到脚下有个钱包不捡,就感觉对不起自己一样。

“想想办法,打开肯定还是要打开的。只是不能要先想办法把它弄下来才行。只是这棺材悬挂在半空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弄不好里面会有什么机关。我们要小心一点。”

陈乾一边在棺椁下转着圈儿,一边说着。

但话说归说,说把棺椁弄下来比较容易。可真要想办法弄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先不说这锁链有胳膊那么粗细,单就是这棺椁掉下来的时候,会不会摔碎里面的宝贝,还有会不会触动机关都不一定。

所以眼下我们就给难住了。

直到安娜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们。

安娜说:“陈乾,你要不先打开手里的盒子看看,说不定这里面会有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哎对,对,对。陈乾你先打开这盒子看看,要不然好好的干嘛埋个盒子在地上呢。”我顺着陈乾的话说道。

陈乾被我和安娜这么一说,当时也就想起来什么似的。

但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似的。不过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盘膝坐在了地上,把盒子放在了两腿跟前。

“其实,这盒子里面也不会有什么线索。这里面肯定是打开渤海古国大门的钥匙,肯定的。”

“什么意思?你没打开就能知道?哎陈乾我问个事儿呗?”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凑上去问陈乾道。

或许陈乾从我脸上的嬉皮笑脸,看出了点儿什么吧。

他往后撤了下身子,然后问道:“什么事儿?你又出什么馊主意?”

“娘的,我能出什么馊主意。凭什么你想的办法,就是办法。我想的办法就是馊主意?”

“呵呵!张恒好像生气了!”安娜捂嘴呵笑道。

我看安娜捂嘴笑了,顿时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没理安娜的茬,而是继续对他说道:“陈乾你刚才说,这里面肯定是五不全的钥匙,那也就是说你肯定看到里面的东西了是吧。”

“嗯这样说,你也就是在不打开盒子的前提下,也能看到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你的眼睛是不是有透视功能?”

说真的,我对陈乾的左眼一直都很好奇。虽然他一直都没提过他的右眼能看到鬼神,但通过这么多次的事情,我早就猜到了。

但他的左眼一直都很神秘,要不是之前李暖曾经无意中说起过一次,我还以为他的两只眼都一样呢。

虽然我也几次想套李暖的话,想问问陈乾的左眼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显然陈乾和李暖交代过,让她绝对不能对外人讲,而这个外人估计也特别叮嘱过包括我在内。

所以我一直都没能从李暖哪里得到过什么消息,其实我也不是要坏陈乾的什么好事儿,只是好奇罢了。

于是,刚好凑机会就问了出来。

可陈乾这王八蛋抬头看了我一会儿说:“你小子看小说看多了吧。还透视呢,我还上天呢。我要透视功能,那走在街上不把人女孩子都给看遍了。”

“可笑!你小子就是花花肠子太多,正事儿一点儿指望不上,邪乎事儿倒是不少。”

“别打扰我,先让我把这盒子打开再说吧。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五不全中,关于疯子和瘸子的两把钥匙。但愿这把钥匙别和之前的重复才好。”

陈乾虽然是无心的一句担心,但我却更肯定他左眼一定有个类似透视的功能了。不然不会把没打开的盒子说的这么肯定。

虽然我没再继续问下去,但狐疑的表情却是写在了脸上。

陈乾打开盒子的时候很小心,小心到都像个娘们儿似的。生怕吓到盒子似的。

我没耐心,也没心情看他倒腾这东西。所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手抱着膝盖等他。

不过这个时候,安娜碰了碰我的胳膊说:“哎张恒,你想不想知道陈乾为什么肯定盒子里,就是打开渤海古国大门的钥匙?”

“啊?你知道?好啊好啊,你快说。他陈乾个王八蛋是不是左眼有透视功能?”我着急的问道。

“嗯这个先不告诉你,不过你要想知道的话,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虽然陈乾没有给我说过,但我能猜出来。不要忘了我可是能主动预感到有些东西的哦!”

安娜冲我嘿嘿一笑说道。

本来我是想站起来说行,不管什么条件都答应的。但呵笑间安娜肩头的內衣肩带滑了下去,光溜溜的一个肩膀就露在了我眼前。

安娜这身材本身就不错,而且此时身上就只穿了安全裤和黑色內衣。所以她这上身的沟沟和雪球本身多半就露在外面。

此时左侧肩膀上的內衣肩带一经滑落,瞬间她这前半身就露的更多了……

虽说我一直都在和自己说,不能看,不能看。兄弟的女人绝对不能看。但我这心里说着不能看,但眼睛就是控制不住的往上瞄着。甚至在此时我都已经能想象的到,陈乾和安娜新婚夜的是,将来会怎么幸福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他妈的很想、很想就有陈乾左眼的透视功能,虽然我还不能确定。但一想到走在大街上,只要我想看,就能随便、随时随地看到眼前的这种类似画面,那感觉就甭提多棒了。

万一再碰到个不喜欢穿內衣的,喜欢真空的妹纸,那感觉简直都能爽到天上去。

不过在我这边激动的时候,安娜也发现了她肩头滑落的內衣肩带。脸猛地一红,忙转身往上提拉着。而我也在这个时候,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去。

当然了,眼下陈乾正把满个心思放在怎么打开盒子上,所以他并没发现我和安娜两人的尴尬。

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缓和眼前和安娜的尴尬时,安娜已经把內衣肩带弄在了肩上,两手努力往上提拉着內衣杯,尽量內衣尽可能的多遮盖住一些不漏出来。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女人缓解尴尬的能力,比男人要强太多了。

就比如当下,我都不好意思到吊炸天的时候,安娜轻咳两声说道:“嗯,张恒你答应不答应嘛,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嗯,好你说吧。我答应你。”

说实话,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声音要多低,就有多低。以至于连自己都有些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安娜嘿嘿一笑冲我,对我做了一个鬼脸。显然,她已经意识到我刚才看到她的身子了。

安娜说:“陈乾左眼到底能不能透视,我估计多半可能性不大。他也没给我说过,但我知道他肯定不是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然后才说盒子里就是打开渤海古国大门钥匙的。”

“你还记得之前我疑问这七星祭,能震慑死人,也能震慑活人的时候,猜测这样会不会对墓主人不好的事情吧。”

“其实,我是从哪个时候陈乾脸上的笑,给猜出来的。”

“既然我们能想到这里,当时的墓主人或者家人肯定也能想到。所以这墓主人肯定不会被震慑到。既然不能被七星祭震慑到,那就肯定会采取一定的措施。”

“嗯这七星祭呢虽然我不太了解,但多少也听说过一些。说白了就是和诅咒差不多吧,别说古时候的人了,就连现在的很多人都七星也都很在乎,也没搞懂过到底有没有特殊的效应。”

“但古人伟大,就伟大在这里。我们对于不懂的事情,多数都是无计可施的,根本不可能利用不懂的事情做出点儿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古人就不一样了。”

“或许他们那个时候正因为科技不发达,所以他们心理上没有可依靠的东西。所以他们在面对不懂的事情时,更多的会发挥想象力和尝试。如果说单从这一点考虑的话,我们现在所依赖的高科技,就不知道是我们文明的进步,还是倒退了。”

“既然这七星祭是一种类似诅咒的东西,那想要墓主人不被这七星祭影响,就需要找到一个既能抵消七星祭对墓主人的影响,又不能完全抵消七星祭对其他死人和活人的东西,来帮助他。”

“张恒,你想想。这世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抵消七星祭对墓主人的影响,又不破坏七星祭呢?”

“现在应该明白了吧!”安娜冲我微微一笑,摸着下巴说道。

说实话,我没想到安娜是怎么从一个点,想到一个面的。而且解释的还合情合理。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但不得不说她的解释已经完全让我信服了。

但安娜说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正所谓中医里的以毒攻毒,就是安娜想要说的道理。想要不让墓主人被七星祭影响到,我感觉除非还要用一个有强大诅咒有关的东西,但还不能是诅咒本身来抵消一些。

突然的,我想到了一个东西。

“安娜,你该不会说的就是五不全中的钥匙吧?”

虽然我在对安娜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疑问口气的。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8/198232/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8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