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篮球,人生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篮球,人生的页面

篮球,人生

第五百四十三章 我的篮球,我的人生(终章)

第五百四十三章 我的篮球,我的人生(终章)

当铁尔斯第二次罚球出手前的一秒,冯筝在他的身后举起一根手指,貌似跟铁尔斯被三人包夹时单指指天的动作差不多,其包含的意义却天壤之别。

铁尔斯指的是自己,冯筝则是向每位队友们发出最后一攻的讯号,无论这记罚球进或不进,聚友必须命中一球才能保证常规时间内结束战斗。冯筝仅给自己留了短短三秒钟,说实话这时间有些短,而且聚友已经没有暂停只能在底线位置发球,要想三秒内完成一次舒服的出手简直不要太难,然而比较最后一攻的难度,冯筝更不愿留给铁尔斯足够的思考时间。

别再修改规则,我就能打败你,我们聚友一定能打败你!

每位聚友队员即刻便明白了冯筝的意思,当铁尔斯罚球出手的刹那,所有人都开始寻找自己应该出现的位置,他们是一个充满默契与纪律的整体。

皇冠队中,麓逐野是篮球智商最高的那个,所谓数据上无法体现作用的指的就是他这种球员,比方说现在,哪怕球已经掉落篮筐,麓逐野仍欲将球抢到手里,他意图抓着球等那么两三秒,皇冠队所有球员便足以回防,那样聚友在底线发球再去攻打落位完毕的防守阵型是几乎不可能的,除非发生奇迹。

幸好聚友队也拥有同样类型经验丰富的宝贝,正是球队队长邹孝莘。

篮球打板,反弹入网,邹孝莘一下便卡住了麓逐野的身位,同时他们的对面,身高也同不占优的郭无忧亦挡住比他大两圈的夏太平,

第三位篮板保护者向天闯及时冲进来,拼到了这个不纳入技术统计,但至关重要的篮板球!

没有一丝停顿,向天闯跨步冲出底线,转身便朝己方篮筐方向将球单手扔出,球出手的那刻他甚至还没完全回过头,纯粹凭的是队友间的默契和信任,

而除他之外的所有聚友队员全部转身朝己方阵地发起冲刺,犹如雪崩,他们想跑赢时钟。

“回防!快特么回防啊——!”见势不妙,麓逐野嗷嗷怪叫,手底下不忘给了邹孝莘一记暗肘,他早察觉对方腰背受伤,不暗算一下哪里对得起自己史上最脏的兰比尔灵魂?

可麓逐野的声音的确起到了提醒的作用,尤其对经验缺乏的铁尔斯。

于是在向天闯即将把球扔出去的时候,铁尔斯居然先跳了起来,因为他从麓逐野眼睛反光中中清晰看到了冯筝狂奔的影像,所以他以一个超筐的弹跳高度挡在这可能发生的传球路线之间……

哪知向天闯早有防备,他的传球直接抛向左侧半场中线位置,此刻他最亲密的朋友,也是聚友全队跑的最快郭无忧已拍马赶至篮球的落点,

同时,冯筝也越过中线,只需接到小郭的传球便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投篮动作!

“啊啊啊啊——!”铁尔斯心急如焚,但他跳的实在太高,还停在空中,不过以他修改过的速度足以回追到冯筝身边,然而……

下落的过程里,铁尔斯竟看到——站都站不稳了的邹孝莘拼了命一样踉跄两步,直接摔到在了自己与冯筝之间。

如果说向天闯的任务是保护篮板和准确发出底线球,郭无忧的任务是扛住夏太平和抢到发球后的第一落点,邹孝莘的任务则是挡住麓逐野及延误铁尔斯回追启动的第一步。

假如没吃麓逐野暗肘的话,恐怕铁尔斯的第一步势必无法正常启速,问题邹孝莘的伤令他的身体实在难以为继,即便难以为继,聚友队长依旧用这个虽狼狈不堪却令人动容的扑倒动作挡在了铁尔斯的面前。

此时中线的郭无忧已经准备给冯筝传球了,因为冯筝接球只需运个一两步便能起跳绝命三分出手……

假如没有吴忘的话。

皇冠队进攻只有铁尔斯一人,而这最后一次即分胜负也判生死的回合里,其他四名皇冠队员还是选择付出一切,在场的十名球员全都拼了,聚友拼命的攻,皇冠拼命的守。

为了争取时间郭无忧选择跳起传球,突然他跟冯筝之间的传球路线上,飞出来一个横着的吴忘,完全挡住了所有的传球可能。

吴忘的身体素质也很好,他的球星灵魂富尔茨本人也能踩罚球线滑翔灌篮,

郭无忧就这样失去了连线冯筝最好的机会,加上冯筝身后紧紧坠着一头隋冉,他接球更是难上加难。

“可以!”铁尔斯落地便送上自己对同队队友最大的一次赞扬,甚至他竟想到要不放吴忘一条生路算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没错,铁尔斯能对冯筝毁约,皇冠队队员们的承诺亦宛如空谈,与魔鬼合作怎能会有好结果?

比赛一结束,铁尔斯会第一时间毁掉整个“篮球人生”游戏,并放出同伙队友们的详尽资料,将罪责尽可能的推到这几个倒霉蛋身上。

想到赢球,尤其是击败冯筝的爽快的感觉,铁尔斯表情从被刚才万人辱骂的沮丧回归向正常,

仆一落地,他便似大鸟般从邹孝莘的头顶掠过,流星般飞奔向前场,嗯……邹队的努力还是没能起到什么效果。

不过中线的那边,冯筝亦没停顿,他只是稍微兜了个弧线,奔跑的速度稍缓,

郭无忧的传球并未朝冯筝飞来,而是传给了与冯筝平行的三分线外的——洛秋夜。

洛秋夜在正面弧顶外位置背对篮筐接到传球,右脚为轴,左脚圆规般画小圈旋转90度,

冯筝刚好绕到他的正面,接到洛秋夜舒服的手递手传球。

“砰!”隋冉结结实实撞在洛秋夜那骄傲而挺拔的身体上,这是干干净净的掩护,早早占据了有利位置,洛秋夜,一个号称从不传球、绝不给队友打下手的曾经的球队毒瘤兼独逼,在最重要的时刻出色完成了球队最需要他完成的任务——高质量掩护及妙不可言的传球助攻。

向天闯、邹孝莘、郭无忧、洛秋夜,四位都很有性格的球员,在决定胜负的关头,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没谁计较个人得失,只要冯筝把那该死的球投进去,一切都是值得的!

冯筝接球,脚刚好踩在三分线上,如果他直接投篮,那么这个球将是两分,不过两分也够了,87:88,他们只落后对方1分,距离全场比赛结束,仅剩1.3秒……

奇迹会出现么?

奇迹出现了,铁尔斯竟非人般的赶至冯筝身后,横跨大半场只用了1.7秒!

冯筝已经将球举过头顶,铁尔斯恰好处在冯筝身后看不到的视觉盲点上,纵身跃起……

不出意外这将是一记绝杀盖帽。

哪知场地外的黑暗中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提醒声,冯筝不是一个人,观众们全都站在他的身后,感同身受盼他投进反杀球。

或许是听见了吧,冯筝竟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将球复又放下,铁尔斯的抡臂大封盖从对方头上掠过,落空……

其实当铁尔斯越过邹孝莘头顶的瞬间,冯筝正好开始绕弧线,趁机望了铁尔斯一眼,正是这一眼让他观察出了铁尔斯大致的速度,加上对篮球场地长度的无比熟悉,冯筝完成了这次匪夷所思的晃人。

接着,冯筝运了一下球,这记运球落点在他的左侧,而他的人则向铁尔斯的反方向后撤步退出了三分线外,

后撤步投篮!

铁尔斯再次打破了人类的极限,他被冯筝盲晃后,落地几乎踩在罚球线上,但脚尖一沾地居然如弹簧般重新朝冯筝飞来!

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具备极佳身体素质防守人的一个缩影吧,铁尔斯是个满级号,他本身就是个BUG,他拥有一切防守技术和超越人类的身体素质,他可以是最好的防守人。

冯筝该怎样应对?

后撤步,不是哈登那种垫step0的后撤步,而是很老套的,左手运球一次,右脚朝前探出半步同时发力,左腿大步后撤,接着右腿跟上,也就一米半左右不远的距离,落地可以很稳,再虚晃一次也不走步那种。

就这样,铁尔斯再度被晃飞,冯筝用一次运球,搭配两次虚晃,成功骗过铁尔斯两次,终于获得了这宝贵的投篮机会。

没有触发任何技能,凭直觉和平日里千万次训练所铸就的永不会变形的动作,

三分出手。

球离手,终场哨声响起,再越过第三次起跳但来不及的铁尔斯的手指尖,划出一道平平常常却始终优美的弧线……

空心入网。

聚友赢了,压哨绝杀,拿下了这场根本理论上不可能赢的比赛,

聚友是冠军!

冯筝双手指天,聚友全员都在双手指天,

海浪,你看到了吗?我们是冠军啊!

“呵呵。”铁尔斯冷笑。

一场比赛而已,输了就输了,他之前也不是没输给过冯筝,但他还是可以要对方的命。

球场四周的鬼怪们蓦地体型疯长,遮天蔽日,虽然那天早就是黑的,日月星辰也早就黯淡;

“轰隆隆!”球馆墙壁坍塌,另一个巨大的铁尔斯撕裂了球馆,那巨大的身影背后是无数双绝望但不甘的眼睛;

与此同时“篮球人生”游戏里所有的篮球场地板全部龟裂,铁尔斯居然试图毁掉这片篮球净土的每一块篮球场,毁掉有关于篮球的一切。

幽冥的天空中,映出了铁尔斯的脸,天空有多大,那脸便有多大,这是他所施展的神迹。

神圣的声音响彻虚拟世界:

“再见了,篮球

再见了,你们的篮球人生,

别恨我,要恨就恨这个叫冯筝的人吧,如果不是像他这样的人存在于这世间,又怎会让我萌生毁掉这世间的念头?”

紧接着,冯筝个人的全部资料出现在天幕上,细致到包括他父母亲人、朋友同学所有的资料,铁尔斯非但要处死冯筝,还要把一切后果和仇恨留给跟冯筝有关的人的身上。

“你还有什么遗言,说吧。”铁尔斯俯瞰着众生,更俯瞰着冯筝,他等这天实在等的太久了,虽然结局并非完美,但结果在他所掌握的能力下注定不会改变。

冯筝盯着铁尔斯的眼睛,说也奇怪,明明他的个子比对方矮很多,却一点没有卑微的感觉。

这眼神引起了铁尔斯极度的不舒适感:

“我讨厌你的这个眼神,一直都讨厌,”铁尔斯突然变得怒不可遏,“本来还想让你说两句,现在看起来没有必要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接着响起:

“没人恨冯筝。”

铁尔斯暴怒转而望去,说话的人是洛秋夜。

洛秋夜的眼神仍那么骄傲,他的表情总那么淡然,淡然的甚至有那么点气人:

“该死的人不是他,而是你啊!”

这句话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以这座正在破碎的球场为中心爆发,波及到了每一名还留在虚拟世界无法脱身的和守在直播屏幕前的人……

“铁尔斯该死!”

“铁尔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铁尔斯你全家炸了!”

“铁尔斯你不得好死!”

铺天盖地的辱骂声响彻云霄,这声音铁尔斯几分钟前也听到过,区别是那时候参与的“只有”一万人而已,现在则是每个知道他名字的人都在痛骂着他,

对篮球的爱有多深,对他的恨就有多浓。

“你们都疯了么?还是这世界疯了?”铁尔斯有些崩溃的问道。

回答他的是冯筝:

“不如换个角度思考一下,这世界一直挺好的,只有你自己疯了。”

听到这句话,铁尔斯居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来自宅男的委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足以摧毁他曾以为的一切的对。

而他那张跟天空一样大的脸庞同样在哭泣,这虚拟的世界竟下起了一场大雨。

忽然,铁尔斯止住哭腔,他的胸膛重新挺拔起来。

“别忘了我还是这世界的神,只需一念便能摧毁每一个你们,而第一个就是你——冯筝。”

冯筝耸耸肩:“在摧毁我以前,请履行你的赌约,你输了比赛,给海浪跪下谢罪吧。”

顿时,如潮的“铁尔斯跪下”声袭来,令铁尔斯几乎摇摇欲坠。

“我没输!”铁尔斯歇斯底里的还要争辩。

“你输了。”冯筝强调。

“我杀了你!”铁尔斯终于要将这一切完结。

然而……突然间他竟不动了,不只是他,包括撕裂球馆的那个巨大的他,天空中他的脸,还有球场周围的那些怪物们,全都不动了。

冯筝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有玩家也都懵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究竟还发生不发生了?

猛地,一阵宛如麦克风杂音般的噪音响彻整个虚拟世界,

然后一个人们似曾相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原、原、原来你他么果然躲在这、这里呀?”

许多人眼睛一亮,这肯定不是铁尔斯说话的声音啊,貌似是——死党团的谢琦?

所有玩家全都呆呆的望着天,因为天空中铁尔斯那张原本英俊而神圣的脸已然挂满恐惧及怂的表情,

“让、让你他么垫我、我的脚!吃、吃我一拐!你、你他么倒是还、还手啊——!”

谢琦的咒骂声伴随一通“叮叮咣咣”“噼里啪啦”打在人肉上的响声传来。

每个玩家全都侧耳倾听,那声音引起了极度舒适。

……

现实世界中,铁尔斯别墅外一个平方内,谢琦正瘸着腿,抡着拐胖揍铁尔斯,嗯,也就是金三良。

旁边舒不知和佟真则死死拽住另一个比谢琦还激动的家伙,好言相劝:“别激动,一个一个来~”

“丫废了我的号,哎呦我的心肝呀,别拦我,我弄死他!”

这人是谁?还用问么,小丑左弦啊~正是左弦联系到了死党团,找到铁尔斯真正的藏身地点,因为此前左弦一直视铁尔斯为偶像,不巧的是这是个“私生饭”,调查偶像家庭住址那种,而且左弦也是个棒棒的小黑客呐~

铁尔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跌在了用起来最顺手的手下手里,早知如此就该换个人开刀呀……

……

望天的玩家们都在咧嘴笑,因为铁尔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响彻天地那种:

“大哥大哥我错了,您别打了,哎呦,大哥您轻点儿行不?”

……

时间如梭,转眼半年后。

谁也不曾想到那场省级赛决赛居然因为一个黑客的介入而变成了那个样子,谁也没有想到聚友还是赢下了比赛,而且聚友计划也逐渐被人们知道,原来创造奇迹挽救篮球净土的竟会是那样的一群人。

至于那群曾同病相怜的聚友的小伙伴们,第二个好消息传来,又有一位苏醒了——凌凡。

凌凡复原的状况很好,他一边理疗一边义不容辞的留在聚友计划基地,尽心尽力的照顾队友们。

铁尔斯,也就是金三良锒铛入狱,他需要为自己的犯罪行为负责,不过据说他请求法官判他无期,因为担心一旦出狱就会马上被人打死……

篮球人生游戏早已重回正轨,聚友成为了H省的强队,现任队长交到了洛秋夜的手中,人们都说他打球的方式越来越合理,越来越像冯筝了。

邹孝莘、曹飞、朱葛亮三位老高三队员,加上郭无忧和向天闯集体从聚友高中毕业,他们加入了同一所大学,他们的篮球也展开了一段新的人生。

高大上作为元老光荣留队,因为凌凡是他最贴心的的老铁,所以高大上胖了十多斤,听说还长个儿了。

冯筝早已摘掉了脑中的芯片,他的恢复情况也非常良好,他重归了自己27岁,不,已经是28岁的现实世界身份,通过网络上的视频资料,他找回了那段拼了命也不愿丢掉的聚友岁月的回忆,并健康而积极的继续好好活下去。

今天是鲍倚醉走后半年忌,准备好果品纸钱,冯筝要去再看看好友。

路过一片篮球场,死党团那群兄弟们正在激烈的相互厮杀,冯筝没有加入其中,今天不加入,不过此前每天他们都泡在一起。

场边一个瘦高却衣衫褴褛的男孩正在捡塑料水瓶,冯筝从车后备箱取出一个游戏头盔赠送给他,男孩高兴的收下游戏装备,还承诺一定加入聚友高中,哦对了,冯筝测过他的球星灵魂,结果是——扬尼斯·安特托昆博。

“我们出发吧。”一个好听的女孩声音响起,一点也不像机器人。

“好的,臭臭。”冯筝笑了,然后温柔的牵起了妻子的小手。

“坏人,我才不是臭臭,是香香~香香~!”

:。: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0/190222/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02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