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大唐第一主播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大唐第一主播的页面

大唐第一主播

第七十三节 群魔乱舞的时代

第七十三节 群魔乱舞的时代

武承嗣终于出现了。

武承嗣一出现,有认得他的当即便高叫出声。

这一叫破之后立时群情哗然。脸色惶然的武承嗣将身子紧紧往狄仁杰身后缩去。

目睹此状,李行周先向狄仁杰看了过去,这位首辅相公当初就是以审案时的明断无私而名动天下的,此刻有他当面,就是可兹借用来杀武承嗣最好的一把快刀。

念完诏书之后,狄仁杰就立在配殿前一言不发,眼皮也不知何时耷拉了下来,似是遇到什么不愿见不忍见之事而闭上了眼睛一般。

与此同时,他脸上与脖颈间的皮肤都褶皱松弛的厉害。

简而言之,此刻的狄仁杰有着说不尽的苍老疲惫之态。

在李行周的眼中,甚至就连他那标志性的挺拔腰板似乎也弯了不少。

虽然此刻的狄仁杰实是可资用来杀武承嗣的一把利刀,

但当李行周细睹了他的形容之后,不知为何被莫名生出的悲凉给泡软了心,

竟是再不忍出言逼这个此时注定是痛苦无比的老人了。

收回目光后,李行周转身从士兵人群中拉出了被捆的如粽子般的张易之。

他的这个举动使得配殿前的喧哗渐次安静下来。

拖着张易之走到狄仁杰等人面前后,李行周一脚将之踹翻在地,而后冷冷声道:“说”

张易之神情呆滞的将此前在内宫禁卫面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从武承嗣交代他动手时的威胁利诱到后来行动的细节,竟是无一遗漏。

随着他的诉说,周遭愈发安静的落针可闻,狄仁杰眼睛闭的更紧,

武承嗣往狄仁杰身后藏的更深

不等张易之说完,旁边已有士兵军士高声喊杀,一呼百应。杀声震天。

对此,已经经历过一遭的张易之只若未闻,等喊杀声结束之后。

复又接着把该说的悉数说尽。

这时喊杀声又起。

且是指名道姓要杀张易之与武承嗣。

待这一波喊杀声小下去之后,李行周向太平公主拱手一礼。

“陛下,武承嗣以子侄弑姑母。以人臣弑君王,忠孝大义尽丧其手,如此丧心病狂之辈,不死待何?俯请我王钧令,诛此不忠不孝之逆贼以安军心。以正民心”

以一女子之身被这么多人注视,太平公主却没有半点不适之态。

“若果真做出这等事来,不拘是谁,皆天厌之,天诛之!张易之,你既称宗室重臣太子殿下指使你弑君。可将出证物来。若是多的没有,便是片纸寸言亦可”

张易之茫然抬头。太平公主却是愈发的和颜悦色,“或者此物机密,你不曾随身携带?无妨,只要你说出一个地处,我便请勤王义师派人去取。证据一至,即刻斩太子殿下于众军当面”

“我没有证据。这等事他又怎会留下证据?”

“没有证据”太平公主蹙起了好看的远山眉,愁声道。

“如此倒是棘手了。太子殿下国之重臣,若擅杀之将置国法朝纲于何地?再则,圣人生前对太子殿下之宠爱可谓天下皆知,这等情形下,太子殿下岂能生出弑君之心?若无明证而先杀之,恐难让世人服膺哪”

今晚对那五千普通的士兵而言,抓住张易之并最终杀掉他,这趟进宫勤王之举也就算能交代过去了,太平公主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如此。

但对李行周来说,今趟进宫未能阻止武则天被弑已是大失败,若武承嗣再逃过去,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一败涂地了。

所以,普通的士兵士兵可以让,他却决不能让。

对此,脸色刚刚平缓下来的武承嗣没有半点紧张,甚至还带着无限的恨意讥诮的瞥了李行周一眼。

李行周时刻注意着他,自然看到了这一瞥,也自然明白他这一瞥的意思。

只要太平公主肯庇护他,依旧可以用刚才那一套无明证便不能擅杀国之大臣的说辞作为推脱。

恰如张易之所言,像阴谋毒杀武承嗣这样的事情,他武承嗣怎么可能留下明证?

只是他能明白的关节李行周自然也能想到。

李行周只是将手垂放在了太平的腰间。

如张易之般开始诉说受武承嗣指使毒害则天大帝的经过。

此时的武承嗣浑如热锅上的蚂蚁。

李行周此前在韦妃面前的诛心之言让他惶惶难安。

但随后李显的那番话却又给了他些许安慰。

至此,武承嗣在今晚又一次走到了生死的边缘。

只是他却再也没有办法。

也没有党羽能替他扭转局面了。

就是这时,就在这时。

李行周猛然拔出太平腰间的长刀直向武承嗣冲去。

“杀兄弑君,猪狗不如的东西,死不足惜!”

距离稍远,武承嗣又一直紧张于生死之事。

反应倒是快。

李行周前两刀居然都被他躲了过去。

但到第三刀时,武承嗣的好运气终于用尽。

这一刀虽然不足以致命,却结结实实砍在了他的左臂上。

入肉极深,刀一拔出,血即刻就飙射出来。

武承嗣一边闪躲,一边口中哀嚎不已。

李显早已举袖掩面,口中荷荷却说不出囫囵话来。

至于狄仁杰,几度欲言,但最终那话却说不出口。

反倒是那些士兵们的情绪陡然热烈起来,喊杀之声此起彼伏。

而这足以震动宫城的喊杀之声。

也将武承嗣那许多绝不该被人听到的嘶喊彻底淹没。

就在五千士兵与当今天下最有权势之人的集体注目下。

李行周一刀一刀追杀着武承嗣。

一刀两刀,武承嗣中刀越来越多。

渐渐的所有人都已看出。

李行周是在用绝不熟稔的刀法努力避开武承嗣的要害。

他根本就没想一刀杀人!

他竟是要在这宫城之内,众目睽睽之下虐杀武承嗣!

武承嗣在本能的驱策下奔逃。

身中近十刀的武承嗣早已眼神涣散,血流如注。

若非他求生之心太烈。

或者说若非他不是太过于怕死,此刻早已坚持不住了。

此后就是一场令人作呕的虐杀秀。

李行周将满腔的恨意都融入了手中的长刀。

亦将一个边塞捉生将的刀法展示的淋漓尽致。

一刀快似一刀,每一刀下去都会生生带走武承嗣身上一片鲜活的血肉。

给其带来最大最深的痛苦的同时又不至于夺其性命。

暗夜,宫城,在无数宫灯与火把的照耀下,在数千人的瞩目下。

李行周将虐杀的疯狂展示到了极致,原本声震宫城的喊杀声已然停止。

武承嗣的声带已经破裂,惨到呼疼都已无声。

终于,狄仁杰再也忍不住了,酱紫着脸色沉声喝道。

“够了!”

李行周收刀一声高喊。

“阿保机!”

“是!”

契丹人

长刀在握。

应声上前。

重重一刀斩下了武承嗣的头颅。

.......

一个时代的结束。

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随着武承嗣被阿保机斩下头颅。

这一晚神都内宫围绕皇权之争而上演的一幕幕曲折离奇的大戏。

终于落下了帷幕

皇权之争的结果虽然以太平公主胜利而结束。

但陷入这一场大争的众人却愈发的忙碌起来。

宫城里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太平公主的皇太女的身份能顺利登基。

在此刻至天明的这段黄金时间里还不知要做多少谋划。

自武承嗣死后。

李行周居然就成了当下唯一的清闲人。

李行周孤身一人在幽独的夜风中缓步向武则天的寝宫走去。

之前的变乱来的太快,转折的又太急。

各方皆都将全部精力投入了保命或是皇权之争中。

以至于这里竟然无人顾及。

怕是至少要到天明之后他们才会有时间过来。

进而议定武则天的身后之事

适才军队的逼近与合围吓破了宫人们的胆,合围方撤。

寝宫中的宫人们都已逃的无影无踪。

所以,当李行周踩着参差不齐的惨白月光走进寝宫院子时。

这个天子的寝息之地居然是一片寥落的寂静。

院中枯树上偶有三两声寒鸦夜啼。

不仅没有给寝宫带来些生气,反而益增了渺远的凄凉。

月光愈发惨淡。

如同李行周不再收束心思与情绪后的脸色。

一步,一步,他缓缓的走进了灯树依然灼灼而明的寝宫正室

寝宫内死一般的寂静使得每一响脚步声都显得如此刺耳。

来此已经数年的李行周恍若又回到了穿越之初。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不真实。

他正一步步走进那让人欲说还休的历史烟云中。

用手分开宫中有些凌乱的第二层单丝罗帷幄时。

这种感觉强烈了。

无声的轰鸣在心底滚滚鸣响。

两扇带着浓浓历史沧桑的大门在他面前訇然中开。

掀开帷幄走进去,于是李行周就看到了那些奢华的布设。

看到了地上淋漓的血迹,倒伏的兽形香炉。

看到了那张华美无双的七宝高榻以及榻上那个卸去妆容后肌肤松弛。

苍老疲惫而又银丝满头的女人

武则天依旧保持着死时的姿态寂静的宫室。

死在榻上的女人,这原本应该是很恐怖的一幕。

但不知为何李行周心中却没有半点恐惧。

甚至就连刚才进来时的那种不真实感也全然消失

仿佛就在看到武则天的那一刻。

他便走进了那訇然中开的历史之门。

真正的融入了这一段不断流动的历史长河。

并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保持着进来时的姿势将武则天看了许久后。

李行周方才再次迈步,步子很轻很轻。

似是害怕惊扰到了什么

捡起地上斜滚着的香炉,然后再将凌乱的宫室一一整理妥当。

李行周默默的做着这一切。

一声未发。

待宫室整理完毕后,李行周洗手,擦干。

而后来到了此前一直没碰过的七宝高榻前。

抱起身姿凌乱的武则天将之在高榻上放置好时。

李行周没想到这个多年来睥睨天下俯视苍生的高大女人竟然会这么轻

安放好,盖好锦被李行周又取来各项物事。

先是细细擦拭了武则天额头及脸上的血迹。

继而又用梳子将她那凌乱的银丝一一理顺。

最终,榻上被收拾的一丝不苟的武则天就像睡熟了一样。

又恢复了一个死者。

一个千古女帝应有的尊严

做完这些,李行周取来酒。

在七宝高榻前三奠之后。

便拎着酒瓯坐在榻尾一口口喝起来

天寒,酒冷,但穿喉入肠之后却如烈火。

一口一口。

此时的李行周饮酒再非素常所好的品呷,而是大口鲸吞

堪堪一瓯酒尽时,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但李行周只若未闻,顺手抄起榻旁高几上的一支长簪。

在空空的金瓯上敲击出若合节拍的叮叮脆响

叮叮脆响声中,李行周满腔言说不尽。

亦无法言说的情绪俱都随着酒气喷涌而出,化为长歌:

......

你出现

就沉醉了时间

没有酒

我像个荒诞的可怜人

可是你

却不曾施舍二两

.......

寂静的寒夜,幽独的宫室使得李行周喷薄着酒气的长歌传出极远极远。

在这红墙黄瓦之间随风回荡。

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

子弹在我心头上了膛

请告诉我今后怎么扛

遍体鳞伤还笑着原谅

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

承诺是小孩子说的谎

请告诉我今后怎么扛

你无关痛痒

我敬你

给我感动欢喜

为了你

杀光了世间的烂俗人

可是你

却不曾施舍二两

......

帷幄开处,太平公主走了进来,

李行周凭借酒气的喷薄与长歌泄尽了胸中无法言说的情绪。

太平公主神情复杂的在七宝高榻前站了许久。

但或许是因为她们的情绪也太复杂。

只是默默的注视,默默的行礼

李行周拉起太平公主的手将之拥入了怀中

太平公主的情绪很低沉。

“这是灵前……”

李行周什么都没再说只是将太平公主拥的紧.

试图给她多的慰藉与温暖。

无声的相拥持续着直到许久之后。

渐次平复了情绪的太平公主张了张口试图说些什么但一时又不知该怎么说

就在这时,李行周用面颊轻轻封住了她的唇。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武曌,狄公有、我有,你自然也有,这是属于你的,何须要说?分明说不清,又何必要说”

太平公主默默的点了点头,很重很重

“等你收拾了残局就出宫。”

“我要带你去逛南市看波斯胡姬,带你去一切想去的地方。”

“看一切想看的风景”

李行周安慰道。

随后,太平公主从李行周怀里出来、

拉着她走出了武则天的寝宫,边走边道。

“我的事情稍后不迟。”

“反正这宫务也不是三五日就能交接出去的倒是你以后又当如何?”

想来想去,没个着落处。

李行周原想叹气。

却又不喜欢这种颓废,乃笑笑道。

“既然只能在不同的刀锋上起舞。”

“那我就尽力的细向刀丛觅小诗能得一首就是一首,能成一事就是一事。”

“做总比不做要好”

太平公主听出了李行周话语中的隐忧,笑着宽解道。

“什么刀锋刀丛的......”

李行周轻轻搂了搂太平公主细软的腰肢。

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出了寝宫的院子站在门前。

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去

太平公主说道。”

“历史如此漫长,随着时间的推移。”

“很多故事都会变样和失真。很多人也会被遗忘。

良久之后。

李行周幽幽叹道。

“一个时代结束了”

太平公主明显不太习惯他这种古怪的表达方式。

“嗯?”

李行周没有回头。

依旧看着这一片隐藏在夜幕中的巍巍宫阙。

声音越发飘忽悠远。

“豪杰长逝,则天大帝一怒而天下息的景象短时间之内再难重现。”

“群魔乱舞的时代……到了”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34/234507/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345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