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白蛇证道行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白蛇证道行的页面

白蛇证道行

第三百四十五章:玉液真丹

第三百四十五章:玉液真丹

“胤弟不许胡闹!”

敖乾冷眉如刀,透出一股肃然威严之气,十四太子素来惧怕自己的这位三哥,因此不敢再多言语,只得惺惺闷哼一声,却仍旧满面不甘之色。

敖乾心知自己这位十四弟性如烈火,且私下里同敖新关系极好,刚才的表现却是怪不得他,因而略一斟酌,语重心长道:“十四弟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头脑,难道我就不想替老十六他报仇吗?只是此事却急不得,你我还须从长计议。”

“有了老十六的这一档子事,敖青定然会加强碧水宫的防范,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杀上门去,实为不智之举,只怕到时候要白白便宜了敖坤等人。”

敖乾眸中露出冷光,“如今西海局势一触即发,绝对不可莽撞行事。碧波潭乃是大海州中的一等道门,门中高手无数,他们的人愿意出手相助,只此一点我等便占据绝大优势,接下来只要稳扎稳打,胜利的天平迟早会倾斜到我们这边。”

说到这里,言辞间多了几分寒意:“一旦事成,敖青等人还不是随我们拿捏?!”

听到敖乾的话,十四太子敖胤神色这才缓和许多,略一拱手,道:“全听三哥吩咐。:

一旁的敖钦这时开口道:“三哥说的极是,只是小弟听闻碧波潭中人行事亦正亦邪,最好稍加防范,以防着了此辈的手段。”

敖乾闻言笑道:“十弟你无须担忧,这一点我早有考虑。”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敖钦微微一笑,道:“若没有其他的事,小弟这便告辞了,内子她……”

“钦弟但去无妨!”

敖钦缓步退出大殿,转过身来,脸上笑意渐渐消失,目中露出几分异芒,纵身化作一道银芒。

泫灵宫,养心阁。

远远便听见一阵夹杂着几分痛楚的轻咳之声从房中传出,敖钦听到这声音后,脸上霎时浮现几分担忧之色,脚步不禁加快几分。

门外侍女见了敖钦连忙躬身行礼,“见过太子!”

敖钦却无暇去理会,快步走进房中,转过一面山水屏风,收束心思,笑道:“鸾儿,我回来了!”

面前是一张龙凤雕花玉榻,榻前一尊三足青铜纹鳞方鼎,鼎中檀香缓缓燃烧,释放幽香。榻上则是一名体态修长的女子,盖着薄被,只着小衣,女子粉黛未施,脸庞泛着一股病态的苍白,眉宇间满是柔弱之意,叫人止不住心生怜惜之意。

“夫君,你回来啦!”女子原本半卧在榻,见到敖钦之后就想起身,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动人微笑。

“快快躺下,别伤了身子!”

敖钦连忙将女子搂在怀中,爱怜的抚摸后者的长发,微嗔道:“为夫说了多少次了,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鸾儿你就是不听。若你伤了身子,可叫我如何是好。”

“作为妻子的见到丈夫行礼,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了,妾身哪有这么柔弱啊!”

鸾儿一句话未说完,就看见敖钦目中露出责备之意,不禁笑道:“好啦,我以后听你的便是。夫君真是的,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敖钦俯下首去,埋首女子发间,深吸一口气,“可我这个小孩子就是喜欢鸾儿你啊!”双手捧起鸾儿脸颊,在她粉唇上轻轻一吻,顿时惹得鸾儿脸色发红,瞬间有种病态的美感。

“我也是……”

鸾儿小声呢喃一句,问道:“这次敖乾突然叫夫君你前去,又有什么事?”

敖钦神色间多了几分凝重之意,道:“敖新死了。”

“敖新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几天之前,敖新私自前往碧水宫,却被敖青几人俘获,估计凶多吉少。”敖钦目中露出思索之色,“敖新这一死,算是断了敖乾一臂,这对我们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

“是啊。”

鸾儿微微颔首,轻声道:“夫君行事时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被敖乾看出来什么,说来全都怪我不争气,才会让夫君你冒这么大的险……”

“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

敖钦笑道:“你是我的娘子啊,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况且敖乾此人刚愎自用,有勇无谋,实在并非明主。敖新之死并非小事,需得赶紧报予他知晓。”

言罢张口吐出一片清光,从中现出一枚螺色玉符,敖钦指尖微动,将一截讯息打入其中,待玉符表面闪过三次流光,才将之收了起来,重新吞入腹中。

做完这一切,敖钦又从袖中取出一只玉壶,壶身宝气缭绕,异彩纷呈,一股清雅药香从中漾出,敖钦将壶中药液倒入玉盏,喂食鸾儿服下,未过片刻,后者便沉沉睡去。

敖钦在鸾儿洁白的面颊上轻轻一吻,脸上笑容却渐渐消失,轻轻摇晃手中玉壶,只能听见些许液体晃动的声音,眉头紧缩,这一壶‘瑶池龙槐玉液’却已经所剩无多了。

此药取自天上瑶池,虽然神异,却不能根治鸾儿的病症,倘若在药液用完之前,还未能得到‘九转明心丹’……

敖钦想到此处,面色一沉,起身向外行去。

……

乔辰安等人自不知道敖乾处所发生的事,这些时日以来,敖青等人大肆招兵买马,紧锣密鼓的进行操练,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乔辰安一行人,则在碧水宫中住下,每日除了修行,倒也没什么事可做。

一处房间当中,乔辰安手中握着一盏银壶,正是从敖新处得来的天阶法宝五行真砂壶,敖青倒是大方,将此宝送予了他,乔辰安都略有些佩服她的这份气魄,一件天阶法宝,就这么送了出去。

仔细想想,敖青几姐妹手中宝物无数,一件天阶法宝虽然珍贵,却也算不得什么,若能以此换来他的全力相助,那便相当划算了。

五行真砂壶静静地躺在乔辰安手心当中,表面光华流转,彩气蒸腾,却明显有些势颓,显然之前在与剑灵交锋的过程中受创不轻。

这件五行真砂壶乃是杀伐真宝,威力无穷,乔辰安不禁生出几分想要收服的心思。

“天阶法宝全都自生灵识,若是强行炼化,器灵绝灭不说,法宝品阶还会降低,损失太大,需得想个办法让器灵乖乖配合,如此才能不损法宝威能。”()

。m.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72/172324/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723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