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许三观卖血记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许三观卖血记的页面

许三观卖血记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样让他们吃惊,因为在半年前,一乐离家回到乡下时,还不是这样,虽然那时已经又黑又瘦了,可是精神不错,走时还把家里一只能放一百斤大米的缸背在身后,他弯着腰走去时脚步咚咚直响。他在乡下没有米缸,他说把米放在一只纸盒子里,潮湿的气候使盒底都烂了,米放不了多久就会发黄变绿。

现在一乐又回来了,许三观对许玉兰说:

“一乐会不会是病了?他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吃得也很少,他的后背整天都弯着……”

许玉兰就去摸一乐的额头,一乐没有发烧,许玉兰对许三观说:

“他没有病,有病的话会发烧的,他是不想回到乡下去,乡下太苦了,就让他在城里多住些日子,让他多休息几天,把身体多养几天,他就会好起来的。”

一乐在柏里佐了十天,白天的时候他总是些在窗前,两条胳膊搁在窗台上,头搁在胳膊上,眼睛看着外面的那一条巷子。他经常看着的是巷子的墙壁,墙壁已经有有十年的岁月了、砖缝里都长出了青草,伸向他,在风里摇动着,有时候会有见个邻居的女人,站到一乐的窗下,叽叽喳喳说很多话,听到有趣的地方,一乐就会微微笑起来,他的胳膊也会跟着变焕一下位置。

那时三乐已经在机械厂当工人了,他在工厂的集体宿舍里有一张床,五个人住一间屋子,三乐更愿意住在厂里,和年龄相仿的人住在一起,他觉得很快乐。知道一乐回来了,三乐每天吃过晚饭以后,就到家里来坐一会。三乐来的时候,一乐总是躺在床上,三乐就对一乐说:

“一乐,别人是越睡越胖,只有你越睡越瘦了。”

三乐回到家里的时候,一乐看上去才有些生气,他会微笑着和三乐说很多话,有几次两个人还一起出去走了走。三乐离开后,一乐又躺到了床上,或者坐在窗前,一动不动,像是瘫在了那里。

许玉兰看着一乐在家里住了一天又一天,也不说什么时候回到乡下去,就对他说:

“一乐,你什么时候回去?你在家里住了十天了。”

一乐说:“我现在没有力气,我回到乡下也没有用,我没有力气下地干活。让我在家里再住些日子吧?”

“许玉兰说:”一乐,不是我要赶你回去。一乐,想想,和你一起下乡的人里面,有好几个已经抽调上来了,已经回城了,三乐他们厂里就有四个人是从乡下回来的。你在乡下要好好干活,呆讨好你们的生产队长,争取早一些日子回城来。“

许三观同意许玉兰的话,他说:”你妈说得对,我们不是要赶你回去,你就是在家里住上一辈子,我们都不会赶你走的。现在你还是应该在乡下好好干活,你要是在家里住久了,你们生产队的人就会说你的闲话,你们的队长就不会让你抽调上来了,一乐,你回去吧,你再苦上一年、两年的,争取到一个回城的机会,以后的日子就会好过了“

一乐摇摇头,他说:”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我回去以后也没法好好干活……“

许三观说:”力气这东西,和钱不一样,钱是越用越少,力气是越用越多。你在家里整天躺着坐着,力气当然越来越少了,你回到乡下,天天干活,天天出汗,力气就会回来了,就会越来越多……“

一乐还是摇摇头,”我已经半年没有回来过了,这半年里二乐回来这两次,我一次都没有,你们就再让我住些日子……“”不行,“许玉兰说,”你明天就回去。“

一乐在家里住了十天,又要回到乡下去了,这一天早晨,许玉兰炸完油条回来时,也给一乐带了两根油条,她对一乐说:”快趁热吃了,吃了你就走。“

一乐坐在窗前有气无力看了看油条,摇摇头说:”我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吃,我没有胃口。“

然后他站起来,把两件带来的叠好了,放进一个破旧的书包里,他背起书包对许玉兰和许三观说:”我回去了。“

许三观说:”你把油条吃了再走。“

一乐摇摇头说:”我一点都不想吃东西。“

许玉兰说:”不吃可不行,你还要走很多跟呢。“

说完,许玉兰让一乐等一会儿,她去煮了两个鸡蛋,又用手绢将鸡蛋包起来,放到一乐手里,对他说:”一乐,你拿着,饿了想吃了,你就吃。“

一乐将鸡蛋捧在手里,走出门去,许三观和许玉兰走到门口看着他走去。许三观看到一乐低着头,走得很慢,很小心,他差不多是贴着墙壁往前走,他瘦上去显得空空荡荡,好像衣服里面没有身体。一乐走到那根电线杆时,许三观看到他抬起左手擦了擦眼睛,许三观知道他哭了。许三观对许玉兰说:”我去送送一乐。“

许三观追上去,看到一乐真是在流眼泪,就对他说:”我和你妈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就指望你在乡下好好干,能早一天抽调回城。“

一乐看到许三观走在了自己身边,就不再擦眼泪,他将快要滑下肩膀的书包背带往里挪了挪,他说:”我知道。“

他们两个人一起往前走去,接下去都没有说话,许三观走得快,所以走上几步就要站住脚,等一乐跟上他了,再往前走。他们走到医院大门前时,许三观对一乐说:”一乐,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许三观进了医院。一乐在医院外面站了一会儿,看到许三观还没有出来,他就在一堆乱砖上坐下,他抱着书包坐在那里,手里还捧着那两个鸡蛋。这时候他有点想吃东西了,就拿出来一个鸡蛋,在一地砖上轻轻敲了几下,接着剥开蛋壳,将鸡蛋放进了嘴里,他眼睛看着医院的大门,嘴里慢慢地咀嚼,他吃得很慢,当他吃完一个鸡蛋,许三观还没有出来,他就不再去看医院的大门,他把书包放在膝盖上,又把胳膊放到书包上,然后脑袋靠在胳膊上。

这么过了一会儿,许三观出来了,他对一乐说:”我们走。“

他们一直往前走,走到了轮船码头,许三观让一乐在候船室里坐下,他买了船票以后,坐在一乐身边,这时离开船还有半个小时,候船室里挤满了人,大多是挑着担子的农民,他们都是天没亮就出来卖菜,或者卖别的什么,现在卖完了,他们准备回家了。他们将空担子叠在一起,手里抱着扁担,抽着劣质的香烟,坐在那里笑眯眯地说着话。

许三观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三十元钱,塞到一乐手里,说:”拿着。“

一乐看到许三观给他这么多钱,吃了一惊,他说:”爹,给我这么多钱?“

许三观说:”快收起来,藏好了。“

一乐又看了看钱,他说:”爹,我就拿十元吧。“

许三观说:”你都拿着,这是我刚才卖血挣来的,你都拿看,这里面还有二乐的,二乐离我们远,离你近,们去你那里时,你就给他十元、十五元的,你对二乐说不要乱花钱。我门离你们远,平日里也照顾不到你们,你们兄弟要互相照顾。“

一乐点点头,把钱收了起来,,许三观继续说:”这钱不要乱花,要节省着用。觉得人累了,不想吃东面了,就花这钱去买些好吃的,补补身体。还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买两盒烟,买一瓶酒,去送给你们的生产队长,到时候就的让你们早些口子抽调回城。知道吗?这钱不要乱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这时候一乐要上船了,许三观就站起来,一直把一乐送到剪票口,又看着他上船,然后又对一乐喊道:”一乐,记住我的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一乐回过头来,对许三观点点头,接着低下头进了船舱。许三观仍站在剪票口,直到船开走了,他才转身走出了候船室,往家里走去。

一乐回到乡下,不到一个月,二乐所在生产队的的队长进城来,这位年过五十的男子满脸都是胡子,他抽烟时喜欢将烟屁股接在另一根香烟上,他在许三观家里坐了半个小时,接了三次香烟屁股,抽了四根香烟,他将第四根烟屁股在地上揿灭后,放进口袋,站起来说要走,他说他中午在别的地方吃饭,晚上再来许三观家吃饭。

二乐的队长走后,许玉兰就坐到门槛上抹眼泪了,她边抹着眼泪边说:”都到月底了,家里只剩下两元钱了,两元钱怎么请人家吃饭?请人吃饭总得有鱼有肉,还要有酒有烟,两元钱只能买一斤多肉和半条鱼,我怎么办啊?巧妇难为无米之饮,没有钱我怎么请人家吃饭?这可不是别的什么人,这可是二乐的队长啊,要是这顿饭不丰盛,二乐的队长就会吃得不高兴,二乐的队长不高兴,我家二乐就要苦了,别说是抽调回城没有了指望,就是呆在生产队里也不会有好口子了。这次请的可是二乐的队长啊,请他吃了,请他喝了,还得送他一份礼物,这两元钱叫我怎么办啊?“

许玉兰哭诉着转回身来,对坐在屋里许三观说:”许三观,只好求你再会卖一次血了。“

许三观听完许玉兰的话,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她说:”你去给我打一桶井水来,我卖血之前要喝水。“

许玉兰说:”杯子里有水,你喝杯子里的水。“

许三观说:”杯子里的水太少了,我要喝很多。“

许玉兰说:”暖瓶里也有水。“

许三观说:”暖瓶里的水烫嘴,我让你去打一桶井水来,你去就是了。“

许玉兰答应了一声,急忙站起来,到外面去打了一桶井水回来。许三观让她把那一桶井水放在桌子上,又让她去拿来一只碗。然后他一碗一碗地喝着桶里的水,喝到第五碗时,许玉兰担心出事了,她对许三观说:”你别喝了,你再喝会出事的。“

许三观没有理睬她,又喝了两碗井水,然后他捧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站起来以后走了两步,他又在那里站了一会,随后才走了出去。

许三观来到了医院,他见到李血头,对李血头说:”我又来卖血了。“

这时的李血头已经有有六十多岁了,他的头发全部白了,背也弓了,他坐在那里边抽烟边咳嗽,同时不停地往地上吐痰,穿着布鞋的两只脚就不停地在地上擦来擦去,要将地上的痰擦干净。李血头看了一会儿许三观,说道:”你前天还来卖过血。“

许三观说:”我是一个月以前来卖过。“

李血头笑起来,他说:”你是一个月以前来过,所以我还记得,你别看我老了,我记忆很她,什么事,不管多小的事,我只要见过,只要知道,就不会忘掉。“

许三观微笑着连连点头,他说:”你的记忆真是好,我就不行,再重要的事,睡上一觉我就会忘得干干净净。“

李血头听了这话,身体很高兴地往后靠了靠,他看着许三观说:”你比我小很多岁,记忆还不如我。“

许三观说:”我怎么能和你比?“

李血头说:”这倒也是,我的记忆别说是比你好,就是很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不如我。“

许三观看到李血头咧着嘴笑得很高兴,就问他:”你什么时候让我卖血?“”不行。“李血头马上收起了笑容,他说,”你小子不要命了,卖一次血要休息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才可以再卖血。“

许三观听他这么说,不知所措了,他那么站了一会儿,对李血头说:”我急着要用钱,我家二乐的队长……“

李血头打断他的话,”到我这里来的人,都是急着要用钱。“

许三观说:”我求你……“”李血要又打断他的话,“你别求我,到我这里来的人,都求我。”

许三观又说:“我求你了,我家二乐的队长要来吃晚饭,可是家里只有两元钱……”

李血头挥挥手,“你别说了,你再说也没用,我不会听你说了。你两个月以后再来。”

许三观这时候哭了,他说:“两个月以后再来,我就会害了二乐,二乐就会苦一辈子了,我把二乐的生产队长得罪了,二乐以后怎么办啊?”

“二乐是谁?”李血头问。

“我儿子。”许三观回答。

“噢……”李血头点了点头。

许三观看到李血头的脸色温和了一些,就擦了擦眼泪,对他说:

这次就让我卖了,就这一次,我保证没有第二次。“”不行。“李血头摇着头说,”我是为你好,你要是把命卖掉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许三观说,”我自己来负这个责任。“”你负个屁。“李血头说,”你都死掉了,你死了什么事部没有了,我就跟着你倒楣了,你知道吗?这可是医疗事故,上面会来追查的……“

李血头说到这里停住了,他看到许三观的两条腿在哆嗦,他就指着许三观的腿,问他”你哆嗦什么?“

许三观说:”我尿急,急得不行了。“

这时候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他挑着空担子,手里提着一只母鸡,他一进屋就认出了许三观,就叫了他一声,可是许三观一下子没认出他来,他就对许三观说:

许三观,你不认识我啦?我是根龙。”

许三观认出来了,他对根龙说:

“根龙,你的样子全变了,你怎么一下子这么老了,你的头发都白了,你才四十多岁吧?”

根龙说:“我们乡下人辛苦,所以人显得老。你的头发也白了,你的样子也变下很多,可我还是一眼认出你来了。”

然后根龙把手里的母鸡递给李血头,他说:

“这是下蛋鸡,昨天还下了一个双黄蛋。”

李血头伸手接过母鸡,笑得眼睛都没有了,他连连说:

“啊呀,你这么客气,根龙,你这么客气……”

根龙又对许三观说:“你也来卖血了,这真是巧,我会在这里碰上你,我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吧?”

许三观对根龙说:“根龙,你替我求求李血头,求他让我一次血。”

根龙就去看李血头,李血头对根龙说:

“不是我不让他卖,他一个月以前才来过。”

根龙就点点头,对许三观说:

“要三个月,卖一次血要休息三个月。”

许三观说:“根龙,我求你了,你替我求求他,我实在是急着要用钱,我是为了儿子……”

根龙听许三观说完了,就对李血头说:

“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卖一次血,就这一次。”

李血头拍了一下桌子说:“你根龙出面为他说情,我就让让他卖这次血了,我的朋友里面,根龙的面子是最大的,只要根龙来说情,我没有不答应的……”

许三观和根龙卖了血以后,两个人先去医院的厕所子里的尿放干净了,然后来到了胜利饭店,他们坐在临河的窗前,要了炒猪肝和黄酒,许三观问起了阿方,他说:

“阿方还好吗?他今天怎么没来?”

根龙说:“阿方身体败掉了。”

许三观吓了一跳,他问:

“是怎么会事?”

“他把尿肚子撑破了。”根龙说,“我们卖血以前都要喝很多水,阿方那次喝得太多了,就把尿肚子撑破了。那次我都没卖成血,我们还没走到医院,阿方就说肚子疼了,我说肚子疼了就在路边歇一会儿,我们就坐在城里电影院的台阶上,阿方一坐下,疼碍喊起来,吓得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没一会儿工夫,阿方就昏过去了,好在离医院近,送到医院,才知道他的尿肚子破了……”

许三观问:“他的命没有丢掉吧?”

“命倒是保住了,”根龙说,“就是身体败掉了,以后就再不能卖血了。”

许三观摇摇头,“两个儿子都在乡下,只有三乐还好,在机械厂当工人,在乡下的两个儿子实在是太苦了。城里有头有脸的人,他们的孩子下乡没几年,全抽调上来了。我有多少本事,你根龙也是知道的,一个丝厂的送茧工能有多少本事?只有看儿子自己的本事了,他们要是命好,人缘好,和队长关系好,就可以早一些日子回城里来工作……”

根龙对许三观说:“你当初为什么不让两个儿子到我们生产队来落户呢?阿方就是生产队长,他现在身体败掉了还在当队长,你的两个儿子在我们生产队里,我们都会照应他们的,要抽调回城了,肯定先让你的儿子走……”

根龙说到这里,举起手摸着头,他说:

“我怎么头晕了?”

“对啊,”许三观听了这话,眼睛都睁圆了,他说,“我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事……”

他看到根龙的脑袋靠在了桌子上,他说:

“根龙,你没事吧?”

根龙说:“没事,就是头越来越晕了。”

许三观这时候又去想自己的事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当初没想到这事,现在想到了也已经晚了……”

他看到根龙的眼睛闭上了,他继续说:

其实当初想到了也不一定有用,儿子去哪个生产队落户,也不是我们能够说了算的……“

他看到根龙没有反应,就去推推根龙,叫了两声:”根龙,根龙。“

根龙没有动,许三观吓了一跳,他回头看了看,看到饭店里已经坐满人了,人声十分嘈杂,香烟和饭菜的蒸气使饭店里灰蒙蒙的,两个伙计托着碗在人堆里挤过来。许三观又去推推根龙,根龙还是没有反应,许三观叫了起来,他对那两个伙计叫道:”你们快过来看看,根龙像是死了……“

听说有人死了,饭店里一下子没有了声音,那两个伙计立刻挤了过来,他们一个摇摇根龙的肩膀,另一个去摸根龙的脸,摸着根龙脸的那个人说:”没死,脸上还热着。“

还有一个伙计托起根龙的脸看了看,对围过来的人说:”像是快要死了。“

许三观问:”怎么办啊?“

有人说:”快送到医院去。“

根龙被他们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根龙是脑溢血,他们问什么是脑溢血,医生说脑袋里有一根血管破了,旁边另外一个医生补充说:”看他的样子,恐怕还不止是一根血管破了。“

许三观在医院走廊的椅子里坐了三个小时,等到根龙的女人桂花来了,他才站起来。他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桂花了,眼前的桂花和从前的桂花是一点都不像,桂花看上去像个男人似的,十分强壮,都已经是深秋了,桂花还赤着脚,裤管卷到膝盖上,两只脚上都是泥,她是从田里上来的,没顾得上回家就到医院来了。许三观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肿了,许三观心想她是一路哭着跑来的。”根龙的女人来了,许三观离开医院回家了。他往家里走去时,心里一阵阵发虚,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沉,像是扛了一百斤大米似的,而两条腿迈出去的时候都在哆嗦,医生说根龙是脑溢血,许三观不这样想,许三观觉得根龙是因为卖血,才病成这样的,他对自己说:

“医生不知道根龙刚才卖血了,才说他是脑溢血。”

许三观回到家里,许玉兰看到他就大声叫了起来:

“你去哪里了?你都把我急死了,二乐的队长就要来吃饭了,你还不回来。你卖血了吗?”

许三观点点头说:“卖了,根龙快死了。”

许玉兰伸出手说:“钱呢?”

许三观把钱给她,她数了数钱,然后才想起许三观刚才说的话,她问:

“你说谁快要死了?”

“根龙,”许三观在凳子上坐下,“和我一起卖血的根龙,就是我爷爷村里的根龙……”

许王兰不知道根龙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快要死了,她把钱放进衣服里面的口袋,没有听许三观把话说完,就出门去买鱼买肉,买烟买酒了。

许三观一个人在家里,先是坐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他觉得累,就躺到了床上,许三观心想连坐着都觉得累,自己是不是也快要死了?这么一想,他又觉得胸口闷得发慌。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头也晕起来了。他想起来,根龙先就是头晕,后来头就靠在了桌子上,再后来他们叫根龙,根龙就不答应了。

许三观在床上一直躺着,许玉兰实了东西回来后,看到许三观躺在床上,就对他说:

“你就躺着吧,你卖了血身体弱,你就躺着吧,你什么都别管了,等到二乐的队长来了,你再起来。”

傍晚的时候、二乐的队长来了,他一进屋就看到桌于上的菜,他说:

“这么多的莱,桌字都快放不下了,你们太客气了,还有这么好的酒……”

然后他才看到许三观,他看着许三观说:

“你像是瘦了,比上午见到你时瘦了。”

许三观听了这话,心直往下沉了,他强作笑颜地说:

“是,是,我是瘦了。队长,你坐下。”

“隔上半年、一年的,我倒是经常见到有人瘦了,隔了不到一天,人就瘦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二乐的队长说着在桌子前坐下来,他看到桌上放了一条香烟,不由叫了起来:

“你们还买了一条香烟?吃一顿饭抽不了这么多香烟。”

许玉兰说:“队长,这是送给你的,你抽不完就带回家。”

二乐的队长嘻嘻笑着点起了头,又嘻喀笑着把桌上的那瓶酒拿到手里,右手一拧,拧开了瓶盖,他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了,再去给许三观的杯子里倒酒,许三观急忙拿起自己的杯子,他说:

“我不会喝酒。”

二乐的队长说:“不会喝酒,你也得陪我喝,我不喜欢一个人喝酒。有人陪着喝、喝酒才有意思。”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就陪队长喝两杯。”

许三观只好将杯子给了二乐的队长,二乐的队长倒满酒后,让许三观拿起酒杯,他说:

“一口干了。”

“许主观说:”就喝一点吧。“”不行,“二乐的队长说,”要全喝了,这叫感情深,一口吞;感情浅,舔一舔。“

许三观就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他觉得浑身热起来了,像是有人在他胃里里划了一根火柴似的。身体一热,许三观觉得力气回来一些了,他心里轻松了很多,就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

这时许玉兰对二乐的队长说:”队长,二乐每次回家都说你好,说你善良,说你平易近人,说你一直在照顾他……“

许三观想起来二乐每次回家都要把这个队长破口大骂,许三观心里这样想,嘴上则那样说,他说:

二乐的队长指着许兰观说:”你这话说对了。“然后他又举起酒杯,”干了。“

许三观又跟着他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干净,二乐的队长抹了抹嘴巴说:

这个队长,不是我吹牛,方圆百里都找不出个比我更公正的队长来,我办事有个原则,就是一碗水端平,什么事到我手里,我都把它抹平了……”许三观觉得头晕起来了,他开始去想根龙,想到根龙还躺在医院里,想到根龙病得很重,都快耍死了,他就觉得自己也快要躺到医院里去了。他觉得头越来越晕,眼睛也花了,心脏咚咚乱跳,他觉得两条腿在哆嗦了,过了一会儿,肩膀也抖了起来。

二乐的队长对许三观说:“你哆嗦什么?”

许三观说:“我冷,我觉得冷。”

“酒喝多了就会热。”二乐的队长说,随后举起酒杯,“干了。”

许三观连连摇头,“我不能喝了……”

许三观在心里说:我要是再喝的话,我真会死掉的。

二乐的队长拿起许三观的酒杯,塞到许三观手里,对他说:

“一口干了。”

许三观摇头,“我真的不能喝了,我身体不行了,我会晕倒的,我脑袋里的血管会破掉……”

二乐的队长拍了一下桌子说:“喝酒就是要什么都不怕,哪怕会喝死人,也要喝,这叫宁愿伤身体,不愿伤感情。你和我有没有感情,就看你干不干这杯酒。”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快一口干了,队长说得对,宁愿伤身体,也不愿伤感情。”

许三观知道许玉兰下面没有说出来时话,许玉兰要是他为二乐想想,许三观心想为了二乐,为了二乐能够早一天抽调回城,就喝了这一杯酒。

许三观一口喝掉了第三杯酒,然后他觉得胃里像是翻江倒海一样难受起来,他知道自己要呕吐了,赶紧跑到门口,哇哇吐了起来,吐得他腰部一阵阵抽搐,疼得直不起腰来。他在那里蹲了一会儿,才慢慢站起来,他抹了抹嘴,眼泪汪汪地回到座位上。

二乐的队长看到他回来了,又给他倒满了酒,把酒杯递给他:

“再喝!宁愿伤身体,不原伤感情,再喝一杯。”

许三观在心里对自已说:为了二乐,为了二乐哪怕喝死了也要喝。他接过酒,一口喝了下去。许玉兰看着他这副样子,开始害怕了,她说:

“许三观,你别喝了,你会出事的。”

二乐的队长摆摆手说:“不会出事的。”

他又给许三观倒满了酒,他说:

“我最多的二次喝了两斤白酒,喝完一斤的时候实在是不行了,我就挖一下舌头根,在地上吐了一摊,把肚子里的酒吐干净了,又喝了一斤。”

说着他发现洒瓶空了,就对许玉兰说:

“你再会买一瓶白酒。”

这天晚上,二乐的队长一直喝到有醉意了,才放下酒杯,摇晃着站起来,走到门口,侧着身体在那里放尿了。放完尿,他慢慢地转口身来,着了一会儿许三观和许玉兰,然后说:

“今天就喝到这里了,我下次再来喝。”

二乐的队长走后,许玉兰把许三观扶到床上,替他脱了鞋,脱了衣服,又给他盖上被子。安顿好了许三观,许玉兰才去收拾桌子了。

许三观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停地打嗝,打了一阵后,鼾声响起来了。

许三观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觉得浑身酸疼,这时候许玉兰已经出门去炸油条了。许三观下了床,觉得头疼得像是要裂开来似的,他在桌旁坐了一会儿,喝了上杯水。然后他想到根龙了,都不知道根龙怎么样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医院去看看。

许三观来到医院时,看到根龙昨天躺着的那张病床空了,他心想根龙本会这么快就出院了,他问其他病床上的人:

“根龙呢?”

他们反问:“根龙是谁?”

他说:“就是昨天脑溢血住院的那个人。”

他们说:“他死了。”

根龙死了?许三观半张着嘴站在那里,他看着那张空病床,病床上已经没有了白床单,只有一张麻编的褥子,褥子上有一块血迹,血迹看上去有很长时间了,颜色开始发黑。

然后,许三观来到医院外面,在一堆乱砖上坐下来,冬天的风吹得他身体一阵阵发冷,他将双手插在袖管里,脖子缩到农领里面。他一直坐在那里,心里想着根龙,还有阿方,想到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带着他去卖血,他们教他卖血前要喝水,卖血后要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想到最后,许三观坐在那里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