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许三观卖血记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许三观卖血记的页面

许三观卖血记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两年以后的有一天,何小勇走在街上时,被一辆从上海来的卡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上,把那扇关着的门都撞开了,然后何小勇就躺在了这户人家屋里的地上。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许三观高兴了一天。在夏天的这个傍晚,许三观光着膀子,穿着短裤从邻居的家中进进出出,他见了人就说:

“这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做了坏事不肯承认,”以为别就不知道了,老天爷的眼睛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老天爷要想罚你了,别说是被车撞,就是好端端地走在屋檐下,瓦片都会飞下来砸你的脑袋;就是好端端地走在桥上,桥也会场到河里去。你们再来看看我,身强力壮,脸色红润,虽然日子过得穷过得苦,可我身体好,身体就是本钱,这可是老天爷奖我的,……“

说着许三观还使了使劲,让邻居们看看他胳膊上的肌肉和腿上的肌肉乙然后又说:”说起来我做了十三年的乌龟,可你们看看一乐,对我有多亲,比二乐、三乐还亲,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总要间我:爹,你吃不吃。二乐和三乐这两个小崽子有好吃的,从来不问我。一乐对我好,为什么?也是老天爷奖我的……“

许三观最后总结道:”所以,做人要多行善事,不行恶事。做了恶事的话,若不马上改正过来,就要像何小勇一样,遭老夭爷的罚,老天爷罚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面。都是把人往死里罚,那个何小勇躺在医院里面,还不知道死活呢。“”经常做善事的人,就像我一样,者天爷时时惦记着要奖励我些什么,别的就不说了,就说我卖血,你们也都知道我许三观卖血的事,这城里的人都觉得卖血是丢脸的事,其实在我爷爷他们村里,谁卖他们就说谁身体好。你们看我,卖了血身体弱了吗,没有,为什么?老天爷奖我的,我就是天天卖血,我也死不了。我身上的血,就是一棵摇钱树,这棵摇钱树,是老天爷给我的。“

许玉兰听到何小勇被车撞了以后,没有像许三观那样高兴,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该去炸油条了,她就去炸油条;该回家做饭了,她就回家做饭;该给许三观,给一乐、二乐、三乐洗衣服了,她就端着木盆到河边去,她知道何小勇倒楣,只是睁圆了眼眼,半张着嘴,吃惊了一些时候,连笑都没有笑一下。许三观对她很不满意,她就说:”何小勇被车撞了,我们得到什么了?如果他被车撞了,我们家里掉进来一块金子,我们高兴还有个道理,家里什么都没多出来,有什么好高兴的?“许玉兰看着许三观为着膀子,笑呵呵的在邻居家进进出出,嘴边挂着恶有恶善有善报那些话,橱是心里不满意,她对许三观说:”你想说几句,就说他几句,别一说上就没完没了.昨天说了,今天又说,今天说了,明天还说。何小勇再坏,再没有良心,也是一个躺在医院里不死不活的人了,你还整天这么去说他,小心老天爷要罚你了。“

许玉兰最后那句话、让许三观吸了口冷所气,他心想这也是,他整无这么幸灾乐祸的,老天爷说不定罚他。于是许三观收敛起来,从这一天起就不再往邻居家进进出出了。

何小勇在医院里躺了七天,前面三天都是昏迷不醒,第四天眼睛睁开来看了看,随后又闭上,接着又是三天的昏迷……他被卡车撞断了右腿和左胳膊,医生说骨折倒是问题不大,问题是他的内出血一下于没有办法止住,何小勇的血压在水银往子里上上下下。每天上午输了应以后,血压就上去,到了晚上出血一多,血压又下来了。

何小勇的几个朋友互相间说:”何小勇的血压每天都在爬楼梯,早晨上去,晚上下来,爬那么三天、四天的还行,天天这样爬上爬下的,就怕是有一天爬不动了。“他们对何小勇的女人说:”我们看医生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了,他们每天在何小勇的病床前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讨论这个,讨论那个。讨论完了,何小勇还是鼻子里插一根氧气管,手臂上吊着输液瓶。今天用的药,七无前就在用了,也汲看到医生给什么新药。“

他们最后说:”你还是去找找城西的陈先生.……“”我已经给你开了处方,我用的都是最重的药这些药再也只能治身体,治不了何小勇的魂,他魂要飞走,是什么药都拉不住的、人的魂要飞,先从自己家的烟囱里出去。你呵,就让你的儿子上屋去,屁股坐在烟肉上,对着西天喊:“爹,伤别走;爹你回来。‘不用喊别的,就喊这两句,连着喊上半个辰,何小勇的动听到了儿子的喊叫,飞走了也会飞来;还没有飞走的话,它就不会飞了,就会留下来。”

何小勇的女人说:“何小勇没有儿子,只有两女儿。”

陈先生说:“女儿是别人家的,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女儿上了屋顶喊得再响,传得再远做爹的魂也听不到。”

何小勇的女人说:“何小勇没有儿子,我没有何小勇生儿子,我只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不知道是前世造孽了,还是何小勇前世造孽了,我们没有子,何小勇没有儿子,他的命是不是就保不住了?”

何小勇的朋友们说:“谁说何小勇没有儿子?三观家的一乐是谁的儿子?”

于是,何小勇的友人就来到了许三观家里,这很瘦的女人见了许五兰就是哭,先是站在门口。拿块手绢擦着通红的眼睛,随后坐在了门槛上,呜呜哭出了声音。

当时,许玉兰一个人在家里,她看到何小勇的人来到门口、心想他来干什么?过了一会儿看到这瘦女人在门槛上坐下了.还哭出了声音,许玉兰就话了,她说:

“是谁家的女人?这么没脸没皮,不在自己家哭,坐到人家门槛上来哭,哭得就跟母猫叫春似的……”

听了这话,何小勇的友人不哭了,她对许玉说:

“我命苦啊,我男人何小勇好端端地走在街上不招谁也不惹谁,还是让车给撞了,在医院里躺了天·就昏迷了六天,医院里的医生是没办法救他了他们说只有城西的陈先生能救他,城西的陈先生只有一乐能救他,我只好来求你了……”

许玉兰接过她的话说:“我的命真好啊,我男人许三观这辈子没有进过医院,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力气那个大啊,一百斤的米扛起来就走,从米店到我们家有两里路,中间都没有歇一下……”

何小勇的女人呜呜地又哭上了,她边哭边说:

“我命苦啊,何小勇躺在医院垦面部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也救不了他,只有一乐能救他,一乐要是上了我家屋顶去喊魂、还能把何小勇的魂给喊回来,一乐要是不去喊魂,何小勇就死定了,我就要做寡妇了……”

许玉兰说:“我的命好,他们都说许三观是长寿的相,说许三观天庭饱满,我家许三观手掌上的那条生命线文长又粗,就是活到八、九十岁,阎王爷想叫他去,还叫不动呢。我的命也长,不过再长也没有许三观长,我是怎么都会死在他前面的,他给我送终。做女人最怕什么?还不是怕做寡妇,做了寡妇以后,那日子怎么过?家里挣的栈少了不说;孜子们汲了爹,欺负他们的人就多,还有下雨天打雷伪时候,心里害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可以靠上去……”

何小勇的女人越哭越伤心,她对许玉兰说:

“我命苦啊,求你开开恩,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求你看在一乐的份上,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玉兰笑嘻嘻他说:“这话你要是早说,我就让一乐跟你走了,现在你才说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已经晚了,我男人许三观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到你们家里来,你骂我,何小勇还打我,那时候你们两口子可神气呢,没想到你们会有今天,许三观说得对,你们家是恶有恶报,我们家是善有善报。你看看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你再者看我身上的衬衣,这可是棉绸的衬衣,一个月以前才做的……”

何小勇的女人说:

“我们是恶有恶报,当报为了几个钱,我们不肯不少罪,这些都不说了,求你看在我的可怜上。就让一乐去救救何小勇。我也恨他,可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男人:我的眼的都哭肿了,都哭疼了,何小勇要是死了,我以后怎么办啊?”

许玉兰说:“以后怎么办?以后你就做寡妇了,”

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女人来过了,两只眼睛哭得和电灯泡一样了……”

许三观问:“她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本来人就瘦,何小勇一出事,就更瘦了,真像是一根竹竿;都可以架起来晾衣服了……”、许三观问:“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的头发有好几天没有梳理了、衣服上的纽扣也掉两个,两只鞋是一只干净、一只全是泥,不知道她在哪个泥坑里踩过……”

“许三观说:”我在问你,她来夺什么?“”是这样的,“许玉兰说,”何小勇躺在医院里快死了,医生求不了何小勇了,她就去找城西的陈先生,陈先生也救不了何小勇、陈先生说只有一乐能救何小勇,让一乐爬到他们家的屋顶上去喊魂,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许三观说:”她自己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她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是这样的,“许玉兰说,”她去喊,何小勇的魂听不到;她的两个女儿去喊,何小勇的魂也听不到;一定要亲生儿子去喊,何小勇的魂才会听到,这是陈先生说的,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她是求做梦。“许三观说,”她是做梦想吃屁,当初我冲三观大人大量,把养了九年的一个儿子自白还给何小勇,他们不要。我又养了四年,他们现在来要了,现在我不给了。何小勇活该要死,这种人活在世上有害无益,就让他死掉算了。他妈的,还想让一乐去喊他的魂,就是喊回来了,也是个王八蛋的魂……“

许玉兰说:”我着着何小勇的女人也真是可怜,做女人最怕的也就是遇上这事,家里死了男人,日子怎么过?想想自己要是遇上了这种事,还不……“”放屁。“许三观说,我身体好着呢、力气都使不完,全身都是肌肉,一走路,身上的肌肉就蹦蹦跳跳的……”

许玉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有时候替人想想,就觉得心里也不好受。何小勇的女人都哭着求上门来了,再不帮人家,心里说不过去。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就不要去想了,怎么说人家的一条命在我们手里,总不能把人家的命捏死吧?”

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命就该捏死,这叫伪民除害,那个开卡车的司机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许玉兰说:“你常说善有善报、你做了好事,别人……”

许玉兰接过她的话说:“我的命真好啊,我男人许三观这辈子没有进过医院,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力气那个大啊,一百斤的米扛起来就走,从米店到我们家有两里路,中间都没有歇一下……”

何小勇的女人呜呜地又哭上了,她边哭边说:

“我命苦啊,何小勇躺在医院垦面部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也救不了他,只有一乐能救他,一乐要是上了我家屋顶去喊魂、还能把何小勇的魂给喊回来,一乐要是不去喊魂,何小勇就死定了,我就要做寡妇了……”

许玉兰说:“我的命好,他们都说许三观是长寿的相,说许三观天庭饱满,我家许三观手掌上的那条生命线文长又粗,就是活到八、九十岁,阎王爷想叫他去,还叫不动呢。我的命也长,不过再长也没有许三观长,我是怎么都会死在他前面的,他给我送终。做女人最怕什么?还不是怕做寡妇,做了寡妇以后,那日子怎么过?家里挣的栈少了不说;孜子们汲了爹,欺负他们的人就多,还有下雨天打雷伪时候,心里害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可以靠上去……”

何小勇的女人越哭越伤心,她对许玉兰说:

“我命苦啊,求你开开恩,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求你看在一乐的份上,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玉兰笑嘻嘻他说:“这话你要是早说,我就让一乐跟你走了,现在你才说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已经晚了,我男人许三观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到你们家里来,你骂我,何小勇还打我,那时候你们两口子可神气呢,没想到你们会有今天,许三观说得对,你们家是恶有恶报,我们家是善有善报。你看看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你再者看我身上的衬衣,这可是棉绸的衬衣,一个月以前才做的……”

何小勇的女人说:

“我们是恶有恶报,当报为了几个钱,我们不肯不少罪,这些都不说了,求你看在我的可怜上。就让一乐去救救何小勇。我也恨他,可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男人:我的眼的都哭肿了,都哭疼了,何小勇要是死了,我以后怎么办啊?”

许玉兰说:“以后怎么办?以后你就做寡妇了,”

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女人来过了,两只眼睛哭得和电灯泡一样了……”

许三观问:“她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本来人就瘦,何小勇一出事,就更瘦了,真像是一根竹竿;都可以架起来晾衣服了……”、许三观问:“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的头发有好几天没有梳理了、衣服上的纽扣也掉两个,两只鞋是一只干净、一只全是泥,不知道她在哪个泥坑里踩过……”

“许三观说:”我在问你,她来夺什么?“”是这样的,“许玉兰说,”何小勇躺在医院里快死了,医生求不了何小勇了,她就去找城西的陈先生,陈先生也救不了何小勇、陈先生说只有一乐能救何小勇,让一乐爬到他们家的屋顶上去喊魂,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许三观说:”她自己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她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是这样的,“许玉兰说,”她去喊,何小勇的魂听不到;她的两个女儿去喊,何小勇的魂也听不到;一定要亲生儿子去喊,何小勇的魂才会听到,这是陈先生说的,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她是求做梦。“许三观说,”她是做梦想吃屁,当初我冲三观大人大量,把养了九年的一个儿子自白还给何小勇,他们不要。我又养了四年,他们现在来要了,现在我不给了。何小勇活该要死,这种人活在世上有害无益,就让他死掉算了。他妈的,还想让一乐去喊他的魂,就是喊回来了,也是个王八蛋的魂

……“,许玉兰说:”我着着何小勇的女人也真是可怜,做女人最怕的也就是遇上这事,家里死了男人,日子怎么过?想想自己要是遇上了这种事,还不……“”放屁。“许三观说,、我身体好着呢、力气都使不完,全身都是肌肉,一走路,身上的肌肉就蹦蹦跳跳的……”

许玉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有时候替人想想,就觉得心里也不好受。何小勇的女人都哭着求上门来了,再不帮人家,心里说不过去。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就不要去想了,怎么说人家的一条命在我们手里,总不能把人家的命捏死吧?”

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命就该捏死,这叫伪民除害,那个开卡车的司机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许玉兰说:“你常说善有善报、你做了好事,别人……”

许玉兰接过她的话说:“我的命真好啊,我男人许三观这辈子没有进过医院,都四

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力气那个大啊,一百斤的米扛起来就走,从米店到我们家有两里路,中间都没有歇一下……“

何小勇的女人呜呜地又哭上了,她边哭边说:”我命苦啊,何小勇躺在医院垦面部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也救不了他,只有一乐能救他,一乐要是上了我家屋顶去喊魂、还能把何小勇的魂给喊回来,一乐要是不去喊魂,何小勇就死定了,我就要做寡妇了……“

许玉兰说:”我的命好,他们都说许三观是长寿的相,说许三观天庭饱满,我家许三观手掌上的那条生命线文长又粗,就是活到八、九十岁,阎王爷想叫他去,还叫不动呢。我的命也长,不过再长也没有许三观长,我是怎么都会死在他前面的,他给我送终。做女人最怕什么?还不是怕做寡妇,做了寡妇以后,那日子怎么过?家里挣的栈少了不说;孜子们汲了爹,欺负他们的人就多,还有下雨天打雷伪时候,心里害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可以靠上去……“

何小勇的女人越哭越伤心,她对许玉兰说:”我命苦啊,求你开开恩,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求你看在一乐的份上,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玉兰笑嘻嘻他说:”这话你要是早说,我就让一乐跟你走了,现在你才说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已经晚了,我男人许三观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到你们家里来,你骂我,何小勇还打我,那时候你们两口子可神气呢,没想到你们会有今天,许三观说得对,你们家是恶有恶报,我们家是善有善报。你看看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你再者看我身上的衬衣,这可是棉绸的衬衣,一个月以前才做的……“

何小勇的女人说:”我们是恶有恶报,当报为了几个钱,我们不肯不少罪,这些都不说了,求你看在我的可怜上。就让一乐去救救何小勇。我也恨他,可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男人:我的眼的都哭肿了,都哭疼了,何小勇要是死了,我以后怎么办啊?“

许玉兰说:”以后怎么办?以后你就做寡妇了,“

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女人来过了,两只眼睛哭得和电灯泡一样了……“

许三观问:”她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本来人就瘦,何小勇一出事,就更瘦了,真像是一根竹竿;都可以架起来晾衣服了……“、许三观问:”干什么?“”许玉兰说:她的头发有好几天没有梳理了、衣服上的纽扣也掉两个,两只鞋是一只干净、一只全是泥,不知道她在哪个泥坑里踩过……“”许三观说:“我在问你,她来夺什么?”

“是这样的,”许玉兰说,“何小勇躺在医院里快死了,医生求不了何小勇了,她就去找城西的陈先生,陈先生也救不了何小勇、陈先生说只有一乐能救何小勇,让一乐爬到他们家的屋顶上去喊魂,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许三观说:“她自己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她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

“是这样的,”许玉兰说,“她去喊,何小勇的魂听不到;她的两个女儿去喊,何小勇的魂也听不到;一定要亲生儿子去喊,何小勇的魂才会听到,这是陈先生说的,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她是求做梦。”许三观说,“她是做梦想吃屁,当初我冲三观大人大量,把养了九年的一个儿子自白还给何小勇,他们不要。我又养了四年,他们现在来要了,现在我不给了。何小勇活该要死,这种人活在世上有害无益,就让他死掉算了。他妈的,还想让一乐去喊他的魂,就是喊回来了,也是个王八蛋的魂……”

许玉兰说:“我着着何小勇的女人也真是可怜,做女人最怕的也就是遇上这事,家里死了男人,日子怎么过?想想自己要是遇上了这种事,还不……”

“放屁。”许三观说,、我身体好着呢、力气都使不完,全身都是肌肉,一走路,身上的肌肉就蹦蹦跳跳的……“

许玉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有时候替人想想,就觉得心里也不好受。何小勇的女人都哭着求上门来了,再不帮人家,心里说不过去。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就不要去想了,怎么说人家的一条命在我们手里,总不能把人家的命捏死吧?“

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命就该捏死,这叫伪民除害,那个开卡车的司机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许玉兰说:”你常说善有善报、你做了好事,别人……“

许玉兰接过她的话说:”我的命真好啊,我男人许三观这辈子没有进过医院,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力气那个大啊,一百斤的米扛起来就走,从米店到我们家有两里路,中间都没有歇一下……“

何小勇的女人呜呜地又哭上了,她边哭边说:”我命苦啊,何小勇躺在医院垦面部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也救不了他,只有一乐能救他,一乐要是上了我家屋顶去喊魂、还能把何小勇的魂给喊回来,一乐要是不去喊魂,何小勇就死定了,我就要做寡妇了……“

许玉兰说:”我的命好,他们都说许三观是长寿的相,说许三观天庭饱满,我家许三观手掌上的那条生命线文长又粗,就是活到八、九十岁,阎王爷想叫他去,还叫不动呢。我的命也长,不过再长也没有许三观长,我是怎么都会死在他前面的,他给我送终。做女人最怕什么?还不是怕做寡妇,做了寡妇以后,那日子怎么过?家里挣的栈少了不说;孜子们汲了爹,欺负他们的人就多,还有下雨天打雷伪时候,心里害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可以靠上去……“”何小勇的女人越哭越伤心,她对许玉兰说:

“我命苦啊,求你开开恩,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求你看在一乐的份上,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玉兰笑嘻嘻他说:“这话你要是早说,我就让一乐跟你走了,现在你才说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已经晚了,我男人许三观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到你们家里来,你骂我,何小勇还打我,那时候你们两口子可神气呢,没想到你们会有今天,许三观说得对,你们家是恶有恶报,我们家是善有善报。你看看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你再者看我身上的衬衣,这可是棉绸的衬衣,一个月以前才做的……”

何小勇的女人说:

“我们是恶有恶报,当报为了几个钱,我们不肯不少罪,这些都不说了,求你看在我的可怜上。就让一乐去救救何小勇。我也恨他,可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男人:我的眼的都哭肿了,都哭疼了,何小勇要是死了,我以后怎么办啊?”

许玉兰说:“以后怎么办?以后你就做寡妇了,”

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女人来过了,两只眼睛哭得和电灯泡一样了……”

许三观问:“她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本来人就瘦,何小勇一出事,就更瘦了,真像是一根竹竿;都可以架起来晾衣服了……”、许三观问:“干什么?”

“许玉兰说:她的头发有好几天没有梳理了、衣服上的纽扣也掉两个,两只鞋是一只干净、一只全是泥,不知道她在哪个泥坑里踩过……”

“许三观说:”我在问你,她来夺什么?“”是这样的,“许玉兰说,”何小勇躺在医院里快死了,医生求不了何小勇了,她就去找城西的陈先生,陈先生也救不了何小勇、陈先生说只有一乐能救何小勇,让一乐爬到他们家的屋顶上去喊魂,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许三观说:”她自己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她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爬到屋顶上去喊?“”是这样的,“许玉兰说,”她去喊,何小勇的魂听不到;她的两个女儿去喊,何小勇的魂也听不到;一定要亲生儿子去喊,何小勇的魂才会听到,这是陈先生说的,所以她就来找一乐了。“、”她是求做梦。“许三观说,”她是做梦想吃屁,当初我冲三观大人大量,把养了九年的一个儿子自白还给何小勇,他们不要。我又养了四年,他们现在来要了,现在我不给了。何小勇活该要死,这种人活在世上有害无益,就让他死掉算了。他妈的,还想让一乐去喊他的魂,就是喊回来了,也是个王八蛋的魂

……“,许玉兰说:”我着着何小勇的女人也真是可怜,做女人最怕的也就是遇上这事,家里死了男人,日子怎么过?想想自己要是遇上了这种事,还不……“”放屁。“许三观说,、我身体好着呢、力气都使不完,全身都是肌肉,一走路,身上的肌肉就蹦蹦跳跳的……”

许玉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有时候替人想想,就觉得心里也不好受。何小勇的女人都哭着求上门来了,再不帮人家,心里说不过去。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就不要去想了,怎么说人家的一条命在我们手里,总不能把人家的命捏死吧?”

许三观说:“何小勇的命就该捏死,这叫伪民除害,那个开卡车的司机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许玉兰说:“你常说善有善报、你做了好事,别人都看在眼里,这次你要是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他们都会说许三观是好人,都会的何小驾这么对不起许三观,许三观还去救了何小勇的命……”

许三观说:“他们会说我许三观是个笨蚤,是个傻子,是个二百他妈的老乌龟,他们会说我许三观乌龟越做越甜了,越做越香了……”

许玉兰说一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三观伸手指着许玉兰的脸说:”你要是再说一遍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我就打烂你的嘴。“

接着他问许玉兰:”我是一乐的什么人?我辛辛苦苦养了一乐三年,我是一乐的什么人?“

最后他说:”我告诉你,你想让一乐去把那个王八蛋的魄喊回来,先从我尸体上踩过去。只要我还活着,何小勇的魂就别想回来。“

许三观把一乐叫到面前,对他说:”一乐,你已经十三岁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爹已经死了,我妈跟着一个男人跑了,我一个人在城活不下去,我就走了一天的路,到乡下去找我爷爷,其实路不远,走上半天就够了,我中间迷路了,要不是遇上我四叔,我不知道会走到什么地方。我四叔不认识我,他看到天都快黑了,我又是一个小孩,他就问我到什么地方去?我说我爹死了,我妈跟别人走了,我要去我我爷爷。我四叔知道我就是他哥哥的儿子时,蹲下来摸曹我的头发就哭了,那时我已经走不:动了,我四叔就背着我回家……“”一乐,我为什么和我四叔感情深?就是因为四叔把我背回到爷爷家里的,做人要有良心。我四叔死了有好几年了,我现在想到四叔的时候,眼泪又要下来了。做人要有良心,我养了你十三年,这十三年里面,我打过你,骂过你,你不要记在心里,我都是为你好。这十三年里面,我不知道为你操了多少心,就不说这些了,你也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爹,你的亲爹现在躺在医院里,你的亲爹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就是那个算命的陈先生,也是个中医,陈先生说只有你能救何小勇,何小勇的魂已经从胸口飞出去了,陈先生说你要是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就能把何小勇的魄喊回来……“”一乐,何小勇以前对不起我们,这是以前的事了,我们就不要再记在心里了,现在何小勇性命难保,救命要紧。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个人,只要是人的命都要去救,再说他也是你的亲爹,你就看在他是你亲爹的份上,爬到他家的屋顶上去喊几声吧……

“一乐,何小勇现在认你这个亲儿子了,他就是不认你这个亲儿子,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一乐,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做人要良心,我也不要你以后报答我什么,只要你以后对我,就像我对我四叔一样,我就心满意足了。等到我老了,死了,你想起我养过你,心里难受一下,掉几颗眼泪出来,我就很高兴了……

“一乐,你跟着你妈走吧。一乐,听我的话,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一乐,你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