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许三观卖血记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许三观卖血记的页面

许三观卖血记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里?”

一乐说:“去找我爹。”

二乐听了他的回答以后回头往屋里看了看,他看到许三观正伸着舌头在舔碗,他觉得很奇怪,接着他咯咯笑了起来,他对三乐说:

“爹明明在屋子里,一乐还到外面去找。”

三乐听了二乐的后,也跟着二乐一起咯咯笑了起来,三乐说:

“一乐没有看见爹。”

这天早晨一乐向何小勇家定去了,他要去找他的亲爹,他要告诉亲爹何小勇,他不再回到许三观家里去了,哪怕许三观天天带他去胜利饭店吃面条,他也不会回去了。他要在何小勇家住下来,他不再有两个弟弟了,而是有了两个妹妹,一个叫何小英,一个叫何小红。他的名字也不叫许一乐了,应该叫何一乐。

一乐来到了何小勇家门口,就像他离开许三观家时,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一样,他来到何小勇家时,何小英和何小红也坐在门槛上。两个女孩看到一乐走过来,都扭回头去看屋里了。一乐对她们说:

“你们的哥哥来啦。”

于是两个女孩又把头扭回来看他了,他看到何小勇在屋里,就向何小勇叫道:

“爹,我回来啦。”

何小勇从屋里出来,伸手指着一乐说:“谁是你的爹?”

随后他的手往外一挥,说:“走开。”

一乐站着没有动,他说:“爹,我今天来和上次来不一样,上次是我妈要我来的,上次我还不愿意来。今天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妈不知道,许三观也不知道。爹,我今天来了就不回去了,爹,我就在你这里住下了。”

何小勇又说:“谁是你的爹?”

一乐说:“你就是我的爹。”

“放屁。”何小勇说,“你爹是许三观。”

“许三观不是我亲爹,你才是我的亲爹。”

何小勇告诉一乐:“你要是再说我是你爹,我就要用脚踢你,用拳头揍你了。”

一乐摇摇头说:“你不会的。”

何小勇的邻居们都站到了门口,有几个人走过来,走过来对何小勇说:

“何小勇,他是你的儿子也好,不是你的儿子也好,你都不能这样对待他。”

一乐对他们说:“我是他的儿子。”

何小勇的女人出来了,指着一乐对他们说:

“又是那个许玉兰,那个骚女人让他来的,那个骚女人今天到东家去找个野男人,明天又到西家去找个野男人,生下了野种就要往别人家里推,要别人拿钱供她的野种吃,供她的野种穿。这年月谁家的日子都过不下去,我们一家人已经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了,一家人饿了一个多月了,肚皮上的皮都要和屁股上的皮贴到一起了……”

“你们听到了吗?”

何小勇的女人对邻居们说:“他还想吃面条,我们一家人吃糠咽菜两个月了,他一来就要吃面条,还要去什么胜利饭店……”

一乐对何小勇说:“爹,我知道你现在没有钱,你起来。”走了几步,何小勇提不动了,就把一乐放下,然后拖着一乐走。一乐的两只手使劲地拉住自己的衣领,半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何小勇拖着一乐走到巷子口才站住脚,把一乐推到墙上,伸手指着一乐的鼻子说:

“你要是再来,我就宰了你。”

说完,何小勇转身就走。一乐贴着墙壁站在那里,看着何小勇走回到家里,他的身体才离开了墙壁,走到了大街上,站在那里左右看了一会儿以后,他低着头向西走去。

有几个认识许三观的人,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低着头一路向西走去,他们看到这个孩子的家的孩子?哭得这么伤心?走近了一看,认出来是许三观家的一乐。

最先是方铁匠,方铁匠说:

“一乐,一乐你为什么哭?”

一乐说:“许三观不是我的亲爹,何小勇也不是我的亲爹,我没有亲爹了,所以我就哭了。”

方铁匠说:“一乐你为什么要往西走?你的家在东边。”

一乐说:“我不回家了。”

方铁匠说:“一乐,你快回家去。”

一乐说:“方铁匠,你给我买一碗面条吃吧!我吃了你的面条,你就是我的亲爹。”

方铁匠说:“一乐,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给你买十碗面条,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

然后是其他人,他们也对一乐说:

“你是许三观家的一乐,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一个人往西走?你的家在东边,你快回家吧。”

一乐说:“我不回家了,你们去对许三观说,说一乐不回家了。”

他们说:“你不回家了,你要去哪里?”

一乐说:“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知道不回家了。”

一乐又说:“你们谁去给我买一碗面条吃,我就做谁的亲生儿女,你们谁去买面条?”

他们去告诉许三观:

“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呜呜哭着往西走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不认你这个爹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见人就张嘴要面条吃;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说谁给他吃一碗面条,谁就是他的亲爹,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到处在要亲爹,就跟要饭似的,你还不知道,你还躺藤榻里,你还架着腿,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从藤榻里站起来说:

“这个小崽子是越来越笨了,他找亲爹不去找何小勇?倒去找别人。他找亲爹不到何小勇家里去找?倒是往西走,越走离他亲爹的家越远。”

说完许三观重新躺到藤榻里,他们说:“你怎么又躺下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说:“他要去找自己亲爹,我怎么可以去拦住他呢?”

他们听了许三观的话,觉得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一个一个离去了。后来,又来了另外几个人,他们对许三观说:

“许三观,你知道吗?今天早晨你家的一乐去找何小勇了,一乐去认亲爹了。一乐这孩子可怜,被何小勇的女人指着鼻子骂,还骂了你女人许玉兰,骂出来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一乐可怜,被那个何小勇从家门口一直拖到巷子口。”

许三观问他们:“何小勇的女人骂我了没有?”

他们说:“倒是没有骂你。”、许三观说:“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这一天过了中午以后,一乐还没有回来,许玉兰心里着急、她对许三观说:

“看到过一乐的人,都说一乐向西走了,没有一个人说他向别处走。向西走,他会走到哪里去?他已经走到乡下了,他要是再向西走,他就会忘了回家的路,他才只有十一岁。许三观,你快去把他找回来。”

许三观说:“我不去。一乐这小崽子,我供他吃,供他穿,还供他念书,我对他有多好,可他这么对我,竟然背着我去找什么亲爹。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对他又是骂又是打,还把他从家门口拖到巷子口,可他还要去认亲爹。我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是怎么养也养不亲。”

许玉兰就自己出门去找一乐,她对许三观说:

“你不是一乐的亲爹,我可是他的亲妈,我要去把他我回来。”

许玉兰一走就是半天,到了黄昏的时候,她回来了。她一进门就问许三观:

“一乐回来了没有?”

许三观说:“没有,我一直在这里躺着,我的眼睛也一直看着这扇门,我只看见二乐和三乐进来出去,没看到一乐回来。”

许玉兰听后,眼泪掉了出来,她对许三观说:

“我一路往西走,一路间别人,他们都说看到一乐走过去了。我出了城,再问别人,就没有人看到过一乐了。我在城外走了一阵,就看不到别人了,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听,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走。”

说着许玉兰一转身,又出门去找一乐了。许玉兰这次走后,许三观在家里坐不住了,他站到了门外,看着天色黑下来,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就怕是出事了。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看着黑夜越来越浓,许三观就对二乐和三乐说:

“你们就在家里呆着,谁也不准出去,一乐回来了,你们就告诉他,我和他妈都去找他了。”

许三观说完就把门关上,然后向西走去,走了没有几步路,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哭泣,低头一看,看到了一乐,一乐坐在邻居家凹进去的门旁,脖子一抽一抽地看着许三观,许三观急忙蹲下去:

“一乐,你是不是一乐?”

许三观看清了这孩子是一乐以后,就骂了起来:

“他妈的,你把你妈急了个半死,把我吓了个半死,你倒好,就坐在邻居家的门口。”

一乐说:“爹,我饿了,我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方铁匠说:“一乐,你快回家去。”

一乐说:“方铁匠,你给我买一碗面条吃吧!我吃了你的面条,你就是我的亲爹。”

方铁匠说:“一乐,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给你买十碗面条,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

然后是其他人,他们也对一乐说:

“你是许三观家的一乐,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一个人往西走?你的家在东边,你快回家吧。”

一乐说:“我不回家了,你们去对许三观说,说一乐不回家了。”

他们说:“你不回家了,你要去哪里?”

一乐说:“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知道不回家了。”

一乐又说:“你们谁去给我买一碗面条吃,我就做谁的亲生儿女,你们谁去买面条?”

他们去告诉许三观:

“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呜呜哭着往西走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不认你这个爹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见人就张嘴要面条吃;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说谁给他吃一碗面条,谁就是他的亲爹,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到处在要亲爹,就跟要饭似的,你还不知道,你还躺藤榻里,你还架着腿,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从藤榻里站起来说:

“这个小崽子是越来越笨了,他找亲爹不去找何小勇?倒去找别人。他找亲爹不到何小勇家里去找?倒是往西走,越走离他亲爹的家越远。”

说完许三观重新躺到藤榻里,他们说:“你怎么又躺下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说:“他要去找自己亲爹,我怎么可以去拦住他呢?”

他们听了许三观的话,觉得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一个一个离去了。后来,又来了另外几个人,他们对许三观说:

“许三观,你知道吗?今天早晨你家的一乐去找何小勇了,一乐去认亲爹了。一乐这孩子可怜,被何小勇的女人指着鼻子骂,还骂了你女人许玉兰,骂出来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一乐可怜,被那个何小勇从家门口一直拖到巷子口。”

许三观问他们:“何小勇的女人骂我了没有?”

他们说:“倒是没有骂你。”、许三观说:“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这一天过了中午以后,一乐还没有回来,许玉兰心里着急、她对许三观说:

“看到过一乐的人,都说一乐向西走了,没有一个人说他向别处走。向西走,他会走到哪里去?他已经走到乡下了,他要是再向西走,他就会忘了回家的路,他才只有十一岁。许三观,你快去把他找回来。”

许三观说:“我不去。一乐这小崽子,我供他吃,供他穿,还供他念书,我对他有多好,可他这么对我,竟然背着我去找什么亲爹。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对他又是骂又是打,还把他从家门口拖到巷子口,可他还要去认亲爹。我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是怎么养也养不亲。”

许玉兰就自己出门去找一乐,她对许三观说:

“你不是一乐的亲爹,我可是他的亲妈,我要去把他我回来。”

许玉兰一走就是半天,到了黄昏的时候,她回来了。她一进门就问许三观:

“一乐回来了没有?”

许三观说:“没有,我一直在这里躺着,我的眼睛也一直看着这扇门,我只看见二乐和三乐进来出去,没看到一乐回来。”

许玉兰听后,眼泪掉了出来,她对许三观说:

“我一路往西走,一路间别人,他们都说看到一乐走过去了。我出了城,再问别人,就没有人看到过一乐了。我在城外走了一阵,就看不到别人了,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听,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走。”

说着许玉兰一转身,又出门去找一乐了。许玉兰这次走后,许三观在家里坐不住了,他站到了门外,看着天色黑下来,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就怕是出事了。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看着黑夜越来越浓,许三观就对二乐和三乐说:

“你们就在家里呆着,谁也不准出去,一乐回来了,你们就告诉他,我和他妈都去找他了。”

许三观说完就把门关上,然后向西走去,走了没有几步路,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哭泣,低头一看,看到了一乐,一乐坐在邻居家凹进去的门旁,脖子一抽一抽地看着许三观,许三观急忙蹲下去:

“一乐,你是不是一乐?”

许三观看清了这孩子是一乐以后,就骂了起来:

“他妈的,你把你妈急了个半死,把我吓了个半死,你倒好,就坐在邻居家的门口。”

一乐说:“爹,我饿了,我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方铁匠说:“一乐,你快回家去。”

一乐说:“方铁匠,你给我买一碗面条吃吧!我吃了你的面条,你就是我的亲爹。”

方铁匠说:“一乐,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给你买十碗面条,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

然后是其他人,他们也对一乐说:

“你是许三观家的一乐,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一个人往西走?你的家在东边,你快回家吧。”

一乐说:“我不回家了,你们去对许三观说,说一乐不回家了。”

他们说:“你不回家了,你要去哪里?”

一乐说:“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知道不回家了。”

一乐又说:“你们谁去给我买一碗面条吃,我就做谁的亲生儿女,你们谁去买面条?”

他们去告诉许三观:

“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呜呜哭着往西走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不认你这个爹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见人就张嘴要面条吃;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说谁给他吃一碗面条,谁就是他的亲爹,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到处在要亲爹,就跟要饭似的,你还不知道,你还躺藤榻里,你还架着腿,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从藤榻里站起来说:

“这个小崽子是越来越笨了,他找亲爹不去找何小勇?倒去找别人。他找亲爹不到何小勇家里去找?倒是往西走,越走离他亲爹的家越远。”

说完许三观重新躺到藤榻里,他们说:“你怎么又躺下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说:“他要去找自己亲爹,我怎么可以去拦住他呢?”

他们听了许三观的话,觉得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一个一个离去了。后来,又来了另外几个人,他们对许三观说:

“许三观,你知道吗?今天早晨你家的一乐去找何小勇了,一乐去认亲爹了。一乐这孩子可怜,被何小勇的女人指着鼻子骂,还骂了你女人许玉兰,骂出来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一乐可怜,被那个何小勇从家门口一直拖到巷子口。”

许三观问他们:“何小勇的女人骂我了没有?”

他们说:“倒是没有骂你。”、许三观说:“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这一天过了中午以后,一乐还没有回来,许玉兰心里着急、她对许三观说:

“看到过一乐的人,都说一乐向西走了,没有一个人说他向别处走。向西走,他会走到哪里去?他已经走到乡下了,他要是再向西走,他就会忘了回家的路,他才只有十一岁。许三观,你快去把他找回来。”

许三观说:“我不去。一乐这小崽子,我供他吃,供他穿,还供他念书,我对他有多好,可他这么对我,竟然背着我去找什么亲爹。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对他又是骂又是打,还把他从家门口拖到巷子口,可他还要去认亲爹。我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是怎么养也养不亲。”

许玉兰就自己出门去找一乐,她对许三观说:

“你不是一乐的亲爹,我可是他的亲妈,我要去把他我回来。”

许玉兰一走就是半天,到了黄昏的时候,她回来了。她一进门就问许三观:

“一乐回来了没有?”

许三观说:“没有,我一直在这里躺着,我的眼睛也一直看着这扇门,我只看见二乐和三乐进来出去,没看到一乐回来。”

许玉兰听后,眼泪掉了出来,她对许三观说:

“我一路往西走,一路间别人,他们都说看到一乐走过去了。我出了城,再问别人,就没有人看到过一乐了。我在城外走了一阵,就看不到别人了,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听,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走。”

说着许玉兰一转身,又出门去找一乐了。许玉兰这次走后,许三观在家里坐不住了,他站到了门外,看着天色黑下来,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就怕是出事了。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看着黑夜越来越浓,许三观就对二乐和三乐说:

“你们就在家里呆着,谁也不准出去,一乐回来了,你们就告诉他,我和他妈都去找他了。”

许三观说完就把门关上,然后向西走去,走了没有几步路,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哭泣,低头一看,看到了一乐,一乐坐在邻居家凹进去的门旁,脖子一抽一抽地看着许三观,许三观急忙蹲下去:

“一乐,你是不是一乐?”

许三观看清了这孩子是一乐以后,就骂了起来:

“他妈的,你把你妈急了个半死,把我吓了个半死,你倒好,就坐在邻居家的门口。”

一乐说:“爹,我饿了,我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方铁匠说:”一乐,你快回家去。“

一乐说:”方铁匠,你给我买一碗面条吃吧!我吃了你的面条,你就是我的亲爹。“

方铁匠说:”一乐,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给你买十碗面条,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

然后是其他人,他们也对一乐说:”你是许三观家的一乐,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一个人往西走?你的家在东边,你快回家吧。“

一乐说:”我不回家了,你们去对许三观说,说一乐不回家了。“

他们说:”你不回家了,你要去哪里?“

一乐说:”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知道不回家了。“

一乐又说:”你们谁去给我买一碗面条吃,我就做谁的亲生儿女,你们谁去买面条?“

他们去告诉许三观:”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呜呜哭着往西走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不认你这个爹了: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见人就张嘴要面条吃;许三观,你家的一乐说谁给他吃一碗面条,谁就是他的亲爹,许三观,你家的一乐到处在要亲爹,就跟要饭似的,你还不知道,你还躺藤榻里,你还架着腿,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从藤榻里站起来说:”这个小崽子是越来越笨了,他找亲爹不去找何小勇?倒去找别人。他找亲爹不到何小勇家里去找?倒是往西走,越走离他亲爹的家越远。“

说完许三观重新躺到藤榻里,他们说:”你怎么又躺下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吧。“

许三观说:”他要去找自己亲爹,我怎么可以去拦住他呢?“

他们听了许三观的话,觉得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一个一个离去了。后来,又来了另外几个人,他们对许三观说:”许三观,你知道吗?今天早晨你家的一乐去找何小勇了,一乐去认亲爹了。一乐这孩子可怜,被何小勇的女人指着鼻子骂,还骂了你女人许玉兰,骂出来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一乐可怜,被那个何小勇从家门口一直拖到巷子口。“

许三观问他们:”何小勇的女人骂我了没有?“

他们说:”倒是没有骂你。“、许三观说:”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这一天过了中午以后,一乐还没有回来,许玉兰心里着急、她对许三观说:”看到过一乐的人,都说一乐向西走了,没有一个人说他向别处走。向西走,他会走到哪里去?他已经走到乡下了,他要是再向西走,他就会忘了回家的路,他才只有十一岁。许三观,你快去把他找回来。“

许三观说:”我不去。一乐这小崽子,我供他吃,供他穿,还供他念书,我对他有多好,可他这么对我,竟然背着我去找什么亲爹。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对他又是骂又是打,还把他从家门口拖到巷子口,可他还要去认亲爹。我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是怎么养也养不亲。“

许玉兰就自己出门去找一乐,她对许三观说:”你不是一乐的亲爹,我可是他的亲妈,我要去把他我回来。“

许玉兰一走就是半天,到了黄昏的时候,她回来了。她一进门就问许三观:”一乐回来了没有?“

许三观说:”没有,我一直在这里躺着,我的眼睛也一直看着这扇门,我只看见二乐和三乐进来出去,没看到一乐回来。“

许玉兰听后,眼泪掉了出来,她对许三观说:”我一路往西走,一路间别人,他们都说看到一乐走过去了。我出了城,再问别人,就没有人看到过一乐了。我在城外走了一阵,就看不到别人了,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听,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走。“

说着许玉兰一转身,又出门去找一乐了。许玉兰这次走后,许三观在家里坐不住了,他站到了门外,看着天色黑下来,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就怕是出事了。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看着黑夜越来越浓,许三观就对二乐和三乐说:”你们就在家里呆着,谁也不准出去,一乐回来了,你们就告诉他,我和他妈都去找他了。“

许三观说完就把门关上,然后向西走去,走了没有几步路,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哭泣,低头一看,看到了一乐,一乐坐在邻居家凹进去的门旁,脖子一抽一抽地看着许三观,许三观急忙蹲下去:”一乐,你是不是一乐?“

许三观看清了这孩子是一乐以后,就骂了起来:”他妈的,你把你妈急了个半死,把我吓了个半死,你倒好,就坐在邻居家的门口。“

一乐说:”爹,我饿了,我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许三观说:”活该,你饿死都是活该,谁让你走的?还说什么不回来了……“一乐抬起手擦起了眼泪,他边擦边说:”本来我是不想回来了,你不把我当亲儿子;我去找何小勇,何小勇也不把我当亲儿子,我就想不回来了……“

许三观打断他的话,许三观说:”你怎么又回来了?你现在就走,现在走还来得及,你要是永远不回来了,我才高兴。“

一乐听了这话,哭得更伤心了,他说:”我饿了,我困了,我想吃东西,我想睡觉,我想你就是再不把我当亲儿子,你也比何小勇疼我,我就回来了。“

一乐说着伸手扶着墙站起来,又扶着墙要在西走,许三观说:”你给我站住,你这小崽子还真要走。“

一乐站住了脚,歪着肩膀低着头,哭得身体一抖一抖的,许三观在他身前蹲下来,对他说:”爬到我背上来。“

二乐爬到了许三观的背上,许三观背着他往东走去,先是走过了自己的家门,然后走进了一条巷子,走完了巷于,就走到了大街上,也就是走在那条穿过小城的河流旁。许三观嘴里不停地骂着一乐:”你这个小崽子,小王八蛋,小混蛋,我总有一天要被你活活气死。你他妈的想走就走,还见了人就说,全城的人都以为我欺负你了,都以为我这个后爹天无揍你,天天骂你。我养了你十一年,到头来我才是个后爹,那个王八蛋何小勇一分钱都没出,反倒是你的亲爹。谁倒楣也不如我倒楣,下辈子我死也不做你的爹了,下辈子你做我的后爹吧。你等着吧,到了下辈子,我要把你折腾得死去活来……“

一乐看到了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他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爹,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

许三观不再骂一乐了,他突然温和地说道: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