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许三观卖血记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许三观卖血记的页面

许三观卖血记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她把纱中围在脖子上,许玉兰就去把纱中从箱子里找了出来;许三观让许玉兰再去洗一次脸,洗完脸以后,又要许玉兰在脸上擦一层香喷喷的雪花膏,许玉兰就擦上了香喷喷的雪花膏。当许三观要许玉兰走到街道拐角的地方,去王二胡子的小吃店给一乐买一个烤红薯时,许玉兰这次站着没有动,她说: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不愿意带一乐去饭店吃一顿好吃的,你卖血挣来的钱不愿意花在一乐身上,就是因为一乐不是你儿子。一乐不是你儿子,你不带他去,我也不说了,谁也不愿意把钱花到外人身上,可是那个林大胖子不是你的女人,她没有给你生过儿子,也没有给你洗过衣服,做过饭,你把卖血挣来的钱花在她身上,你就愿意了。”

许玉兰不愿意让一乐只吃一个烤红薯,许三观只好自己去对一乐说话,他把一乐叫过来,脱下棉袄,露出左胳膊上的针眼给一乐看,问一乐: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一乐说:“这地方出过血。”

许三观点点头说:“你说得对,这地方是被针扎过的,我今天去卖血了,我为什么要卖血呢?就是为了能让你们吃上一顿好吃的,我和你妈,还有二乐和三乐要去饭店吃面条,你呢,就拿着这五角钱去王二胡子的小店买个烤红薯吃。”

一乐伸手接过许三观手里的五角钱,对许三观说:

“爹,我刚才听到你和妈说话了,你让我去吃五角钱的烤红薯,你们去吃一元七角钱的面条。爹,我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二乐和三乐是你的亲生儿子,所以他们吃得比我好。爹,你能不能把我当一回亲生儿子,让我也去吃一碗面条?”

许三观摇摇头说:“一乐,平日里我一点也没有亏待你,二乐、三乐吃什么,你也能吃什么。今天这钱是我卖血挣来的,这钱来得不容易,这钱是我拿命去换来的,我卖了血让你去吃面条,就太便宜那个王八蛋何小勇了。”

一乐听了许三观的话,像是明白似的点了点头,他拿着许三观给他的五角钱走到了门口,他从门槛上跨出去以后,又口过头来间许三观:

“爹,如果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就会带我去吃面条,是不是?”

许三观伸手指着一乐说:“如果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一乐听了许三观的话,咧嘴笑了笑,然后他朝王二胡子开的小吃店走去。

王二胡于是在炭盆里烤着红薯,几个烤好的红薯放在一只竹编的盘子里。王二胡子和他的女人,还有四个孩子正围着炭盆在喝粥,一乐走进去的时候,听到他们六张嘴把粥喝得哗啦哗啦响。他把五角钱递给王二胡子,然后指着盘子里最大的那个红薯说:

“你把这个给我。”

王二胡子收下了他的钱,却给了他一个小的,一乐摇摇头说:

“这个我吃不饱。”

王二胡子把那个小的红薯塞到一乐手里,对他说:

“最大的是大人吃的,最小的就是你这样的小孩吃的。”

一乐将那个红薯拿在手里看了看,对王二胡子说:

“这个红薯还没有我的手大,我吃不饱。”

王二胡于说:“你还没有吃,怎么会知道吃不饱?”

一乐听到王二胡子这样说,觉得有道理,就点点头拿着红薯回家了。一乐回到家中时,许三观他们已经走了,他一个人在桌前坐下来,将那个还热着的红薯放在桌上,开始小心翼翼地剥下红薯的皮,他看到剥开皮以后,里面是橙黄一片,就像阳光一样。他闻到了来自红薯热烈的香味,而且在香味里就已经洋溢出了甜的滋味。他咬了一口,香和甜立刻沾满了他的嘴。

那个红薯一乐才咬了四口,就没有了。之后他继续坐在那里,让舌头在嘴里卷来卷去,使残留在嘴中的红薯继续着最后的香甜,直到满嘴都是口水以后。他知道红薯已经吃完了,可是他还想吃,他就去看刚才剥下来的红薯皮,他拿起一块放到嘴里,在焦糊里他仍然吃到了香甜,于是他把红薯的皮也全吃了下去。

吃完薯皮以后,他还是想吃,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吃饱,他站起来走出门去,再次来到王二胡子家开的小吃店,这时王二胡子他们已经喝完粥了,一家六口人都伸着舌头在舔着碗,一乐看到他们舔碗时眼睛都瞪圆了,一乐对王二胡子说:

“我没有吃饱,你再给我一个红薯。”

王二胡子说:“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吃饱?”

一乐说:“我吃完了还想吃。”

王二胡子问他:“红薯好吃吗?”

一乐点点头说:“好吃。”

“是非常好吃呢?还是一般的好吃?”

“非常好吃。”

“这就对了。”王二胡子说,“只要是好吃的东西,吃完了谁都还想吃。”

一乐觉得王二胡子说得对,就点了点头。王二胡子对他说:

“你回去吧,你已经吃饱了。”

于是一乐又回到了家里,重新坐在桌前,他看着空荡荡的桌子,心里还想吃。这时候他想起许三观他们来了,想到他们四个人正坐在饭店里,每个人都吃着一大碗的面条,面条热气腾腾。而他自己,只吃了一个还没有手大的烤红薯。他开始哭泣了,先是没有声音的流泪,接着他扑在桌子上鸣呜地大哭起来。

他哭了一阵以后,又想起许三观他们在饭店里正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他立刻止住哭声,他觉得自己应该到饭店去找他们,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所以他走出了家门。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街上的路灯因为电力不足,发出来的亮光像是蜡烛一样微弱,他在街上走得呼呼直喘气,他对自己说:快走,快走,快走。他不敢奔跑,他听许三观说过,也听许玉兰说过,吃了饭以后一跑,肚子就会跑饿。他又对自己说:不要跑,不要跑,不要跑。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沿着街道向西一路走去,在西边的十字路口,有一家名叫解放的饭店。在夜晚的时候,解放饭店的灯光在那个十字路口最为明亮。

他低着头一路催促自己快走,走过了十字路口他也没有发现,他一直走到这条街道中断的地方,再往前就是一条巷子了,他才站住脚,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他知道自己已经走过解放饭店了,于是再往回走。往回走的时候,他不敢再低着头了,而是走一走看一看,就这样他走回到了十字路口。他看到解放饭店门窗紧闭,里面一点灯光都看不到,他心想饭店已经关门了,许三观他们已经吃完面条了。他站在一根木头电线杆的旁边,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时候走过来两个人,他们说:

“谁家的孩子在哭?”

他说:“是许三观家的孩子在哭。”

他们说:“许三观是谁?”

他说:“就是丝厂的许三观。”

他们又说:“你一个小孩,这么晚了也不回家,快国家吧。”

他说:“我要找我爹妈,他们上饭店吃面条了。”

“你爹妈上饭店了?”他们说,“那你上胜利饭店去找,这解放饭店关门都有两个月了。”

一乐听到他们这么说,立刻沿着北上的路走去,他知道胜利饭店在什么地方,就在胜利桥的旁边。他重新低着头往前走,因为这样走起来快。他走完了这条街道,走进一条巷子,穿过巷子以后,他走上了另外一条街道,他看到了穿过城镇的那一条河流,他沿着河流一路走到了胜利桥。

胜利饭店的灯光在夜晚里闪闪发亮,明亮的灯光让一乐心里涌上了欢乐和幸福,好像他已经吃上了面条一样二这时候他奔跑了起来。当他跑过了胜利桥,来到胜利饭店的门口时,却没有看到许三观、许五兰,还有二乐和三乐。里面只有两个饭店的伙计拿着大扫把在扫地,他们已经扫到了门口。

一乐站在门口,两个伙计把垃圾扫到了他的脚上,他问他们:

“许三观他们来吃过面条了吗?”

他们说:“走开。”

一乐赶紧让到一旁,看着他们把垃圾扫出来,他又问:

“许三观他们来吃过面条了吗?就是丝厂的许三观。”

他们说:“早走啦,来吃面条的人早就走光啦。”

一乐听他们这样说,就低着头走到一棵树的下面,低着头站了一会儿,然后坐到了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又将头靠在了膝盖上,他开始哭了。他让自己的哭声越来越响,他听到这个夜晚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风吹来吹去的声音没有了,树叶抖动的声音没有了,身后饭店里凳子搬动的声音也没有了,只有他自己的哭声在响着,在这个夜晚里飘着。

他哭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累了,就不再哭下去,伸手去擦眼泪,这时候他听到那两个伙计在关门了。他们关上门,看到一乐还坐在那里,就对他说:

“你不回家了?”

一乐说:“我要回家。”

他们说:“要回家还不快走,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一乐说:“我坐在这里休息,我刚才走了很多路,我很累,我现在要休息。”

他们走了,一乐看着他们先是一起往前走,走到前面拐角的地方,有一个转身走了进去,另一个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一乐看不见他的地方。

然后一乐也站了起来,他开始往家里走去了。他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和巷子里,听着自己走路的声音,他觉得自己越来越饿,他觉得自己像是没有吃过那个烤红薯,力气越来越没有了。

当他回到家中时,家里人都在床上睡着了,他听到许三观呼噜呼噜的鼾声,二乐翻了一个身一句梦话,只有许玉兰听到他推门进屋的声音许玉兰说:

“一乐。”

一乐说:“我饿了。”

一乐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许玉兰才又说:“你去哪里了?”

一乐说:“我饿了。”

又是过了一会,许玉兰说:“快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一乐还是站在那里,可是很久以后,许玉兰都没再说话,一乐知道她睡着了,她不会再对他,说些什么,他就摸到床前,脱了衣服上床躺了下来。

他没有马上睡着,他的眼睛看着屋里的黑暗,听着许三观的鼾声在屋里滚动,他告诉自己:就是这个扣这个正打着呼噜的人,不让他去饭店吃面条;也是这个人,让他现在饿着肚子躺在床上;还是这个人,经常说他不是他的亲生儿女。最后,他对许三观的鼾声说: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女,你也不是我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