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许三观卖血记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许三观卖血记的页面

许三观卖血记

第九章

第九章

许玉兰走到许三观面前,说她要去见何小勇了。当时许三观正坐在屋里扎着拖把,听到许玉兰的话,他伸手摸了摸鼻子,又擦擦嘴,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扎着拖把。许玉兰又说:

“我要去见何小勇了,是你要我去找他的,我本来已经发誓了,发誓一辈子不见他。”

然后她问许三观:“我是打扮好了去呢?还是蓬头散发地去?”

许三观心想她还要打扮好了去见何小勇?她对着镜子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抹上头油擦上雪花膏,穿上精纺的线衣,把鞋上的灰拍干净,还有那条丝巾,她也会找出来系在脖子上;然后,她高高兴兴地去见那个让他做了九年乌龟的何小勇。许三观把手里的拖把一扔,站起来说:

“你他妈的还想让何小勇来捏你的奶子?你是不是还想和何小勇一起弄个四乐出来?你还想打扮好了去?你给我蓬头散发地去,再往脸上抹一点灶灰。”

许玉兰说:“我要是脸上抹上灶灰,又蓬头散发,那何小勇见了会不会说:”你们来看,这就是许三观的女人。‘“

许三观一想也对,不能让何小勇那个王八蛋高兴得意,他就说:”那你就打扮好了再去。“

许玉兰就穿上了那件精纺的线衣,外面是藏青色的卡其布女式翻领春秋装,她把领口尽量翻得大一点,胸前多露出一些那件精纺线衣,然后又把丝巾找了出来,系在脖子上,先是把结打在胸前,镜子里一照,看到把精纺线衣挡住了,就把结移到脖子的坐侧,塞到衣领里,看了一会,她取出了那个结下面的两片丝巾,让它们翘着搁在衣领上。

她闻着自己脸上雪花膏的香味向何小勇家走去,衣领上的两片丝巾在风里抖动着,像是一双小鸟的翅膀在拍打似的。许玉兰走过了两条街道,走进了一条巷子,来到何小勇家门前。她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何小勇家门口,在搓衣板上搓着衣服,她认出了这是何小勇的女人,瘦得像是一根竹竿。这个女人在十年前就是这样瘦,与何小勇一起走在街上,看到许玉兰鼻子里还哼了一声,许玉兰在他们身后走过去以后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音,她心想何小勇娶了一个没有胸脯、也没有屁股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还是没有胸脯,屁股坐在凳子上。

许玉兰对着何小勇敞开的屋门喊道:”何小勇!何小勇!“”谁呀?“

何小勇答应着从楼上窗口探出头来,看到下面站着的许玉兰,先是吓了一跳,身体一下子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他沉着脸重新出现在窗口。他看着楼下这个比自己妻子漂亮的女人,这个和自己有过肉体之交的女人,这个经常和自己在街上相遇、却不再和自己说话的女人,这个女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何小勇干巴巴地说:”你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何小勇,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长胖了,双下巴都出来了。“

何小勇听到自己妻子”呸“的吐了一口口水,他说:”你来干什么?“

许玉兰说:”你下来,你下来我再跟你说。“

何小勇看看自己的女人:”我不下来,我在楼上好好的,我为什么要下来?“

许玉兰说:”你下来,你下来我们说话方便。“

何小勇说:”我就在楼上。“

许玉兰看了看何小勇的女人,又笑着对何小勇说:”何小勇,你是不是不敢下来了?“

何小勇又去看看自己的女人,然后声音很轻地说:”我有什么不敢……“

这时何小勇的女人说话了,她站起来对何小勇说:”何小勇,你下来,她能把你怎么样?她还能把你吃了?“

何小勇就来到了楼下,走到许玉兰面前说:”你说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许玉兰笑眯眯地说:”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许三观说了,他不来找你算账了,从今天起你就可以放心了。本来许三观是要用刀来劈你的,你把他的女人弄大了肚子,他又帮你养了九年的儿子,他用刀劈了你,也没人会说他不对。许三观说了,以前花在一乐身上的钱不向你要了,以后一乐也由他来养。何小勇,你捡了大便宜了,别人出钱帮你把儿子养大,你就做一个现成的爹,不花钱又不出力,许三观可是吃大亏了,从一乐生下来那天起,他整夜整夜没有睡觉,抱着一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个一乐放下来就要哭,抱着才能睡。一乐的尿布,都是许三观洗的,每年还要给他做一身新衣服,还得天天供他吃,供他喝,他的饭量比我还大。何小勇,许三观说了,他不找你算账了,你只要把方铁匠的儿子住医院的钱出了……“

何小勇说:”方铁匠的儿子住医院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儿子把人家的脑袋砸破啦……“”我没有儿子,“何小勇说,”我什么时候有儿子了?我就两个女儿,一个叫何小英,一个叫何小红。“”你这个没良心的。“

许玉兰伸出一根指头去戳何小勇:”你忘了那年夏天,你趁着我爹去上厕所,把我拖到床上,你这个黑心烂肝的,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让你的孽种播到我肚子里……“

何小勇挥手把许玉兰的手指打开:”我堂堂何小勇怎么会往你这种人的肚子里播种,那是许三观的孽种,还一口气播进去了三颗孽种……“”天地良心啊……“

许玉兰眼泪出来了,”谁见了一乐都说,都说一乐活脱脱是个何小勇!你休想赖掉!除非你的脸被火烧糊了,被煤烫焦了,要不你休想赖掉,这一乐长得一天比一天像你了……“

看到很多人都在围过来,何小勇的女人就对他们说:”你们看,你们来看,天还没黑呢,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要来偷我家男人了。“

许玉兰转过去说:”我偷谁的男人也不会来偷这个何小勇,我许玉兰当年长得如花似玉,他们都叫我油条西施。何小勇是我不要了扔掉的男人,你把他当宝贝捡了去……“

何小勇的女人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许玉兰的脸上,许玉兰回手也给了她一巴掌,两个女人立刻伸开双臂胡乱挥舞起来,不一会儿都抓住了对方的头发,使劲揪着,何小勇的妻子一边揪许玉兰的头发一边叫:”何小勇,何小勇……“

何小勇上去抓住许玉兰的两只手腕,用力一捏,许玉兰”哎呀“叫了一声,松开了手,何小勇对准许玉兰的脸就是一巴掌,把许玉兰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许玉兰摸着自己的脸哇哇的哭了起来:”何小勇,你这个挨千刀的,你这个王八蛋,你的良心被狗吃掉了……“

然后许玉兰站起来,指着何小勇说:”何小勇,你等着,你活不到明天了。你等着,我要许三观拿着刀来劈你,你活不到明天了……“

许玉兰在遭受打击之后向何小勇宣判的死刑,没有得到许三观的支持。许玉兰回到家中时,许三观还在扎那个拖把。许玉兰脸上挂着泪痕疲惫不堪地在许三观对面坐下来,眼睛看着许三观,看了一会儿眼泪掉了出来。许三观看到她掉眼泪了,就知道没要着钱,他说:”我就知道你会空手回来的。“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去把何小勇劈了。“

许三观说:”你他妈的一看到何小勇心就软了,就不向他要钱了,是不是?“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去把何小勇劈了。“

许三观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钱去要来,明天方铁匠就要带着人来抄我们家了,把你的床,把你的桌子,把你的衣服,你的雪花膏,你的丝巾,全他妈的抄走。“

许玉兰哭出了声音,她说:”我向他们要钱了,他们不给我,还揪住我头发,打我的脸。许三观,你就容得下别人欺负你的女人……许三观,我求你去把何小勇劈了,厨房里的菜刀我昨天还磨过,你去把何小勇劈了。“

许三观说:”我去把何小勇劈了,我怎么办?我去把何小勇劈死了,我就要去坐监狱,我就会被毙掉,你他妈的就是寡妇了。“

许玉兰听了这话以后,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坐在了门槛上。许三观看到她往门槛上一坐,就知道她那一套又要来了。许玉兰手里挥动这擦眼泪的手绢,响亮地哭诉起来:”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今生让何小勇占了便宜,占了便宜不说,还怀了他的种;怀了他的种不说,还生了一乐;生下了一乐不说,一乐还闯了祸……“

许玉兰继续哭诉:”一乐闯了祸不说,许三观说他不管;许三观不管,何小勇也不管,何小勇不仅不肯出钱,还揪我的头发打我的脸,何小勇伤天害理,何小勇不得好死!这都不说了,明天方铁匠带人来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一乐、二乐、三乐听到母亲哭诉,就跑回来站在母亲面前。

一乐说:”妈,你别哭了,你回到屋里去。“

二乐说:”妈,你别哭了,你为什么哭?“

三乐说:”妈,你别哭了,何小勇是谁?“

邻居也走了过来,邻居们说:”许玉兰,你别哭了,你会伤身体的……许玉兰,你为什么哭?你哭什么?“

二乐对邻居们说:”是这样的,我妈哭是因为一乐……“

一乐说:”二乐,你给我闭嘴。“

二乐说:”我不闭嘴,是这样的,一乐不是我妈和我爹生的……“

一乐说:”二乐,你再说我揍你。“

二乐说:”一乐是何小勇和我妈生出来的……“

一乐给了二乐一个嘴巴,二乐也哇哇的哭了起来。许三观在屋里听到了,心想一乐这杂种竟然敢打我的儿子,他跑出去,对准一乐的脸就是一巴掌,把一乐掴到了墙边,他指着一乐说:”小杂种,你爹欺负了我,你还想欺负我儿子。“

一乐突然挨了许三观一巴掌,双手摸着墙在那里傻站着。这时许玉兰伸手指着他哭诉:”我命苦,一乐这孩子的命更苦,许三观不要这孩子,何小勇也不要,一乐这孩子好端端地没了爹,一个爹都没有了……“

有一个邻居说:”许玉兰,你让一乐自己去找何小勇,谁见了自己亲生儿子不动心?那何小勇还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见了一乐说不定眼泪都会掉出来。“

许玉兰一听这话,立刻不哭了,她看着站在墙边咬着嘴唇的一乐说:”一乐,你听到了吗?你快去,你去找何小勇,你就去叫他,叫他一声爹……“

一乐贴着墙边摇摇头说:”我不去。“

许玉兰说:”一乐,听妈的话,你快去,去叫何小勇一声爹,叫了一声他要是不答应,你就再叫……“

许三观伸手指着一乐说:”你敢不去?你不去我揍扁你。“

说着许三观走到一乐面前,一把将一乐从墙边拉出来,把他往前推了几步。许三观一松开手,一乐马上又回到了墙边。许三观回头一看,一乐又贴着墙站在那里了,他举起手走上去,要去揍一乐,他巴掌刚要打下去时,突然转念一想,又把手放下了,他说:”他妈的,这一乐不是我儿子了,我就不能随便揍他了。“

许三观说着走开去,这时一乐响亮地说:”我就是不去,何小勇不是我爹,我爹是许三观。“”放屁。“许三观对邻居们说,”你们看,这小杂种还想往我身上栽赃。“

坐在门槛上的许玉兰这时候又哭了起来:”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

许玉兰这时候的哭诉已经没有了吸引力,她把同样的话说了几遍,她的声音由于用力过久,正在逐渐地失去水分,没有了清脆的弹性,变得沙哑和干涸。她的手臂在挥动手绢时开始迟缓了,她喘气的声音越来越重。她的邻居四散而去,像是戏院已经散场。她的丈夫也走开了,许三观对许玉兰的哭诉早就习以为常,因此他走开时仿佛许玉兰不是在哭,而是坐在门口织线衣。然后,二乐和三乐也走开了,这两个孩子倒不是对母亲越来越疲惫的哭诉失去了兴趣,而是看到别人都走开了,他们的父亲也走开了,所以他们也走开了。

只有一乐还站在那里,他一直贴着墙站着,两只手放在身后抓住墙上的石灰。所有的人都走开以后,一乐来到了许玉兰的身旁。那时候许玉兰的身体倚靠在门框上,手绢不再挥动,她的手撑住了自己的下巴,她看到一乐走到面前,已经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时一乐对她说:”妈,你别哭了,我就去找何小勇,叫他爹。“

一乐独自一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屋门前,他看到两个年纪比他小的女孩在跳橡皮筋,她们张开双手蹦蹦跳跳,头上的小辫子也在蹦蹦跳跳。一乐对她们说:”你们是何小勇的女儿……那你们就是我的妹妹。“

两个女孩不再跳跃了,一个坐在了门槛上,另一个坐在姐姐的身上,两个女孩重叠在一起,她们看着一乐。一乐看到何小勇和他很瘦的妻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就叫何小勇了一声:”爹。“

何小勇的妻子对何小勇说:”你的野种来啦,我看你怎么办?“

一乐又叫了一声:”爹。“

何小勇说:”我不是你的爹,你快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一乐再叫了一声:”爹。“

何小勇的妻子对何小勇说:”你还不把他赶走?“

一乐最后叫了一声:”爹。“

何小勇说:”谁是你的爹?你滚开。“

一乐伸手擦了擦挂出来的鼻涕,对何小勇说:”我妈说了,我要是叫你一声爹,你不答应,我妈就叫我多叫几声。我叫了你四声爹了,你一声都不答应,还要我滚开,那我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