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菩提脂香录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菩提脂香录的页面

菩提脂香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终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终章

妖界集市卖的果然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大约是在长留山底下。这些小妖不敢造次,卖的都是些奇花异草或者有着特殊香味的胭脂水粉。另外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小玩意儿,很明显是从人界批发过来凑数的。

草草依次看了一圈,倒不是说有什么新奇,就是闷在长留山时间长了,凑个热闹而已。

集市逛到一半,草草找到一个临时搭着的面摊前休息。

乌鸦本站在她身侧,被草草强迫坐了下来。他十分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对着草草小声道:“娘娘,今日逛得差不多了,一会儿尊上要回来了。”

草草道:“不急不急。”她朝着面摊的主人挥了挥手,一个瘸了腿的狼妖缓缓走了过来。

草草笑吟吟朝他说:“老板有什么面?”

狼妖客气道:“这位朋友,小店有阳春面。”

草草道:“有牛肉面吗?”

狼妖道:“这位朋友,我们蒙长留仙山保佑,为天帝祈福不杀生灵是应该做的。”

草草噗嗤一笑:“那你不吃肉吗?”

狼妖道:“一碗葱花面即可。”

草草道:“我若是白帝一定十分感动,来两碗葱花面吧。”

那狼妖一瘸一拐地走掉了。

乌鸦也憋着笑,等到狼妖去下面了才低头朝草草说:“这位妖君很有觉悟。”

草草点头:“不错不错,怪不得这摊子上没什么人。”

两人声音很小,四周也是嘈杂一片,而隔壁饭店临窗而坐的一位布衣姑娘突然抬起头来,看向他们这边。

那姑娘长相普通,点了一大桌菜,看起来十分阔气,但是一身衣着倒也不讲究。她丢下手上的鸡腿,朝着店内招了招手。饭店老板亲自迎上来,询问这位出手阔气的贵客:“这位姑娘还想点些什么菜?”

那姑娘又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拿着,去隔壁那个面摊子上,点一份和那位夫人一样的面来。”

老板虽觉着奇怪,却也不会和银子过不去,忙拿着银子给她去办。

老板匆匆走到狼妖摊子前,朝他道:“喂,下一碗面,多少钱回头叫伙计结账给你。”

狼妖认真下面盛面,抽了个空抬起眼看了看他,缓缓道:“我不卖给你。”

老板奇道:“哎?都是做生意的,你凭什么不卖给我?”

狼妖道:“这位朋友,你成日杀鸡宰鱼,后院之中日日哀嚎,你若答应我往后不再杀戮,我便下面给你吃。”

老板一怒,一双圆耳朵蹭地冒了出来:“你一狼妖,我一熊妖,咱俩半斤八两,都是吃肉的,你凭什么高贵?”

狼妖依旧淡定:“这位朋友,你不要冤枉我,我,不从吃肉!”

于是狼妖摊主和熊妖老板就扭打了起来,顺带将草草的那碗面给泼了。

乌鸦道:“娘娘,此处太乱,我们走吧。”

草草摇头:“若是这摊主打不过,我还想帮上一把。”

不过草草终还是没搭得上手,狼妖妥妥地将熊妖踢回了饭店之中,随即又全然无事地再去下面。

草草微微一笑:“真是个人才,回头和白帝说说,收回去好好培养。”

乌鸦正要回她,却看一贼眉鼠眼的小妖溜达到了草草身边来,他朝着四周看了看,嘴未动,用着腹语和乌鸦打招呼。

“这位妖君看起来器宇轩昂,若是能得一宝器,定能灵力大增,飞黄腾达。”

乌鸦神君朝草草看了一眼,装作十分感兴趣的样子:“哦?什么宝器?”

那鼠眼妖君从兜里掏出一物,抖了抖,原来是一方红灿灿的丝帕。他神神秘秘地递到乌鸦神君面前:“瞧瞧,宿芒当年用过的丝帕,六界的禁物,就此一条。”

乌鸦神君还真的低头端详了一眼,一条普通的丝帕,刺绣还算讲究,一潭春水,两只鸳鸯。

乌鸦神君摇了摇头:“这是女儿家的东西,我带在身上不方便呐!”

那鼠眼妖马上转移目标,在草草面前抖了抖:“这位小妖女要不要,上面有宿芒的情咒,保准能把情郎迷得迷迷糊糊。”

草草扬唇一笑:“好,我要了。多少钱?”

鼠眼小妖大约没想到这么容易将草草说服,还愣了一愣,随即赶紧将丝帕往草草手中一塞:“十两金子。”

乌鸦神君道:“你这是在长留山地界抢钱懂不懂?”

“这位妖君不要这么说,有缘之物千金难求,十金卖给你很便宜了。”

草草将那帕子叠正放在桌上,掏出十两金子给他:“谢谢,这帕子我的确很喜欢。”

那鼠眼妖生怕草草后悔,忙不迭告辞逃走。

乌鸦神君十分无奈:“娘娘,白蟾观的禁物都被上界销毁了,这帕子,肯定是个假的。”

草草将帕子细心收好:“仿得还挺真的,的确是宿芒的品味。”

乌鸦神君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适逢狼妖将面给端了出来,两人默不作声地吃着面。

熊妖吃了闷亏,不情不愿跑到那位姑娘面前,递上了银子:“姑娘怕是看到了,那狼妖实在可恨,我叫后厨给您做一碗阳春面得了。”

姑娘似乎没什么心思,摆摆手:“不必了,银子拿去买点伤药,你去忙吧。”

熊妖果然乐呵呵跑了。

得了便宜的鼠眼妖三两步躲到角落之中,捧着十两金子观赏了半天,然后将它稳妥地揣进了衣兜之中。那茶馆的姑娘左手撑着头一直看着他,直到鼠眼妖走进人群,她才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旁人毫无察觉,那十两金子已经静静躺在了她的手心之中。

“你好不容易将手装回去,就是为了偷东西吗?”

头顶有人冷冷说了一句话,那姑娘抬头去看,马上堆了一脸笑:“乌羽啊,快坐快坐。”

乌羽一身黑衣,长发高高束起,露出左耳侧一条长长的暗红胎记,她长得极美,茶馆众妖本来都忍不住看她,但在看到她腰间一个赤红色的袋子之后,又纷纷回避眼神,甚至赶紧挪了位置坐得更远些。

幽冥司的阴兵王,掌管着不计其数的尸兵。虽然六界早就传闻她是一个年轻女子,可没想到这么美艳。

“乌羽啊,你能不能不用这么高调,下次换身常服出来,还有你那撒豆成兵的四方袋能不能不放在外面招摇,别吓到人哈!”

熊妖哆哆嗦嗦送来了新的碗筷,他终于知道为何这位装束平常的姑娘如此阔绰,这世上能和阴兵王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能有几人,而且这姑娘看气息,明明就是一个刚刚有些得道的凡人。

“无因,你不打算回去了?”

无因耸耸肩:“回去?那又不是我的家,哪能用‘回去’这个词啊。”

“东岳怎么办?”

“从前没我的时候怎么办的就怎么办呗。”

“他去找你了。”

无因撇了撇嘴:“找不到会回去的。”

“你打算去哪里?”

“随便逛逛。”

“去找皓月报仇吗?”

“还不在计划之内。你放心,我报仇的时候一定会喊上你的,毕竟还需要你们阴兵涨涨士气。”

乌羽不语,认真打量她。

“小仙死了,你不打算原谅他了,对吗?”

无因哈哈大笑:“乌羽啊,你一定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了吗?本来有没有小仙,我都不会留在他身边的。相信男人,还不如相信自己的手。”

无因将右手在乌羽面前晃了晃,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容。乌羽却是紧皱眉头,转头看向窗外。

那一厢草草一碗面已经快要见底,对面光线一暗,原是白帝挡住了烛光。

草草含着半口面看着一身常服的白帝坐在她对面,换的还是当初在无间魔域之中的那张小道长的脸。

“怎么,今日有心情在这里吃面。”白帝笑得极柔和。

乌鸦赶忙将嘴里的面吞了下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白帝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必如此,他便只得尴尬坐下来,一派端正地做着电灯泡。

草草将嘴里的面慢条斯理地吃完,朝着白帝抱怨:“天天除了仙果就是琼浆,要不就是露水,每天吃那些真的好无趣啊!”

“哦?这面好吃吗?”

“好吃啊。”

白帝朝狼妖道:“再来一碗牛肉面吧。”

那狼妖一瘸一拐走过来:“这位朋友,你我都在长留仙山的照拂之下,理应戒除杀生为白帝尊上祈福。”

草草笑道:“对对对,祈福。”

白帝笑意更盛:“嗯,那来一碗阳春面。”

狼妖有去忙活着做面了,草草开始和白帝扯着今日在集市里看到的稀奇玩意儿。

无因继续撑着头看着他们,乌羽则是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什么。

一捧烟花,也便是在这个时刻,绽放在集市的上空之上。

草草道:“看看看,竟然有烟花可以看。”

白帝被草草一巴掌打到手肘,刚刚送到嘴边的一口面甩了出来。他无奈地看着草草,草草吐了吐舌头,又指着天上让他去看。

无因一边瞧着他们,一边对着熊妖大喊:“老板过来。”

熊妖麻溜跑过来。

无因随手掏出几锭金银,塞到熊妖手上:“去去,将这集市里的烟花全都买下来,现在就放,钱不够找我来拿。”

熊妖忙点头哈腰应承着,找了店里几个办事妥帖的伙计去买烟花。

乌羽奇怪地看着她的所作所为为,无因笑着问她:“怎么了?”

乌羽问她:“你今日是醉了吗?”

无因道:“没有没有,我许久没有喝醉啦!”

乌羽道:“从没见你这么花钱过。”

无因又拿起了鸡腿在乌羽面前晃了晃:“千金博美人一笑,你这般没情趣的,当然不会懂。”

乌羽不言,她静静地看着无因的笑,却觉得凄凉无比。

无因道:“你看,总是有人会幸福的。”

END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76/176162/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761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