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末世之皇室召唤师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末世之皇室召唤师的页面

末世之皇室召唤师

第179章 来袭(三)

第179章 来袭(三)

随着啸月的一声狼嗥,如同一个约定好的信号,怒雪等人率领的佣兵大军与森林种族撞在一起。

“杀!”

很快结成相应的阵型,怒雪、蝰蛇、暴风三支佣兵团如同三道撑开的利箭,刀剑挥舞,低等的野兽如同切西瓜一般被佣兵们一只只消灭。

他们配合默契,前方有佣兵持盾守护,紧接着是手握刀剑的佣兵,他们插缝站在盾的缝里间,见着野兽便只顾杀戮。

在佣兵围着的中央,百来个手持法杖的魔法师被紧紧护着,他们念着冗长的咒语,最后一道道火球、地刺、风刃从天而降出现在兽群中,带走大片野兽的性命。

呜呜呜——

看出森林野兽的孱弱与无力,魁果断让守候在后面的白银阶野兽顶上。

成百上千的白银阶野兽几个呼吸间便挡在兽群的最前方。

它们有着更加粗糙的皮毛,刀剑砍在上面只会留下一道道白印,而魔法轰在上面也只能凭借强大的爆发力将它们击飞,然后它们摇晃着脑袋再次冲在兽群的最前方。

“该死!这巨狼之主怎么会有这么多白银阶野兽!”

暴风手持一柄纯灵铁大斧,凭着蛮力与大斧的锋利将一只白银阶鼠类劈成两半,但望着入目无穷无尽的野兽,他有些绝望。

“怒雪,咱们必须后撤!在这无尽的兽潮下,咱们的三万人坚持不了多久!”

蝰蛇挥剑砍掉一只伸过来的狼爪,同时一个斜削将扑过来的巨狼另一只狼爪也削掉,然后猛然突刺沿着巨狼张开的大嘴将脑袋刺穿。

“不行!再等会儿!再等会儿,那头狼皇还没有出现,就这样撤离我不甘心!”

怒雪站在几位黄金阶中央,她左边是蝰蛇,右边是暴风,而后面则站着两位黄金阶魔法师。

他们五个人组成了汹涌兽潮中最顽强的礁石。

“还等个屁啊!你这个娘们不甘心也得甘心,就只是过去十分钟,咱们减员至少五千!五千啊!这都是跟随咱们来这低等位面的好手!难道一定要等他们通通被兽潮撕碎你才甘心!”

暴风手持大斧猛然来个大范围的横扫,四头低等的野兽直接被斧头撕碎,兽血瞬间喷涌在他脸上。

“暴风!你这张臭嘴特么给老娘注意了,再乱说话,老娘一定将你做成冰雕!”

怒雪手中法杖一顿,配合准备已久的咒语,一个直径两丈大的雪球凭空掉落在暴风跟前,离暴风不足一米远。

暴风甚至看到三个虫类野兽在大雪球下不停挣扎。然而它们的头颅与躯体都成了肉酱,只剩露出来的触角与虫爪在抽搐挣扎。

“臭婆娘,你什么意思!想砸死老子不成!你可是向魔法女神保证过的,相互合作,不会只顾自己的!”

暴风看着这个突然掉下来的大雪球,这东西吓了他一跳。

“你管老娘怎么做?惹怒了老娘,老娘拼着放弃自己的魔法之路也要弄死你!”

怒雪恶狠狠地看着暴风,突然暴风跟前的雪球开始滚动,一路碾死数百来不及躲闪的野兽。

“臭……怒雪!你狠!咱们走着瞧!”

趁着自己跟前的野兽被大雪球消灭一空,暴风得空回望了怒雪一眼。

对于这疯婆娘,他只能忍着。

“杀!”

带着强烈的怒意,暴风将自己的火气发泄在这些杀之不尽的野兽身上。

仿若魔神,暴风一斧一只野兽,哪怕白银阶也不例外,留下的唯有刚刚出现的野兽滚烫的鲜血。

蝰蛇在一旁冷眼的看着这一幕,同时一心二用将扑过来的野兽斩掉。

“特么的,老子这是上了贼船,这疯婆娘怕不会轻易后撤!”

蝰蛇一边斩掉野兽,一边在心底里说道。

……

“主人!如何!这三万人已经如同瓮中老龟,只有被我们一一蚕食掉的份!”

魁站在狼山山顶,信心满满的望着下方。

危思远站在魁的身旁,同时啸月与子坤站在危思远后头,遥望这山下发生的战争。

“确实不错!”

危思远点点头。看着佣兵大军不断损失战斗力,他心中默许了魁的战争指挥能力。

虽然每死一个佣兵可能损失十几只甚至几十只野兽,但危思远真的不亏。

真好因为森林内野兽数量剧增他需要清理一番,怒雪他们倒帮了危思远的忙。

战争继续。

历经十数分钟,佣兵大军的阵型已经被兽潮打破三次,但每一次都有佣兵替补而上,拼着性命堵住缺口,让野兽无法轻易钻入阵型当中。

“怒雪!梅尔到底什么时候来?再不来,我蝰蛇只能选择强行撤退了!”

蝰蛇现在脸色血色且阴沉,显然,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梅尔耍了!

“对!臭娘们,梅尔到底什么时候来!老子带着佣兵团在这里死命搏杀,她梅尔倒好,缩在后头想着捡我们的便宜,哪有这等好事!”

暴风再一次将一头野兽劈成两半。

此刻他已经气喘吁吁,脸上的野兽血迹绿一块红一块,已经凝结成厚厚的面具。

身上的衣服皮甲破碎的不成样子,背部与胸膛多了数道被野爪抓过的伤口。

“再等会儿!再等会儿!师姐一定会来的!她通过老师的秘法与我沟通,一定不会错的!再等等!”

怒雪此刻也气喘吁吁,额头上汗水直冒,混着卷起的灰尘她变得灰头灰脸,浑然没有法师的样子。

“不等了!老子不等了!看看老子损失的佣兵,已经超过四千了!再这样下去我暴风会被佣兵联盟除名!老子不等了!”

一把将手中的大斧头扔出去,斧头高速旋转间划出一道回旋弧线。

击碎沿途中挡路的野兽的头颅或躯体,成片的野兽倒下,暴风身边清空出直径二十米的空白地带。

“暴风佣兵团的,跟老子撤!”

身体轻轻跳跃接住回旋回来的大斧头,暴风用大手将斧头上绿的红色血液抹掉,随即带着暴风佣兵团开始后撤。

“老子也不等了!”

蝰蛇看着暴风利索的收拢佣兵准备离开,犹豫再三之下还是决定跟随暴风而去。

现在唯有他与暴风,才是利益最接近的共同体。

“该死!暴风、蝰蛇,你们走一个试试!”

怒雪喘着粗气,释放近半个小时的魔法,她的精神力已经快要耗尽。但她不得不装成一副凶厉的样子,维护由她亲手组建的利益共同体。

“臭婆娘,你现在精神力已经枯竭了,横什么?老子不火上浇油就不错了!别忘了,佣兵是最为逐利的存在!”

暴风瞥了眼还装腔作势的怒雪,任谁也看的出她几近昏倒的样子。

“唉,怒雪,你好自为之吧!”

蝰蛇看了眼怒雪,跟上暴风的脚步,挡在前头任由自家的佣兵后撤。

……

“主人!你看,他们似乎有后退的打算!”

魁面露惊奇。

他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居然还想着可以从这无尽的兽潮中退去,也太天真了些。

“传我命令,围上去,将它们一网打尽!”

魁对着旁边的狼卫说道。

“等一下!”

危思远仔细看着山下一拨准备撤退以及另一拨还在抵抗的佣兵,他心中隐约有种猜想。

这短暂的佣兵联合大军面对无穷无尽的兽潮恐怕已经分裂成了两半,现在自己看到的是两拨人各自选择的路。

“传我命令,后撤的佣兵不得追击,咱们只要将那些还在顽强抵抗的佣兵杀掉即可!

只有让他们看到活着的希望,他们才会没有动力去反抗兽潮!”

危思远语重心长地对魁说道。

“受教了!”

魁稍微低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凭他的智力,他已经猜到危思远的做法带来的好处。

随着山顶战令的传来,汹涌的兽潮仿佛看不见不断脱离战斗准备后退的暴风与蝰蛇两个佣兵团,只顾得一起围杀怒雪佣兵团。

兽潮来势更猛,三两分钟怒雪佣兵团便损失三百来人。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兽潮看不见那两个正在撤退的佣兵团!”

怒雪的呼吸声更加剧烈,大量的施法耗费她大量的精力,她现在只能勉强拄着法杖站立在这里。

“巨石天降!”

一声女人的娇喝声穿过重重丛林灌入怒雪的耳朵,让怒雪猛然精神一振。

“师姐,你终于来了!”

听着梅尔的声音,怒雪紧绷的神经忽然一软,她险些摔倒在地。

只见着如同下雨一般,一块块直径一米多的石块从天上掉落下来,覆盖怒雪的大前方,那看着无穷无尽的兽潮中。

呜呜呜——

嗷呜——

吱吱吱——

石雨只保持了十秒,十秒后无数的野兽哀嚎,它们大多被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石块砸断四肢,砸断肋骨,甚至砸破脑袋,露出藏在最坚硬颅骨中的脑浆。但它们还活着,还在顽强呼唤与哀嚎,期待后续野兽能够将自己救走。

而那些已经死的透彻的野兽早已没有声音,没有呼吸。它们被压在最底下,成肉酱肉泥,甚至还为没死的野兽提供着食物,让后者能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石雨中活下去。

“是梅尔!”

望着一波魔法之后变得残废不堪的兽潮,危思远脸色瞬间变得青黑。

一个魔法啊!只是一个魔法便消灭了下面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野兽,魔法师恐怖如斯。无愧于胡泽拉世界的战争机器称号。

“梅尔,子坤,魁!你们带着还残存的野兽压上去,另外带上五头黄金阶魔兽,必须暂时稳住阵脚!

另外,让马塔贝勒带着行军蚁军团上!我要他们看着,只依靠一个巅峰魔法,还不足以平掉森林兽潮!”

危思远声音中透露着冷酷。既然梅尔费尽心机掺和到这次大战中,他一定要让梅尔永远留在这里,以绝后患。

“是!主人!”

带着危思远亲自下达的命令,啸月带着一干魔兽坐镇在兽潮的后面。

此刻的兽潮战力不足巅峰时期的三成,但有了皇者的加入,它们变得更加疯狂与血腥,甚至不管不顾闯入佣兵阵型当中,只为带走自己仇恨的人类。

“师姐!师姐!你在哪?出来啊,我的怒雪快被打光了!”

拄着法杖稍微休息一会儿,怒雪此刻已经披头散发,眼中有对兽潮的惊恐与怨恨。

“来了!来了!”

梅尔从天而降,落在怒雪的身后。只见她翻手取出一支药剂,而后将药剂递给已接近崩溃的怒雪。

“老师特制的精神药剂,能够短时间内将精神力恢复到巅峰!”

看不出任何的心疼与不舍,梅尔只是淡淡地介绍了下药剂,便将目光放在兽潮中目视她的啸月身上。

“又见面了!啸月狼皇!没想到你在这里还有这样一份基业,九头黄金阶魔兽!呵呵,势力够庞大的!”

梅尔舔舔嘴看着啸月,如同猎人看着猎物一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处理到手的猎物。

“与你无关!”

啸月轻轻吐出四个字,得益于危思远精神力的依附,她能够听清梅尔说的话。

“哈哈!怎么会没有关系!”

梅尔笑眯眯地看着啸月:“你知道为什么四大佣兵团集结在狼山吗?

因为你!只要捉到你!我们便有了一次返回胡泽拉世界的机会!”

看着依然处在懵懂状态下的啸月,梅尔脸上笑意更浓:“恐怕你还不知道你的价值!在胡泽拉世界,魔兽种族林立!

其中有个魔兽种族名唤沃夫狼族,它们每代都遵拥有皇者血脉的狼族做族长!

而这一代,沃夫狼族族内并没有诞生拥有皇者血脉的狼族,所有它们许下重金,在整个位面找寻皇者血脉!

还是魔法女神保佑,让我们遇到了你!如果将你送了过去,我们便会收获沃夫狼族的友谊。哈哈,一个魔兽种族的友谊,足够我们成为传奇,甚至圣者也不在话下!”

梅尔将话说完,顺带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现在她看向啸月,如同看锅里的鸭子一般,只等熟的那一刻。

“咳咳!你知道反派都死于什么吗?”

啸月头顶,危思远探出个脑袋,脸上笑的无比灿烂。

“死于什么?”

看着刚冒出头来的危思远,梅尔轻蔑地说道。只是一个白银阶高段,在这个强者争霸的局面中并起不了多大作用。

“死于话多!”

露出两排洁白的牙,危思远似乎在说一个道理,又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黑压压的行军蚁从周围土壤里悄无声息地钻了出来。都摇晃着乌黑发亮的巨颚,快速爬向警惕降低正欲休息的怒雪佣兵团。

(本章完)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11/211385/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113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