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六零年代好家庭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六零年代好家庭的页面

六零年代好家庭

第二百零八章 棉花之灾

第二百零八章 棉花之灾

“爸,这味道真不错。”周明宇嚼的很开心,美滋滋的还同周和睦评价一下蚂蚱的味道。

周和睦听完,煞有介事地伸出粗糙干燥的的大手揉了揉两人的西小脑袋,笑骂道,“在家听话,我今天晚上回来接着给你们抓。”

反正麦田里的蚂蚱多的是,干活的同时顺便抓一下不就好了。

周静笑嘻嘻的对着周和睦扯嘴笑,头一次感觉吃虫子也不错。

因为周和睦抓回来的蚂蚱没几个,三人也就是尝尝味,等来了感觉,突然发觉蚂蚱已经吃没了。

周明宇扎巴扎巴嘴,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爸,下午我也要去抓蚂蚱。”

等他爸再回来就是晚上了,周明宇不想等。

周静白了他一眼,“不闹,家里的事还多着呢。”

“对啊,小宇,等爸晚上回来给你带。”周和睦笑呵呵的,顺着周静的话道。

周明宇见到他们两个都反驳自己,委屈的皱着鼻头,“家里不是有姐你呢?我就出去一下。”

“不行”周静语气冷清,没得商量,“你忘了之前摔得那一跤,要不是当是咱爸看到,你还不能回来都是个事。”

“我……”周明宇被周静说的明显心虚,“只是意外。”

他又不是故意的,只不过自己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恰好摔得地方偏僻,没有人,自己躺着连个小时,最终才被他爸找回去。

周明宇不提一个还好,一提这个,直接让周静爆发,身体周围飕飕的冒寒气。

周静小脸冷冰冰的,“哼”的一声让周明宇打了个冷颤。

呼呼呼太可怕了……他姐真是吓人。

“行了,小宇,你身体还没好全乎,先在家歇两天。”周和睦伸手拍了拍周明宇的小脑袋,同时打住两人的话茬,不让这个话题在继续下去。

说实话,周和睦和袁丽对他们的保护很中,哪怕村里像他们这么大的孩子虽然不需要去上工,但因为家里的情况原因,却是没有能闲着,有各种活要干的。

但是周静他们两个,确实是什么都不需要干的,相比其它人,已经幸福太多。

伴随着哨子声响彻村子,袁丽背着背篓,和李书一起,接着下地摘棉花。

因为上午的努力,导致袁丽整个人的肩膀有些儿疼,抬手臂还是很吃力。

袁丽眼睛暗了暗,还是决定下午不像上午那么吃力,不然伤到手臂就很迟亏了。

他们一大队的男人们全都在麦田里忙乎,棉花地和大豆地那里没有男人,而且妇女小孩力气小,干活的时候很吃亏,这就导致了下午一大队整体的进程被拖慢。

李书负责与三大队接壤的这片棉花地的收获,看着眼下打不起精神来的妇人,脸色很难看。

照旧开头鼓励了一下妇人,又说了两句关于棉花丰收,他们能多分棉花的事情。

可惜眼下是集体制,不像刚开始打地主分田地的时候,所有人都想着眼下干活不是给自己忙乎,哪怕最终得到的粮食,分下来的棉花都和自己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但还是有人会攀比,会不甘,一来二去的,有积极性就奇了怪了。

又不是傻子,谈什么积极奉献精神!

比起一旁明显注水打酱油的三大队,他们一大队还算是好的,最起码棉花上的棉桃都摘下来了,哪怕在不乐意,棉花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但再看看一边,只有一步之遥的三大队呢?

呵呵,因为当初周成英心有顾忌,没有用化肥的缘故,他们三大队的棉花地产量原本就没有一大队精心伺弄的多,加之周成英还在另一头忙乎,眼下管事的还是个没啥号召力的人,这直接导致了三大队整体士气的低潮。

不仅棉花上的棉桃没摘干净,哪怕地上掉落的棉花也没人捡,就这么背踩着,知道棉花踩的不能再用儿。

李书将所有的事情全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就是没啥心情去管,退一万步讲,她又不是三大队的管家仆人,有什么责任?

袁丽这边依次照旧,虽然没有上午摘得多,但是她还是所有人中干的最多的,这不仅体现在麻袋利装的那些,还有就是自己集装箱中堆积如山的小山包。

这可都是他们一家四口过冬需要的材料呢,正好配着她自己留下来的布料,被褥棉服都有了。

因为整个小队的缘故,袁丽回来的晚,所以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吃完了饭。

但李书给她留了饭,还特意煮了碗鸡蛋羹给她。

袁丽把鸡蛋羹端进屋里,周静和周明宇还在嚼着蚂蚱。

“妈,这里给你留的,你吃点儿吧。”

周明宇说着,还将装在托盘里的油炸蚂蚱往前推推。

袁丽一开始没明白咋回事,后来看了眼托盘里装的,直接抿嘴摇了摇头。

“不了,我就不吃了,你们两个留着明天打零嘴吧。”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去吃什么蚂蚱,一看就恶心。

周和睦在一旁逗弄着醒过来小二,“媳妇,队里情况越来越不好了,大爷这两天正打算要去一趟红旗镇呢。”

袁丽回道:“这不只是咱们村呢,去了红旗镇能咋的,棉花不还是的收,粮食不还得挺着。”

周和睦苦笑:“可不去村里不又该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在打啥主意。”

“怕啥?反正我手里还有好几百斤粮食没用呢,养着咱们一家没啥大问题。”袁丽摆摆手,十分豪迈。

“最近你是不是往家里的粗粮里掺了东西,少弄吧,让妈他们知道,不好。”毕竟空间的事情不能暴露。

“可看着爸妈他们饿着肚子省粮食,我也不好单独开小灶让咱们一家四口吃饱啊。”到时候一家人呈现出两种形象,那不就是明晃晃的有问题嘛。

周和睦笑了笑,“所以咱们一家也要节衣缩食,不然麻烦。”

袁丽端着鸡蛋羹,一边吃着一边愤愤不平:“头一次看见有粮食不能吃的呢。”

周和睦犹豫道,“谁让咱们摊上了呢!”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6/196580/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65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