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红星照耀中国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红星照耀中国的页面

红星照耀中国

附二:斯诺在西北苏区的摄影采访活动

红星照耀中国全文免费阅读

附二:斯诺在西北苏区的摄影采访活动
董乐山

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埃德加·斯诺不仅是一位闻名世界的作家、新闻记者,而且是一位拍摄了许多珍贵历史文献照片的摄影记者。他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即来远东采访,在上海担任《密勒氏评论报》的助编,后又任英美各大报纸的常驻记者,前后七年,采访过当时历经天灾人祸兵燹的旧中国人民的苦难。一九三六年六月,他为了要打破国民党的新闻封锁,向全世界人民报道中国红军和苏区的真相,只身冒险前往陕北苏区采访。他在陕北保安(今志丹县)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同志,回来以后,写了震动世界的名著《红星照耀中国》。(当时为在国统区出版方便,易名为《西行漫记》)

斯诺当初去陕北,是通过当时在华北做地下工作的徐冰同志,得到了华北局批准的用隐色墨水写的给苏区政府毛主席的介绍信。当时要到西北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国民党的封锁暂且不谈,仅是时疫,在西北就有五六种之多:天花、伤寒、霍乱、斑疹伤寒、鼠疫等等。斯诺没有顾虑这些,他打了几针预防针,带着笔记本、照相记、胶卷等新闻记者必备的装备就出发了。

到了西安以后,他住在旅馆里等待一位王牧师(后来在红十字会工作的王化人同志)的来访。王化人同志以牧师身份在西安做统战工作。王化人同志把斯诺介绍给当时在西安做张学良工作的邓发同志,安排了去陕北的路程。

斯诺越过两军之间的无人地带进入苏区以后,跟随他的只有一个带路的骡夫,负责把他和他的简单行李——铺盖卷、一点吃的、两架照相机和二十四卷胶卷送到红军的第一个前哨。

谁知一进入苏区,就被白匪——民团——尾随上了。一个少年先锋队队员侦知以后,误以后斯诺是白匪头子,跑了好几里路,筋疲力尽地到了安寨,报告赤卫队长。赤卫队长马上率领一队骑兵,抄了近路,在一个山谷中把这帮民团打退,当时他们离斯诺只有两里地!经过了这场险遭不测的插曲,斯诺在百家坪见到了周恩来同志,安排了在苏区采访的旅程。原来初步定为九十二天,斯诺还嫌太长,但实际上后来却长达四个月。离开苏区时他还依依不舍,心里感到很难过,觉得不是在回家,而是在离家!

斯诺在苏区的采访活动,《西行漫记》已有详尽的记载,这里只想大致介绍一下他的摄影活动。斯诺一共带了两架照相机和二十四卷胶卷到苏区。他拍了不少关于苏区和红军生活的照片,尤其难得的是一些领导人的照片,为当时的历史留下了生动的记载,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他所摄的照片,大致可以分成这几类:

(一)一些领导人的照片,如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徐海东等同志。最脍炙人口的一张,当推毛泽东同志的半侧身像,在抗日期间流传国内外。毛泽东同志戴的八角红星帽还是斯诺自己临时从头上摘下来的,后来在斯诺逝世后,又由斯诺夫人送回来留念;

(二)苏区生活的照片,如邮政局、供销合作社、书店等;

(三)红军的照片,有行军、集会、骑兵生活等;

(四)苏区文化生活和少先队的照片,这在《西行漫记》一九三七年英文初版中最多。

《西行漫记》中译本在上海出版时,斯诺又增添了不少照片。

另外,斯诺还寄了两批照片给当时美国销路最大的《生活》画报,这对于对外宣传红军的抗日主张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斯诺临走的时候,曾经跟杨尚昆同志开玩笑地约定,出去把照片的稿费所得为红军购置航空队。所以他在保安城外同送行的人告别时,一边给徐特立和谢觉哉两位老人拍照,一边还听到杨尚昆同志再三叮咛:“我们等待着你的航空队!”

到了边界以后,斯诺就把他的一架照相机和剩余的一些胶卷交给交通员捎回给陆定一同志,这是他事先同陆定一同志约定的,条件是要陆定一同志把有新闻价值的照片寄给他。

但是到了西安以后,又遇到了一件意外事件,几乎使他的采访活动的成果前功尽弃。

原来斯诺到当时东北军的防线后面的洛川以后,搭东北军的卡车回西安。到西安鼓楼下车以后,却发现他的行李包不在车上。这个包里有他十几本笔记和全部的胶卷!

斯诺在鼓楼下面惊呆了,交通警就在不远的地方好奇地看着。后来终于清楚,为了怕受到搜查,他的行李包被司机塞在东北军待修的枪械包中,一起卸在二十英里外渭河以北的咸阳了!

天已黑了,司机表示到明天早上再去取。可是斯诺的新闻记者的敏锐直觉告诉他,到明天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坚持要司机当晚去。他想:要是行李包被国民党宪兵发现打开,不仅他的一切采访成果付诸东流,而且那辆东北军的卡车和有关的人也都完了。

斯诺一夜没有合眼。笔记本和胶卷终于安然无恙全部找回来了。第二天早上卡车一回西安,果然街上就停止一切交通,城门口都遍布军宪岗哨:蒋介石突临西安,全城戒严。

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珍贵的历史照片,就是这样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艰难险阻才拍摄保留下来的。

一九七九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