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贼行诸天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贼行诸天的页面

贼行诸天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就是你!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就是你!

啊..凄厉的惨叫声中,周身弥漫着黑雾的神秘黑袍人在那无形的火焰焚烧下,很快便是化作了飞灰。

紧接着,无形的火焰便是将不远处那些早已吓傻了般持枪追杀阿水的人也都给烧死了。

当柳夏转身缓缓走到阿水面前时,旁边那些西江苗寨的族人们都是本能般的让开,一个个目露敬畏之色的看着柳夏。

没有理会他们的柳夏,只是对着阿水随意一挥手,顿时浑身一颤的阿水,肩后一个弹壳飞出,紧接着便是身上伤势迅速恢复了。

“阿水,跟我回去!”对阿水淡然吩咐了声的柳夏,便是径直向着苗寨内走去了。

“是,阿公!”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震动,恭敬应了声的阿水忙跟了上去。

..苗寨内柳夏住处的阁楼内,略显昏暗温暖的房间之中,柳夏坐在铺着兽皮毯子的座椅上,阿水、少女阿雪、清丽妇人阿琳以及一个看起来比较敦实的苗人中年恭敬站在两侧。

“说吧!究竟怎么回事?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何要追杀你?”柳夏眼帘微垂,双眸似闭非闭道。

“他们是千门的人,”阿水恭敬小心的回答道:“自古以来,江湖奇门经久不衰,成员极为复杂,行事诡异。每逢乱世,皆是千门兴盛之时。他们有的借机发财谋利,有的扶保明主欲要成就一番功业,也有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追杀我的人,便是千门之中的败类,他们为了利益和生存,已经沦为了东洋鬼子的走狗。”

柳夏听了,不禁豁然睁开双眸的目中冷光一闪:“堂堂中华子孙,投靠外族,该死!”

...

十里洋场,东方魔都,民国时的上海更是鱼龙混杂,表面的繁华下隐藏了太多的阴暗与神秘。

电车声回响、具有西方风情的街道上,一身黑袍的柳夏,头戴绅士帽,手持绅士手掌从一辆黑色老爷车上下来,一身黑色风衣的阿水也是随后下了车,伸手扶住了柳夏。

“阿公,就是这里了!”阿水示意了下侧前方,只见路边阁楼的招牌上赫然有着‘大千客栈’四个字。

“大千客栈..”盯着那四个字低喃一声的柳夏,便是示意阿水扶着自己径直进入了其中。

叮铃..伴随着玻璃旋转门转动,突兀的铃声,引得柳夏抬头看向了门上挂着的一串串风铃,似曾熟悉的风铃,似乎已遥远的铃声,让柳夏忍不住神情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才和阿水一起进入了这大千客栈中。

“我们找元爷!”扶着柳夏来到前台的阿水,不待客栈前台之人开口,便是直接道。

前台女子微微愣了下,认真看了眼阿水和柳夏后,便是对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子说了声,然后淡笑招呼了二人一声,带着他们往前台旁的后门走去,穿过一个布置清幽雅致的院子,又穿过走廊,走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座黑色简单古旧阁楼前停了下来。

“两位,请!”缓缓推开了阁楼之门的女子,向着空荡荡般一片幽暗的门内伸手示意了下道。

看着前方幽暗的阁楼房间,柳夏正要迈步进入其中,一旁扶着他的阿水却是忍不住开口道:“阿公!”

“在这儿等我!”转头看了眼面带焦急担忧之色的阿水,伸手轻拍了拍她手臂的柳夏,便是毫不犹豫的迈步进入了阁楼内。

蓬..柳夏刚刚进入其中,房门便是猛然关闭了。霎那间,一扇门好似隔绝了内外和时空般,外面阿水上前拍门,似乎在喊着什么,但进入了房中的柳夏却是什么也听不见。甚至,随着房门关上,房中一片漆黑,柳夏甚至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种感觉,仿佛迷失,让柳夏感觉很不舒服,脑子都晕眩欲要昏迷般..

突然,黑暗中有了光亮,让扶额皱眉,身子摇晃不稳的柳夏忍不住皱眉眯眼看了过去..

一片昏暗中,好似投影般出现了方丈大小圆圈般的光芒,照在地上,映照出了坐在一个太师椅上面带笑意看着自己的灰袍老者,他头发都白了,整个人透着一股沧桑悠远气息,但却并不给人苍老之感。

“你就是那位千门宿老元爷?”凝眉看着老者的柳夏,略微沉默才开口问道。

“不错,我就是元爷!”老者笑吟吟的点头说着,但柳夏却总觉得他的笑容似乎带着些古怪诡异味道。

“你知道我会来?”心中突然生起这种感觉的柳夏,本能般的开口问道。

老者笑着点头:“没错,我知道你会来,所以专门在这里等你,我已经等了你很久很久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面对这老者,只觉自己不但脑袋眩晕,整个人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混乱起来般的柳夏,不由摇了摇头,随即咬牙目光凌厉看向老者沉声问道。

老者却是脸上笑意更浓起来:“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你啊!这里,因为你而存在,是什么地方,你应该问自己才对啊!”

“啊..”咬牙捂着脑袋低吼一声的柳夏,无形的意念以他为中心弥漫开来,顿时周围的一切扭曲消失,那黑暗转瞬间变成了无尽混沌能量,而那灰袍老者,正站在混沌之中,依旧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更加超然起来,让柳夏忍不住双眸一缩的失声惊道:“你..你是..”

“哈哈..”灰袍老者突然仰头大笑,高声歌道:“高卧九重天,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鸿钧。”

“鸿钧老祖?”柳夏听得一瞪眼,忍不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不置可否一笑:“你说我是鸿钧老祖没有错,说我是圣人,是天道、是大道,都没有错。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或许,你叫我大盗更合适。”

“大盗..盗?你..你该不会是..”柳夏听到这儿,猛然想到什么般的不禁再次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灰袍老者。

轻点头的灰袍老者笑着继续道:“你猜得不错!我就是你身上的系统之灵,准确说,我就是它,它就是我,而我就是你,你我本一体。”

“系统之灵?一体?”柳夏听得忍不住皱眉捂住了脑袋:“我到底是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万般皆由心生,一切都是念起,”说话间的灰袍老者,便是笑着身影慢慢消散了。

“心生?念起?”低喃自语的柳夏,片刻后,看着周围变得模糊起来的一切,不由神色复杂的自嘲笑了起来:“原来,一切都是空,宛如一场梦吗?呵呵..既然如此,希望下一个念头起时,会变得不一样吧!”

(全书终)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6/196341/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63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