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穿越之庶子为政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穿越之庶子为政的页面

穿越之庶子为政

第五百五十六章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什么?王爷不见了?可能进宫去了还没回来?”南星直接揪过一个奴才,一把丢到一边,“王爷出了事我要你全族陪葬。”

“你们在府上等我,我先进宫找芙蓉,看看是什么情况。”南星对另外三人说,“记住不要走漏了风声,不然他可能会有危险的。”

南星卷了一身华服披在身上,暗自盘算着,腿上却丝毫不慢。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凤咏的时候。

“我手下并无下人,也无什么亲信,小王爷知道,凤咏原本不爱过问朝堂之事。但是如今遇到如此境遇,身边正是缺人的时候,不知道我能不能在你这要个人来帮帮忙?不需要多聪明机灵,只需要可靠的,知根知底的,就可以了。”凤咏说罢,无奈地笑笑。

反正从罗青这要人,也比自己找的要容易,至少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还知道找谁。自己要是随随便便找人,到时候被谁坑了自己都不知道。

罗青一听这事,心中还是有些喜悦的,至少,这说明凤咏还是相信自己的。再说了,自己的人在凤咏身边,如果凤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自己也能及时阻止和补救。罗青连忙答应:“瞧你说的,我挑几个人给你就是。”

话音刚落,罗青就找来自己的亲信,耳语几句。亲信转身就出去了,没过多久,就带进来四个人。

“这是南星、南藤、松节、松音。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在府内跟着煎药烧火,略通医理,还会点拳脚功夫。最重要的是,这个是在府内从小长大的,知根知底,跟着你也方便一些。不然在府内,日日烧火做饭,熬药劈柴,浪费了些。”罗青一边介绍,一边笑着,感觉好像在对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若不是罗青府上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四兄弟对于罗青的重要性。说是说日常烧火做饭、熬药劈柴。这四个可是从小和罗青一起长大的,情同兄弟,比起凤咏和小齐,那是不会差的。

凤咏看着眼前的四个人,看起来就是比较壮实的,而且也比较机灵的样子,就知道罗青是精心挑选了人了。会意开口:“小王爷把这么重要的人给了我,可谓是一个大恩情了,我这若是女儿身,怕是只能以身相许了。”

“瞧凤公子说的,这人在你那,在我这,有什么区别呢?你只管拿去用就是。”罗青无奈地笑笑。

“那我就带走了~”凤咏说罢,就准备往回走,想到了什么,转身附在罗青耳边低声耳语:“小齐麻烦你帮我找个棺材,至于埋在哪里,明日我会派人来告诉你的。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就麻烦你了。”

说罢,凤咏带着南星四个人转身就出去了。

那时的凤咏还是一个眼中只有为朋友报仇的人,之后罗青出事,他们和凤咏去文洲,上清荫阁,一路走来直到前些日子刚刚刺杀了魏华清,这一路上凶险,可他没出过什么大事。

宫墙之外,南星一副纨绔模样,拿出凤王府的腰牌之时便无人敢阻挡他,就算是新来的也不敢得罪这权势滔天的辅政大人的人啊。

“请禀报太妃娘娘,就说南星求见。”南星直接对一个婢女说道。

婢女连忙进去回禀,南星默默注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眼睛停留在了一旁府院内的一棵树上。

不一会,那个丫鬟走了出来,说道:“南星大人,娘娘说一时无事不见,数日后自当相见。”说着她的语气还泛起了几分奇怪,太妃从不这么说话。

“明白了,请转告太妃娘娘,南星谨遵吩咐,数日无多,以右为尊。”南星撂下一句晦涩难懂的话便走了,小丫鬟只能回禀。

是夜,刚日落不到半个时辰,芙蓉便出了门。

“我出去逛逛,就在柏树园。”她只撂下了这样一句话,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要在府院旁特地做一个花园,只当是个人爱好了。

芙蓉一入院子,便赶忙跑向柏树园,他知道,南星明白他说话中的意思。

而此时,南星也正在柏树园中暗处等着,不一会,一个倩影便闪入园子。

“芙蓉。”南星轻声喊道,“这里。”

“南星,有什么事,这么急。陈熹微最近势大,皇后也看得紧,出来一次难得很。”芙蓉说道。

“大事了,凤咏前些日子不见了,我们出门办事,回来就听说,他似乎进宫了。”南星急道。

“只有皇后,或者陈熹微那个女人,其他都是凤咏的人。”芙蓉赶忙道。

“该死,陈熹微,果然是这个女人。”南星怒道。

“你怎么不怀疑皇后,陈熹微她······”芙蓉正要分析,却被南星强行打断。

“一个女人怎么会和清荫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女人能让清荫阁阁主亲自暗中送药?一个女人可以有气魄让一个种族心甘情愿给一个组织当试验品?这个女人还是一个一般的女人了吗?”南星低吼道。

“你说陈熹微?她不想这样的人啊,还有什么清荫阁和他联系紧密,什么一个种族试验品,南星,你到底再说什么?”芙蓉奇怪道。

“总之你从现在开始,小心陈熹微,凤王府来人出了我们四个以外任何人都拖着然后速度禀报凤咏或者告诉我,包括如果正初京墨两人找你也别相信,一定记住。”

“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

“我只能告诉你,老王爷死了,老王爷的大军在正初的手上,京墨不知所踪,凤咏让我这次去调查清荫阁看来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被陈熹微抓去的,总之小心,我必须赶紧救凤咏出来。对了,陈熹微最近去了哪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那次我去见皇后,路上看见陈熹微从宫北回来,他的府子在宮南。”芙蓉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南星你听着,罗王府这是要被灭门了快,我上次听说陆英被暗中换出去了,想是一路追王爷去了,别人我不知道,我们不算什么,她多多少少可以算王府最后一点有关系的人了,一定保住她,小王爷泉下也安息了。”

“我明白,我先去了,对了,宫北有几个空院子或者没人的,都告诉我。”

“就一所没人的·,也就那所刷着白墙而且屋子素净,很好认。”

“行,你尽快回去,别让别人发现了你。”

南星说罢,将外衣一扯,露出里面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留下一句“衣服先找地方藏起来,不行就毁了。”便上了墙。

远远地,一座白墙素间的屋子耸立在夜中,凤咏还是一个人趴在地上,随身带着的几粒补药和系统给的一些他偷偷吃下的干粮让他撑到了现在,系统的自愈功能是在昏迷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陈熹微断断没料到,凤咏是装晕,若是没有这饮食,怕是要原地饿死。

“凤咏,凤咏。”一声轻响从屋顶上传来。

凤咏悄悄睁开一只去眼睛,一看,正式南星,揭开了片瓦叫他呢。

凤咏睁开双目,看了看门口,南星立刻会意。

三分钟后,门口两个侍卫已经五花大绑地出现在了屋里。

“南星,你来了,别管我,我托你的事办的怎样了。”凤咏一起身边问道。

“清荫阁和素和族是主仆关系,据说素和族的人经常被带到清荫阁做实验,陈熹微和清荫阁关系不一般。清荫阁根本就是个杀人的地,而不是救人的地。”

“我就知道和她有关,看来最大的威胁是他,我们快出宫,我们必须连夜出城,我怀疑这里已经全是陈熹微的人了。”

“嗯,凤咏,有个事我必须跟你说。”南星一脸严肃地说,“我想先问您一件事,请你如实回答我。”

“你说。”

“你派正初和京墨去做什么了。”

“好吧,我告诉你,这次老王爷征索尔是我一手安排的,可你也知道索尔族不能灭啊,我让京墨暗中毁了大军粮草,让正初去嫁祸给索尔,让陆英去劝老王爷放弃粮草,怎么了?正初他们出事了?”

“老王爷死了。”

“什么?”

“死在正初手上,整出接管了整个大军的残余兵马,应该是用的蛊毒,京墨不知所踪。”

“怎么可能,正初他向来不会这样,怎么这次······”

“他是清荫阁的,凤咏,你还不明白吗?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要是松音他们知道了,你觉得我还需要来救你吗?不过你说的一点是对的,我们必须赶紧出城,否则,陈熹微真的可以一念之间至我们于死地。”

回到王府,松音三人已经准备好了,南星淡淡说了一句:“走吧。”

“等等,白兰呢?”凤咏看着这些俗物,突然问道。

“不知道,我们一回来她就不在。”

“不是白兰通知你们的吗?”凤咏一惊,他原以为是白兰让南星来救他的,可结果确是如此。

凤咏依旧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白兰,不,那时应该叫白芷。

路过洗衣房门口,看到一排姑娘在洗衣服,其中有个气质特别出挑的白衣女子,神情呆滞,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嘴角干裂得有些出血,白嫩如嫩藕的手臂上还有新鲜的鞭痕,一看就是在牢中被拷打过,玉指纤纤,因为在水里泡着有些发白,但是一看就没有干过活,手上竟没有一点伤痕和粗糙的痕迹。

凤咏一看,这女子,必然是白芷了。

可以说,他可以接受任何人背叛,包括眼前四人,但唯独不能接受的就是正初和白芷。

松音三人很机灵,但也慌了神,还是南星,这时反手一拍,凤咏便软倒在他手中。

“把他带出城,尽快。”南星撂下一句话,说着便出门了。

“你去哪,一起走。”松音问道

“给老王爷报仇。”

“那个正初不在这儿,你······”

“不,他会在的。”

南星走远后,凤咏突然站了起来。

“王爷,你怎么站起来了,你没······”

“我还没那么脆弱,或许以前有,不过现在,没了。让南星去吧,只有他能做到,我们出城,立刻。”凤咏摸着后颈,淡淡道。

松音明显感觉到,凤咏此时的眼神。

没有仁慈,没有感情,包括利用身边的人,也已毫无挣扎。

当初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小齐刚死,他的眼里,和如今很像,但还保留着一分不愿波及无辜人的仁慈,如今,荡然无存。

在松音的帮助下,出城自然是很容易的,凤咏出了城,便和松音一起到路边躲了起来,与此同时,南星在城内,屋檐上,一声不响的蹲着。

难得,此时两个人的眼神,一模一样。

“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去接应南星?”松音试着问道。

“等陈熹微死。”凤咏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我去杀了她?现在不正是好时机吗?”

“不,我知道南星要做什么了,我也大概猜到剩下的了。”

凤咏注视着空无一物的城门口,望向远方,那是素和族的方向,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清荫阁的方向。

有些人,终究是要回来的。也有些人,终究是要来城门口的。

銮驾的声音在夜中格外的响,从上面下来的,正是一身华服的陈熹微。登上城楼,他看着城下,嘴边微微上扬。

远处尘土飞扬,正是凤咏看的那个方向,几匹快马飞奔而来,最前头的,赫然便是正初。

正初骑马到城下,翻身下马,对着城上一跪:“太妃娘娘,臣正初前来见驾。”

他并不知道,看他跪下的一瞬间,凤咏的心已经碎了,但此时,他的脸上没有分毫波动。

看到这少年,好像跪了很久,也没人给钱,所以一直跪着,整个人都不稳了,有些摇摇晃晃的。而且好像很久没有吃饭,那个脸色都不正常了,就像大家都读过的课文,小萝卜头……

眼前的铁血将军,以及城上的昔日伊人,还有一群人围着,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

城上,似乎还有个熟悉的身影,陈熹微的身边,那一抹素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