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打小游戏升级的魔剑法师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打小游戏升级的魔剑法师的页面

打小游戏升级的魔剑法师

chapter146:莉莉安小姐的目的(8)

chapter146:莉莉安小姐的目的(8)

汀恩王国,帝都,圣殿。

埃丝特站在主殿的门边,正仰着头望着天空。

在她背后,安莱雕像上方,鳞甲般交错的阴云被主殿上方的空洞切割成圆,光挤在边缘,透不出厚重的云层,整个天色暗沉得令人心底发慌。

那座质地冰冷的雕像脸上,表情怜悯。

片刻后,埃丝特垂头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试图通过观察天空确定时间的举动最终以失败告终。

只能叹了口气,回头。

却发现那道身影还站在那儿。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这个来看安莱雕像的常客。

“天气不好,再不走路上会很麻烦。”想了想,她神色如常地开口,冲他说了一句。

那人仿佛没想到埃丝特会和他说话,在长到令气氛都变得闷重的沉默后,才意识到她是在和他说话,发出了一句哑得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谢谢。”

埃丝特听不出他所表达的情绪。

哪怕他背对着自己,她还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扭头离开了。

……

时间由清晨到日暮,期间,阳光都没有机会钻出云层,甚至等它熄散时,乌云还厚厚压着。

这样的天气下,连路上的人都少了。

一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埃丝特一路也没看见一个人影。

都躲回房间了么,她想。

虽然天气着实不好……但愿都有将工作做完。

叹了口气,埃丝特走进房间。

标准的圣殿房间,每一处都井井有条。

尽头的桌上摆着一张摊开的卷轴。

拉文·科特送来的,有关于海德家的文件。

拿到这东西后,她拿回来打开,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字迹……那是路德·海德的字迹。

她不仅是海德家的女仆长,也是曾经负责路德·海德起居的女仆。

而那份东西,与其说是文件,不如说,是一篇日记。

埃丝特很熟悉路德·海德的习惯,他会写日记,每一篇都言简意赅。

【572年祝福之月——

深入牛头海湾……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迪温说,有索特人的贵族与凯特人达成了交易,凯特人通过这份合约,与索特人交换彼此想要的东西。

为了换取自由,她还给我了我一份安莱的预言。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

到底是谁背叛了自己的国家……他们交易了什么。】

下半部分,是“安莱的预言”。

埃丝特点了一盏煤油灯,捏着放下后,人缓缓用手撑着桌面,俯身去看。

身为安莱圣殿的祭司,她知道这篇安莱预言上是用艾伦蒂亚语所书写,但这种语言早已经失传。她的能力有限,会这种文字的人只有……

指尖在卷轴面上落下,一点点划过文字,埃丝特神色莫测。

这时,身后的门被轻轻敲响,埃丝特的思绪被打断,人顿了顿,直起身:“谁?”

外面有人应了一声。

有些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很熟悉。

可距离上次听到这声音有太长的一段时间,她此时听到,一时有些惊疑不定。

几步走到门前,拉开门。

门外的男人一身洁白的长袍,同样雪白的面具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这声音和样子……

看清站在门外的人,她脸上的惊讶便再也按捺不住:“大祭司?您怎么……”

大祭司神出鬼没,要么呆在星寂厅内不见人,要么离开帝都,不知所踪。

数个月前,他几乎是在圣者离开前,说自己也许再也不会回到圣殿。

出现得突然,大祭司却仍是平静,平静得几乎毫无波澜:“星寂厅的预言……解出来了。”

埃丝特一怔,意识到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脱口而出:“您说什么?”

安莱圣殿有两个地方是“最初”就存在的。

连带着圣者房间的主殿,以及星寂厅。

——在祭司世代流传的信念里,圣者的房间只属于圣者,星寂厅只属于祭司。

前者之中是圣者才能读懂的浮雕,后者中有一篇预言。

反过来说,能领悟圣者房间的浮雕的,就是圣者,而能读懂星寂厅的预言的程度越高,则越被祭司视为领导者。

大祭司能走到如今的位置,是因为当他踏入星寂厅的一刹那,那生在星寂厅内不知道枯萎了多少年的金灯花,如受到感召,重新盛开。

他也是圣殿内唯一一个能读懂用艾伦蒂亚语的。

——没有人怀疑过大祭司的领导。

饶是如此,大祭司过去也从未完整破译星寂厅的预言——

“您曾经试图破译过,可发现它缺了一部分……”埃丝特从怔然中回过神,颇有些手足无措。

“对,缺了一段,但我得知那一段经过凯特人和几个索特人的贵族,现在在科特伯爵手中。”

比起埃丝特,大祭司看上去要平静许多:“所以我回来了,需要圣殿配合拿到那份预言。“

埃丝特心头一跳。

科特伯爵手中的安莱预言……

“如果是那个——”

——

——

“回神了。”

亚修怔怔地看着那只落在眼前的手。

莉莉安在他面前打了一个响指,等他回神看向自己,表情里带着丝探究:“发呆可不能在这时候。”

少年沉默数秒,才略带歉意的:“……抱歉。”

莉莉安又看了他一会儿,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面前的“门”。

——一面青铜大门,巨树浮雕几乎占据了整扇门,青铜树的树根树叶清晰可见,还有淡淡的棱角,透着顾沉肃感。

这就是希尔娅的核心层。

巨树严严实实地覆在门上,以至于连门缝都看不清,乍一看让人以为是一面墙。

……打开这儿需要一个特殊的星徽。

要么得爆破。

她当然不是来搞事情的,如果玩过火了,炸了核心,整座希尔娅也玩完。

思索间,少女神色一凛,抬眸看向门中央放置星徽的地方——

【法师等级60,解除希尔娅核心大门禁制难度59,成功概率95%】

莉莉安:“……”太真实了。

明明没有到达60级之前的成功概率只有5%……

而为了达到这个60级,她这几天没日没夜地刷小游戏,睡觉时间少了不止一倍,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

我变强了,我也变秃了:)

莉莉安啧了声,挑了几个法术,指尖落在那儿——

无声的风流窜入,耳边一阵轻微琐碎的摩擦声。

她再次抬头,一眼扫到巨树上,树枝与树叶轻轻摩擦,带着一连串的声响,向旁边挪蹭,很快,伴着一阵突然响起的声音,那扇门就从中间被分开。

莉莉安看着微光从中透出,沉默半晌,走了进去。

亚修站在原地,趁莉莉安没注意的时候,抬起手扫了一眼手心。

他的手心内,有一线白光从手心中央穿过。

待光消散,他缓慢地蹙眉,手指轻轻压了压眉心,才跟着走了进去。

两人的身影没入门口,过了两分钟,一道黑影才以一种常人难以捕捉的速度,跟着猛窜进来。

通过法术作弊开启的门,这时缓缓地合上。

再没声响,像是根本没有人混入其中。

……

莉莉安进入核心层,映入眼帘的是几排法术工程装置。

就像是某些大型计算机的机房,连线路都有,各色长线上缀着银色的环扣,彼此交错,向深处延伸。

但看着装置上布满的法阵纹路,就知道并非如此。

莉莉安凑近,仔细辨认那几道法阵,若有所思。

这些东西她已经模拟过了,只是亲自看到实物,还是会稍微被震撼到。

而等她仔细观察完,顿觉头痛。

意料之内,又有些意料之外。

整个核心区的设计和她花了几天模拟出来的核心相差无几。

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

正因为和模拟的一样,她更清楚缺陷很严重。

以纯粹的法术工程角度,这个装置自行运转的供能绝对不足以支撑那么大的城市——

“前面……就是设计有问题的地方。”思考片刻,她停在了原地,看向深处,声音沉沉。

亚修循着她指的地方看去,视线和线路延伸到……看不清的黑暗中。

就在两人要朝那边走,耳边传来一阵对话声。

亚修眼疾手快地将少女拉到阴影里,搂着她细细地听。

“真是麻烦,最近还得来巡逻……”

“为什么不换一批外族,这群太不听话了。”

“不清楚……殿下让我们随意处理——”

莉莉安人靠着他,听着这些话,表情略有些微妙。

外族……

少年的声音带着不容忽视的气息,一点点往耳边递:“如果设计与小姐模拟的一样,希尔娅并不‘完全’……那么其余的供能——”

不完全的,供能不足的法术工程用什么补足……

莉莉安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她回身,几乎和他贴着脸:“设计问题……这种程度的错误就是初学者都不会犯,他们根本就……”

两人靠得极近,气息相对着渐渐暖热发烫,亚修垂着头,捕捉着她那在阴影内的眼神。

那湛蓝的双眸里有一线亮,刺目耀眼——极少会如此锐利。

想说些什么,耳边忽的响起一阵尖锐的破裂声。

“谁?!”刚才巡逻的两个法师发出一声警报。

莉莉安惊诧之间,整个核心区红光弥漫。

他们之后还有人?

看着人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莉莉安咬了咬牙,扭头出了躲藏的阴影,直奔深处的黑暗。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13/21352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135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