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仙诵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仙诵的页面

仙诵

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年之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年之事

随着她催玉诵文,锁魔链骤然出现在神天境周遭的四座灵脉,四条锁魔链相连并紧紧连接着神天境之下。

隐隐泛着五行属性微光,紧接着五行星辰阵现,其中雏若云和雏若雨已被魔化泛着紫黑色的戾气。

与此同时,玹耳以绝对结界将他们所有人隔绝开来,包括天帝等仙神,以防解封印时他们偷袭。

天帝见她连他们也隔绝开来,虽然恼怒,可也不敢多言,理亏在先也没什么好说的。

玹耳向栾珝看了一眼,栾珝默默点头,将空间内的殷小淞等人唤出守护周围。

殷小淞他们在空间里通过幻境已了解情况,听到天帝当年的所作所为后都替玹大人愤愤不平,众人不禁不约而同地朝天帝看了一眼。

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眼眸底下的鄙弃是丝毫不掩饰。

天帝面色瞬间难看,恼怒地冷哼一声。

若不是给女儿面子,九州华帝早笑出声了,他该。

虽然笑声是忍住了,可眼眸却闪烁着丝丝笑意,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幸而天帝站在他前侧方没看见。

谷卿见父皇如此,轻咳一声提醒,九州华帝才隐去笑容,一脸严肃。

绝对结界内,五玄灵石骤然出现在她掌心之上,随她掌心一转,五玄灵石按其方位分别落于四灵脉和神天境之上。

玹耳掌心轻轻向下一按然后两手相合,食指和拇指相贴,其余六指屈下关节相对。

五玄灵石隐于落入四灵脉和神天境内,而噬鰂、绯独、畜慧三魄石和雏若云、雏若雨阴阳双雏从灵脉和神天境内飘出,锁魔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其中噬鰂石下一个紫黑戾气双眸的中年男子狰狞出现。

阴阳双雏微微晃动挣扎,紫黑戾气比方才更加浓郁。

玹耳明知他已丧失自我,可还是忍不住轻唤道:“时叔。”

浦时大神为人处事是众仙神都为之敬佩的,功德无量,道义纯正,可未曾想会有今日劫难。

这一切都拜其座下大弟子源学博所赐,其人品行不端、好胜且自负,许久前随浦时大神来天行山找师傅商榷要事。

仅一次见面,他眼眸便露出灼热,令人心生厌恶,便感觉此人心术不正容易走上歪路,此后总借各种琐碎小事上门,碍于浦时大神情面,对他便只是淡漠疏离以此表明态度,可此人执迷自我一心戳破那层纸表白,玹耳毫不犹豫拒绝。

此后与他便鲜少来往,本以为随着时间过去,他便淡忘,可没想到源学博他求而不得,心生不甘,在得知她与妖魔之首上古魔尊栾珝相爱后更因此心生怨恨。

一日他带着浦时大神的尘珠前来拜访,说是浦时大神让他亲手交予师傅,不巧师傅刚好离开,得过会儿才回来,玹耳虽不喜见他,可毕竟是为公事而来且尘珠乃浦时大神的本命法器,想着定是有重要事便接待于他。

可谁知他在进门前在外布下一道符咒,待她沏好茶招待时,他解开符咒放出一只妖兽出来制造混乱,随即在茶水里放了药,试图强迫她就范。

茶水刚到嘴边,浦时大神便突然赶到,眸色严厉,盘问下才得知尘珠是他从浦时大神那偷来的,浦时大神厉声教训后悉心教导,将他带回青峦山禁足与责罚。

本以为他会悔过,可源学博却欲发无法控制心魔,更加怨恨起她来,偷偷与魔族反派勾结,目的杀了栾珝和摧毁她。

当年妖魔表面虽风平浪静,可早已暗潮汹涌,多少听栾珝提过一二。

当年妖魔中为首反乱的有魔族叶司胤、妖族妖王金冀妖后曲依瑶、羽族桑榆,他们本就对栾珝的权利产生贪恋,野心勃勃地想要统领三界几人各怀鬼胎,一心以自己一族为首,当知道栾珝与天界达成友好关系的规定和与清灵玉神相恋后非常不满意,其中很多妖魔中人觉得触及了底线,有了反乱之心。

所以当年他们不仅是想要杀了栾珝,还要杀了极具威胁的她,而迷失心智的源学博恰巧给了他们的机会。

他们将一颗丹丸给了源学博,骗他说只是让玹耳短时间失去道法的丹丸,却不知那是一颗魔蛊,能控制人心智,堕入魔道,待意识失去便沦为魔尸。

那时师傅已经沉睡于混沌,浦时大神得空便来看她。

一日源学博解除禁足,主动提出想想她当年道歉,浦时大神以为他一心改过,心生内疚便带他一同而来赔罪。

不料,源学博却在她松懈时再次下药,只是阴差阳错下给浦时大神喝下了,当下浦时大神便知有问题,当即将他一身修为化去,去除灵根终身不得修炼逐出师门。

尔后玹耳替他诊治才得知是中了魔蛊,魔蛊她大概听栾珝提过。

魔蛊她有蛊子和蛊母两颗,蛊子会随着宿主蛊母会在童子童女的鲜血喂养下日益强大,届时浦时大神,逐渐失去意识,堕入魔道,成为魔族傀儡不死魔尸。

当得知此丹丸是魔蛊时,她找过源学博,可他早已死于非命,显然是怕他泄露出去将他灭口了。

因此便无法询问他蛊虫从何而来。

玹耳虽一直替他洗练魔障,可一日不找到宿主蛊母将它毁了,浦时终日受魔障侵噬,治标不治本。

栾珝也命人秘密查探宿主蛊母,当年魔族能炼制魔蛊的炼丹师很少,栾珝锁定了几人,最后查到魔尊叶司胤的炼丹师白苏子身上。

叶司胤承认有让她炼制魔蛊,可丝毫不知她早已炼成,据叶司胤说,白苏子丝毫不给他盘问机会,不久前便自尽而亡。

当年栾珝翻遍了魔尊各处确实见不着蛊母丹丸,他也确实一直不惜代价秘密寻找。

就这样,冷艳白苏子一死,魔蛊之母也就成了谜,至今未知究竟在何人身上。

自此玹耳夜夜梦到不好梦境,可她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随着时间推移,魔障一日比一日强大难控。

一天深夜,浦时大神还是抵不住魔障侵噬,完全丧失理智,迷失自我,失控下,亲手灭门,一场屠杀。

玹耳赶到时已迟了,整个青峦山无一幸免,震惊六界。

以防他杀孽更重,玹耳和栾珝携手试图将他封印在神天境等师傅归来再做打算。

可天帝却来了来了一计。

“五万多年了,时叔让久等了。”

说着,五行星辰阵破,锁魔链断,庞大魔障迸发出浓烈魔气,魔化浦时紫黑色的眼眸嗜血般狰狞。

他刚想动时,一个金光笼罩他全身,紧接着玄灵木珠于东方大罗山,玄青龙现;玄灵金珠于西方苍亭山,玄白虎现;玄灵火珠于南方火云山,玄朱雀现;玄灵水珠于北方天华山,玄玄武现;玄灵土珠于中神天境,玄黄龙现。

唯有上方空隙,浦时向上时,玹耳悄无声息出现在他之上。

五玄灵分别发出各色光芒,玹耳发出流光泉,将浦时困在其中,不得动弹。

阴阳双雏得解封后,幻化为人直朝玹耳而去,殷小松他们随之而动。

与此同时,三魄石归体,玹耳头顶完整的玉心石现。

绝对结界躁动起来,栾珝出了绝对结界,九扇狐尾发出凌厉白光,与生俱来的威严让妖魔众人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桑榆忽然出现在方圆五里外,押着两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