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我在六界那些事儿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我在六界那些事儿的页面

我在六界那些事儿

第一百零七章 人不过一死

第一百零七章 人不过一死

清早,杜邮先生照常洗漱穿衣,前往兰陵学馆授课。

太阴星君见杜邮先生神色如常,没什么变化,立刻往书房里去瞧。果真,水壶满满当当,没怎么喝。

太阴星君很是闷气,平素对她冷冷淡淡也就算了,怎么连她倒的茶水都不喝?

太阴星君想,会不会已经喝了水,只是没有起效用?哎呀,先前忘记问贪狼星君,青丹服下后多久起效了。

太阴星君想着,现在上天去问贪狼星君,一来一回,又要耗费时间。何况她昨天是偷偷摸摸溜回去的,这次回去,到底会不会被发现,还是两说呢。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叫卖声:

“戗剪子嘞~磨菜刀!戗剪子嘞~磨菜刀!”

太阴星君立刻跑到厨房,把剪子刀具一齐拿着,又风一般地冲到门口,一脚把大门踹开了。

戗剪子的小贩被吓了一大跳,脚都滑了一下。太阴星君提着刀,气势汹汹,突然冲了出来,这换做谁都要被吓着。

太阴星君说:“剪刀,还有菜刀,帮我磨一下。”

“欸,好勒!”

小贩放下担架行头,把磨刀石拿了出来,接过太阴星君手中的菜刀和剪刀,忙活起来。

趁这忙活的功夫,太阴星君又把杜邮先生书房里那壶下了药的茶拿出来,倒了一杯,递给了小贩。

小贩露出大白牙,朴实地笑道:“诶,谢谢。”

“不客气。”

太阴星君盯着小贩,看着他咕噜咕噜一大口喝下。等水喝尽了,太阴星君又给小贩添了茶。

小贩说:“谢谢姑娘,不用了,俺先帮你把活搞完。”

小贩又蒙头去磨剪子。太阴星君一直打量着他,观察着他。

一炷香过去,小贩把菜刀磨好了,递给了太阴星君。小贩一抬头,看到太阴星君纯真妩媚的面容,脱口问:“姑娘,你定亲了没?”

太阴星君眯起双眼,嘴角不禁上扬:“没呢。”

“俺……俺……”戗剪子的小贩黝黑的脸染上一层红色,变得黑红黑红的。

小贩连忙把剪子也戗好了,把剪刀和菜刀都递给太阴星君。太阴星君问:“多少钱?”

“不……不收钱。”小贩憨厚地说,“就当是俺请的。”

太阴星君掩嘴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好意思好意思!俺该做的。”

太阴星君盈盈笑着,问:“那大哥,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戗剪子的小贩喜出望外,连忙点头:“好的,好的!”

太阴星君把小贩招进来。小贩走到院里,太阴星君把大门关上,又把垂花门关上了。

小贩打量着院子,到处瞧瞧看看,随后对太阴星君比拇指:“姑娘,你们家有股书卷气,一看就是不一般的人家。”

太阴星君掩唇笑了:“你可真会说话。”

“实话,实话。”

太阴星君轻笑着,忽而冷哼一声:“可惜,你要是长得不错,我倒可以看你会说话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

小贩没听清:“姑娘说什么?”

太阴星君媚笑说:“我的意思是……”太阴星君变了神色,一字一顿:“你,要,死,了!”

话音刚落,太阴星君袖一挥。戗剪子的小贩还没反应过来,身躯就像灰烬一样渐渐散落。一阵风吹来,小贩就彻底没了,就像没在人世活过一样。

太阴星君拿起磨好的菜刀,看了看锋芒,赞道:“不错,这磨菜刀的手艺不错。”

……

至夜,杜邮先生回来了。

杜邮先生一回来,就往书房钻。太阴星君见状,不再假扮文淑先生,而是用了自己的真形貌。她端着茶水,直接进了书房。

杜邮先生听到太阴星君进来的动静时,本是下意识要训斥。可定睛一看,太阴星君已现出本来样貌,没再假扮文淑,这才神色稍霁,却还是冷冷说:“星君总算不幻化她人形貌了?”

“既然早都被看出来了,我有必要继续变成她吗?”太阴星君说。

杜邮先生冷哼一声:“好,既然你不再作伪,咱们也可以好好谈谈了。”

太阴星君抽了张凳子,坐在杜邮先生对面:“你想谈什么?”

“我妻子文淑去哪儿了?”

太阴星君笑了:“她在哪儿,我怎么会知道?”

杜邮先生猛然一拍案,大喝着问:“你真不知道?”

太阴星君妩媚一笑:“先等先生喝口水,我跟先生好好聊聊。若这之后,我心情好,或许能记起文淑先生的去处。”

说着,太阴星君把水递给杜邮先生。杜邮先生却不领受,只冷冷吐出一字:“滚!”

太阴星君眉头一挑:“你说什么?”

“我说滚。”杜邮先生站了起来,他说,“你既不知道我妻文淑的下落,何必留在此地?给我滚出去!”

“我堂堂神界天君,你一介凡人,让我滚?”太阴星君冷笑一声,说,“你真是不识好歹!”

“神界天君又如何?”杜邮先生说,“你别忘了,这里是人界,这是我的家,我让你走,你无权留在此地。”

太阴星君妩媚一笑,她双手环在胸前,在杜邮先生面前坐了下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赶我走?凭你的本事,怕都没法把我赶离这把椅子吧?”

“你!”

杜邮先生怒目瞪着太阴星君,猛地抬起手来,正要狠狠打下,却还是顾着不打女人的斯文,制止了自己,只把手猛地落下。这落下的势头,变为一道怒极的拂袖。杜邮先生把手背在身后,转身就要离开书房。

只听太阴星君幽幽道:“怎么?不想知道文淑在什么地方吗?”

杜邮先生顿住脚步,吐出一个字:“说。”

太阴星君掏出最后一粒青丹,对杜邮先生说:“把这粒青丹服下,我就告诉你。”

杜邮先生转身,问:“这是什么?”

太阴星君说:“毒药,剧毒,只有一命换一命,我才会放了文淑。”

杜邮先生闻言,怒意沉寂下来,他经方才一通发泄,情绪已然稳定,也恢复了理智。他也明白过来,仅凭自己,奈何不了太阴星君。

杜邮先生想,人不过一死,死后一张竹筏,渡到忘川,还有下一世。但他要把文淑救回来,更要替项司雨等人留下太阴星君杀人的证据,如此才不枉这一遭赴死。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10/21029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102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