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神运仙王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神运仙王的页面

神运仙王

第673章 封印

第673章 封印

“就在三个小时前,命运教会旗下神翼骑士团的第十二分团,还有第十三分团,已经入驻了圣玛丽亚城。”

在阿斯加德,属于奥丁的神殿内,阿萨神系的诸神们也在为南阿美利加的那场战争忧心忡忡,躁动不已。

‘火焰与欺诈之神’洛基坐在自己的神座之上,很淡定的说着他新掌握的情报:“另外,在恩卡纳西翁的方向,他们很可能隐藏了一支三十万人以上的装甲机械军团,目前正在进一步确认中。我预计那很可能是巴西政府,在阿美利加资助下建立的那支新国防军。显然,他们洞察了我们的撤离计划。”

他注意到奥丁的脸色变得更加沉冷,这却让洛基感觉愉悦,在说话的时候轻微的挑起了唇角。

“那么你认为他们会就此发起全面攻势吗?洛基殿下?”

问话的是阿萨天后弗丽嘉,他知道这位对阿萨神系没有任何忠诚。可限于契约,这位在奥丁与大庭广众下说出的话,还是有部分可信的。

“这得看我们怎么选择了,就在两个月前,我们在前线停火了三天。然后他们的海军就袭击了安托利亚大陆的卡托隆迪港,将我们云集在那里的一千四百艘运输船全数击沉,然后又强行突破,攻占了福摩萨这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我想现在,他们的态度也是一样。如果我们打算在南阿美利加停止这场战争,那么天命同盟会毫不犹豫的发起决战,把我们赶下大海,甚至是在陆地上全歼。”

洛基略含嘲讽的笑着:“我知道你们不想承认这一点,可万兽帝国在南阿美利加的三千二百万勇士,在某种程度而言,确实都沦为对方的人质了。”

洛基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格兰登海战之后的恶果。在失去神明方面的优势,海权方面也遭遇打击之后,阿萨神系在南阿美利加的形势,注定会是每况愈下。

最开始阿萨的诸神们还被表象蒙蔽,自信他们能够守住阿根廷,甚至在增兵之后再次反攻入巴西境内。可现在,所有人都察觉到命运主宰在那条战线之后隐藏的森冷恶意。

而在洛基看来,奥丁本人与提尔也需要负很大的责任,两人身为战神都不容许失败。而万兽帝国的一线指挥官哪怕是在遭遇重大阻力的时候,也不敢将他们的忧虑转达给诸神,这也令阿萨神系的所有神灵都发生了误判,没能够准确的认识到前线的形势变化。

“狂妄!”

‘收获与丰收女神’希芙一声冷哼:“那可是高达三千二百万人的大军,是万兽帝国最精锐的战士!他们能有这么大胃口?”

“问题是,现在不但我们对面的那位命运主宰很有信心,这里在座的绝大多数人,可能也是这么认为的。要知道,半年前他们的军队,可是正面突破了我们的防线。我说的对吗?提尔殿下?”

在望见包括希芙在内,几位还不明白状况的神明都面色微变时,洛基又语声一转:“还有一个更加糟糕的消息,那位命运主宰在不久前与伊西斯见面了,两人据说是达成了某个协议,那这个协议的内容外人无从得知。建议陛下致函询问,寻求一个解释。”

在此处,奥丁面无表情的插口:“我已经问过了,伊西斯殿下她说无可奉告。”

“哇奥,无可奉告的秘辛。”

洛基笑了起来:“我猜是与光辉之主的异常状态有关,那位的神性层面很可能又出了问题,需要寻求命运之主的帮助。可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无从得知。”

这一句,顿使在场的众多神灵都一阵嗡然,几乎所有人都在神色各异的小声议论。

“光辉之主依然是我们稳固的盟友,这点毋庸置疑,你们也无需在意。”

奥丁顿了顿他手中柱着的长剑,用他无可匹敌的威严压制住了殿堂内的所有异声。

“我把你们召集到这里,是为了南阿美利加的局势。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对策化解目前的危机,而不是因捕风捉影之事质疑我们的盟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提尔?”

“我们只有两个选择,陛下!”

提尔脸色青白的回应:“一是不计代价的把我们的战士撤出来,可这么做一定会出现极大的死伤,我们的统帅部认为能够撤回一千万人都是非常幸运的;一是再增兵一千五百万人,稳固我们目前的战线。可这样一来我们的后勤将迎来很大压力,只凭阿根廷的资源无法负担我们近五千万战士在那片大陆作战。而这必将是一个无底洞。一旦我们失去制海权,那些万兽帝国的勇士都将有去无回。”

“提尔,撤离不可以,增兵也不可以吗?”

提尔看向了声音的来处,那是雷神托尔。

“托尔殿下,如果我们撤离,他们绝不会坐视。可如果我们选择增兵,他们一定乐见其成。”

“这都非常愚蠢。”

黑暗之神霍德尔深深皱眉:“南阿美利加方面,就只能承担3500万人作战?”

“继续增加资源与税收的压榨,极限状态下4200万人也是可以的。可这样一来,也会加速他们增加信仰的目的。此外,光明教会那边已经有很多次对我们表达了不满,这可能导致同盟的彻底破裂。”

洛基笑着回应:“我们的敌人很可怕,想想看吧,全面战争开始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会不惜代价的反攻,抢回以里约热内卢为中心的巴西三角工业区?”

“这不该是你的责任吗?洛基!”

托尔眼含恼怒的盯着欺诈之神:“正是由于你的情报,让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决断。”

“尖锐的指责!”洛基毫不在意:“然而我没可能对阿美利加的内部了如指掌,洛德殿下也没有做到不是吗?归根结底,我们误判了那个东方古国对天命神系的支持力度,而阿美利加国内的暴乱也平息的过于迅速了,他们的工业能力也爆发得尤其强势。这让我深刻怀疑光明教会与奥林匹斯神系的诚意与能力,他们本该负责牵制住阿美利加国内的。”

“——最重要的误判还是源自于神明的层面,我们没能如愿破坏他们的那些矿业与魔材养殖基地,也没法在正面战线向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还有,五个月前我就已经向所有人发出警示,说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很可能与事实有巨大差距,我们有可能在南阿美利加陷入泥潭,暂时放弃那边才是最佳的战略选择,请问您在意了吗?托尔殿下?我记得您当时是这么说的,撤退?奥丁的荣耀不容玷污!”

雷神托尔气息微滞,显然是被洛基的言辞逼得无话可说了,他只能侧过头:“那么‘超限战法’呢?听说我们偷渡到阿美利加本土的几个特战团有着很不错的战果?”

所谓超限战,也称“不对称战争”,是指超越‘界限(和限度)’的战斗或战争,是跳出战场之外的战争形式,包括“生态战”、“贸易战”、“金融战”、“恐怖战”等等,以不择手段的方式打击对方的战争信心与战争潜力。

“很遗憾,目前的不对称战争反倒是我们处于下风。托尔殿下您不会不知道我们的占领区内有多少反抗武装吧?”

洛基一声叹息,似乎痛心疾首的样子:“我们的确对阿美利加国内造成了重大打击,可他们的重工业与材料工业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然后那许多报纸与电视台,把我们阿萨神系渲染成了恐怖分子与恶魔,这让他们的信仰更加坚定牢固了。我猜天命神系在阿美利加国内,现在至少有四十亿人的虔诚信徒。他们每天祷告时的信愿之力,如同天柱!”

“我听说我们已经有三千枚各种型号的核弹储备?这能不能为前方提供帮助?”

黑暗之神霍德尔,若有所思的问道:“如果以互相毁伤为目的——”

“你一定是在说笑吧?霍德尔?我们是有三千枚核弹,可对面何止十倍?按照我调查的数字,可能是在五万到七万之间。我们可以重创他们在前线的部队,他们却可以毁灭我们的所有战士。”

洛基没等霍德尔说完就摇着头,将一幅地图投影显现在这座殿堂当中。

“你知道什么是‘粒子束防导系统’吗?霍德尔殿下?粒子束炮,你可以理解成‘冲击射线’魔法的科技增强版。格兰登岛海战,那些战舰上的粒子束炮阵列,霍德尔你应该是见过的?而如今,那个东方古国的粒子束武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他们不需要魔能阵列,也不需要昂贵的魔能材料,就可以制造出威力更强大,体型更小巧,造价也更加低廉的粒子束武器。”

“而光魔工业购买了他们的技术,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所有在他们掌控下的城市魔塔阵列中嵌入了粒子束防导矩阵。你可能很难想象,光是悉尼城,他们如今就布置了共十七个粒子束防导矩阵,总数三千四百门粒子束炮。这不但可以防御周围一万三千公里范围内的导弹,还能对三千公里内的神明造成有效杀伤。”

“然后,他们所有最新型号的魔动装甲,坦克,战车,都加强了应对辐射的能力。只要不是核弹爆炸的中心地带,那么他们所有穿戴魔动装甲的士兵,都有着一定生存能力。这让他们应对核战的能力大增——相信我,一旦打开核战这个潘多拉大门,后悔的一定是我们。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

霍德尔的脸色阴沉,格兰登岛海战,他们是有尝试过借助战术核导弹的力量解决盟军的舰队群,可都被无一例外的拦截。

结果反倒是他们这一方,有许多海兽被对面的导弹打死打伤——只以核战争能力而言,天命同盟的力量确实是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

“霍德尔,你虽然不是战神,可有时间的话,还是应该去了解一下敌人最新的武器装备!”

奥丁万分头疼的揉着自己的额头:“那么现在这个状态,我们根本就无力解决?”

“是的陛下,除非——”

提尔的目光闪动:“除非我们可以在其它方向对天命同盟施加压力,或者再进行一场神仗,一场能够让我们重新赢得优势的战争。如果能够给予天命神系一次重创,那么我们现在面临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奥丁一声轻哼,目中溢出了血色流光:“可是提尔,这小半年当中,我们一直都在觅机决战不是吗?”

提尔不由再次哑然,格兰登岛海战之后不到半月,四大神系就一直在谋求着第二场神战。他们始终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一个让天命诸神脱离那乌龟壳一样的防护体系,不得不与他们正面对抗的时机。

可现在,更可能是他们被迫在南阿美利加与天命神系再来一场决战。

在那里,敌方战线上的魔塔高达两千,魔能阵列也在时时跟进。那些永固要塞,则可以在周围3000公里内,对于天命神系的神明提供有效支持。他们还打造了众多型号的特殊火炮——都是口径不大,却射速惊人,可以对神明形成有效威胁的魔能武器。

提尔哪怕用脚后跟去想,也能知道这场战争的结果,那绝不会比格兰登岛好到哪去。

“撤退计划还是暂停吧,先把魔斧军团,还有科布公爵辖下的第342军团送上南阿美利加,先稳住那位天命之主。不过‘蒙德维的亚’方向的防御必须增强!目前的战线还是太近了,如果要撤离,这个乌拉圭首都的港口运力至关重要。”

这是诱惑之神洛德,他显然已深思熟虑:“陛下,我认为您现在,是该与他们聊一聊了。如果我们在那边再遭遇惨败,可能会动摇整个世界的局面。此外,我感觉到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奥丁知道这位指的‘他们’,是指阿萨神系的那些盟友。

“你说的对,洛德,天命联盟的压力不能只由我们一方承担。那位命运之主越来越强大了,我们不能再奢望一个对我们绝对有利的战场——”

就在这个时候,奥丁的神色微凝,眸光眺望向某个方位,然后他的脸色就更显阴沉。竟有一股无比暴戾的气息,散出到奥丁的体外,让这里的众多神明都噤若寒蝉。

※※※※

稍早一些时间,在北极冰盖的上空。

“我没有说错吧?你们与奥丁,与宙斯他们联手,最终得到什么了?光明的信仰正在新大陆消退,奥林匹斯则从旧大陆的希腊出发,在蚕食着你们的力量。”

“在他们的占领区,你们劝你们的信徒忍耐。可他们是怎么做的呢?对于光辉信徒的压榨日甚一日,你们大概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少信徒,明面上是一百一十亿,可真实的数字早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亿。如果去除掉真理教会,那么世界第一信仰已经易主了两位,这就是你们从同盟中得到的AH?”

“还有阿胡拉,自从结盟之后,他对真理信仰的篡夺更加明目张胆了。他有为这个同盟努力吗?可能有,可他现在更专注于篡夺你们的信仰,可能再有一年,两年,他在真理教当中的根基就会真正稳固。而你们呢,不得不委曲求全,什么都不能做。”

“两位应该相信我的信誉,只要你们愿意帮助我,那么未来这个世界如果可以出现第二位神上神,那一定会是荷鲁斯殿下。你们都已经把那枚世界原核交到我的手中了,除了与我合作之外,你们还有其它的选择?”

在伊西斯的身边,李墨尘正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孜孜不倦的尝试劝说伊西斯,还有她身边的那团‘太阳’。

这位光明圣母与光辉之主都不为所动,可不远处的盖娅,宙斯,还有瑞亚,却都是脸色凝冷。

李墨尘没有做任何掩盖,他们能够听到李墨尘在说什么。可目前两方之间的诡异关系,让他们不能不生出猜疑之意。

关键是这位说的情况,也正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一旦这两方最大的势力联手,关于神上神的争夺,可能就将盖棺定论。

伊西斯则满脸的无奈,她大概能够猜到李墨尘的意图,却无可奈何。有求于李墨尘的结果,是她无法强硬的将这位斥之千里之外,她也不可能将光辉之主的情况暴露给更多人得知。

且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在挑拨,伊西斯依然不可抑的生出了几分怨恨之意,目前的这个同盟对光明教会的利益伤害,的确是大到让她难以忽视。这让伊西斯的意海内也时不时的就冒出想要干脆与李墨尘合作的念头,根本无法自禁。

“不要受他的挑拨,荷鲁斯。”

伊西斯脸色冷漠,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与光辉之主进行着神念交流。

“这位命运之主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并不可信!”

“可现在被挑拨动心的是您,我的母亲。”

荷鲁斯的声音,并不像是他喜欢的形象那样灸热狂暴,反倒是清冷如冰:“而且你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是事实。这个同盟,我从来都不看好,这让我的信徒遭遇了他们不该承受的磨难。”

伊西斯暗暗一叹:“即便要与他合作,我们也必须等到你的问题解决之后。在这之前,荷鲁斯,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牵绊住他的脚步。”

“如果要牵制他,就不该将那枚世界原核交给他,这会让他的优势更加明显。”

荷鲁斯不以为然:“这场心灵之战,我未必就会输给我,输给那位影月苍狼。”

“我当然相信你,荷鲁斯。”

伊西斯的目泽闪动:“可我们有更安全的,更有保障的方法,我们为什么不用?”

李墨尘完全不知他们母子之间的交谈,他依旧舌灿莲花:“知道吗?伊西斯?我甚至预料到我们下一场战争会爆发在哪里,就在这附近不远,联邦的阿拉斯加州是吗?”

就是这一句,让伊西斯不由身躯微颤,向李墨尘冷冷地凝视。

“如果你这次没有向我求助,那么我就只能暂时避战。可现在,我倒是有了与你们再战上一场的想法,那么猜猜胜负吧?伊西斯殿下,你认为我们两方之间谁会获得胜利?”

不过就在他们谈到这里的时候,半人马喀戎从冰盖内部飞身而起:“已经可以了各位,接下来你们就只需要把神力灌入就可以。”

此时在场的七位神王——光辉之主,伊西斯,命运主宰,伊什塔尔,盖娅,宙斯,还有瑞亚,他们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就各自降临到喀戎为他们准备的阵枢。

而位于最东侧的宙斯,目光闪烁的询问:“我想知道,这到底可以封印他多久,喀戎殿下?”

“三到五十年,这得看你们的意愿,看最终的神力封印是否牢固。实在太晚了,永久封印他的时机已经在七个月前过去。”

喀戎苦笑着回应:“而现在,哪怕是让他苏醒的时间多推迟一天,都能够让我们,让这个世界多一天的余裕。”

“所以关键是在于我们的意志是否坚定,神力是否协调?”

李墨尘已经在往喀戎布置的封印阵中灌注神力,使得周围的冰盖都冲起了一束束的光柱。

“我劝各位全力以赴,卡俄斯这个变数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您,宙斯陛下!”

李墨尘其实不太理解盖娅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奥林匹斯之王也一起叫过来,原本这位并不在李墨尘的邀请之列。

要暂时封印卡俄斯,他们六位神王其实就已足够了。

而宙斯这个人,是李墨尘最不放心的。当年盖娅与她的三个孩子满世界扑杀卡俄斯的后裔时,宙斯都还没有进入这个世界。

在这位成为神王之后,更是借助倪克斯的力量,以卡俄斯的子嗣们制衡盖娅。他庇护了相当多的卡俄斯子裔,让他们成为奥林匹斯神庭的忠实支柱。

宙斯没有答话,只冷冷的一笑,盖娅则脸色沉冷的回应:“我说过的,我可以为他担保!他的力量能够帮助我们,我也可以保证他不会对我们的行动,对这个封印阵有任何不利。阿胡拉与奥丁也可以证明。”

她的意思是,直到这一刻为止,这两位神王都毫无所觉。

“希望如此!”

李墨尘唇角扯了扯,眼中依然含着质疑。可他接下来到底还是闭上了嘴,神色默默的继续往封印阵中灌注神力。

对于这几位的打算,他其实不甚在意。

这次的封印要能够持续三年以上,李墨尘就已得偿所愿,心满意足了。至于接下来的形势,无论怎样发展,他都自信有能力应对。

大概三十分钟之后,以这封印阵为中心的整块冰盖,都在剧烈颤动起来。表面的冰层不断开裂,发出持续不断的‘咔嚓’声响,环绕在周围的冰雾,也不断的轻微震荡,一颗颗被粉碎为粒子状态,让人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这里有七位神王的力量镇压,因核裂引发的爆炸必将波及整个北极冰盖。

受封印阵的激发,卡俄斯的意识正在急速的苏醒,他的力量也泄露了出来。一方面那无尽的混沌,在吞噬着他们的力量;一方面则不断往外发出震荡。

李墨尘的神色,也逐渐沉凝。这位‘混沌’之主虽然沉睡了好几千年,可他的实力一点都不弱。

真理级的‘混沌’,还有真理级的‘震荡’吗?他不知道这位是否还有着其它的权能,可仅仅是凭这两项,就足以让他在一线神王的位置上站稳,与他们并驾齐驱。‘混沌’与‘震荡’,一攻一守,可谓是相得益彰!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抵抗越来越激烈,卡俄斯的第三门强大的真理级神权也开始出现,那是——裂痕!

包括李墨尘与喀戎在内,八人的体内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裂隙。他们一方面要压制住自己体内的开裂,还得保证周围的物质不会发生粒子层面的‘裂解’。

一旦核爆接连不断的发生,那么喀戎的封印阵将功败垂成。不但没法封印住卡俄斯,还会造成这位提前苏醒。

可现场七位强大神王的力量,还是阻止了这个可能。李墨尘拥有的究极‘统一’,‘律法’与‘协调’等等都能够起到一定作用,不过他的命运神权,才是对抗裂痕的主力。

于此同时,李墨尘也感觉到虚空中有几道视线,正在往这边注目过来。

有黑夜女神倪克斯,也有北欧神王奥丁,也同样有现任的真理主宰阿胡拉——不过这三人都暂没有插手之意。

在这封印阵外,喀戎还用了他在神话时代的储藏,布置了一座规模恢宏的防御阵列,用于防备外因干扰。而此时在场的七位神王,无不都行有余力。

就在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那冰盖上的裂纹与震荡终于开始缓解,卡俄斯的反抗在封印阵的压制下逐渐减弱。

可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气雾从冰盖下的深海内升腾而起,一直冲出冰盖。出现到他们面前。这团黑色的气雾迅速凝结,显化出一个三寸小人。

那是一位类似于魅魔形象的存在,将美貌,诱惑与狰狞,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而且明明是一个小人模样却偏偏显现出了压倒性的神威与气势,让在场的七位神王都本能的收束起了神念,聚集于身体之内对抗那强横念压,以及那让他们毛骨悚然的‘染化’。

李墨尘感觉到自己现在就极度的快乐,那是一种可以让他上瘾的感觉。类似于吸毒,可却远比光明世界流行的那些毒品更强大亿万倍,稍稍接触,就足以让李墨尘这样心智的人为之沉沦。

那‘快乐’可谓是无孔不入,这创造级的法则力量,让李墨尘的身体哪怕只是正常的体液游动,亦或是简单的思考,都是如登极乐。

而极致的欢愉,则让他不能自禁的产生了欲望,想要更多这种快乐的欲望。

“这是?”

伊什塔尔眼神惊疑,可他随后就意识到了这位的身份,然后进一步加强了心灵的防御。

她知道在场众人当中,另一个身份为地狱之主的她,更容易遭到对方的污染。

“有趣,是谁在阻止我在这个世界的伴侣呢?”

那魅魔形状的少女,似笑非笑的扫望着众人,然后她的目光最终定格在李墨尘的身上:“应该是你吧?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大量的因果之线。我知道你,这个世界的命运之主,一个在短短30年中崛起的强大神祇。你是要阻拦我吗?这个世界的命运之主?”

李墨尘的眼神凝然,昔日的卡俄斯之子,最古老的神王‘法纳斯’,就是双性之神。

而他眼前的这位,混沌五神中的‘色孽’,也是一位双性神,他是在快乐、纵欲、愉悦,甚至是爱的力量中诞生。这四种源自于所有生命的情绪,也是他的力量源泉。

除此之外,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卡俄斯之妻‘厄洛斯’,也是最早的爱之神;她自混沌中诞生,参与世界创造的一切。

在永生神中数她最美,是世界之初创造万物的基本动力,是宇宙最初诞生新生命的原动力和自然力创造本源的化身,一切爱欲和情欲的象征。

——这与混沌五神中的‘色孽’,何其相似?

说来在地狱与深渊当中,也有十几位有着相似力量的魔王与大君。可在这位的面前,他们的力量就像是蝼蚁一样的孱弱。

“混沌的扩散,是所有智慧种族的敌人。”

李墨尘没有任何的畏缩退避,他就直视着这位‘色孽之主’,混沌的魔神。

“当我成为这个世界的神灵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为敌!”

“还有一个可能,为我效劳!”

色孽笑着望他:“我很喜欢你,你可以获得我最多的宠爱,也可以从我这里获得最多的赠予。你们在争夺成为神上神的机会是吗?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得偿所愿,并且让你的威名,覆盖诸天万界。”

李墨尘面上没有任何的感情,似乎不为所动。可其实神念之内,正在抵御着那一波波袭来的快乐,还有那无尽的欲望。让他永远无法满足,让他铭心刻骨的渴望。

他眼前的色孽形象,也已经在与安琪拉重叠,还变得更加美丽,更加的诱人。

幸运的是,此时喀戎的封印阵已经接近于完成。预计最多三分钟,他就可以摆脱这位混沌魔神的力量侵袭。

“坚韧的意志!你让我感兴趣了,也有资格让我陪你玩一场游戏。不过在此之前,你还得先应付你的两个大麻烦。”

色孽幸灾乐祸的笑着:“那两位上个纪元的主宰,他们绝不会让你轻易脱身。你现在还激怒了恐虐,让它释放出来的玩具元气大伤。而现在,我再为你的精彩生活加一点调料吧,希望能够让你满意。”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躯再次化成黑雾,同时分成七份,分别投向在场的七位神王。李墨尘本能的就以法力抗拒,可这完全无济于事,那些黑雾还是钻了进来,在他的右臂处,形成了一个奇异的,仿佛火焰一般的印记。

李墨尘心绪微紧,可随后他就顾不上此事了。只因对面的盖娅,瑞亚与宙斯几乎同时生变,他们将三枚深绿色,仿佛长矛的神话级魔法器具,先后穿刺入位于深海的封印阵内。他们的力量也偏离了既定的循环,扭曲了封印阵的魔纹,在内部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魔纹结构。

于此同时,那三杆长矛的尖端,也伸展出了无数的根系,往地底深处延伸。

“自然恩赐之矛?”

李墨尘仔细辨识,然后就冷眼注目着盖娅:“这就是您的保证吗?盖娅母神?”

那是与盖娅伴生的器物,是这位根源母神手中最强大的神话武装之一。

伊西斯也是脸色沉冷:“盖娅,你背叛了我们的约定。”

这一次的封印,李墨尘说服了她,而负责邀请盖娅的却是伊西斯。这让她心内怒火激涌,感觉自己被对方戏耍背叛。

“我的承诺是全力帮助你们封印他,我也做到了不是吗?”

盖娅微笑:“这个封印阵没有被破坏,我们只是稍微留下一点后手。这个封印不但没有弱化,反而更强,我们付出的可比你想象的多。”

“可你们的作为,会让卡俄斯的力量,更易于渗透到外界。”

喀戎已经辨识出了封印阵内部的变化,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这的确有助于封印的加固,可这三人的目的,却是为借助封印阵抽取属于卡俄斯的力量。

那正是‘自然恩赐之矛’的能力之一,可以从任何生物的体内抽取与净化力量。

除此之外,这也将是封印阵最大的隐患。未来只需盖娅的一个念动,就可随时将这‘混沌’卡俄斯从封印中解放。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可不到万不得已,我将它释放的可能近乎于无。”

盖娅明显不耐于与他们纠缠,这位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就这样吧!封印完成,我们也该离开了。”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28/22862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286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