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咸鱼的自救攻略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咸鱼的自救攻略的页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1179章 森林草原

第1179章 森林草原

霸道总裁和端水大师的区别其实很简单,一个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另一个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您觉得”。其实对楚垣夕来说当端水大师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原世界里为了从投资人兜里掏点钱,什么没干过啊?只是,如果混成跟原世界一样低声下气,那么这三年来如此努力图的是什么呢?

这个事情罗玉华特别不理解,问楚垣夕:“儿啊,小康都发展到这个份上了,还需要融资?你们不是特赚钱吗?”

这个问题楚垣夕都不知道怎么才能简明扼要的解释清楚。需要当然是需要了,头条系都已经估值好几千亿了照样融资不误,而且是实际大幅盈利的情况下开启融资。

这是资本的尿性,最缺钱的乏人问津,哪怕奶一口就能渡过难关,然后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并不需要钱的上赶着往里送,哪怕做的是夕阳行业,没有任何潜力可以兑现。而且小康也还没到特赚钱的地步,有的业务赚,还有的亏呢。

之前的融资之所以那么强势,几乎是小康捏着投资人的脖子签字,就是因为在楚垣夕的心目中小康处于明显的上升状态,根本没什么可卑躬屈膝的,因此估值都听我的,条款我定,不让你们吃亏就得了。

但是一旦小康真的出现问题,楚垣夕自己的底气就不那么足了,自身逻辑链路都不健全,怎么说服别人?

那强撑场面呢?虽然企业不大灵,但是吹成很灵怎么样?毕竟小康才刚刚经历了大爆发,给人感觉应该还是挺不错的,投到就是赚到。可外强中干的弊端在于只能糊弄外行,投资和融资,其实就是一个谁更需要谁的问题,内行真的提出针对性的问题,没法回答。

不过楚垣夕这么一想,发现自己还挺有天赋的,把两个世界中的小康都做成了薛定谔的小康,发展到千亿规模仍然让投资人一脸懵逼。

做企业归根到底还是要落在现金流健康这一点上,特别是当企业规模庞大,人员众多的时候。小康的员工数量以万为单位之后,不光是HR队伍工作量暴增的问题,也不是员工的晋升、考评等等的事情,关键是要承担这么高昂的人力成本,都是硬支出,企业的毛利和现金流的结构和小而美的时期截然不同。

这一点,企业家如果不能把思路转过来,继续按照以前的经验,绝对会吃一大亏,硬一点弹性不足,软一点直接垮塌。可以说原世界的小康之所以后来闹钱荒,和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楚垣夕才对现金流的变化趋势这门警惕,最近的数据勾起了他原世界中被融资噩梦所统治的回忆。

关键是,这种迹象并不容易隐瞒,特别是在无数双眼睛盯着云区块算力这个新兴市场的时候。区块云这项技术对世界带来的改变在小康健康币上链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已经是如此的显著,能够支撑起一个新兴市场,当然也就成了很多人必欲取之的要冲。

而小康,甩出王炸之后一个月内拿到3亿用户虽然惊爆,但是道上已经渐渐开始流传,说这叫其兴也勃焉而其亡必也忽焉,这些角逐网赚的用户就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小康塌方的速度说不定比崛起还快呢。

因此阿里的老樊在巴人即将上市之前以巴人集团合作者的名义来祝贺,实际上黄鼠狼给鸡拜年,对楚垣夕重提旧事,问他小康需不需要战投?

同样的问题,不同的语境,效果当然也是截然不同的了。此时的老樊心态十分放松,跟楚垣夕说如果小康接受战投,和阿里建立合作关系,双方合力完全可以把黄团从国朝的“AI团长地图”中抹掉。别的不管,至少LBS类的商业玩法比如城市宝藏之类的让黄团无法染指。这样,小康的企业发展前景和未来绝对有保障云云,三千亿市值的目标不在话下。

楚垣夕问的是:“那具体的合作形式呢?”

但实际问题则是:那小康需要付出什么呢?

“那可就太多了。”老樊说话间虽然没笑,但是神情畅快,感觉楚垣夕这块难啃的骨头终于出现松动的可能,说明集团以打促谈的办法还是行得通的哈?你看这刚一动手不就变得可以谈了么?

“比如说你的便利店就可以引入到我们的本地生活体系里,还有康康,我们完全可以搭建桥梁让康康的用户进入阿里更丰富的系统,变成更好的社交。还有妖异都市这种游戏其实也很有拓展的空间,如果用支付宝来推,玩家打怪能同时爆小康和口碑的优惠券,你想想是什么劲头?我们有大润发和河马,和小康店面组成新的协同生态该有多美丽?”

由于是以祝贺巴人IPO为名,声叔也在旁听,此外还有袁苜。此时声叔特别迷惑,在后边小声问袁苜:“阿里之前不是对你们喊打喊杀么?不是专门为了对付小康做了很多功能么?怎么又重提战略投资?不是很奇怪吗?”

“哪奇怪?”袁苜感到声叔的问题很奇怪。

“他们针对你们做的功能,再投资你们,不是瓦上叠砖了么?”

“那你说滴滴和快滴为什么合并?功能一模一样。”袁苜不无得意的说,因为最近小康抵御阿里侵蚀方面做的还不错呢。

对她来说反而是现金流曲线并不是问题,原因也很简单,不但是她,就连她哥袁敬现在也是盲目相信楚垣夕的实力,认为这都不是事儿。楚垣夕身上有很多标签,但对他们兄妹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融资强者!

在他们窃窃私语之时,楚垣夕突然露出灿烂的笑:“照您这么规划,那小康不就变成森林了么?”

老樊顿时面色一囧,因为杰克的金句非常非常之多,但在众多金句中有一句对大众来说并不特别熟悉,而对业内人士来说足以敲响警钟,叫做“阿里的流量入口应该是草原而不是森林。”

说这句话的背景是美丽说和蘑菇街作为导购网站,也就是电商买手,和阿里建立了非常融洽和谐的关系,然后正准备大展拳脚之时,一夜之间被淘宝屏蔽掉的事情。电商买手当然是电商的上游,可见让上游成长为森林是阿里不可接受之事,什么合作者不合作者的与之相比并不重要。

老樊之所以囧,是因为这个事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甚至可以被认为是阿里的亮点。但楚垣夕现在提起,那无疑不是当成亮点来说。

只听楚垣夕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康的定位类似于河马?”

“不不,比河马自由。合作,肯定让你保持独立性。”

“那不行。”楚垣夕七情上面的说:“小康的状态,要是像河马一样定位还能存在。但是想和阿里合作,本身必须像小草一样弱小可怜又无助,否则总会变成敌人。”

“哎哎哎,你这就没劲了啊。你要是没有合作的想法你可以直接拒绝。”老樊立刻明白自己又双叒被耍了,而且楚垣夕挖苦的还挺狠。

但楚垣夕表情特别真挚:“老樊,我这是忠言逆耳,你有没想过为什么你们这一年来遭到围攻啊?”

老樊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心说特么围攻我们?出手最狠的不就是你吗?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云计算本来是阿里体系内增速最高的业务,没有之一,未来要成长为核心基础业务的。结果小康对云计算赛道上的巨头们进行了一场偷袭珍珠港,阿里的业务根本做不到平稳,防都没法防,因为市场价格被扭曲,原先的赚钱逻辑已经不适用了。

关键是辛辛苦苦培育了这么多年,集团在云服务上砸了多少钱啊?一直都在亏损,充满希望的亏损,好容易该赚钱了,突然遭到这种打击,这能忍?

因此这几个月集团内部可是咬牙切齿忍了小康很久了!而且未来肯定还要继续忍,因为724过来搅局搅和的是云计算的局,并不只是小康的局。就这段时间开始以云区块链网赚为名义进场的玩家已经陆陆续续不知凡几,突然间群龙无首天下大吉,让阿里这等巨头都感到无所适从。

总之一句话,之前谁砸数据中心砸的最狠,谁就越糟心,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楚垣夕,没别人!

相比之下,黄团虽然很虎,拼多多虽然拦不住,狗东虽然重露峥嵘,都不是无从下手的问题,都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解决不了就打!开战呗,阿里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谁还怕了不成?但云区块链这个真是跟又不好跟,打又没法打,人家直接铺了一条新赛道。还好自己这边的技术研发也有眉目了……

能和云区块链带来的伤害相提并论的,只有抖音快手自建电商对淘宝的伤害。但是那种伤害是局部的,是可以量化的,是能评估出极值的,关键是知道怎么打。不像楚垣夕,不是在赛道上制造事端,而是直接铲掉一条赛道啊!

只听楚垣夕说:“老樊,小康不可能去当草原里的一棵草,咱们没有合作的基础,任何森林都和阿里没有合作的基础,否则顺风就跟阿里合作了,否则抖音就不会跟你们闹翻了。咱们战场上见吧。”

老樊没想到楚垣夕这么圆滑的人居然说出这么不留情面的话来,有些下不来台。然而其实这话还是留着情面的,不留情面就是为什么原本和贵方有合作关系的最终要么被辜负,要么得到壮大的机会,然后一扭头就变成敌人?

答案其实楚垣夕早已看穿,因为阿里总想别人是草原,是不能容忍草原成长为森林的。但阿里自己搞直播带货天经地义,希望这条业务线快快成长为森林,而且抖音和快手两个合作伙伴不应该有任何异议,这就是阿里的合作精神。

只是,老樊虽然走了,但小康这边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数据出现盛世隐忧连老樊都看出来了,区块云的新晋玩家们本身就在这个市场中,还能看不出来?虽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处于培育期,也就是做云区块项目居然还要烧钱的状态,烧钱做推广买用户,烧钱于价格战和补贴用户等等,但是市场变化感应的非常快。

因此,这些人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因为小康每掉下一点数据都会补充给他们。小康这边当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但是唯一正确的办法只能是给用户加大分钱比例。

此时的态势是小康的区块云无论从效率还是商务角度仍然处于领先的地位,效率上724的云区块链解决方案比小康的差不少,商务上因为密度决定服务质量,所以小康作为算力输出方仍然遥遥领先,销售单价最高,客户满意度也最高,客源仍然宽广。

但是,新晋玩家都有作为萌新的觉悟,比如说给用户100%的分成,自己一分不赚,只赚个吆喝。乃至于像黄团这种财大气粗有体量的,拿出跟小康打共享街机的方案出来,给用户120%的分成,摆明了让用户薅羊毛。

这个方案把其它新晋玩家的牙都打掉了,带着血掉在地上,甚至有的人不得不含恨离场。楚垣夕万万没想到不是自己干掉了这些对手,而是他们的盟友刺出致命的一击。

但是,黄团这招就像是围棋里的“俗手”一样,俗手之所以俗,是因为简单直接并且立竿见影的见效啊。虽然不高明,也不可能是最优解,但是对谁都有用。这就真的逼的楚垣夕不得不开始研究给用户分多少钱的问题了,因为黄团本身就有7000多万的DAU,从自然人的角度,和小康用户特别是新用户之间有大量的重合。

小康的DAU虽然高达3亿,但是因为来不及进行转化,其中大部分还是健康币机器人,对小康整套系统无感,也没有使用的欲望。这些人一旦发现用黄团赚的更多,肯定立刻转战黄团,直到小康开出更好的加码。

换言之,虽然说小康在总用户数只有3亿多的情况下居然让DAU达到3个亿,实现的是一个夸张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用户活跃和新用户留存,可以被记录到历史中,今后回顾这段商业时期的人永远无法绕开。但是这个虚胖的DAU始终没有时间脱离亚健康。

只是这种研究是令人痛苦的,不是让用户多赚点钱痛苦,而是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痛苦。小康现在已经是正面在和AT之一进行战斗了,乃至于也可以认为和云区块链上的所有新兴玩家战斗,但是背后非但没有靠上AT中的另一家,反而也存在同时开战的动因。

在国朝的创投语境中,这种情况只有极少数投资者还敢往里砸钱,打破潜规则需要极大的勇气。这也是原世界中小康找了好多圈外资金的原因,看似饥不择食,但是这些圈外资金不懂那么深的道理,所以不怕。

在这种环境中,巴人上市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还好,一个意外的好消息让楚垣夕的心情变得好了不少,那是高文明来报喜,非常矜持的报喜,他居然发现了耿斌和他团队的踪迹,现在犹豫到底是向国朝报警呢,还是向米国报警?耿斌在米国也有案底。

“当然是国朝了!不就是瓦努阿图吗?要不干脆我们来报?”

楚垣夕看到这条微信之后特别替曹翔高兴,这算是曹翔的一桩心病,虽然他一直都不怎么说。或者,称为执念可能更合适?让曹翔去报警,然后把耿斌抓获归案,肯定是最完美的解决。

当然,这个要求对曹翔好,对高文明来说可能就吃亏了,人家费那么大的劲,最后报警的荣誉让出来?

只可惜《高站长之家》这个电影号不能还给他,因为那是集团的资产。《高站长》也算是为了集团屡立战功了,就连《我服了》的上映宣传也有它一分功劳,因此肯定不能买出来然后送给高文明,那样难免给人掏空拟上市公司的印象,这个节骨眼上肯定不可以。

高文明半天没回话,也不知道想啥呢,楚垣夕顺手翻了翻他的朋友圈,发现内容还不少,每个月都要发个十来条。

其中去年六月是高发期,只见他写:我是个佛教徒,在奥林匹克山里修行了20天,特地不带手机。出来之后发现似乎穿越到了电影里,所有人都在上街抗议,雕像拉躺下一大堆,大片名场面即视感极强。

没想到这时高文明回了信:“如果是曹翔报警,我觉得可以。”

“那就一言为定!”

楚垣夕发完就拿到关键信息,兴冲冲的去找曹翔,瓦努阿图虽然是南太平洋岛国,但是以国朝干警的效率,一周足以搞定。

一周之后差不多是巴人IPO敲钟的日子,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