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可爱多少钱一斤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可爱多少钱一斤的页面

可爱多少钱一斤

91.九十一块

91.九十一块

订阅比例不足, 补齐订阅比例可见

他没有站直的意思, 初栀就自动自觉地往后退, 边退边给他了声道歉。

陆嘉珩回神,终于缓慢的直起身来。

初栀看着他终于站直了, 想着弯了那么长时间的身子, 他腰都不酸吗。

想着想着, 她就问出来了:“你腰疼不疼?”

陆嘉珩:“……”

陆嘉珩似笑非笑:“不疼。”

初栀点点头,想要岔开话题,尽量不让人想起那一巴掌的事情, 于是由衷的赞叹道:“你腰可真好, 我有的时候在家里洗碗弯时间长了都会有点酸。”

陆嘉珩上下扫了她一眼, 看起来好像有点诧异:“你洗碗还用弯腰?”

“……”

初栀又开始瞪他,表情看起来像只被踩了尾巴冲着人呲牙的小奶狗, 一脸的“我超凶”。

陆嘉珩低低笑了两声, 不逗她了,才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半透明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一支可爱多,蓝色的,香草味儿。

初栀抿了抿唇,没马上接。

陆嘉珩手抖了抖:“快点,一会儿化了。”

她才接过来,脸上的红还没褪干净, 小声道谢。

人家来请她吃冰淇淋, 特地送到寝室楼楼下了, 还不介意她拍了自己巴掌。

再加上之前她扣了他油碟他也没恼没发火, 欠了半个多月的衣服也没催,后来还说让她不用在意。

虽然也多多少少做了一点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莫名其妙就拿了她的水杯什么的,倒也都没啥。

初栀在心里最终给他下了定义——一个虽然很能招蜂引蝶但是脾气好心地善良的好人。

她一边撕开外面的包装纸一边想来想去,她很容易神游,经常不知道哪个点戳到她就陷入到自己的脑内小剧场里面去了,乱七八糟想一大堆,有的时候还会自己把自己逗笑。

这一会儿陆嘉珩也都没说话,就站在小姑娘面前,垂着头看着她不急不缓的撕开蛋卷。

晚上虽然温度不高,但是两人也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了,再加上他走过来的时间,里面的冰淇淋也确实有点化了,初栀撕了一半,一边香草雪糕微微流了下来。

她怕淌下来,赶紧凑过去把那道化了的冰淇淋舔掉。

陆嘉珩突然别开了眼,往旁边靠了两步,斜着身子倚在旁边墙上,单手扣住了右眼。

初栀抬头:“你怎么啦?”

“没事,”他揉了揉眉骨,没看她,声音低低的,“上去吃吧,晚上冷。”

刚刚还没什么,吃着冰淇淋似乎确实有点冷了,初栀缩了缩脖子,点点头:“那我上去了,学长晚安。”

她转身往寝室楼走,陆嘉珩才抬眼,透过指尖缝隙看着一小只的姑娘吃着冰淇淋进了寝室楼。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脑海里几乎不受控制地闪过了某些不堪的画面。

他放下手,叹了口气,表情有点狼狈。

陆嘉珩,你做个人啊。

*

大一的课业量相对来讲还不算太重,各种活动也多。

正式开始上课,薛念南从军训期间的临时班长升官正式上任,男生里的班长没什么悬念是萧翊。

这两个人可能班长这活儿已经从幼儿园开始干到现在了,业务熟练度非常高,品学兼优性格也十分靠谱,人生中唯一的污点大概就是军训的那次打架事件了。

其实初栀觉得薛念南班长还挺委屈的,因为那次她压根就没怎么动手,好像也就几发撩阴脚吧。

薛念南和林瞳都去了学生会,顾涵本来也准备去,在寝室里洋洋洒洒发表了三千字以《等我成为学生会长》为主题的演讲,结果一听还要写书面材料,直接没有任何斗志的爬上床睡午觉去了。

初栀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她的性格特别不适合管事儿,属于当个课代表作业都收不上来几本的那种,面试那天,她和林瞳薛念南一起出门,去了旁边的图书馆等她们。

A大最不缺的就是学霸,图书馆自习室亮到后半夜是常有的事情,位置也全靠战斗和运气,初栀运气挺好,一进来刚好靠窗边的一个男生走了。

她抱着书走过去,安静无声拉开椅子坐下,一抬头,微微愣了下。

她对面坐着一个娃娃脸的少年,唇红齿白,完全不像是大学生的年纪,看起来最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正在对着她微笑,一颗虎牙漏出小尖尖。

初栀想着可能是谁的弟弟跟着哥哥来学校了,眨眨眼,也朝他笑了。

男孩没说什么,重新埋下头去写东西。

初栀也低头,翻开书本看了一会儿,面前突然多出一张纸来。

虎牙少年推着纸到她面前,自己稚嫩清秀:【姐姐是新生吗?】

初栀接过来,也写道:【是呀。】

【姐姐学什么的呀?】

【广告。】

少年看见,抬起头来瞧着她笑,讨喜的小虎牙露在外面,笑得好看狡黠。

他垂下头,继续写,很快,纸又推到她面前:【姐姐参加什么社团了吗?有没有兴趣跟我去话剧社看看?】

初栀惊奇了,最近社团都在招新,恨不得把宣传单塞到新生被窝里,这小弟弟应该也是哥哥姐姐在话剧社。

他还挺费心思的呢。

初栀侧头想了想,反正不是社团就是学生会,怎么也得进一个,干脆写道:【好呀。】

少年好像很开心,好看的大眼睛瞧着她笑,睫毛比女孩子还要长,扑扇扑扇的。

他把那张纸条夹进书里,收拾了东西当即站起来,初栀椅子还没坐热就跟着站起来。

两人出了图书馆自习室的门少年才开口:“我本来还担心你会不理我,果然漂亮的姐姐脾气也很好。”

他的声音也朗润舒服,带着一股少年气,太阳下发质偏黄,不老实地翘在头顶,整个人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像是带着一团阳光在身上。

少年看上去好像经常来A大玩儿,初栀开学半个月也只记住了日常要去的地方怎么走,他则是路认得比初栀熟悉多了,步伐轻快,又照顾着她的速度不急不缓。

初栀亦步亦趋跟着他走,两个人边走边聊,一路走到活动室,少年推开门,走进去。

外面的阳光很足,活动室里相比稍暗了一些,初栀只扫了一眼里面大致的物品摆设,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忽然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一猛子扑过来了。

初栀吓得差点喊出声来,以为这别是什么潜伏在学校里的绑架团伙吧,就听见一道凄厉的尖叫:“社长!!!!!!!!”

初栀定睛,一个高大的男生挂在了走在她前面的虎牙少年身上,胳膊死死地环住他,整个人八爪鱼似的黏在上面不撒手:“社长你走的好早啊!!!!!”

初栀:“……”

初栀:“???”

虎牙少年被他勒的脸色发白,看着都快翻白眼了,单手扯他又扯不开的时候,八爪鱼终于看到了站在后面的初栀,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猛地放了手,双脚落地,蹬蹬蹬跑出去老远。

初栀被他吓得又是一个激灵,几乎是下意识往面前的虎牙少年身后藏了藏,只留了半颗脑袋露在外面看着他。

八爪鱼突然抬臂,食指指着她,就那么不停地颤啊颤啊,一脸的崩溃,额角都快爆出青筋了。

他指指初栀,又指了指她面前虎牙少年:“社长,你竟然有女朋友!!!”

初栀:“诶……”

不是这样的。

虎牙少年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高兴地说:“是啊!漂亮吧!”

初栀:“……那个……”

你们理理我啊。

八爪鱼听到他竟然承认了,瞬间脸色灰白,痛不欲生捧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辞郎!!!我等了你这么久!你当初明明说好跟我一生一世一起单的!而现在!你竟然背着我找了女朋友!!我明明这么爱你!有我你难道还不够吗?!!!”

“辞郎”咧嘴一笑:“不够啊!”

八爪鱼:“……”

初栀:“……”

初栀觉得现在终于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是在话剧社了。

这个时候,周明和林瞳就会站在旁边咿咿嘘嘘的瞎起哄,不知道在兴奋些什么劲儿。

不知道怎么着,初栀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四位数的时候,男人被搭讪,给联系方式的时候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再看看萧翊同学十分抱歉的郑重给被拒绝的女孩子道歉。

初栀眨眨眼,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好大好大的。

四位数自从那天突然出现晒太阳,并且顺手顺走一水杯以后就再次消失,一连好几天没再出现过。

初栀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希望这少爷就保持着这样等着她还债就好,不要再出现了。

要求稀奇古怪的,真的有点麻烦,而且她又不太好拒绝。

军训后半段,每天晚上结束之前,学校里都会有社团过来团宣。

夕阳西下,一排排绿油油的小油菜席地而坐,大家三两闲聊,其实也没多少注意力分给社团,除非是那种自己特别感兴趣的。

林瞳个子高,原本站在女生最前面一排,此时偷偷摸摸地换了位置,蹭到她们旁边聊天。

女孩子的友谊说简单也简单,一个多礼拜的魔鬼军训下来,几个女孩子已经很熟了,聊得正开心,突然有人叫初栀名字。

她一抬头,高大的少年逆光站在她面前,微微一笑,有点惊喜:“真的是你啊。”

*

初栀也并不是没被男生追过。

她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完全讨厌不起来,性子软绵绵的呆萌好说话,家境殷实,教养良好,还是个小学霸,男女生缘都极好。

从小到大,明里暗里喜欢追求过她的男孩子不知道要排到哪条街去了。

可惜初栀没什么恋爱脑。

初中的时候玩的好好的男孩子突然有一天跟她表白,她就笑嘻嘻地回应人家说“谢谢我也喜欢你呀”男生以为小美人同意了,欣喜若狂送她回家,被初父看见了,顺着二楼阳台窗户直接就飞一扫帚到男孩头上,夹杂着破口大骂。

中二时期的小男生胆子大,狂的不行,一脸不服气说我送我女朋友回家怎么了!

初栀背着小书包眨眨眼,一脸茫然:“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初父以为女儿被骚扰了,举着拖把追到小区门口,把男生赶得哇哇跑。

那时候她上初中,是真的青春期的小果实开得晚。

后来高中学习压力大,她心思也没往那边歪,整个人无懈可击的让人无从下手,男孩们一个个败下阵来。

但是好歹十七岁的少女,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

高考结束的那个漫长的暑假,班草开始找她出去玩。

班草长得白皙清隽,一米八的个头,阳光帅气热爱锻炼,身材在同龄人当中也是挺拔得十分出类拔萃。

游乐园摩天轮上,班草跟初栀告白了。

夏夜天黑的晚,浅紫色的天空坠着星月,游乐园彩灯星星点点,像是藏在灌木丛里的小精灵悄悄露出了头。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初栀感觉自己的少女心被那简单的“我喜欢你”四个字打动了。

初栀接受了班草的告白,两人迅速坠入爱河飞速发展,并且很新鲜的热情高涨在三天内筹备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直到一个星期以后,初栀不小心撞见班草和校花站在酒吧门口,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相互啃着对方。

初栀淡定的蹲在不远处,掰着手指头给他俩数着秒数。

竟然有五十多秒。

牛逼啊。

一分钟过去了,班草和校花终于发现了蹲在旁边撑着脑袋瓜一脸敬佩的少女。

恋情告终,初栀伤心了三秒钟,当场和班草分手。

少女一段连手都没来得及牵的初恋维持了不到两个礼拜,初栀觉得从那以后自己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了。

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也报考了A大,还真就给考上了。

初栀这会儿坐在地上,男孩站着,依然是她仰着脑袋看他,和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她蹲在酒吧门口看着他的场景出奇相似。

他逆着光,初栀被刺的微微眯了眯眼,认出他来,“啊”了一声。

尹明硕倒是笑得英俊潇洒坦荡荡,没有一点见到前女友,还是被自己劈腿了的前女友的心虚样子,他上下左右的把女孩瞧了一遍,觉得有点可惜。

其实尹明硕觉得自己挺委屈的,之前他和小姑娘告白,是真的觉得她可爱的。

小小一只,软绵绵的女朋友,想想都觉得可爱。

校花那事儿,完全就是个意外。

高考结束大家终于解放了,他和几个朋友去酒吧玩,他是叫了初栀的,小姑娘当时说太晚了,没来。

事先他也不知道,校花也跟着来了。

校花家里有钱,但是成绩不太好,青春期精力全都在别的地方,学籍是放在其他学校的,上的是“借读班”。

尹明硕和校花之前也是有过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的,那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有点上头,再加上前男女朋友这种暧昧的关系,灯光晦暗,就很容易和前女友发生个无法控制的意外。

尹明硕觉得自己有点倒霉,怎么就好巧不巧让初栀给看见了。

他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穿着军训服绿油油的小姑娘,人蹲下来,声音也十分温柔:“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初栀歪了歪脑袋:“我好呀。”

“……”

尹明硕恍若未闻:“我知道你也过得不好,我也是,这两个月都浑浑噩噩的,每天都在想你。”

感情史这种东西是女生寝室夜聊必备话题,林瞳早有耳闻,听到这话没忍住在旁边抖了抖肩膀,一脸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

尹明硕假装没注意到,也不在意,笑了笑,对初栀道:“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初栀点点头,很认真的看着他:“你说吧。”

他低低咳了两声:“一起去买个水吗?”

初栀想说我有水,下午刚买的,还没喝完呢。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手掌撑着地面站起来了,往前走了两步离人群远了一点,拍了拍裤子上沾着的灰尘。

傍晚霞光红艳,少年和少女并肩走出操场,少年时不时垂下头去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女孩子说些什么,场面美得像幅画。

尹明硕挺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尤其是他跟初栀同班三年,虽然只交往了不到两个礼拜,但是好歹也出来约会过两次,对于她的喜好也十分了解。

他没去自动售卖机,而是转去小卖部,给少女买了一支香草味的可爱多。

初栀皱了皱眉,觉得两个人已经分手了,就要给他钱。

尹明硕执意不收,初栀干脆地支付宝转账给他了。

他有话想说,有意领着她往多媒体楼那边走,无奈说:“你就当高中同学请你吃个冰淇淋不行吗?”

初栀眨眨眼,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如果只是高中同学不是前男友的话就行。”

“……”

尹明硕有的时候觉得这姑娘是真的天然呆,有的时候又觉得她其实什么事情都明白的很,只是在装傻。

初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就很单纯的这么想的,所以就这么说了,说完没再看他,开开心心地撕了可爱多的包装纸,垂着眼,舌尖伸出来,慢吞吞地舔在奶白色的雪糕上。

尹明硕看着她的动作,咽了咽唾沫。

心里想这个好我和定了!!!

两个人已经走到多媒体楼那边的空地,旁边是个露天网球场,拦网里面有几个人在打球。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决定打直球。

尹明硕清了清嗓子,开口解释:“上次酒吧门口的那件事情是个意外。”

初栀舌尖舔掉一层冰淇淋卷进嘴里,没头没尾说:“我觉得你挺厉害的。”

尹明硕一愣:“什么?”

“我都帮你计时了,你们俩亲了五十八秒呢,”初栀神情真挚,“你憋气真厉害。”

“……”

尹明硕人往前走了两步,两人距离倏地拉近,初栀还没反应过来,旁边传来两声笑。

周围实在太安静了,就连远处网球场传过来的嬉笑声都显得空茫茫的,像是隔了云端,这笑声就格外突兀又清晰。

两个人一起转过头去,多媒体楼门口自动贩售机旁边站着个人,吊儿郎当地斜斜靠在机器上,懒洋洋勾着笑看着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那的。

尹明硕皱了皱眉,对于自己谈话被不速之客打断有点不满。

不速之客直接无视掉他,慢吞吞地直起身,人走过来,站到两人旁边。

初栀看到男人走到她面前,往后小小蹭了两步拉开了一点距离,想到了男人之前拿走自己水瓶的残酷行为,几乎是下意识的,小手一背,直接把手里舔了一半的可爱多藏到了身后。

果然,面前的男人愣了一下。

下一秒,初栀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这个行为实在是好抠门,好没礼貌,好没家教。

她羞愧地涨红了脸,手伸回来,垂下头去:“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没反应。

初栀咬咬唇抬起头来,试探性地弥补:“你想吃吗?这个我吃过了,我可以再给你买一个。”

他垂眼看着她,还是没说话。

就在初栀以为他被惹生气了,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突然低呵了声。

男人扫了一眼她手里的可爱多,漆黑的桃花眼微挑,缓慢地舔了下唇角:“你是吃这个长大的?”

*

“你喜欢香草味吗?”

“我觉得樱桃味也好吃的。”

“这家还有芒果酸奶。”

“还是巧克力?”

小卖部里,穿着军训服的少女趴在冰柜前,看着里面各种味道的可爱多,完全拿不定主意。

她身后,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那,也不说话,看着她纠结。

少女军训的帽子已经摘了,头发被压了一整天有点乱,扎头发的皮筋也松松垮垮,小小一束马尾软趴趴地瘪下去,鬓角的碎发全都跑出来了,像个小疯子。

小疯子纠结了五分钟,终于不满地转过头来问他:“你到底要哪个味道呀?”

“都行啊,”陆嘉珩唇角一勾,手插着口袋斜斜往旁边货架轻轻一靠,打算装个逼,结果货架摆太满,上面堆着的几袋软糖全掉地上了。

陆嘉珩:“……”

他刚要蹲下,初栀操心巴拉地叹了口气,走过去帮他全都捡起来了。

小油菜蹲在他面前卷成一团捡软糖,变成了一颗卷心菜。

全都捡起来,卷心菜站起来,一袋一袋重新塞回到货架上。

他侧着身,她就站在他面前,还不到他肩膀,小胳膊举起来都没他高。

一边放好了糖,一边仰着脑袋侧头看他:“那给你买樱桃味的啦?”

陆嘉珩心思有点飘,心不在焉点点头,淡淡“嗯”了一声。

初栀去付钱,小卖店的老板娘笑眯眯的看着她,悄悄凑过去小声说:“你男朋友这种,现在叫什么来着,傲娇?”

初栀愣了愣,脖子也伸过去和老板娘咬耳朵:“阿姨,他不是我男朋友,而且这个不叫傲娇。”

老板娘显然是误会了,依然笑眯眯:“那你要加把劲儿啊,喜欢就再主动点。”

初栀赶紧摇头:“不是的,我对他也没有那个意思。”

阿姨显然没相信,一脸小姑娘就是脸皮儿薄咋还不好意思上了呢的表情,把冰淇淋递给她。

初栀拿了可爱多走到门口,举到他面前。

陆嘉珩没接,就垂着眼看。

初栀小手抖了抖,催他:“快吃呀,一会儿化了。”

男人慢悠悠“哦”了一声,伸手接过来,唇一弯,缓声开口:“刚才想了想,还是想吃香草味的。”

初栀:“……”

初栀回身进去又给他买了个香草味的出来以后,站在门口的人手里那支樱桃味的已经剥开了,粉红色的蛋卷包装纸被撕掉三分之一,露出里面的冰淇淋。

见她出来,男人接过她手里香草味的那支,顺手把樱桃味的递过去了:“刚刚那个不是掉了。”

说到这个,初栀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垂着脑袋:“我刚刚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

“主要是?”

初栀犹豫了下,声音压得低低的:“你之前太吓人了……”

陆嘉珩一边撕开蓝色的可爱多包装纸,没忍住笑了一声。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83/183204/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832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