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八月兰城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八月兰城的页面

八月兰城

第二零零章 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

第二零零章 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

我点头,“我想听。”

他笑了,“难得有人想听我那些狗屎一样的故事,好吧,既然你愿意听,那我就说说吧。”

他递给我一支烟,点燃之后将正欲将火机扔给我,见我自己掏出来一个来,兀自笑笑,然后缓缓道来。

有烟,有酒,才有故事。

棚外阴雨连绵,另外两个人吃过之后结账走人,老板顿时没了生意,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细细听着。棚顶滴滴答答的雨声,透过张雨寒的双眼,我一直想要弄清楚在那双瞳孔里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他口中的那个姑娘,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晚风慢慢地靠近他,贴紧他,将他的气息慢慢地散布在这场雨中,于是这雨,更愁了,更急了。夏季的雨长而急,不久便大了起来,阵阵拍打棚顶,而此时也没了什么生意,除了雨声,便是他不急不缓的说话声。

我似乎看到了他们的故事,看到他们从相识到相知,他们的故事与我和聂小倩的故事相似到极点,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从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情绪令人感同身受,仿佛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那个姑娘的名字他没有说,只是用她来代替,可能是他怕说出她的名字太过于沉重,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顺便,他也提起了那个名叫姜婵的姑娘,那个他很多年没见过的姑娘。他们的相识令人感到惊叹,仿佛是命中注定,就那么一眼,就那么一眼相互倾心,一见倾心莫过于此吧。

就是在实验竞赛那天,他遇见姜婵,而我也在那段时间认识了夏丹。我们的命运何其相似,我们的故事何其相似,除了他比我幸运许多,没有经历这个该死的复读。

他说,他简单姜婵的那那一刻就移不开眼了,还差点闹了个笑话,于是他们在相互看到彼此的那一刻相爱了,那种近乎是喷薄而出的热烈情感瞬间将两个人淹没在其中。由于是两个学校,他们周末约定在一起,一起去过望江亭,一起如果沙湾码头,一起如果浪水湾,几乎流江可以去的地方他们都去过了,我无比地羡慕。

潮水来的快,去的也快。

激情渐渐熄灭,怀疑接踵而来,彼此的不信任,彼此的猜疑,两人终究还是没能修成正果,所以他再也没有见过姜婵,如我再也没有见过夏丹,我们曾经都很遗憾,遗憾而又遗憾。

摇头堆在地上,马路上的雨水流向这边,凹凸不平的地面形成了几个小水洼,四周仿佛是充斥着粘稠的愁绪,撕扯不开,像是面团,越揉越黏,甩也甩不开。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正视他与姜婵分手的事实,青春期的恋爱是幼稚的,但也是最令人心痛的,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学会怎么隐藏情绪,怎么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胖死,没那么懦弱。

我们曾经都以为离开了彼此就活不下去,可是你看,我们活得好好的。

这是他对我说的话,双眼迷离,望穿这场大雨。

他上了他们县最好的高中,读了最好的那个班,然后三年过去,他如愿上了一所好大学,甚至在这三年里有一个很爱他的姑娘一直陪着他。那就是那个她,那个他连名字也不敢提起的他。他说他曾经想跟她一起虚度美好时光,可是现在他近乎呜咽着说,“我想”的意思,大概就是我做不到吧。

他说在散步的时候,他们曾经消磨到星光满天,到风起的时候,坐在走廊上发呆,直到眼中的乌云全都被吹到了窗外。

最终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跟那个人生疏到这个程度,真的是很不容易。

我能够看出来,他说起那个姑娘,言语中满满的都是爱和无奈。他说安全感靠嘴巴说不出来,他说她总觉得他不爱她,他说他爱,她说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高考后他们分手了,他去过补习班上课,认识了一个低年级的小姑娘。在人家憧憬恋爱的年纪送上去一个让人觉得完美的人,然而他并不完美,他给了人家一个很美好的梦,只是在梦的结尾满满的都是眼泪。

他上了大学,去了离家六百多公里的省份,去了一个吃辣特别厉害的城市,去了一个一到春秋两个季节就是梅雨不断的城市,去到一个有岳麓山的城市。那个城市有很多姑娘,好的坏的,美的,更美的。他说学校里的玉带河就跟夏季缠绕在姑娘雪白的脖颈间的丝带一样,他说岳麓山顶的薄雾如姑娘白色的裙摆,如姑娘头顶的纱巾,而天上繁星如姑娘双眸。

所以他认识那个来自于北方的姑娘时,心情就像是玉带河里从水底钻出来的白鹅,像是阳光穿破岳麓山顶的薄雾那一刻,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说他曾经无比期待青海湖,他跟那个北方姑娘约定偷偷叫它青海洋,那时他听着尧十三的《北方的女王》入睡,他觉得并不悲伤。

既然他说起这件事,那么那个北方女孩儿,一定不快乐。

是啊,他说。

当他再一次猛然间想到她的时候,疯了一样推开所有人,那晚坐在窗台上遥望南方的城市,于是他们又重新在一起了。

很奇怪是吧。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没道理的。

就像是甜甜的爱情。

一开始真的很甜。

说那些甜到腻牙的情话,说那些羞羞羞的情话,让人满满的期待,期待哪天再次见面。

我每天都爱你,然后慢慢地攒起来,见到你的那一天一并给你。

于是当他们再见的时候,发生了所有该发生的事,那个时候他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如所有的爱情电影里的男女猪脚一样,每一对相爱的人都期望天长地久,然而天长地久是有时尽的,如夏日晴空天空突然惊起一声炸雷,将所有的一切通通炸了个干净。

她不知道从哪儿得来了那个北方女孩儿的消息,她看到了他与北方女孩儿的聊天记录,看到了他给北方女孩儿的留言。

他不顾一切地乘上高铁,然后她就给他一句话。

就站在他的面前,如以往他们见面时一样。

“我会记住你,可我会爱上别人,因为你也曾爱上别人。”

他抬头看我,然后笑起来,我怎么也附和不起来,这个故事真他娘的让人难受。

他说:“如果,你也有一个很爱你很爱你,而且你也很爱很爱她的姑娘,一定要看看抓紧了,别让她走了。”

然后,他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桌上的酒被我一个人喝干了,我也沉沉倒在桌上。

我做了一个梦,马潇潇与我手牵手,沐浴在阳光万里,在大海边,沙滩上……

清晨醒来,老板说他早已经结账离去,掏出手机时,看到了马潇潇的未接电话,我拨通打了过去。

她很快接了。

“喂?”

“小小。”

“嗯……”

“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吗?”

“唐默。”

“嗯。”

“我会爱你很久很久,甚至一直到八十岁我可能都会爱你。可是我会永远永远地记得你,记住跟你在一起的一切,一分一秒。唐默,我会一直爱你,可我想,我也应该爱别人。”

【全书完】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08/20857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085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