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我的大宝剑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我的大宝剑的页面

我的大宝剑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大结局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大结局

两国大军撤退。

他们怀着无尽的狂热与野心踏上了征程,却在出师未捷之际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无论是肉体还是士气。

每一个士兵的脸上都有尚未消散的惊惧,他们自诩为勇敢的战士,却不知如何对抗那天神般的敌人,但挫败之余,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至少他们还能回家。

而两国指挥官们的心情则要更加复杂一点。

当斩下那天地一剑之后,孙朗便闲庭信步般走进了联军指挥所,在卫兵们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的注视下,向着联军大元帅、圣教军战团长与龙牙军统领们讲述了发生在后土帝国的事情。

两国的将军们得到了最准确的情报,包括他们最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后土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帝兵。

答案让他们毛骨悚然。

因为孙朗提到了令他们感到惊怖的巧合。

锐金与离火两国的统治者为何提前预知了后土即将陷入一场毁灭性的内乱,为何提前就做好了战争的部署,发生在后土的劫难中有天魔余孽在翩翩起舞,那么两国之中,是不是也潜藏着同样的音符。

这样的猜测和提醒令身经百战的勇士们感到一阵阵怵惧。

面对这前所未有的强敌,最勇敢的战士都必须承认胜算为零,这场战争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将军们都急于回家,如果孙朗的话语并非是危言耸听,那说明不亚于后土之乱的莫大凶险也临近了他们的国家。

三支圣教军战团的神圣原体们的态度最为激烈,他们忧心敬爱的神皇与其他的兄弟们,急于回到圣尤里堡探查真相、扫平忧患。

一场席卷离火的大叛乱即将拉开帷幕。

敌军撤兵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样,率先席卷了后土边境。

军政官员们起初不信,斥候游击们赌咒发誓,甚至立下军令状,说图门岭北边确实出现了一座通天彻底的绝峰剑岳。

四下方圆十数里,俱是残骸破甲。

他们说到此事的时候,满脸狂热。

官员们仍是不信,担心是敌人诡计陷阱,于是派出三名四品文武官率队再探,这几位大人写好遗书、藏好毒药,旋即慨然启程。

与此同时,民间、武林与豪族也有为数不少的武者侠士向着那座传说中的绝峰剑岳而去,他们的家人、产业与宗祠都在这里,必须要亲眼确认敌人已经退却,他们必须得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很快,他们便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人见巍巍高山会叹其高,人见煌煌雄城会赞其伟,正因为自身之渺小,所以见天地之博大的时候,人类会为之倾倒,为之恐惧,为之赞叹。

当他们见到这通天彻底的绝世之剑时,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们都是武者,一生都在向着武道至高之途攀登,在看到这柄剑之后,武者的本能立刻告诉了他们一个不可置信的事实——这并非是自然的神工,也非神祇的伟力,而是一个武者精气神意的具现。

武道至高之峰的风景,正在所有人面前徐徐展开。

有人大哭出声,有人虔诚跪地,有人盘腿坐下,也有人忍着这巨大的心情激荡转头离开,必须要将这惊人的消息传回去。

当这宛如神话般的消息得到证实之后,所有的疑问只剩下了一个。

——此是何人所为?

人们发疯般地寻找着蛛丝马迹,甚至有不怕死的人带着数匹快马北上,追着两国大军而去,想要问问他们到底是被谁给揍了。

敌军撤退的消息通过最快的传讯手段送回帝都。

天策府中,正与重臣议事的平阳公主拿到了极密传书,她展开一看,威严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魏征等人屏息静待,见状不禁问道:“公主,是为何事?”

帝姬当日率军出征的时候,便已经安排好了后事,若有不测,平阳将接替她的位置,她把一切都留给了妹妹和孙朗,并留下遗书,请她的袍泽臣属们一如既往地辅佐效命,为了这个国家。

魏征一众遵此遗命,但无外人之际,却以“公主”相称,以示区别与记念。

平阳淡淡一笑:“吾师大破敌。”

她将密信传示众人,一派云淡风轻,没有丝毫激动之色。

众人暗暗称赞,平阳公主城府已成,不亚旧主,殿下,您可以瞑目了。

等大家都消化了这爆炸性的消息之后,平阳公主说道:“此事既定,必有波澜,列位按照之前布置,各自去做吧。”

大臣们敬畏地退出,魏征走在最后,恭敬地关上了门。

透过最后一丝缝隙,他似乎看到平阳公主殿下用力地跳了一下,还原地转了好几圈……也许是他眼花看错了。

随便了。

他轻轻一笑。

——也没什么不好的。

而且……孙朗啊,竟然做下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朝堂诸公要头疼了。

那些追着两国大军而去、想要问清楚真相的武者们也得到了答案。

他们抱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心情追上了离火大军,他们并没有射成筛子,也没有被粗暴对待,在听明来意之后,拦截他们的离火军官面色复杂地带着他们来到了机动指挥所,神权国的将军接待了他们。

并且告诉了他们想要的答案。

那人叫孙朗,是帝国的高官,是天元时代的战争英雄,那时他叫贾瑛,离火的大小军官们几乎都在战争纪念广场、博物馆和军事课本上见过他。

那几名帝国人一路走来,从每一个敌国军人的眼中看到了他们想看到的东西,敬畏,躲闪,还有动摇。

他们被离火士兵礼貌而克制地送走。

他们狂热-地将这个消息带回了国内。

消息一出,大众哗然,他们四下奔走宣扬,并且收集着有关孙朗的全部信息,更多的武者抱着眼见为实的想法再度出发,他们想亲口听到老毛子说出他们想要的答案——反正他们似乎也不敢动粗。

大军行进的速度远比单人狂飙要慢,一队又一队的帝国人追上两国的败军,他们询问着同样的问题,就像是复读机。

锐金离火两国军队先是耐心地接待,渐渐不胜其烦,这毕竟不是光彩的事儿,翻来覆去地谈及着实令人窝火,于是指挥官便下达命令,再遇到这事儿,各部自行处理,连最普通的士兵都学会了几句帝国话。

甚至到了后来,锐金傀儡军团的仿生人们都被植入了一条新的逻辑指令,只要见到满面笑容纵马而来的帝国人,她们便会举起武器大喊。

“是孙朗,神策上将,你国战帅,一个人,别问了,快滚!”

他们也变成了复读机,变成了他们所讨厌的人。

秦、宋、明北方三州的最高长官们联名发布告示,从官方层面上证实此事的真实性,京师武殿起草代旨传告天下,讲述了差点发生的兵灾,讲述了有人拯救了这一切,社稷危亡之际,依然有人守护着这个国家,愿人心平复,愿江山重固,愿死去的人获得安宁。

那代天子起草的诏书中也历数了孙朗的功绩,他被荣国府收养,曾名贾瑛,赢得天元之战、报答抚养恩情后改回本名,在战争时代为帝国出生入死、立下无数大功,如今帝国危难之际也是他力挽狂澜、安定九州,此贤此能,天下无双,位极人臣,功盖天下,北斗以南,唯此一人。

时隔三年,这个国家终于将荣誉和感激归还给了孙朗。

消息传遍了九州。

“上将军在明州游戏人间的时候,本官曾有幸与之小酌,谈笑风生,甚是投缘,如今思之,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啊。”

明州牧陆守炎大人正在与属臣望族们吹逼。

大家都在认真听,一副很羡慕的样子,事实上他们真的很羡慕。

“敢问陆大人,您与上将军当时在谈笑风生何事啊?”

陆大人正色道:“当然是在谈论家国大事!”

“父亲!父亲!”

娇小的身影推开了书房,小姑娘连蹦带跳地跑到胡守信的膝前,仰着小脸叫道:“那个大英雄,是不是您经常说的孙朗叔叔?”

老胡摸着女儿的小脸蛋,微笑道:“是啊,是啊。”

小丫头撅起了嘴:“孙朗叔叔先前在明州的时候,父亲为什么不许我见他?我若是见到了,今番说给大凤她们听,非要羡慕死她们不可!”

胡守信做着鬼脸:“你那孙朗叔叔什么都好,却是个大灰狼,若是看见了你,必然要把你吞进肚子里去!”

小姑娘咯咯笑道:“才不会!父亲又骗人!”

“怎么骗人了?”胡守信虎着脸道,“你整天嫌胡德这名字太过难听,哭天抹泪的,我便实话告诉你,这名字就是你孙朗叔叔给你起的,你说,他给你一个姑娘家起这个古怪的名字,是不是很坏?”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随即尖叫了一声:“这名字是孙朗叔叔起的?”

胡守信噎了一下:“……是啊。”

话音刚落,她便撒丫子跑出去,大喊道:“我要讲给她们听!”

胡守信呆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

“他妈的。”

他喃喃道:“要不是我半年前偶然撞见他,把他给捡了回来,现在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呢……说到底,还是老子牛逼。”

绣春堂张灯结彩。

知名民族企业家张建元先生热情洋溢地演说着:“说起这臭豆腐啊,我就想起了神策上将军,去年下半年,我与他老人家合作研制的臭豆腐正式走上百姓们的餐桌,今年,我将继续担任绣春堂大香头,将这一伟大的美食推向明州、推向全世界!”

一座赌坊之中,人们正在吆五喝六地聚赌,有人好奇地问道:“大姐头,您真的被战帅他老人家给擒到过?”

大姐头笑吟吟地说道:“那还有假?很多人都能作证。”

那人又羡慕又敬仰:“那他老人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那女飞贼舔了舔嘴角,仿佛在回味什么:“超厉害的。”

唐州地界的一处道观,也传来了昂扬激烈的诉说声。

“当日贫道心血来潮,卜算一卦,当即呕血数升、面色惨白。你猜怎么着?我算到了一场无边血灾即将到来,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社稷崩塌,江山流血,我找师门求援示警,他们俱是不信,反而很安心的样子,贫道只得独自动身起行,要赶往京师,因为贫道的很多朋友都在那里。”

仙风道骨、看起来很有修为的道长正在侃侃而谈,将周围的道友唬得一愣一愣的:“结果怎么着?国家果然大乱吧!若无神策上将力挽狂乱,我们这后土朝,就算是完了!哎呀,真是皇天庇佑。”

他眉色飞舞,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神策上将孙朗是贫道在明州结识的朋友,他天人之姿,丰神如玉,英武不凡,看起来就是个做大事的人!此番功成,可谓圆满。”

说到这里,他诚心祷祝道:“上将军名满天下、功盖宇内,高官厚禄、盛名厚利不过等闲,贫道知他喜好女色,便祝他妻妾成群、家庭和睦吧!”

荣国府的车队正在北上,沿途的官员们变得更热情了。

林黛玉轻声道:“可惜没有帮上忙。”

薛宝钗拍了拍她的手:“会有机会的……”

她抬头望向悠远的天空。

奶奶,您看到了吗?夫君没有辜负任何人。

另一支进京的人马也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好像错过了一场大架……都怪你们太慢了!那个冒牌货居然顶着我的名字臭不要脸地做拯救帝国的英雄!我!才!是!鲁!淑!仁!啊!”

京师。

神策府门庭若市,礼物和拜帖堆得放不下,在静谧的后花园中,秘密回京的孙朗接待了第一位客人。

“武侯,久违了。”

诸葛武侯看了一眼侍立在旁的几名弟子,他毫无偏颇地教导着每一个人,每一位弟子都有所成就,可最让他慨叹的,还是关门弟子。

“我曾感叹,希仁性子太直,可能不适合官场,就算勉力去做,也会越来越痛苦……是我看走眼啦。”

武侯举起茶杯:“他能够旗帜鲜明地站在你这边,我很欣慰。”

孙朗轻轻一笑,慵懒地倚着椅子的靠背。

纵然做下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甚至为武道之路再度开山,他的力量与成就已近乎人间之神,可他看起来还是与平时一样。

或者说他一直都是这样。

“我听说,京中大臣有意掩盖此事?”

他笑吟吟地发问。

武侯摆了摆手:“理由还是很充分的,譬如有你镇压社稷,帝国从此高枕无忧,国人们就会失去进取拼搏之心,诸如此类的考量,所以他们想要掩去你的名字,不欲将此大功归于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孙朗耸肩一笑。

“那些都是庸人自扰,人性如此,无人能理智冷静地看待一切,毕竟你的所作所为太过骇人,他们生怕你往帝都也来上那么一剑,却也不想从此对你卑躬屈膝,说到底,不过是人心二字。”

孙朗问道:“那武侯的意思呢?”

武侯轻摇羽扇,坦然道:“平心而论,老夫也有异议,帝国失去帝兵,此乃天倾之变,世人茫然,武者颓丧,又有强敌叩关,如此危亡之际,当重整人心、拼死一战,纵然付出大量伤亡,也要用热血与牺牲重塑后土脊梁。”

“如此,牺牲便是值得的,因为后土之强不在帝兵,而是自信天下无敌的武魂,只要让我帝国子民明白,纵然失去帝兵,后土之魂也不会就此消亡,纵然国土沦陷,纵然强敌肆虐,帝国人也不会失去反抗的决心与意志,将这样的意气镌刻于我们的血脉中代代相传,那终有一日,后土会寻到新的力量之源,迟早会有卷土重来的复仇之日。”

说到这里,他摇头苦笑:“你倒好,一剑下去,一了百了。”

孙朗轻声道:“我只是觉得,死去的人已经够多了。”

武侯一叹,无话可说。

孙朗又问道:“武侯今日前来,所为何事,不妨言明。”

这名名满天下的传奇大臣放下了手中的羽扇,敛容正色道:“老夫此来,是以一个帝国子民的身份,为这个国家争取一个健全而有希望的未来。”

与此同时,另一场对话也在进行。

“孙朗说,霑哥儿的魂灵来源于元祖天魔的分裂,所以希望依然存在,不要走好吗?他与你一样希望霑哥儿能回来。”

银落向着沈瑶花伸出了手:“我们不会在帝国停留太久,我们即将踏上新的征程……与我们一起吧,一起把你的丈夫带回来。”

沈瑶花喃喃道:“离火吗?”

张银落点头。

她依然记着从炽天使中传来的呼救声,离火之国一定也陷入了麻烦。

相隔万里,跨过山海。

这里是另一个国家,与后土相距重洋相望。

庞大的港口昼夜不息地吞吐着货物,天空中飘着巨大的飞艇,大地之上伫立着无数华丽的塔楼,身着长袍的人匆匆行走,这里已经是晚上,整齐的街灯偶然闪过一道橙色的弧光,黑暗的夜色中,诡异的黑影时隐时现,夜晚是另一个世界的舞台,身负异能的人们在此出没。

这里是泛大西洲千岛合众国的首都亚兰。

夜深寂然,蓝宫灯火通明,合众国大统领费茨杰拉德通过层层安检手续,步入这座最高行政府邸那庞大的地下部分,每一任大统领都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异能者,他们亲自坐镇,守护着这个国家最大的秘密。

就连大统领本人也要通过这一道道极为复杂、近乎完美的防御措施,在地下宫殿的最底层,他见到了这个国家最贵重的宝物——一颗头颅。

这是一座祭坛,镌刻着无数深奥的符文,璀璨的辉光在其中流转,四处装饰着宝石与黄金,并非奢侈品,而是奥能材料,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世间的规则被扭曲,在此起彼伏的电弧中,一颗颗璀璨的水晶四下飘浮,宛如星辰一般,拱卫着中心的“太阳”。

“太阳”是一颗头颅,天魔的头颅。

紧紧地闭着眼睛。

大统领的目光被这颗头颅所吸引。

任何一名异能者都无法不被这颗头颅所吸引,这仿佛是天下最完美的造物,只是注视,便能感受到无数世间规则的奥妙,事实上,数百年来通过对这颗头颅的探索和解析,合众国便诞生了无数的异能者,开发出了数不胜数的强悍法术,他们将这颗头颅供奉在祭坛之上、天底下最纯粹的玄水之中,与国家永存,一代代传承下去。

大统领悬空而起,向着这颗头颅飘了过去。

他今天又收到了来自后土帝国的情报,情报上的内容令他感到烦闷,先前他曾犹豫要不要对后土趁火打劫,但紧接着的消息令他出了一身冷汗,真是见鬼,后土帝兵尽失,怎么又窜出了这样一个家伙?

以及……后土的动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像往常一样靠近了这伟大之首,想要从这个头颅中获得平静与感悟,但下一刻,这位合众国最强大的异能者浑身汗毛竖立。

他看到了此生最恐怖的景象。

这一颗沉寂了几百年的头颅,突然睁开了眼睛。

向他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庞大的精神力量汹涌而出,瞬间击溃了大统领的心灵防线,两人目光相对,澎湃的灵魂之光就此相连。

孙朗。

这颗头颅默念着一个名字。

我期待着下一回合。

后土圣剑不仅是天魔的藏身处,也成为了束缚他的囚笼,所以他说自己不会输,就算孙朗逆转形势、取得胜利,那么为了拯救后土不被万千发狂的帝兵武者大肆破坏,他也唯有毁掉圣剑一途。

这一切早已经注定。

就像是命运一般,时间长河滚滚向前。

当年贾瑛神魂俱灭,后土帝国布下聚灵阵法,可汇聚于后土圣剑的庞大能量未能找回死者的魂魄,反而撕开了时空,将茫然无知的孙朗召唤此地,改变了他个人的命运,改变了世界的命运,也改变了天魔的命运。

后土圣剑之中确实蕴含着时空的法则,所以才能有所奇效,只是时空法则是这个宇宙最难领悟的至理,就算是天魔一族,也只能进行一些粗浅的应用,因为这个世界何等浩瀚,时间长河的支流无穷无尽,每一刻,世界都会有无数种可能发散出去,也许孙朗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只是无数可能性中的一种,也许在其他的时空中,还有其他的故事正在发生。

但对于天魔、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此事已经毫无意义。

因为后土圣剑已经毁掉了。

在帝都皇城之中,这柄圣剑的力量最后一次宣泄。

一片黑暗的混沌中,有一个意识慢慢地苏醒。

头痛欲裂,浑浑噩噩,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的记忆碎片,内容很荒诞,很零碎,很惊人。

似乎有声音在呼唤着她。

“殿下?殿下?”

她勉强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不知身在何处,她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数影像纷至沓来,在这剧烈的痛楚与迷茫中,有一个名字最为清晰。

“孙朗。”

她说出了那个名字。

“孙朗?”

呼喊她的人疑惑道:“那是谁?六军之中有这一号人物吗?”

她望着眼前的人,混乱的头脑稍稍清醒,记忆浮出水面。

“魏大人……”

“……殿下怎么生分了?”

眼前之人却是魏征,他轻笑道:“殿下还在忧心?大可不必。战帅天纵之才,又有白老令公与诸位剑圣助阵,一定……”

后面的话,她并没有听进去,环视左右,这里竟是军帐,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她已经认出了自己究竟处于何方。

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谬感和震惊环绕着她。

她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可怕的猜想。

一把抓住魏征的衣领,她喝道:“今天是几月几日!”

魏征吓了一跳:“十一月廿七……”

帝姬无力地松开手,后退了两步,电光火石间,无数记忆涌上心头,她的双手微微颤抖,她的脸上百感交集,因为这个日子刻骨铭心,大荒山之战,就要打响了。

“传我军令!”

=已完结=

更多电子书请访问:http://www.ixdzs.com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