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从前到现在,你把我当谁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从前到现在,你把我当谁的页面

从前到现在,你把我当谁

第239章:可怕

第239章:可怕

宋于这一个下午都是心不在焉的,连外边儿是什么时候下雨的都不知道。好在雨并不大,只是毛毛雨。她没再回办公室里去找伞,直接就往公交车站走。

这时候正是高峰期,堵车堵得厉害,公交车迟迟的没有来。她这下就打了车。

才刚上车没多大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温意,宋于看了看之后接起了电话来。温意虽是已经和唐尧离了婚,但她还改不了口,仍旧叫了一声大嫂。

“下班了吗?本来早些时候就要给你打电话的,学校里有点儿事情耽搁了。”温意问道。

宋于这下就说下了,正在回家的路上。说完她问道:“怎么了大嫂?”

温意在电话那边笑笑,说道:“没怎么,就你大哥现在好了许多,昨天就订了地儿,让你过来一起吃顿饭。”

唐尧出事是一直瞒着唐母的,出院后并不能回小院那边,就一直住在温意那边,由着温意照顾。

宋于在他出院后是去过一次的,他恢复得不错。已能简单的生活自理。

这次的车祸让他和温意的感情增进了不少,不,应该是让两人都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她过去时两人之间看起来虽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但却是温情脉脉,不再像是原来一样是僵硬的相敬如宾。

唐尧好了许多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事儿,何况人早就定了地儿。宋于没有不去的理由,这下就问温意地址,说马上就过去。

因为唐尧还未完全恢复的缘故,订的地儿就在温意所住的公寓附近。宋于这下就重新告诉了司机地址。

她过去时温意和唐尧早就已经在包间里等着了,匆匆的过来什么都没有买,宋于只在花店带了一束花过来。

温意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见着她就起身接过了她手中的花,然后让她坐下后给她倒了茶。

她过来后温意就让侍应生上了菜,宋于原本以为这顿饭只有他们三人的,但菜上齐后包间的门又被打开来。唐续拿着车钥匙走了进来。

早上那会儿宋于还去他公司堵他,没想到晚上又见了面。她这下完全的忽略掉他,端起茶杯喝起了茶来。

唐续显然是知道她也在的,脸上并没有惊讶,漫不经心的坐下来之后就问起了唐尧的身体复原状况来。

因为有唐续在的缘故,宋于能不开口几乎不开口,多数时候都保持着微笑点头抑或是简单嗯那么一声。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过唐续。当然,唐续也全程将她当成是隐形人。

温意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来的,和唐尧两人活络着气氛,饭桌上倒也不尴尬。

饭吃得差不多,宋于起身去了洗手间。才刚到外边儿,温意就跟了出来,微笑着说道:“一起去。”

刚才当着唐尧时宋于什么都没有问,这下才开口问道:“大哥恢复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恢复得还算好,现在走路还不算利索,医生说得慢慢来。”温意回答。

在重症监护室都呆了那么久,能那么快的恢复到现在的状态已实属不易。

宋于点点头,说道:“大嫂你辛苦了。”

温意笑笑,说道:“请有护工,我没什么辛苦的。”她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看向了宋于,问道:“你和阿续吵架了?”

宋于自然不会告诉她唐续手伸得太长,摇摇头,说道:“没有。”她说着淡淡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们也没什么吵的。”

她说着将脸别到了一边,看着走廊两边挂着的油画。

温意低低的叹了口气,说道:“阿于,阿续和孔四……”

宋于微微笑着,温意的话还没说完她就认真的说道:“大嫂,我和他已经离婚了。”

她不愿意再提,温意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也没再说这话题,找了其他的话题说了起来。

两人回到包间里时唐续和唐尧已在喝茶了,饭已经吃完,宋于没有再呆下去,并未再坐下,微笑着说道:“大哥大嫂,明天还得上班,我先走了。”

她虽是和温意唐尧打招呼,但却没有和唐续打。

唐续的嘴里叼着一支烟,一张脸上的神色半点儿变化也没有。

温意也微笑着应好。

唐尧则是看向了唐续,笑着说道:“我们也准备回去了。外面下着雨不好打车,让阿续送你。”

他说着就看了唐续一眼。

宋于这下就赶紧的说了句不用,说道:“没事,这边坐车也方便的。”她并没有去看唐续,说着再次的打了招呼之后便要离开。

以唐续的性格,她拒绝他显然是不会上赶着的。但宋于还未转过身,他竟然就站了起来,和温意打过招呼之后对唐尧说了句走了,便往外边儿走。

宋于这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倒是唐尧微笑着对温意说道:“我们也走吧。”

四人一起往外边儿走,待到到了门口,才发现雨竟然下得比来时还大了许多。温意和唐尧虽是没开车,但俩人还打算去看电影,并不急着走。

宋于连雨伞也没有一把,多少是有些窘迫的。唐续此时看向了她,说道:“走吧。”

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丢下这句话就走了过去。

宋于则是站着没动,本是打算等唐尧和温意离开后再离开的。但温意他们却没有要先走的意思。

唐尧微笑着说道:“去吧。让阿续送你。”

宋于这边还没有动,那边唐续就将车开了过来。不耐烦的摁起了喇叭来。

宋于本是想完全当作没听见的,但见唐尧微笑着看着自己,只得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往车边走去。

唐续并没有多停留,很快便开了车离开。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主道的车流之中,唐续叼着烟慢慢的吐着烟雾。宋于没有看他,侧头一直看着窗外的夜景。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车中安静极了。

车子驶了一会儿,唐续掐灭了烟头之后侧头看了宋于,问道:“你在查什么?”

宋于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讽来,也侧头看向了他,说道:“我查什么唐总不是最清楚了吗?”

唐续慢腾腾的打着方向盘,斜睨了她一眼,说道:“怎么感觉你这怨气挺大的?”稍稍的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前唐太太,做人得大度点儿。就算是离了婚,也还是朋友。”

他倒是挺会避重言轻的。

宋于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唐总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一点儿?我做什么事,不做什么事,好像还轮不到唐总来指手画脚。唐总如果觉得是为了我好,那我先在这儿谢谢唐总了。还请您以后可千万别‘为了我好’。”

唐续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问道:“你查到了些什么?”

宋于这下闭上了嘴,隔了片刻才淡淡的说道:“我查到了什么好像和唐总无关。”

唐续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车内的气氛很僵,即便是外边儿下着雨宋于也不愿意再坐下去,冷着脸说道:“麻烦前面停车。”

唐续并没有停车,似笑非笑的扫了她一眼,说道:“要不要过来挠花我的脸?”

他是在嘲笑她的幼稚。宋于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

唐续也未再说话,重新摸出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一路慢腾腾的开着车,直到快要到了宋于所租住的小区,他才开口说道:“这事儿别再插手,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儿。”

宋于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我能插手的,是您唐总能插手的。”

她显然并不卖账,反唇相讥。

唐续竟然也不动怒,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你觉得岳父岳母还在会准许你冒这种险吗?”稍稍的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我记得他们当初并不同意你做记者。所以,适可而止。”

后边儿的话里已带了警告。

没想到他会提起父母来,宋于低下了头。隔了会儿忽的抬起头来,笑笑,说道:“唐总现在是打算代劳么?”

唐续没有说话,她接着又说道:“或者唐总觉得能管得了我一辈子?”她明明是讥讽,说到了后边儿生出了几分的疲惫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唐总并不欠我什么,所以也请别再插手我的生活。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桥归桥路归路这才是最好的归宿不是么?我想我也做不到和唐总做朋友。”

她说着侧头看向了窗外,一张清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唐续看着前边儿的灯光,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的时间里,车内一直都是安静着的。好在没多时就到了宋于租住的小区。不用她再开口唐续就停下了车来。

宋于客气而疏离的说了句谢谢,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没有停留,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唐续慢腾腾的摸出了一支烟来点燃,这才将车子调了头。

宋于没有听唐续的,第二天便和搭档老刘一起去宅子那边蹲守。老刘已经在社里混了二十几年了,早混成了一老油安保员。黑的白的都会一些。

蹲守了一天之后听宋于说了宅子里的情况,便带着她去找了他的朋友学开锁。这也算是一门手艺,认识不肯轻易传人的,但估计是两人的关系挺好,人竟然没说什么就同意教宋于了。

这是精细的活儿,得慢慢的学。但因为宋于说了那宅子那边的是什么锁,开锁的人就教了她专开一种锁,并给她提供了小巧的开锁工具。

那宅子看起来和普通的宅子没什么两样,一连蹲守了几天之后发现那宅子里好像就只有一个人在。就是那晚宋于见着的和人喝酒的人。

这事儿是宜早不宜迟的,老刘很快就同她指定了计划。由着他制造事故拖住宅子的那男人,然后她趁机到宅子里去。

宋于其实是早等不了的,马上就应了下来。

宅子里的那人喜欢呼朋唤友的一起喝酒,他们准备好的第二天就有了机会。老刘开着他的小破车,在巷子门口就将人给挂倒了。

宋于是早等在宅子附近的,见着老刘发来的短信便拿出了早准备好的工具,去开了宅子的门。

她来过这边一次,这次是轻车熟路的,这下便直奔右边锁着门的矮房子。

本以为里边儿锁着门会有什么的,但却什么都没有。里头以前大概是住了人的,收也没有收拾乱糟糟的。

宋于来就是奔着这边来的,没想到这边什么都没有。她是失望的。这边一定是藏着东西的,难得来一次她不肯就这么放弃,想起有人家里有暗道之类的,便在矮房子里找了起来。

但结果是失望的,里边儿什么都没有。

她和老刘商量的虽是无论是否能找到东西都尽快出去,但这会儿不甘心放弃,她马上又往主屋那边。

上次来她并不敢打开手电筒,这次打开了手电筒,用袖子遮住灯光,在主屋里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查看着。

查到了最里边儿的储藏室,这边堆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子的霉臭味儿。已经差不多找了所有的房间,但都是一无所获。她是失望的,本是想看看就离开的。但刚要转身,就见里边儿放着一高高的旧柜子。

这儿虽是储藏室,但那么一旧柜子放着看着是有些奇怪的。宋于的脚步稍稍的顿了一下,走了过去。

柜子是旧的,按道理应该是放在这儿无人搭理的。但柜子上却很干净,竟然没有灰尘。这和这一屋子的乱七八糟是格格不入的。

她本是想打开柜子看看的,但还没打开柜子,就发现柜子没有靠着墙,还留有一个巴掌宽的缝隙。她探过了头去,借着手电筒的光就看见了柜子后刷白得几乎与墙面一样的门。

她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使劲儿的马上就移开了柜子,然后打开了那门。

应该是觉得没有人会找到这儿,门并没有锁,她用些力气使劲一推就推开了。

打开门后一股子潮湿怪异的味儿就扑面而来,面前是楼梯蜿蜒着向下。宋于没有犹豫,打着手电筒往下。

走过楼梯,就见下边儿放了许多个大大的铁笼子。而那铁笼子里,都是些蜷缩着身子衣衫褴褛的的小孩儿。

宋于紧紧的捂住了嘴才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这些小孩儿不知道被关了多久了,听到脚步声竟然也没有人抬起头来。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47/247181/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47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