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狼性忠犬独占娇妻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狼性忠犬独占娇妻的页面

狼性忠犬独占娇妻

130、我不会死,他也不会陪我死

130、我不会死,他也不会陪我死

季茉心中一个“咯噔”,人已经被他带离了出去,双脚,已经悬空。她的手条件反射性的趴在天台边缘,晏熠一个箭步蹿过去抓住她的手。

“茉,抓紧我!”他用力的把她往上拉。无奈,孟梓源也紧紧的拽着季茉的手。

季茉和孟梓源两人吊在天台外面,下面,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风,此时居然停了,阳光,依旧刺眼。

孟梓源吊在最下面,只要他的手一松,他必死无疑。即便如此,他脸上并没有任何惧意。从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季茉同归于尽,是最好的结局。就算死,他也要替希文踢掉一块绊脚石。

往下的力量比起往上拉的力量更大。更何况,孟梓源有心想要季茉死,他竟然双手拽着季茉一只手。等同于力量全都使在拉季茉的身上。

晏熠咬着牙,他双手拽着季茉的手臂,一点点往上拉。季茉想要甩掉孟梓源,可他像是一块狗皮膏药般,紧拽着不放。

他仰头大笑着:“季茉,一起下地狱吧。古家,根本不会属于你。”

“要死,你自己死!”季茉咬着牙,不再说话。她需要保持体力,如果甩不掉他,那就把他拉上去。

晏熠和季茉一起往下使劲,他们的脸都憋红了。四目相对,都看到彼此脸里的努力与不舍。他不愿她出事,她不想离开他。也是这样的信念,两人加在一起的力量,是那般的强大吓人。

晏熠紧蹙着眉,将全身的力量都灌入双臂,他猛的再将季茉一拉,她的身子往上伸了一大截。半截身子已经拉进了天台里,眼看两人都要被拉上去,孟梓源突然像失了心一般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的眼角竟然划出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滴落而下。

“希文,对不起!”他知道,他输了。

季茉听着他这句话,皱起了眉,她感觉到他要松手了。就在此时,季茉却紧扣住他的手,晏熠也紧拽着季茉被孟梓源拉着的手。孟梓源可以死,但是不能是现在。

见他们俩人都拉着自己,孟梓源看着他们,露出一个冷清的笑容。手,在挣扎着,慢慢的往下缩。

“拉紧我!”季茉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你不觉得这样死了不值得吗?”

“我没能杀了你,就已经没有颜面面对希文了。季茉,就算你活着,你也别想得到你想要的。”孟梓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骤然,不停的摆动着。

终于,他的手在季茉的手中完全脱落。他张开手臂,面朝上,嘴角的笑容依旧那样美,眼里,却露出了深深的眷恋与不舍。

看着他越来越小,最后,耳边隐约传来一声“砰”的响声,紧接着是路人的尖叫声。季茉看着空空的手,她居然有些忧伤。

晏熠拉她上了天台,她整个人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久久不能平静。

“结束了,都结束了。”晏熠紧紧的抱着她,轻声的安慰着。他的心,依旧在狂跳。刚才看到她被孟梓源推到天台边缘,那时他紧张的要死。

生死,如此近。

季茉埋进他的胸膛里,她缓缓恢复心情,“我并非是以德报怨的人,只是有些同情他而已。我没有想到,他为了池希文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池希文何德何能,居然有这样一个甘愿为他死的人。她恨池希文,在这一刻,她却恨不起来孟梓源。

晏熠这一次,并没有赞同她的想法。他轻轻的推开她,双手握着她的肩,眼神凝重,“茉,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吗?”

季茉见他如此凝重,心里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皱起了眉,摇摇头。

“薛老死了!”

季茉猛然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薛老才离开不久,怎么可能死了?

晏熠一字一句的告诉她,“我买了东西正准备回来,就看到两辆车相撞。被撞的最严重的那辆车,是薛老和阿淮坐的那辆。”

季茉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一把抓住晏熠的手,“是谁撞的?薛老怎么可能……那阿淮呢?”薛老于季茉来说,是亲人,疼爱她的爷爷。她不能接受,明明一个小时前还在跟她说话,怎么可能……

“我已经让越明去查了。薛老是当场死亡,阿淮重伤,送进了医院。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晏熠知道这种事情本不该现在告诉她,但目前情况不同,没有了薛老,季茉要进入古家,无疑又少了一个帮手。他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泪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茉,你可以伤心,可目前最重要的是查出凶手。”

不是他不懂她此时的感觉,只是危险越来越近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在今天打破了。他没想到,那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季茉的声音明显有些嘶哑,“孟梓源说过,知道古家和池家恩怨的人,差不多都死了。他嘴里说的这个‘差不多’,或许就意味着薛老今天难逃一劫。”

她真蠢,居然为了孟梓源对池希文的情而有所动容。他和池希文根本就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有什么好同情的?如今,孟梓源的死,是不是算是替薛老报了仇?眸子里,那层阴冷掩盖了她的悲痛。

“孟梓源死了,薛老也死了。京城,恐怕会乱了。”古家与京城的经济是挂勾的。古家目前最具有决定权的薛老没有了,那么古家誓必大乱。古家乱,京城就乱

lt;divalign=center>lt;astyle="font-weight:bold;color:#FF0000;"href=http://m./LuckDraw.aspx>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lt;/a>

乱。古家乱,京城就乱。

晏熠很担心,他知道,薛老的死,或许池希文并不知道。毕竟孟梓源抱着和季茉同归于尽的心思,他也不可能告诉池希文。也就是说,孟梓源一手安排了薛老的死!

这个孟梓源,还真是小看了。他临死前,也要给季茉摆上一道!

警车的车鸣声响透了君悦酒店,君悦酒店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也有一批警察在取证,勘查案发现场。一个是江市孟家的公子从君悦酒店摔下来死了,一个是京城古家最具威信的族老薛老出车祸当场死亡。这两者,看似没有关系。所以并没有列为同一宗案子来调查。

两起案子的事发地点都在君悦酒店的范围,君悦酒店一下子就上了新闻报的头版头条。不少客人因为这两件事,纷纷离开君悦,转住其他酒店。

这两起案子,被列为重中之重案件。不止引起了广大市民的注意,就是政府也着重关注着案子的进展。

看似没有关系的两起案子,在案发当天,却有着相同点,都去了君悦酒店,见了同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古家最具争议家主人选,季茉。

当天,季茉就被带去了警局,晏熠也去了。

“季小姐,请你合作点!”一个女警拍着桌子,脸色十分不好。

季茉懒懒的抬起眼皮看着她,“Madam,你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请问,你觉得我还要怎么合作?我说过,薛老找我,是来看看我,以示长辈对晚辈的关心。至于孟梓源,那是我们在谈论事情,他有些激动,便对我动起手脚来,没有站稳,我们两人都差点掉下去了。还好晏二少及时赶到,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质问我吗?Madam!”

女警官十分头疼,不管他们怎么问,她都是这翻话,一字不漏。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这时,询问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警员来到女警身边,看了一眼季茉,对女警说:“许姐,上头说了,放了她。”

许警官皱起了眉,“为什么?这两件案子,一定跟她有关,怎么可以放?跟局长说,只要再审审,她一定会招的。”

她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豪门的人。在她看来,这些为了家族利益的人,没有几个是光明正大的。更何况,季茉还是最具有争论的一个继承人。她就不信,季茉不是为了买通薛老不成,起了杀心。还有孟梓源,一定是不她说的意外。

警员也是一脸的气愤,可又无奈,“局长说,如果不放的话,我们都回家吃自己!”

许警官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上头居然这么轻易放过季茉!呵,她真是理解了什么叫做官商勾结了。狠狠的瞪了季茉,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气冲冲的走出了询问室。

季茉并没有因为不审问她而放松,她知道,这件事一定是林凡在背后帮忙。孟梓源的死,她清楚。可是薛老的死呢?没有证据,还是说对方也跟她一样,有后台,不了了之了?

走出询问室,晏熠也出来了。他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走过去牵着她的手,“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季茉不想让他担心,点点头。她并不是因为薛老死了,她就没有强硬的帮手。而是,薛老对于她的存在而言,那是亲人,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亲人。有多少年了,她不曾经历这种生离死别。再冰冷的心,因为亲人的离开,也会变得脆弱。

但她不能脆弱,等着她做的事,还有好多。

刚走出警局,池希文风风火火的就来了。他一见季茉和晏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牵动着嘴角,怒瞪季茉,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季茉冷笑,“那就看看到底是谁不放过谁!”

池希文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恨得牙痒痒。他转过身,立刻到了停尸间,看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此时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停尸柜里。他想伸手去摸他的脸,看到那被遗体整容师恢复的容貌,虽然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可是十几年的相处,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手,轻轻的触碰着那冰冷的脸,他哽咽着,低下了头,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孟梓源的脸上。

“阿源,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说过不离开我的,为什么?你走了,我怎么办?”他一手抚着他的脸,一手握着他的手,再坚强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爱着的人死去时,是那般的痛心。

他没有嚎啕大哭,他无声的落着泪,“我不需要你帮我做那些事,我只要你好好的。只要你在我身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怕。阿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留下我一个人?就算我拥有了全世界,没有了你,我更孤独……”

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他的手,那样的冰冷。如同他此时的心,除了痛,就只剩下恨了。

目光变得凌厉,咬着牙。季茉,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薛老出车祸而死,是意外还是谋杀,这件事警方在调查。至于孟梓源坠楼一案,莫名其妙的就被断为意外了。当天天台上有一个隐形监控,孟梓源没有发现。所以,当天发生的事情,别人看到的只是孟梓源挟持季茉,要将她推下楼。而后来出现的晏熠,拿枪的那一幕却花掉了,只剩下晏熠冲出去拉季茉的画面。

所以,鉴定孟梓源要杀季茉未遂,反而自己

lt;divalign=center>lt;astyle="font-weight:bold;color:#FF0000;"href=http://m./LuckDraw.aspx>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lt;/a>

,反而自己掉楼身亡。

“监控画面里没有声音,是你抹掉的?”原来警局不追究自己,竟然是因为监控录像。

晏熠点头,“那些录音,我保留着。”

季茉不禁对他处理事情的能力又是高看一眼,他做事,从来都是二手准备。抹掉声音,别人就不能判断他们交谈的内容。模糊他拿枪出现的画面,这是必须的。不然,一个普通市民身上带枪,定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到时一定会质问他的。

孟梓源的事情就这样因为录像判断与季茉无关,再加上他跟池希文的关系,所以池希文也没有过于强求调查季茉。这件事在池希文的眼里,只有他才能替孟梓源报仇。靠警方,根本是天方夜谭。

现在着重在调查薛老之死。季茉最想知道的,也是这起谋杀,到底是不是孟梓源谋划的。

在医院里住了一天一晚的阿淮醒过来知道薛老死了,整个人都陷入了阴冷沉闷之中。他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因为他开车,那一辆撞过来的车是对着后座。所以,薛老没能躲过去,他反而没大碍。

季茉和晏熠到医院来看阿淮,正巧碰上了急忙而来的肖太阳和姜蓉。四人一见面,这次都没有多大的情绪,薛老的离开,已经不允许他们有其他情绪了。

彼此心照不宣的一起到了阿淮的病房,推开了门,便见阿淮双眼无神,不知道在看什么。

“阿淮……”肖太阳走过去,皱着眉轻声的叫着阿淮。

他们都知道,薛老的死,阿淮也是最难接受的。毕竟,阿淮从进古家开始,都是薛老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薛老把阿淮当亲孙子一样看待。

他们两人出入一起,吃住一起,如何不会心痛?

阿淮缓缓转过脸,眼睛微微动了动,“薛老走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让人心酸不已。

姜蓉虽然没有跟古家的人打过交道,可是一听阿淮这般说,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她转到了一边,默默的擦着泪。

“这不怪你。有人一心想要薛老的命,说起来,是我害了薛老。”季茉走到床边,压抑着鼻酸,“如果薛爷爷不帮我的话,或许他就不会招此难。”她微微闭上眼睛,一滴清泪顺着脸颊划落了下来。

瞬间,病房里的气氛压到了最低点。

“一定是古梅东。他知道薛老一定会帮助小茉的,只要薛老一死,他再瓦解薛老聚积起来的人员,到时没有人支持小茉,这便是对古梅东最大的利益。”肖太阳分析着。

“既然薛老已经不在了,我们过份伤心难过也无用。在找到害他的人的同时,我们也要拿回主动权。回古家,势在必行!”此时,只有晏熠是最冷静的。

他生性就没有那么多愁善感,什么事该做,什么时候必须做,他一直都很清楚。也绝对不允许一些能够影响到判断的情绪持续太久。

一语惊醒所有人。是啊,伤心难过有什么用。人已经不在了,他们能做的,就是抓出幕后真凶,然后让别人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

“今天已经四号了,离十六号还有十二天,只怕现在古梅东的动作越来越大。到时,他再让那些支持小茉的人全都否认小茉,那我们岂不是又回到原处?”肖太阳对于古家的形势,还是清楚的。他痛心薛老的死,更急切希望季茉可以坐回原来的位置,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其实季茉要顺利回古家,薛老占一大部分原因。如今没有了薛老,无疑是给她回古家的路上铺满了荆棘。时间越来越紧迫,事情也越来越复杂。因为薛老的死,压力随之而来。现在,她能做的,就是拿底牌出来了。

交待好阿淮好好休息,季茉等人一起出了医院。晏熠一直守在她的身边,肖太阳却怒了。

“你不说好要照顾好她的吗?为什么一次又一次,你让她陷入危险之中?如果你再晚一点,她是不是也跟孟梓源一样!”肖太阳揪着晏熠的衣领,十分愤怒。

他本来在外地拍戏,一听到这则惊天新闻就立刻赶回来了。去了君悦酒店,没有找到人。后来想到可能在医院,没想到就真的碰上了。刚看到季茉的时候,怕她因为薛老的事还在难过,所以没有为难晏熠。现在,他再也掩不住心中的熊熊怒炎了。

话一说完,他挥起拳头,狠狠的朝晏熠的脸上砸去。

晏熠的头一偏,他冷着脸,握着肖太阳的手,冷声道:“我不会让她有事的。她有事,我会陪着她!”

姜蓉被肖太阳的举动吓坏了。

季茉也皱起了眉。

“你陪着她?”肖太阳冷笑,“我要的是她好好的活着,不是什么见鬼的你陪着她!”他几乎是咆哮的冲晏熠吼着,红了眼睛。

姜蓉微垂下了眸子,嘴角有一丝若隐若现的苦笑。

季茉为之一怔。她紧紧的盯着发怒的肖太阳,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对她过于在意的人,她会觉得是负担。她没有办法回应他的付出,反而让她觉得欠了他。

她看了一眼姜蓉,眉头不禁又皱了皱。走到晏熠面前,一手包着晏熠的拳头,一手握着肖太阳的手腕,“我不会死,他也不会陪我死。我们,都会好好的。”

她目光冷清,这话虽然是对着他们说的,但眼睛却盯着肖太阳。

肖太阳的眼神一动,他抿着唇,对上季茉那双

lt;divalign=center>lt;astyle="font-weight:bold;color:#FF0000;"href=http://m./LuckDraw.aspx>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lt;/a>

上季茉那双眼睛,心,无比的酸涩。晏熠松开了肖太阳挥过来的拳头,站在季茉的身边,心里是高兴的。毕竟,她站在他这一边。

季茉与肖太阳四目相对,她眼里有难过不忍,他眼里的缱绻不舍。

“走吧。两天后薛老的追悼会,还会更不安宁。”晏熠打断他们的注视。他不喜欢看肖太阳看季茉的眼神,那种爱恋,让他很不舒服。

季茉松开了肖太阳的手,纤细的手指缓缓的放开,那一松,似乎有什么东西也松掉了。她看到他垂眉之际那丝落寞,也看到了他空空的手,想要抓住什么,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收了回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姜蓉走到肖太阳身边,喃喃道:“相信她,她会幸福的。”她知道,晏二少花名在外,但对季茉是一心一意的。自己爱着的人,能遇上一个宠她的人,也该高兴的。

只可惜,她爱着的人,别人给不了他幸福,她也给不了他快乐!

肖太阳紧紧的握着手,他们的车子已经离开了,他还是没有收回视线。她会幸福吗?会!他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只是,他该怎么办?他爱她,却放不下她。

“忘不掉,放不开,怎么办?”他轻声的问。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无可奈何。

姜蓉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她能说什么呢?说你不要爱她,你来爱我?还是说没有什么忘不掉的,她根本不爱你?不,这些她都不能说。感情这个东西,如同饮水,冷暖自知。旁人就算说再多,那也是多余的。

肖太阳突然侧过脸,“我们去喝一杯吧。”他好久没有喝酒了。他不想折磨自己的身体,因为季茉会担心。可是今天,他真的好想喝酒,只有酒,才能麻痹他的神经,暂时让他忘记痛苦。

姜蓉想拒绝的,一看到他眼里浓浓的忧愁,她竟然不忍心拒绝。是不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最后放纵一次,这一次过后,就忘记季茉?如果忘不掉呢?

她不知道。

两人驱车到了他以前常来的酒吧,现在天还没有黑,但酒吧已经很多人了。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他的专属包厢里,立刻有人进门服务。

“肖先生,今天喝什么?”肖太阳是这里的VIP贵宾,也都是有专属服务生的。

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先来十瓶威士忌。”

服务生微微有些愣同,姜蓉也皱起了眉。他手一挥,服务生出了包厢。

“太阳……”他的身体才有所好转,这么一喝,他怎么受得了?

肖太阳摆摆手,脱下外套丢在沙发上,扯了扯领带,慵懒不羁的靠着沙发,双腿搭在桌子上。完全没有银幕上那般的阳光优雅,此时就像一个玩世不恭的少爷。

这样的一面,姜蓉是第一次见。

服务生端来酒,打开一瓶,拿出两个杯子,替他们倒上。

肖太阳撑起腰,拿了一杯,“你可以出去了。”

“是。”

服务生走后,包厢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镶嵌在墙壁上的偌大的液晶电视里唱着情歌,依旧掩不住房间里的凝重气氛。

肖太阳放下腿,坐直了身子,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姜蓉揪着心,几次想要去拦他,她都没有开得了口。

最后,她一咬牙,端起另一个杯子,看了一眼,猛的灌进嘴里。强烈的酒精流入喉咙,灼烧着她的咽喉,侵入她的胃。她忍不住被呛得咳嗽起来。

肖太阳见状,皱起了眉。他轻轻的抚着她的背,“不会喝就别喝。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让你陪我喝。”

“等会你要是喝醉了,我还得扶你出去。我也跟着你喝醉了,有人扶就扶,没有人扶我们今晚都睡在这里。”姜蓉拿过酒瓶,又给杯子里满上一杯。

因为喝得急,又呛到了,她的脸此时出现了酡红。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很是娇媚动人。

她举起杯子,碰上肖太阳放在桌上的酒杯,“祝你又被伤了一次!”她说完,也不管肖太阳是什么表情,就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次,比第一次好多了,只是用手捂了一下嘴。

“这一杯,祝你成了众多失恋里最放不下的人之一。”她又喝掉。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一杯,祝我们都成了被抛弃的人。”

肖太阳看着她喝,听她说到最后一句,他不禁皱起了眉。她,也被抛弃了吗?

“你喝不喝呀?”姜蓉已经有些头晕了,眼前的肖太阳,都成了两个肖太阳了。她咯咯的笑起来,“咦,你怎么成两个了?不对,是三个……咦,不对,好多个……”

肖太阳见状,他扶着她的肩,拿下她的酒杯,“你不能喝了,醉了。”本来是他来喝酒的,没想到先醉的人是她。

姜蓉挥开他的手,醉眼迷离的睁开眼,笑呵呵的伸手直接去拿那个酒瓶,“我没醉……我还能看到你呢,怎么会醉了呢……嗝……”

“不要再喝了。我们回去!”

这一次,他先妥协。去拿她手里的酒瓶,她却紧紧的抱在胸前不放。踉跄的站起来,走到电视面前,脚步都是飘浮的,他多怕她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

姜蓉一手抱着酒瓶,一手伸出食指对着他的方向摇了摇,嘟着嘴,“唔……我不要回去。回去干嘛呀,在这里多好。只有你,只有我。”说着,又打了一个酒

lt;divalign=center>lt;astyle="font-weight:bold;color:#FF0000;"href=http://m./LuckDraw.aspx>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lt;/a>

打了一个酒嗝。

肖太阳的眉头紧蹙,却见她仰头拿着酒瓶,直接对上嘴,咕噜咕噜喝起来。想到她是失恋了,他竟然也任由她喝。毕竟,他知道被人抛弃的滋味。想着,心头的苦与忧,又涌了上来。开了一瓶,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她不爱你,他也不爱我。她爱着别人,他的心里装着别人。这么多年了,他从未得到过她,也从未放下过她。”姜蓉靠着墙,软软的坐下,此时,她脑子是浑浊的。她只想把心里压抑的想法说出来,她知道他在听。

肖太阳确实在听,他蹙眉盯着她。或许,这个世上,现在只有她能体会他的心情了。

“我爱他,是因为他爱着另一个女人。那么多年,哪怕她嫁人,哪怕她死了,哪怕她活过来又爱上了另一个人,他都不愿意放手……”

这话,让肖太阳的眼神变了变。她,是在说他吗?

姜蓉的眼睛涩涩的,她以为她醉了,可是她很清醒。她想说出来,她想表白。哪怕,他并不爱自己,哪怕,他心里还装着别人。

“太阳,我爱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上了你,可是你的目光,永远不会专注的在我身上停留多一秒。”她苦笑,“我想替她好好爱你,哪怕陪在你的身边,感受着你日日夜夜对她思念,我也心满意足了。或许,就这样陪着你,终有一天,你会回头,看到我看你的眼神……”

她的头好痛好沉,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该说什么呢?还有什么要说的?又猛的喝了一口酒,踉跄的站起来。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眼前的他,好多个,都是那样严肃认真的看着自己。呵呵……他一定会被吓到了。

伸手捧着他的脸,这么近的距离,她却看不清他的样子,“太阳,你就不能放下,换一个人好好爱吗?”说着这句话,她眼里却流出了泪。换一个人好好爱,至少,那个人也爱着他。

她慢慢的靠近,靠近那张冰冷的唇,她不想再看到他悲伤,不想看到他难过,不想看到他一个人落寞的背影……她可以陪在他的身边,可是填不了他心里的空缺。

闭上眼睛,吻上那张唇,意外的,没有那么冷,是柔软的,带着温度的。

一滴泪,落了下来,滴在了肖太阳的眼睑下,划过他的脸,划进了他们的唇上……

------题外话------

抽到大奖的,出来晒一晒,让我羡慕嫉妒恨一下~

lt;divalign=center>lt;astyle="font-weight:bold;color:#FF0000;"href=http://m./LuckDraw.aspx>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lt;/a>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44/14484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448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