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我从天上来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我从天上来的页面

我从天上来

第232章 屠龙

第232章 屠龙

三十年光阴,对于凡俗而言,十分漫长,但在这修仙界中,却是白驹过隙,忽忽而过。

赵灵台闭关三十年,成就太乙真仙,已经是一个短得可以忽视的时间了。只是他还从没有如此过,不由地喟叹一声。在方寸山等人看来,他们本以为赵灵台起码得闭关百年以上,今日就已出关,让他们好生惊喜。

赵灵台目光扫过众弟子,立刻发现好几个已经晋身地仙了,江上寒、唐听雨、许君……倒是林中流落在了后面,不过看样子也是成功在望,无需多少时日了。

弟子们长进,让赵灵台满心欣慰。

他一摆手,道:“一会便有客来,尔等且退到一边。”

“是。”

诸人没有多问,如今师尊在他们心目中,已经恍若神灵,不管说什么话,都是法旨,只需执行便是,别的,不用废话。

过不多久,天空忽地暗了下来,一团团乌云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聚,刮起了风,很大的风,是恶风,呜呜地吹着,发出古怪而可怖的声响,好像风中隐藏着无数妖魔鬼怪。

噼啪一响,乃是雷轰,漆黑的云层火蛇飞舞,声威可怖。

“那是什么?”

许君瞧见一道巨大无比的狰狞影子出现在浓黑的云层之间,不禁吓了一跳。

他们虽然飞升仙域多时,但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呆在造化金钱内,便是留在山上,并未出外游历过。对于仙域的诸多存在,只是有所耳闻,并未亲眼目睹,更没有经历过多少。

这一点,也是个问题。

是以赵灵台已经做了决定,等此间事了,便让弟子们下山,好好磨练一番。

这是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而今赵灵台已经成就真仙,拥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从此以后,再不需要躲躲藏藏的了,而是可以堂堂正正地打出“灵台剑派”的招牌来。

当然,这一切都得大战之后。

大战的胜负结果,决定一切。

很快,许君等人就看出来了,在高空云层间兴风作浪的,正是一条龙。

真龙!

关于真龙,人间的传说最甚,对于这种古老而神奇的生灵,无数百姓极为崇拜,奉为神明,甚至在神仙之上。

但人间不见龙,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流传下来的,只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传说纷呈,十分神奇。

林中流等人都是在那样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现在虽然飞升仙域,眼界非吴下阿蒙,但骤然见到一条真龙现身,还是觉得十分的惊叹,纷纷在想:莫不是这条龙是师尊所说的客人?其知道师尊成就真仙,所以前来祝贺?

不过看这幅情形,又有点不像,搞得太大了,又是乌云蔽日,又是行雷闪电,又是怪风阵阵的,不像来恭贺,倒像是兴师问罪。

果不其然,一声霹雳后,那真龙探下一颗巨大的龙头,口吐人言,喝道:“赵灵台,你可知罪?”

赵灵台云淡风轻,微微一笑:“原来是龙王驾到……啧啧,为何一个在此?还以为四海龙王全部来了呢。”

南海龙王怒道:“区区小儿,何须我家四兄弟来。我且问你,龙女是不是你杀的?”

赵灵台回答:“过去那么多年,你还没有找到龙女吗?”

南海龙王暴跳如雷:“你这小儿,别以为获得大道传承,有了些神通,就目空一切了。今日本王来,便是要拿你去龙宫,好好审讯一番的。”

牠可是龙王,活了数千年,毫不客气地说,其开始修炼那会,赵灵台的祖辈的祖辈都还在玩泥巴呢。

说着,就要席卷风雨。

却见到一点金光飞来,来势迅猛,当金光来到,现出身形,正是神猿妖王:“哎呀,老龙你今日怎么有空,跑到岸上来了。往日咱家三请四请,都请不动尊驾。”

南海龙王哼一声:“神猿王,今天我来,可是有要事。这厮杀害了我家龙女,我要抓他去问罪,难不成你要阻拦?”

神猿妖王满不在乎地道:“老龙,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咱们妖族要齐心协力,共同来对付天庭。私人恩怨,不妨放到一边,以后再说。”

南海龙王暴怒道:“死的不是你家女儿,你当然说得轻巧。反正本王把话放这里,无论如何,今日我必须带他回龙宫。”

神猿妖王冷笑一声:“如此说来,你是要置妖族兴亡于不顾,一意孤行了?”

“是又如何?”

南海龙王暴脾气上来了,自洪荒时代,龙族天生强横,便一直处于强势的地位。然而后来由于各种缘由,屡屡受挫,势力日渐式微,反而别的妖族开始崛起,慢慢把龙族的风头和地位抢了去。对此,龙族十分不满,难以接受这种落差。所以这么多年来,牠们盘踞在四海之中,并不愿意和妖族的几大妖王们联盟,反而趋向与天庭共事。皆因仙帝已经许诺,要册封牠们为龙王,掌管天下雨水,称得上是实权。

当然,一旦接受册封,入天庭为官,就得被种下天条。对此,四海龙王也颇为顾忌,是以一直摇摆不定,希望通过这种中立的态度来左右逢源,谋取最大的利益好处。

然而近年来,随着形势的紧张化,墙头草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是这边,就是那边,要做出抉择。

四海龙王已经商议了多回,总体而言,乃是想投靠天庭。原因无他,仙帝太强了。

胜王败寇,跟随胜利者,纵然要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却能留存性命,代代为官;要是选择了失败者,失败之后,那就彻底成为落水狗,再无容身之所,莫说丢掉地盘,恐怕会就此陨落,身死道消。

蜀山剑祖,便是一个例子。

曾几何时,剑祖声望鼎盛,乃是整个仙域顶尖上的那么几个人之一。可现在呢,就连蜀山道统都被抹杀掉了。

因此,四海龙王都暗暗做出了决定,要彻底投降天庭那边。

南海龙王见神猿妖王站到了赵灵台那边,便寻思着正好趁这个机会向整个妖族宣扬,以表示自己投靠天庭,完全是被神猿妖王逼的。如此一来,就能占据大义的一方,而不是投降派。

听得神猿妖王嘿嘿一笑,吟道:“龟缩深海,不辨天时,不识大体,与泥鳅何异?到头来,千年修为,皆是付之流水,可悲呼!可叹乎!”

这话说得诛心,南海龙王脸色顿时变了。真要排资论辈,神猿妖王这些都属于后辈。区区后辈,却用这种口吻跟牠说话,完全无法接受。

牠愤懑无比,要甩下几句狠话,然后回去纠集几位兄弟,再一起去天宫,请仙帝出兵,做正式的投靠,不料话未出口,就见一道金光飞来,正是神猿妖王的那根巨大棒子。

南海龙王这一下更愤怒了,万万没想到神猿妖王说动手就动手,一点情面不给。在修为上,牠固然有所不及,却也不是吃素的,张口咆哮,喷出一股黑水,直往灵台山倾泻而去。

“死到临头不自知!”

神猿妖王哼一声,棒子如意,穿透过去,结结实实就打在南海龙王腰间。

龙王吃痛,吼声如雷,牠仗着本体强悍,生生受了这一棒,摇头摆尾,便要逃走。

嗤!

忽而一道光芒冲天而起,锋锐非常,一下子就将南海龙王笼罩住。

在那刹那间,龙王浑身鳞皮都要倒竖起来了,牠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在一瞬间,觉得是剑祖重生了。

只有蜀山的剑,才有如斯威势!

“嗷呜!”

生死攸关,南海龙王再没有丝毫隐藏,盘尾缩头,摆出一个防御力最强的姿态。与此同时,张口便喷出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珠子。

这些珠子,一颗颗浑圆无暇,大放光彩,乃是龙宫之宝定海神珠,一共有三颗。

东海神珠共有十二颗,每位龙王各有三颗,乃是牠们的本命物,非生死关头,绝不会轻易使出。

但见三颗珠子连成一圈,立刻生出一层蓝色的水幕来。

这水幕看上去只得薄薄一片,但实质里却蕴含着万钧精水,随便拿一滴出去,能化作汪洋大海,淹没一座城池,端是厉害非常。

但当下,赵灵台祭出剑胎,凌空而斩;随后再飞出造化金钱,一下子把南海龙王罩住。

望见被造化之气笼罩住的造化金钱,南海龙王又恨又慌,仓促间喊一声:“且慢……”

然而哪里慢的下来,先是造化金钱把三颗定海神珠摄收了进去。失去了法宝防身,就见一道剑光落下,不偏不倚地斩在龙颈之上。

嗤!

龙血飞溅,染红半天。

南海龙王最后发出一声哀鸣,精血神魄被剑光绞住,摆脱不得,一点一滴,都被剑胎给收了去,化作剑胎的魂。

以龙为魂!

赵灵台手执此剑,口中念念有词,又快速地伸手去弹。他弹了九声,每弹一声,那剑便清越一分,最后形神毕备,化作一柄完全的飞剑。

此剑大成,围绕在赵灵台身边,剑光缭绕,一时间瞧不分明。

赵灵台朗声笑道:“此剑,当名‘诛仙’。”

神猿大王赞道:“大善,吾去也,他日天宫相会。”

说着,金光一闪,已在百里之外。

剑光屠龙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到了林中流等人的心目中,他们看得心神皆震,十分的震撼。

虽然诸人都知道师尊今非昔比,修炼出了大神通,可具体到什么程度,只能猜测个大概。然而亲眼目睹到至尊屠龙后,所有的猜测都变作了事实。

就是这么厉害的!

许君疑问:“师尊飞剑为何取名诛仙,唤作‘屠龙’不更好?”

林中流解释道:“小师妹,师尊他们很快就要与天庭决战的,天庭上的都是神仙,所以取名诛仙。嗯,应该如此。”

这一说,诸人恍然大悟,觉得很好。

神猿妖王走后,赵灵台让众弟子过来,听候吩咐:“天庭之战,你们都留在山上吧。”

阿奴一下子急了:“师尊,我可以跟去,出一分力。”

诸人纷纷请战。

赵灵台摇头道:“不必,一来你们修为尚浅,二来,其实你们牵涉到的因果最少,既然如此,何必趟这趟浑水?”

地仙级的修为,到天庭中,勉强能与天将一战,只是这么点人数,去了也无济于事,不如留下,保存实力。他们一行,可是剑派的真正弟子,每一个,都要保护好。

听师尊一说,阿奴等人不再多说了。事实如此,他们跟去,还可能成为累赘,让赵灵台分心照顾。总而言之,没有想对应的实力,就不要当大头虾。

赵灵台又道:“这一战,定乾坤天地,十分紧要,胜负如何,都是未知之数,你们留下来,也要做好准备。”

“是。”

众人皆应声。

赵灵台看向方寸山,方寸山瓮声瓮气地道:“少主,无论如何,我都会跟着你的,这是剑祖老人家的嘱咐。”

赵灵台就一点头,方寸山乃老牌天仙,战力不俗,可以帮上忙。

江上寒问:“师尊,你何时出发?”

赵灵台回答:“快了,就这两三日内。”

他会先去花果山,与神猿妖王们碰头,商议,最后一起前往天庭。妖族那边,许多大妖应该都做好准备了,牠们是炮灰的主力部队。

当然,真正决定胜负走向的,自是太乙真仙之间的拼斗,麾下的战争,不过是声势罢了。

对此,妖族上下都是心知肚明,但无数大妖依然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开战。近年来,牠们过得太憋屈了,这边天庭,那边西方世界,两头包夹得难受。不少妖族早提出要决一死战,只是妖王不许,牠们自不能胡来。

而今,听说大战要开始了,哪里还按耐得住?妖族天生好战,血脉流淌着拼杀的因子,对于生死,反而看淡。

这个,也是妖王们的底气所在。

两三日很快过去,赵灵台带上方寸山前往傲来妖国。临别时,弟子们自是不舍。不过在修炼路上,也没有什么男女情长,挥挥手,便是分离。

到了花果山上,几大妖王全来了,陈列席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十分的豪迈。

这两天,传来了不少消息,其中一个十分关键和重要,便是源自西方世界的,他们关闭了佛国,放话说不再理会外界事务,就连侵蚀到东胜神洲的那位罗汉都被叫了回去。

这态度表明,西方世界不会参与到这一战中。

好消息。

虽然都知道这是和尚们狡猾,要袖手旁观,隔岸观火,战后不管哪方胜负,他们都能坐收渔人之利,得到天大的好处。可对于妖族而言,西方世界的中立,使得牠们如释重负。

战后的事,是以后的事,如果连眼前的这一关都过不了,还谈什么以后?

还有一个消息是,南海龙王被杀的讯息传了回去,剩下的三大龙王立刻反了,打出旗帜,投靠了天庭。

“这些数典忘祖的长虫们!”

牛魔王神情愤怒,现在的局面,种族才是大义,其他一切,只能算小怨。

不过对于水族的反水,几位妖王也并不意外,皆因长期以来,四海龙王的态度就摇摇摆摆,很靠不住。而龙族的寿元虽然极为绵长,但活了几千年下来,牠们的修为也是日薄西山,一直在走下坡路。虽然还维持着真仙的境界,可真实的实力,与几位妖王相比,却是要差了一筹,所以南海龙王才会在神猿妖王和赵灵台的夹击之下,被剑胎吸收,成为了剑魂。

席间,赵灵台作为剑祖弟子的身份亮相,自也引来不少侧目的目光。

众所周知,剑祖真身陨落,留下传承。剑道传承不可强求,必须得到剑祖真灵的承认,才能获得。而且那传承亦非万能,不符合的话,比如妖族的妖王得到,却也是无用。不但无用,若是贸然学了,反而可能有害,会与本来的天赋发生冲突,酿成祸害。

人们眼红的是另一件传承,便是道宝造化金钱。

虽然牠们也搞不懂造化金钱究竟有何等玄妙,但光是道宝这个名头便足以让无数人萌生贪婪之意。

法宝也好,道宝也罢,终归到底,只是外物。既然是外物,就能炼化,掌握、化为己用。

不过现在赵灵台得到了剑祖完整的传承,并成功晋身太乙真仙,就敢于表明身份,大大方方地行走天下了。

实力,总是摆在第一位的。只要亮出实力,便足以驱散众多的觊觎和无理的索求。

但在席间,有妖王桀骜不驯,觉得赵灵台太过于年轻,于是出手试探,看其是否真得拥有和牠们共席,平起平坐的资格。

赵灵台当然不介意,诛仙剑倒没有祭出,而是亮出了另外的宝物:三颗定海神珠!

这三颗宝珠得之南海龙王,短短两日,就被造化金钱炼化,成为赵灵台手中的宝物,当下祭出来,形成一片坚不可摧的保护水幕,任凭那妖王轰击,自是巍然不动。

众妖王见状,暗暗惊奇。

牠们自是知道神珠是南海龙王的宝物,被赵灵台夺了去,一般情况下,要炼化这等宝物,起码得花费不少的时间精力才行,百年都算短的了,怎地落在赵灵台手里,数日功夫就破解得干干净净?毫无疑问,当是那枚道宝的功劳。

造化金钱,果然有夺天地造化的玄妙。连天地造化都能夺,何况他人之物?

而且看得出来,赵灵台已经把这道宝练成本命物了,意味着两者一体,实力倍增。

有此道宝加持,或许其实力还不过剑祖,恐怕也是差不多了。

明白这一点后,一众妖王顿时变得客气起来。赵灵台非敌是友,站在妖族这边,多一位大能,也就意味着这一场大战增加了胜算。

吃饱喝足,神猿妖王道:“耽误了数十年时光,我们这便走吧,莫要再耽误行程。”

这一战筹谋已久,不是什么算计阴谋,而是阳谋。近年已经有传言出来,说当年玄穹仙帝与剑祖一战,剑祖败亡,而仙帝同样受了创伤,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天庭闭关不出,并非是提高修为,而是在养伤。

这个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天庭人心不稳。

这是个机会。

恰好赵灵台成就真仙,阵营平添一员大能,占据了人和。

所以,现在正是发动大战的良机。

准备的时候已经够长了。

“好,我们走!”

脾气急躁的牛魔王化作人身,起身离席。

“走走走!”

一位位妖王叫嚷着,毫不拖泥带水,化作遁光,冲天而去。身为真仙,腾云驾雾,瞬间千里,乃是寻常手段。从东胜神洲去南瞻部洲虽然万里迢迢,但对于真正的大能,却也不算得什么。至于那些大妖部队,则由法宝器物承载着,浩浩荡荡,杀向天庭。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3/193159/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3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