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魔种无尽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魔种无尽的页面

魔种无尽

第7章 勇者试炼

第7章 勇者试炼

时光荏苒,一转眼就是五年过去。

布莱克如今已经十三岁了,在图和莎木安排的十分紧密的一项项训练下,他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包括长剑、匕首、长枪、战斧等在内的几种长短武器的用法,并将几套朴实无华的武技牢牢的刻在了脑子中。

这五年中图和莎木不止一次的和他强调过,在这个世上没有最强的武技。

根据招式熟练与否、力量大小差别、战斗中的应变速度,同样的招式在不同的人手里使出来威力那是天差地别。

按照他们两个的说法,现在教给布莱克的几套武技已经足足够他与魔种的战斗使用了。

不过布莱克自身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所以仍然需要坚持不懈的练习。

一千多个日夜的刻苦修行还让布莱克拥有了一个健壮十足的身体。

虽然身量上看起来仍然是个少年,但是那单薄的衣物下却隐藏着如同猎豹一般的爆发力量。

如果同时再运转起他体内已经颇为壮大的圣光之力,此时在武技和力量方面布莱克已经足以轻松胜过一名普通的佣兵老手,他所差的也只是战斗的经验和眼光罢了。

“喂,吃饭了!”

当他正在平台上一个人默默的练习着挥剑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孩儿声音远远的响起,声音的主人正是长大了的瑞波。

相对五年前来说,瑞波也变化的很大,不但人是出落的愈发的漂亮了,对风属性和水属性魔法的操控能力也是日益纯熟。

用图的话来说就是完美的继承了她父母双方的优点。

布莱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继续一剑又一剑的重复着斩击的动作。

他头也不回的说道:“还有四百九十七下斩击我才能结束上午的练习,姐姐你先回去吧,我稍过一会儿就回去了。”

瑞波撇撇嘴,也不自己先行离开,而是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百无聊赖的盯着布莱克看了一会儿后,觉得他那单调的挥剑着实没有意思,她便低头随手施展了几个微型的魔法,催动着自己脚边的几株植物的花苞绽放开来。

几年的朝夕相处,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然是如同亲姐弟一般。

实际上布莱克和瑞波也真的是把彼此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尤其是布莱克在五年前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与朋友之后,对于这份后来的亲情是更为珍重。

对于卡莱尔,更多的则是敬重。

至于图和莎木这两个不正经的老家伙,布莱克对他们尊敬是尊敬,但是时不时就被他们俩捉弄的他实在是觉得他们的形象高大不起来。

布莱克挥剑的频率够快,几百下的斩击也没用去多少时间。

他简单的收拾一下,便和瑞波两人肩并肩一起回去吃饭。

这几年来布莱克的身体长高了不少,与瑞波走在一起时两人已经差不多一般的高了。

大屋之中的餐桌前,图和莎木两个老家伙早就等他们俩人等的不耐烦,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被刚进门的瑞波看到后,免不了又是挨了瑞波一顿数落。

几人正吃着饭,屋子外头传来了振翅的响动,随即一阵脚步声渐渐传来,卡莱尔满脸疲惫的推门走了进了屋子。

“你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瑞波见到卡莱尔有些奇怪的问道,顺手给父亲也盛了一碗杂粮粥。

图和莎木的表情倒是没显得怎么惊讶,仍然捧着碗吃自己的饭,似乎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卡莱尔找了个位置坐下后,端起碗来三下五除二的把粥喝了个干净,然后说道:“边境那边的事情总是做不完的,不过眼下算是消停了些,而另外的一件更重要的事儿也到了该做的时候。”

说着他转向了布莱克:“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十四岁了,也该是时候开始你的勇者试炼了。”

布莱克在荷莫山训练了足足五年,每日里除了图和莎木安排的武技训练,剩下的时间都是在依据着卡莱尔的指点来锻炼体内的圣光之力。

可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勇者试炼这个词,不由得疑惑道:“什么是勇者试炼?我不是已经觉醒了圣光之力,成为一名勇者了吗?”

卡莱尔摇摇头:“只是觉醒了圣光之力的你现在还只能算作是拥有勇者资质的勇者候补,每个合格的勇者都拥有自己的圣光专属技能,将圣光在体外凝聚成自己独有的武器。”

“比如说我的圣光专属技能就是圣翼,这你也没少看到过,而其他的勇者也都是如此。”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没办法在身体外面凝聚圣光之力吗?你之前也曾经问过我,但是那时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所以也没有告诉你这其中的究竟。”

“勇者候补才想要成为真正的勇者,只有去经历勇者试炼之路上圣光祭坛的洗礼,而那之后你也就会拥有你自己的圣光专属技能了。“

图这时候放下手中碗插嘴道:“据说要经历圣光祭坛的洗礼最早也需要成年之后,也就是十四岁,算算日子,现在出发的话等你走到圣光祭坛也该差不多成年了。”

还没等布莱克说什么,在一旁静静听着的瑞波突然重重的把碗和汤匙摔到了桌上。

她瞪着眼睛冲卡莱尔怒吼道:“合着你这次回来,就是打算让布莱克去那个勇者试炼之路上冒险?父亲,他才只有十三岁!十三岁!还只是个孩子啊!”

卡莱尔满是歉意望了生气的女儿一眼,又看了看布莱克。

然后他才冲女儿说道:“不止是布莱克需要去通过试炼加强自己的实力,你现在掌握的这些魔法都是些没什么用处的小玩意儿,所以也要前往帝都巴斯肯那里系统的修行一段时间的魔法,我会拜托帝都那边的朋友们照看你的。”

瑞波急着说道:“我是没什么关系,无非是去帝都多学些魔法,我也不排斥这个安排。可是布莱克他...”

不待她说完,布莱克轻轻摇摇头止住了她。

他镇静的说道:“我不可能放弃成为勇者这条路的,不过我这几年昼夜不断的修行也不是无用功,即便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应该也应付的来,你就放心让我去吧。”

他转向卡莱尔,“不过师父,您突然给我和姐姐都安排了修行,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