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魔种无尽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魔种无尽的页面

魔种无尽

第5章 荷莫山

第5章 荷莫山

“前面就是荷莫山了。”

高空中持续飞行了许久的卡莱尔有些疲倦的指着前方大地上一道窄窄的隆起对怀中的布莱克说道。

连续几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时间都在催动圣力赶路,即便是他也耐不住这份劳累。

经过几天的休息和进食,布莱克的身体相比刚被从地窟中带出来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

他顺着卡莱尔指的方向看去,下方是一片大片辽阔的平原,许许多多的小村落如同桌布上的糖果一般洒落在上面。

而远远的一道狭窄陡峭的山脉,就正是卡莱尔居住的荷莫山了。

“这么久没回去,一定又要挨埋怨了。”卡莱尔边努力扇动翅膀边喃喃自语,“不过以后每年回家的日子应该会多些了。”

布莱克侧过头看了看他。

他所听到的传说中圣翼勇者除了年轻时的一些同伴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从没提及过他的家人。

布莱克本想开口问上一问,但是眼前又浮现出了在圣光尖角时的生活,刚刚提起的兴致就又黯淡了下来。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即便已经远远的看到了荷莫山,可真的要飞到那里,以卡莱尔的速度也足足用了一个小时之久。

他在山峦之上稍微盘旋了一圈,便带着布莱克朝着一处宽敞的平台处落了下去。

站定之后,卡莱尔将布莱克从自己身上解下来放到了地上,然后对他说道:“这里就是我在家的时候收拾出来的一个锻炼的地方,不过这些年常常不在家里,这地方就有些荒芜了,接下来的几年就是你修炼武技的场所了。”

布莱克重重的点了点头,卡莱尔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冲着不远处的一栋二层木制大屋喊了一声:“喂!我回来了!”

然而屋子里毫无动静,卡莱尔等了一小会儿,不由得苦笑道:“估计在生我的气,咱们直接过去吧。”然后拉着布莱克走向了那栋大屋。

大屋看起来应该修建了有些年头了,屋子的墙壁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藤蔓,垒作地基的青石上也长满了厚厚的苔藓。

不过与众不同的时有别于这个季节普遍的枯黄色,这些植物都还显得郁郁葱葱,犹如春夏一般。

门前的台阶和走廊十分洁净,显然是有人才打扫过不久。

卡莱尔轻轻推开屋门,刚要迈步进去,突然有一件细长的物事凌空飞来。

他习惯性的侧头躲过,但是随即想到身后还有一个布莱克在,便连忙回转身体伸手抄了一下,将那物事接在了手中。

他举起来一看是个平常使用的木勺。

“你这次多久没回家了?干脆以后再也别回来了!”

一个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响起。

布莱克从卡莱尔背后探出半个头望了过去,声音的主人正气冲冲的叉着腰站在屋子里的长桌前。

那是个身着粗布衣衫围着围裙、有着和卡莱尔一样褐色齐耳短发、鸭蛋脸上缀着几颗雀斑、眼睛睁的圆滚滚的的女孩儿。

那女孩儿也注意到了卡莱尔身后的小脑袋,不由得好奇道:“你是谁啊?”

卡莱尔见到她转移了注意力,就把布莱克从背后拉了出来。

“这孩子是布莱克,我已经答应了收他为弟子,以后他就要留在家里修行了。”

他又低头对布莱克说道:“这是我的女儿瑞波。”

瑞波走近布莱克,她的身高比布莱克高出了大半个头,因此也是低着头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她然后笑道:“欢迎你!”随即伸手打了个响指,从屋顶上探下来一条细细的藤蔓,卷起了卡莱尔手中的木勺,然后仿佛有意识的动物一般将木勺递到了瑞波的手中。

布莱克惊讶的看着那根突然垂下来的藤蔓。

他抬头向上望去,发现大屋内部的屋顶上也覆盖了一层翠绿的藤蔓,看样子是从屋子的缝隙中蔓延进来的。

卡莱尔注意到他的视线,便对他解释道:“瑞波有风属性和水属性的魔法天赋,这些都是她...”

话还没说完就见到瑞波像一只小狗一般嗅了两下。

然后她伸手捏住了鼻子冲卡莱尔说道:“我的天,你这是去斩杀魔种还是清洗马桶了?身上都是什么味儿?赶紧先去洗干净!”

布莱克下意识的也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不禁脸上一红。

他这身上的衣物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阴冷潮湿的地窟里待了那么久,然后又折腾了这么些天,之前完全没有心情留意这些。

瑞波提起之后才注意到着实是一股子怪味直顶着鼻子冲了上来。

瑞波见他如此急忙摆着双手说道:“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我父亲历来是不会照顾自己的,更别说照顾人了,我这只是说他说惯了。”

卡莱尔边放下背囊边苦笑着说道:“她就是嘴上不饶人,你慢慢熟悉了就好了。”

说着他拉着布莱克向屋子后头的浴室走去。

“不过她说的也对,咱们现在确实...走吧,我带你去洗澡。”

点燃了澡盆下的火炉后,等待水烧热的功夫两人就用冷水简单先擦拭了一番。

期间卡莱尔留意到布莱克身上大大小小的有着不少磕碰的伤疤,便随口问了问他。

布莱克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一直想成为一名佣兵,所以总是去模仿他们,认为伤疤就是男人的功勋章,一不注意受伤就多了些。”

说着他不禁想起了那些以前总是陪自己玩闹的佣兵们大多都已经殒命于圣光尖角,他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卡莱尔轻轻拍了拍他:“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勇者的。”

两个人泡过热水澡之后,感觉浑身舒爽了许多。

可是当布莱克再拿起自己那身穿了好久的衣服时,就觉得馊馊的怪味更加的浓烈了。

他皱了皱眉头,准备硬着头皮先穿上去时,瑞波在门外敲了敲门。

“我把替换的衣服给你们了,布莱克你就先将就一下穿我以前的衣服吧。”

然后浴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一点,布莱克下意识的紧忙用自己的衣服遮挡了一下,却发现又是一条藤蔓裹着几件叠好的衣服伸了进来。

会使用魔法还真是方便啊。

布莱克边抛下自己的脏衣边想着。

卡莱尔接过衣服,然后将布莱克的那份递给他。

那是一套瑞波以前的的长衣长裤,她穿着已经太小了。

刚才卡莱尔告诉了他瑞波比他大上两岁,加上女孩子小时候大多长的比男孩子要快些,因此他穿上之后倒也正好合适。

两个人穿戴完毕后走了出去,瑞波已经多加了些材料做好了午饭,摆好了碗筷等着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