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魔种无尽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魔种无尽的页面

魔种无尽

第3章 地龙屠夫

第3章 地龙屠夫

地龙屠夫是个在这一代边境附近颇有名气的佣兵团队。

不同于一般的佣兵都只是跟从该隐大陆流窜到盖亚大陆内的不同种类的魔种之间展开战斗,地龙屠夫的对手还包括了上古遗种龙族之中的地龙。

龙族种类繁多,其中地龙虽然只是龙族之中极为低等的存在,不说一般龙族们所能掌握的吐息,就连飞行能力都已经失去的它们也仍然不是一般佣兵能够对付的存在。

全身覆盖着如同重装步兵的甲叶一般坚厚的难以击穿的鳞片,四肢有着能够裂石断金的锋锐利爪,再加上隐藏在庞大身躯中的强大爆发力,即便是一只食草类的地龙发狂起来也足以轻易击溃一支精锐的圣光军团的士兵。

而地龙屠夫就是一个以团队之力成功斩杀了数头地龙的佣兵组织。

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是强大的战士或者魔法师,而他们那一身标志性的地龙鳞甲也让他们在圣光尖角的孩子里有着极高的人气。

布莱克和阿黛尔赶到佣兵工会的时候,却只见到了两名在那里交割任务和此次收获的材料的地龙屠夫成员,正在一袋又一袋的上缴此次出行的收获。

不同于之前布莱克见到的那般寒冰一般冷酷,两个人的眉目之间透着一股子疲倦,鳞甲的缝隙里隐隐也还能看到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

随后赶到的陶德见状当即询问道:“这是怎么了?其他的人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中一个削瘦的高个子长脸男人闻声望了过去。

见到来人是谁之后其中一人不无疲惫的说道:“原来是陶德大哥,倒也没什么大事儿,我们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股魔种,着实费了一番手脚才杀光了它们。”

“而希路和费南德在战斗力受了些伤,其他人先把他们带到圣光教堂去请求祭祀大人的救治了。”

陶德听了也是心中一凛。

尽管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能让实力强大的地龙屠夫费了一番功夫,甚至还有两个人受了需要立刻前去圣光教堂救治的伤,陶德猜也猜得出来肯定是一场昏天黑地的苦战。

他也不多啰嗦,直接告别了那两人,决定先去圣光教堂看看。

布莱克左右分别瞅了瞅,紧忙拉着阿黛尔跟着陶德跑了出去:“陶德大叔,我们也回家看看。”

陶德低头看了看脚边的两个小家伙,他俩使劲的迈步追赶着自己,奈何怎么也跟不上。

他两手一伸分别拽住了两人,交叉了双手将两人放到了自己的左右肩头坐好,然后大声的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坐稳抓紧了,大叔我要赶路了。”

他那大嗓门震的布莱克和阿黛尔赶紧捂上了耳朵。

不待他俩放下手,陶德便大步的奔跑开来,吓得他俩紧紧地抓住了陶德的外衣。

村落本就不大,在陶德的全力奔跑下,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们三个就看到了圣光教堂的尖顶,随即便看到了圣光教堂外聚集的一大群佣兵。

有地龙屠夫,也有与他们交好的佣兵,大家聚在那里低声的在讨论些什么。

“杰特!”

陶德扫了一眼人群发现了一个熟人后大声的喊道,震的肩膀上的布莱克和阿黛尔又紧忙捂上了耳朵。

听到陶德的大声呼喊后,被称作杰特那人回过头来。

地龙鳞盔中露出了几缕金发,和一副棱角分明、极为英俊的面庞,只见他眉头紧皱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冲陶德摆了摆手打个了招呼。

陶德先一把一个将两个小家伙拎到了地上,然后同他们说道:“大叔要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怕是有事情发生,你们两个别乱跑了,就各自回家吧。”

说罢他蹬蹬蹬的几个大步向了杰特。

布莱克自是不肯乖乖听话,他老爹的话他都是素来当了耳旁风,何况只是一个陶德大叔而已。

眼下这么多佣兵聚在一起,一定有好多的故事,自己怎么能够错过呢。

他拉上阿黛尔也混到了人群边缘,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那金发的中年人杰特正是地龙屠夫的副团长,也是陶德的好友兼酒友,此刻他面对着陶德心里绷着的那根弦稍微放松了一些。

陶德那蒲扇般的大手在他背上重重的拍了拍,虽然杰特也是魁梧的身材,但是也被打的险些一个趔趄。

陶德大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弄得你这个地龙屠夫里让人闻声色变的副团长大人弄得跟个娘们似的?”

杰特恼怒的拨开陶德的大手,气哼哼的说道:“希路和费南德受的伤不轻,我是在担心他们。另外...我们回来的路上碰上了一股流窜的魔种,这股魔种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儿古怪。”

陶德诧异的“哦?”了一声。

杰特和他都是刀尖上摸爬滚打的老佣兵了,几十年的佣兵生活也称得上是见多识广。

而杰特居然说有古怪,那恐怕是真的有些异常。

杰特看到陶德的表情凝重下来之后心中暗暗点头,他们老朋友之间向来是有话直说。

他思忖了一下语言后说道:“许多本不该一起出现的魔种,彼此为敌或者捕食与被捕食的关系的魔种一起出现在了那股魔种中”

“虽然它们互相之间也有争斗,但是却不像以前遇到的那样不死不休,而且也不像寻常魔种群体被击杀了强壮的那一部分个体之后其余的就会四散溃逃。”

“这股魔种中哪怕最为弱小的那些都仿佛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一般的战斗到了最后。希路和费南德就是在战斗结束后松懈的那一霎那被几头还未断气的小刺魔刺中了身体才受了重伤。”

陶德的佣兵生涯里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按说魔种和魔种之间也会因为种类的差异区分的经纬分明,比如小刺魔就不会和火烈鸟凑在一起,而有土行兽出现的地方就绝不会有树妖的存在。

可是他仔细看了一下杰特的鳞甲上分明就留下了这几种魔种攻击过的痕迹,这...按理说不可能啊。

布莱克听他们说了一会儿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决定还是先回家去瞧瞧在教堂里接受治疗的那两个地龙屠夫的成员。

他拉着阿黛尔绕过人群转到教堂的侧门,然后偷偷的溜了进去。

然而还不待他下一步有什么举动,两个人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妈妈,莱特叔叔。”阿黛尔怯生生的叫出了声。

布莱克则是拧着眉头看向了他老爸。

莱特祭祀瞧见布莱克就是气不打一出来。

昨天刚带的阿黛尔出去跌了一大跤,自己气不过要关他一天的禁闭,可是眼睛刚从他身上挪走了半刻钟这小子就不见了踪影,这会儿却又带着阿黛尔四处疯跑。

而且好死不死的,还让来家里帮忙照顾地龙屠夫伤员的阿黛尔的妈妈撞见了。

“哎吆哎吆,老爹你轻点轻点,要掉了!要掉了!”

布莱克呲牙咧嘴的被莱特揪着耳朵拽走了,而阿黛尔眨着大眼睛爱莫能助的冲他耸了耸肩,老老实实的跟着妈妈从侧门离开回家了。

莱特一路拽着布莱克到了建设在圣光祭坛之下用来封存圣光石的地窟洞口前,然后打开了地窟上重重的锁链,冲布莱克撇了撇嘴:“进去。”

布莱克一到这儿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顿时蔫了下来,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莱特道:“我老实关禁闭,就不用这里了吧?”

莱特一瞪眼:“这么多的事儿,我哪儿有空一直看着你,没得讨价还价,进去!”

布莱克见没的可能讨饶,只得灰溜溜的走进了地窟之中。

莱特随即在外面挂上了锁链,然后冲着里面喊道:“待我忙过了这会儿再放你出来,你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随后一阵啪嗒啪嗒的走路声逐渐的远去了。

布莱克气鼓鼓的一脚踢在了地窟中长满了滑溜溜青苔的墙壁上,溅起了一片水珠。

这个地窟是用来存放圣光石用的仓库,里面除了圣光石之外就只有几大缸还没吸收足够圣光能量的未完成品的圣水,其他的是再无他物了。

要说布莱克平日里胆大包天,但是偏偏就是害怕这个地方。

黑漆漆的洞窟里只有一堆冷冰冰的物事,寂静的场景中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

那些平时只活在佣兵们口里的各色魔种和龙族怪物们就在他眼前一个个的活灵活现起来。

即便知道在这个圣光尖角中圣光最为浓郁的地方不可能有任何的魔种出现,可布莱克还是耐不住自己吓自己。

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会儿后,布莱克东走西走的绕着不大的洞窟走了不知道多少圈后,有些困顿的蜷缩在装着圣光石的木箱上睡着了。

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仿佛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隐隐约约的还有些魔种的嘶吼声传了过来。

他以为还是自己的幻想出来的,翻了个身便又继续睡去。

然而他完全未曾想到,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居然已经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