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魔种无尽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魔种无尽的页面

魔种无尽

第2章 圣光尖角

第2章 圣光尖角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事情最初的时候。

又到了一年收获季后的感恩节。

作为盖亚大陆一年之中最为重大的节日,盖亚大陆的腹地以及一直都是宁静祥和的皮斯半岛自不必说,就算处在盖亚大陆和该隐大陆接壤的边境附近的垦荒区里也是一片节日的欢乐气氛。

自打圣光尖角的垦荒团驻留在这块土地上以来,也已经有了十多年之久。

虽然时不时的还会受到一些小股魔种的侵扰,但是依靠着边境军团将士的防卫和各自村落中建筑的圣光祭坛的保护,倒也还称得上是安居乐业。

随着生活的逐渐安定,人们也不似刚抵达此地时面对的荒芜的土地,需要时刻不停的劳作来维持生计。

在有了余暇之后,这个一年一度感谢神明盖亚恩赐的日子也就举行的越来越隆重。

村落里的人们刚刚完成了这一年田地的收获。

大人们多是在家里忙着在做感恩节的准备,孩子们则大多在街头巷尾追逐打闹着玩耍。

圣光尖角在周围的村子里是比较大的一个,就连专门发布任务收购材料的佣兵工会都在这里设立了工作站。

在边境附近讨生活的佣兵们在临近感恩节的日子里,也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回到了这里。

佣兵工会旁边的那所平日里只有三两个醉鬼大叔流连的小酒馆也变得格外火爆了。

布莱克趁着父亲不注意,偷偷的推开了侧门从圣光教堂里溜了出来。

随着感恩节越来越近,布莱克的父亲莱特作为本地教会的祭祀,相比于平日也是格外的忙碌。

垦荒团刚刚调拨分配了新的一批圣光石运到了圣光尖角需要存入库房,还有村民们送来的供奉需要逐一接纳,马上就要举办的感恩节祭祀礼仪的诸多准备也需要他去做。

布莱克的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难产而亡,他自小是被莱特一个人带大的。

好在周边的居民对祭祀大人提供了许多的帮助。

而布莱克身边也有几个同龄的玩伴,因此虽然一个单身男人照看孩子有许多照顾不周的地方,但布莱克还依然算得上是健康成长。

当然了,八九岁的男孩子免不了会顽劣一些,这些都是平常了。

“阿黛尔!阿黛尔!”布莱克蹑手蹑脚的走到教堂旁的一栋双层木屋的后门,倚在门柱后面小心的朝里喊了几声。

不一会儿就听到咚咚咚的跑动声传来,木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

先是一张小脸探出来瞧了瞧,随即一个和布莱克岁数相仿、身着粗布长裙、金色长发的圆脸小姑娘从门缝里闪了出来。

阿黛尔家就住在圣光教会的旁边,而且她家祖祖辈辈都是圣光教会的忠实教徒,因此她父母和布莱克家走的极近。

阿黛尔的年纪比布莱克大一岁,两人从小就一起长大,当称得上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不过这一两年来布莱克总爱去进行一些男孩子的所谓探险,连带的阿黛尔是有样学样,总也是干干净净出门,一身脏兮兮的回来,还时不时带回几道轻重不一的伤痕。

然后两个人免不了就会挨家里大人一顿训斥,不过两个人依然是乐此不疲。

几步跳下台阶后阿黛尔拽着布莱克问道:“咱们去干吗呀?”布莱克却不答话,而是探头探脑的往屋子里瞅了瞅。

阿黛尔看他这个样子,便抬手轻轻打了他一下,轻笑了一声,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昨天挨得骂还不够吗,别瞧了,妈妈去隔壁婶婶家帮忙了,不然我哪儿能这么快就出来。”

在阿黛尔抬手的时候,布莱克瞥见了她小臂处还扎着一块纱布,顿时愣住了,他伸手想去摸一下,却又有些不敢。

阿黛尔注意到他畏畏缩缩的异状,大大方方的把手肘亮了出来示意给布莱克。

“我妈妈是怕留下疤才让我多用圣水敷一下。别担心,擦伤而已没什么事啦,还是再想想咱们今天玩儿什么吧。”

布莱克心中稍定,但还是感到有些愧疚,毕竟这又是他带着人家姑娘在田地里撒欢儿留下的伤疤。

虽然他平时跟酒馆的那帮老粗佣兵们学的口口声声说伤疤是男人的荣耀,可也知道这对女孩子来说是怎么也行不通的。

“今天会有贩卖玩具的商人过来,咱们去工会那边看看吧。”

布莱克稍微想了想,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转而对阿黛尔说道。

阿黛尔听了不禁噗嗤一笑:“今天还真是老实。”说罢牵起了布莱克的手,两人沿着道路就往佣兵工会的方向走去。

圣光尖角虽然在周边村镇中属于比较繁荣的一个,但说到底也只是个村落,所以建筑占去的地域并不太大,不过由于位属边境,土地自然是富裕得很。

当时兴建佣兵工会时,已经是选在村子的最边缘的位置。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一大块处在圣光祭坛保护下的土地空闲着,于是就顺带着修整了一番建成了一个小广场,成为大家平日里做些交易的场所。

有些因为种种原因不太想在工会中回收的材料、武器、防具,就被回来的佣兵们拿出来在广场上摆个摊售卖,顺带着让自己休息一下。

久而久之,也发展成了一个不错的市场。

村里的作坊也大都在节日前后派着一两个学徒在这里设立摊位买卖东西,那些在各个村落之间贩卖生活用品的商人也大多都是径直来广场摆摊。

至于孩子们平日里也爱在这边缠着其实没有多少生意的佣兵们讲些他们的冒险故事。

“吆,布莱克,又带你的小女朋友来玩儿啊。”

在市场的边上,一身单薄破衣的瘸腿巴特半靠半躺的倚在一堵土墙上,一如往常的举着他那黝黑的已经发亮的脏酒壶跟布莱克打了个招呼。

布莱克年岁尚小,对巴特的这些调侃还是似懂非懂,但是阿黛尔每次听到都会闹个大红脸,因此他也知道这恐怕不是什么好话,也都会冲巴特怼回去。

“臭瘸子,看我明儿不偷了你的酒壶当尿壶!”

瘸腿巴特听到之后下意识的把酒壶往怀里搂了搂,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阿黛尔红着脸拽着布莱克往市场里去了。

“老巴特太讨厌了!整天就是躺在那儿喝酒和调侃人,等我以后长大了要成为一个勇敢的佣兵,一定不能变成他那种样子!”布莱克边走边气冲冲的说。

阿黛尔边拽着他走边笑道:“你呀就是不禁人逗,脾气是一点就着,也难怪老巴特总爱逗你玩儿。”

布莱克哼了一声,不过也不再说什么了。

因为感恩节临近,回来休整的佣兵比往常多了不少,因此广场上也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狐尾花、凝神草、醒神草,还有阴媚石,这是扫荡了一窝狐类魔种,赤翎,青翎,啼血石,好小的圣耀石晶体,这应该是遇到了不少火禽类魔种。”

布莱克到了广场上就仿佛换了个人,全然忘了方才老巴特的玩笑,撒开了欢儿在各个摊位查看起来。

除了当地的村民外,在这里摆摊的佣兵中也有不少认得这个祭祀家的孩子。

毕竟佣兵这种刀口上讨生活的职业,有不少都是圣光教会的信徒。

而那些即便不是信徒的也多多少少都曾去过圣光教堂讨要些治疗伤病用的圣水。

受过莱特的恩惠,再加上布莱克本身的性格就讨这些佣兵们喜欢,因此他们也都乐得跟布莱克聊上几句。

日子久了,虽然布莱克本身还没有学过什么武技,也没体会过野外斩杀魔种讨生活的严酷,但是对各种边边角角的资料着实是学了不少。

“吆,布莱克,你怎么还在这儿闲逛呢?”

一个满头火红乱发的大胡子佣兵正在收拾自己的摊子,瞧见布莱克和阿黛尔过来了,大声的招呼道。

布莱克见他一件件的把货物收拾起来打包,不禁好奇的问道:“陶德大叔,怎么这么早就把摊子收了?”

那大胡子佣兵豪迈的哈哈笑了几声:“刚才有人给我送信,说是地龙屠夫们回来了,我左右也没什么事儿,找他们拼酒去。”

“地龙屠夫团队回来了?那我先过去了啊陶德大叔”

布莱克听了之后两眼放光,也顾不得继续逛摊儿了,拉着阿黛尔就往佣兵工会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