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九百节 对垒秋杀

第九百节 对垒秋杀

看着前方秋杀院的大门,唐天平息一下激动的心,不需要任何动员,体内的斗志激昂得要喷薄而出啊。

千惠,我变得很厉害了啊!

千惠,一直很想然你看看我的实力呢。

千惠,终于等到这一天哩。

他的拳头蓦地握紧,啪,一声脆响,宛如琉璃破碎,猛虎出笼,惊人的气势出唐天为中心轰然冲天而起。

唐天的头微微低下,戴着面具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中,唯有那双眸子精光暴涨,犹如太阳刺破阴影。

滋滋滋。

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光丝,像彩色的闪电,缠绕着他的拳头。

商船上,千惠瞪大眼睛,小手捂着殷红的小嘴,满脸骇然。

小蛮脸上的不屑陡然凝固,脱口而出:“那是什么?”

阿信的表情如出一辙。

但是最震惊的,却是秋天擎。他不知道那些像彩色闪电一样的光丝是什么,但是强烈到令人窒息的危险感,笼罩他全身。他仿佛躺在寒光闪闪的铡刀之下,冰冷的刀锋就贴着他的脖子,身上的汗毛根根直竖。

他身经百战,无数次死里求生,很熟悉死亡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总是这么令人心神震颤啊。

他知道此时畏惧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帮助,他强自镇定心神,深吸一口气,舌绽春雷:“能量罩!”

秋杀兵团的士兵们如梦初醒,疯狂集合,一团团光芒升起,他们头顶升起薄薄的光幕,就像倒扣的光碗罩住秋杀院。

不需要秋天擎吩咐,士兵们在持续不断地加厚能量罩,由此也可见秋杀兵团的训练有素,经验丰富。

秋天擎知道从秋杀院本身的少得可怜的防御能力,肯定无法抵挡对方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看着能量罩在不断变得凝实,秋天擎心头微松一口气,心中不安稍减。秋杀兵团全力施展的能量罩,可是能够承受战舰的轰击。

他的注意力,也终于再次落在唐天身上,他看到惊人的一幕。

唐天的拳头已经完全看不到那些有如彩色闪电的光丝,他的拳头,此时就是一个炽亮的太阳。一道道能量流,想斩破天空的箭雨,它们摩擦空气,产生一道道光痕。它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像是闻到猎物的味道,疯狂地涌向唐天的拳头。

耀眼的光芒,把唐天的半边身子照得雪亮,但是另外半边,愈发黑暗深邃。

秋天擎刚刚因为能量罩放松少许的心,猛地再次提起来。

它的坍缩!

一闪一闪,散发着惊人光芒的光球,让他感到心惊肉跳。为什么自己竟然有一种面对黄金级战舰的感觉?

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达到这么恐怖的地步?

秋天擎握在栏杆的手掌微微颤抖。

“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吉泽眼睛一亮,忍不住赞道。在他们还在适应圣域的时候,唐天已经在寻求新的突破。

吉泽一眼看出来,这是神拳。

神拳是觉醒神装的起手式,他们已经熟悉无比。但是眼前的神拳,却和以前截然不同。

法则完全湮灭在如同海洋般澎湃的能量之中,没有人察觉到它的存在。数量惊人的能量经过不断的压缩,它的波动也在不断变化。波动变得越来越微弱,但是令人心悸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啪,唐天右拳的光团陡然停止跳动,所有人的心弦仿佛同事被一双无形的手拨动,心头一颤。

整个过程漫长得仿佛无数年,实际却不过弹指一挥间。

就在所有人以为唐天要一拳轰出的时候,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在唐天的嘴角一闪而逝,没有人能够看得到,光团内的拳头,已经伸开。死若发丝的法则线,被染成暗金色,浮现在唐天的手掌,唐天就像戴上一只金线编织成的暗金手套。

原本炽亮的光团骤然黯淡下来,被压缩到极致的能量,就像液体一样,沿着唐天的手掌流淌,包裹着他的手掌。

秋天擎呆呆地看着唐天的手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诡异的攻击。但越是如此,他心中的不安就越发强烈。

对于一位武将来说,马上要面对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攻击,如临大敌一点不夸张。唯一让秋天擎感到有一丝心安的,是厚实的能量罩。

对方的攻击虽然看上去有些诡异,但是准备的时间太长。这么长的时间,足够秋杀兵团的能量罩强化到最高点。

无论对方的攻击如何,但是强大的能量罩,总是能够发挥作用,这是秋天擎无数场战斗总结出的经验。

平伸的手掌入道,和刚才炽亮如太阳比起来,现在散发的光芒只能算的上微弱。这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刚才光团炽烈霸道,让人毫不怀疑它爆炸的威力。但是现在这只散发微光的手掌,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不自主吸引着所有人的心神,怎么也挪不开目光。

它是如此妖异而迷人。

就在所有人被它牢牢吸引的时候,散发微光犹如白玉雕琢的手掌,于虚空中轻轻一斩,没有半点烟火气息。

咚!

被击中出碎芒横飞,恍如实质的能量罩一颤,脚下地面一抖。好似地底有一面打鼓被狠狠敲了一记,低沉得可怕的撞击声,令每个人心头狂震,耳朵嗡嗡。

谁也没有想到,那么轻柔的一斩,产生的效果竟然如此暴烈!

秋天擎身体一颤,脸色大变,眼中尽是骇然。

怎么可能?

秋杀院的能量罩,在这一击之下,竟然有溃散的迹象。

唐天看也不看,那只妖异如玉的手掌,再次扬起,轻飘飘又是一斩。

咚!

令人震颤的闷音,让众人心头又是一震。

“稳住能量罩!”秋天擎的站不住,高声怒吼,他的吼声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音。

唐天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扬起的手掌,空中连斩。

咚咚咚咚!

重鼓密集得令人站不稳,一蓬蓬碎芒如同木屑横飞,看得每个人心里直冒寒气。厚实的能量罩急剧颤抖,像风中飘摇的大气泡,随时可能破裂。

黑色铁面冷酷无情,唐天目光淡漠。

咚!

一声比刚才所有声音更加震颤人心的巨响,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夹杂着满天的碎芒,就像一场风暴席卷整个秋杀院。

秋杀院的大门化作漫天的木屑,随着气流散开。

秋天擎身下的警戒岗,纸糊一般四下飞散。他反应极快,在垮塌的瞬间飞出去,稳稳落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他的眼中只剩下惊骇。

怎么可能?

一个人的实力,怎么可能强到这般地步?

秋天擎知道在哪个神秘的天路,崇尚个人实力,可是那里的强者,也绝对无法与兵团抗衡。凭借一己之力,摧毁秋杀兵团全力施展的能量罩,也就是说刚才那一击,威力已经超过普通战舰的攻击!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不是光明骑士团!

秋天擎和光明骑士打过交道,光明骑士的战斗力惊人,但是绝对无法做到这般可怕的地步。

苏菲?难道是苏菲?

整个光明骑士团,唯一有可能达到如此强大的,只有一个人,苏菲。

秋天擎知道不是,虽然对方脸上戴着面具,但是他还是可以一眼分辨出来,对方是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秋天擎厉声喝道,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他心中无数念头转过,这么厉害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秋天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此绝世高手,绝非一日能够养成,必然要经过无数战斗的磨练,才能一步步蜕变,强者从来没有侥幸。

难道是圣殿的秘密武器?

他心里一突。

“你不需要知道。”

唐天的回答不带一丝感情,淡漠无比。这一招实际上是觉醒神装的变招,他的情绪心态在不知不觉中还是受到觉醒神装的影响。

他抬起脚步,不急不缓地朝秋杀院走去。

右掌轻飘无力地在朝秋杀院临空一斩。

没有耀眼的光芒,没有摄人心魄的尖啸,秋天擎心头一跳,目眦欲裂:“小心!”

噗!

秋杀院用坚若钢铁黑岩堆砌而成的围墙,就像被一把刀拦腰横斩,山半截消失不见。

几名离围墙近的士兵来不及反应,被拦腰斩断。

秋天擎怒吼一声,他终于把心中的畏惧抛之脑后,怒声咆哮:“秋风杀!”

士兵们齐声怒轰,他们周身光芒暴涨,白色的能量光点,就像萤火虫飞上天空。它们不断融化、壮大,化作一片片光叶。

奇特的是,这些光叶虽然是由光明能量构成,却没有半点生机,反而透着说不出的凋零枯萎气息。

带着萧瑟杀伐之意的风,忽倏而至,漫天光叶也随风飞舞。

恍若深秋,站在落叶纷飞的树林,秋风卷起落叶,萧索秋意尽显。

唐天脚步不停,右掌再斩。

几十片飞舞的枯叶陡然亮起,倏地同时消失。

忽然,唐天前方,一道刀芒定在半空中,刀身沾满光叶。刀身陡然放出光芒,但是转眼间又黯淡下去,灵气尽失。就像一把锈刀沾满枯叶,在空中锈蚀消散。

唐天的眼睛亮起异样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