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九十九节 秋杀院

第八百九十九节 秋杀院

“云起被杀?亲卫队全灭?北峰受伤,下落不明?”

愤怒的咆哮,在圣洲云间城一处庄园内炸开。

秋天擎发须怒张,愤怒到极点,周围泛起一层层透明的涟漪,大厅的空气变得躁动不安,杀机横流。

下方诸人也皆是满脸怒色,双目充满血丝。秋家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羞辱,什么理由都没有,竟然直接杀死秋家的重要人物,哪怕对方是圣殿,是光明骑士团,秋家诸将也绝对无法接受。

秋云起和秋北峰都是秋家嫡子,秋北峰统率的亲卫队虽然只有百人规模,但是战斗力强悍,有着【秋之牙】的美誉,在秋家的兵团之中,能够跻身前五。

这次的损失之大,秋家伤筋动骨。

秋天擎的长相平平无奇,但是当他满脸怒色时,却宛如虎狮。他的目光扫过诸将,眸子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忽然咧嘴一笑,仿佛欲择人而噬的野兽,凶悍之气肆虐。

“什么时候,我们秋家变成别人想杀就杀的羊崽子?”

诸将肃然端坐,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秋天擎很清楚,苏菲为什么动手,也很清楚秋家在暗中做的事情,但是又怎么样?就连圣殿,也不敢公然声称秋家和殿下遇刺有关,光明骑士团胆敢朝秋家动手,那就是践踏规则。

苏菲想杀人立威,可惜选错了对象,秋家可不是任人揉捏的面团。

秋天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就在此时,忽然警报大作,有不明人员朝这边靠近。

秋天擎目光一凝,脸上笑容愈发森冷:“看看,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要是软弱一点,就会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一根。”

说罢,他大步朝外走。

其他诸将同时起身,沉默跟在秋天擎身后。

云间城,豪奢的书房内,中年人听到凄厉的警报声,不由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哪里的警报?”

一名护卫闻言,连忙冲出去,片刻之后回来禀报:“是秋杀院!”

秋杀院!中年人瞳孔一缩,那是秋家【秋杀兵团】的驻地,想到刚才看完的最新情报,中年人心中有些不安。

难道他们真的错估了圣殿的反应?

昨晚白雪城秋家驻地遭到血洗,秋云起身亡,【秋之牙】全军覆没,秋北峰重伤逃逸,下落不明。

下手的是光明骑士团!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通知,连夜突袭,直接斩杀。如果不是确定出手的就是光明骑士团,中年人第一反应是怀疑有人故意在其中搞鬼,因为这绝对不是圣殿的风格。

昨晚才血洗白雪城秋家驻地,今天就杀上秋杀院。

圣殿的手段越来越狠辣,他心中升起一丝担忧,这和他们预期的完全不同。名门对圣殿的不满由来已久,圣殿就像一只怪兽,不断膨胀,不断吞噬大家的生存空间。

光明洲初建时的圣殿,和现在的圣殿,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年曾经约定圣殿与名门共治光明洲,可是圣殿的强势,让这些顶级名门节节败退。尤其是圣殿抛出所谓承认名门资格的杀手锏,一批新兴的小名门,开始逐渐对这些顶级名门构成威胁。

一个个曾经风光一时的顶级名门,不断陨落,也让这些老牌的顶级名门产生强烈的危机感。

他们想改变这一切,可是圣殿的统治稳如磐石,没有半点破绽。直到这次圣钟敲响,这些顶级名门立即意识到,他们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出现。

他定了定心神,他不相信圣殿有玉石俱焚的勇气。光明洲是圣殿的光明洲,哪怕他们从圣殿手上抢回来一些利益,也依然改变不了这一点。

再说,只剩下光明骑士团的圣殿,还以为自己是以前么?

秋杀院驻扎的秋杀兵团,是秋家最强大的兵团,远非秋北峰的亲卫队可比。圣殿想用秋家来震慑大家,秋天擎此人性格刚烈,绝对不会屈膝投降。

倒是一场好戏!

中年人心中一动,圣殿现在就只有一支光明骑士团。如果秋杀兵团不顾一切的复仇,两败俱伤,不,哪怕能够给光明骑士团一点点损伤,圣殿的处境都会变得艰难很多。

秋天擎,一定不要让自己失望啊。

秋杀院是秋杀兵团的驻地,但是这里是圣洲,除了圣殿,没有人可以在这里建造要塞。秋杀院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庄园,秋家在它的基础上做了一点改造,比如增加了一些防御和警戒岗位。

秋天擎登上最高处的警戒岗位,目光投向庄外。

一搜没有标记的商船停泊在距离秋杀院大约三公里外,船不大,看上去非常普通。秋天擎微微皱起眉头,心头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他不知道哪里奇怪,但是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

商船打开舱门,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秋杀兵团所有人不禁屏气凝神,瞪大眼睛。

“我去了。”唐天挺起胸膛,一脸雄赳赳对千惠道。

“小心,别逞强。”千惠柔声道。

甜,太甜了,比蜜还甜!唐天一脸陶醉,不,心神皆醉,他在心里反复感慨赞叹,书上说的一点没错,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哎呀,过不去了过不去了……

司马笑实在看不下去,轻咳一声:“你们可以打完再亲热。”

看到千惠脸上浮起的红晕,唐天装模作样挥了挥手臂,喊一嗓子:“出发!踏平秋杀院!”

说罢跳出舱门。

一群人嗷嗷直叫,就像饥饿的狼群,跟着跳出舱门。

离开商船一段距离,唐天觉得千惠听不到,轻咳一声:“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没有偷袭么?”

“敌人戒备森严……”这句话到了嗓子眼,扶正之硬生生吞了回去,改问:“老大的意思是?”

“偷袭有什么劲?怎么能体现我们的厉害?”唐天大手一挥:“今天这战,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打出我们的威风,打出我们的气势。丑话我先说在前头,我要是发现谁偷懒,发挥不好,让我在千惠面前丢人,那我们就需要好好谈谈了,比如训练,呵呵呵呵!”

一连串的冷笑和可以与地狱比媲美的“训练”两个字,让大伙心里一哆嗦。

“老大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老大您在老板娘面前丢脸。”吉泽连忙拍这胸脯保证。

唐天非常满意:“小泽泽不错!来,大家有什么主意?要打出威风!”

扶正之一听,不行啊,怎么能让吉泽比下去?他连忙怒吼:“大伙都拿出点精气神,全都抬头挺胸,霸气,要霸气一点,那个小五,表情要凶狠点。”

唐天连连点头:“对对对!”

吉泽立即反对:“真正的高手,都是闲庭信步,好整以暇。凶狠霸气什么的太刻意,体现不了我们的高手风范。”

唐天大为赞同:“有道理有道理!”

士兵们:“……”

秋天擎看着从商船上下来一百来人,从人数上倒是和光明骑士团非常吻合,只是……

刚刚还杀气腾腾的秋天擎此时眉头紧皱,心里别扭的很。这伙人脸上都带着面具,看不到脸,可是每个人的姿势怎么那么怪异?还有透露出来的气质……

越看秋天擎越觉得像是一群上街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难道是故意示敌以弱?秋天擎很快便摇头,对方的队形散漫得一塌糊涂,连业余的水平都没有。光明骑士团在怎么伪装,也绝对无法伪装成这地步。

秋天擎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这到底是群什么人?

商船上的小蛮和阿信,目瞪口呆地看着完全没有半点阵型的神装兵团。

“他们真的……有战斗力吗?”小蛮压低声音,语气怪异得很。

阿信不太确定:“会不会是故布迷阵?”

两人都是武将,指挥作战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一眼就看出来唐天他们没有任何队形,就是一盘散沙。

这是兵团作战的大忌。

“我们还是做好救援的准备吧。”小蛮撇撇嘴,扶正之吉泽在她印象之中就是两个溜须拍马之辈,拍完唐天的马屁还不够,还屁颠屁颠来拍小姐的马屁。

她有瞥了一眼阿信,难怪他们能和这个家伙打成一片,一丘之貉!

阿信深以为然地点头,完全不知道自己躺着也中枪。

雄赳赳气昂昂走到秋杀院古朴大门门前,唐天有点激动。

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在千惠面前露脸啊,一想到这么有历史意义的一刻,神一样的少年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唐天霸气绝伦扬起右手:“好好给我压阵!”

“老大威武!”

众人轰然应诺,散开队伍,挽袖子的挽袖子,拎刀的拎刀,拿剑的拿剑,吐着唾沫扛着锤,只恨少了雕虎雕龙的刺青,要不然活脱脱混混帮派斗殴叫阵。

秋天擎傻眼了,他大大小小的战争经历不知凡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

刚刚赶过来的中年人也傻眼了,满脑子就一句话,这都什么鬼?

商船上的小蛮傻眼了,尸山尸海杀出来,万载魂魄不灭的她,此时眼神发直,呆呆看着唐天。

阿信两眼放光,忍不住赞道:“简直太帅!”

“估计你们也不会投降。”

唐天的喊声在回荡,但是所有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片死寂中,异常清晰。

“那我来了!”

唐天吐气开声,沉腰立马,在无数愕然呆滞发直的目光中,右臂微微扬起,收到身侧。

双目闪过一道寒光,张开的五指啪地合拢成拳。

异变忽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