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九十七节 查尔斯之死

第八百九十七节 查尔斯之死

查尔斯觉得有点不安,可能是苏菲不在身旁的缘故。从很小的时候苏菲就是他的护卫,称得上形影不离,光明骑士团的驻地也离他不远。

苏菲不在,好像连平日熟悉的圣殿也变得空旷不少。

查尔斯总有种错觉,好像身后的阴影中,总有眼睛在暗中关注他。

他自嘲一笑,这是圣殿,光明能量最充沛的地方,哪会有阴影?象征着光明的圣殿,到处漂浮着浓郁的光明能量,它们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把圣殿每个角落照得亮如白昼。

光明永昼。

可能还是苏菲不在身边的不太习惯吧,查尔斯自嘲一笑。

想到眼下的局势,查尔斯的眉头皱起来。以前的时候,他和那些名门打交道,觉得他们对圣殿俯首帖耳。但是这次,彻底颠覆了他的观念,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长老想打压名门。

平时的名门就像收起爪牙的野兽,看上去温顺。但是野兽就是野兽,平时伪装得再好,一旦到关键时刻,它的凶性就会流露出来。

秋家,查尔斯呢喃,露出深思之色。

秋家和梅斯菲尔德家族之间的冲突,查尔斯看来,是秋家的动作,他们想用这样的方式向外面传递什么信号?

梅斯菲尔德和伊丽莎白之间的冲突,是两个同等级名门之间的冲突,秋家完全没有亲自插手的理由,哪怕伊丽莎白是他们的附庸。查尔斯很清楚这些顶级名门的习惯,倘若是比伊丽莎白更高级别的名门对付伊丽莎白,秋家肯定会动手。但是和伊丽莎白一个级别和更弱的家族打败了伊丽莎白,秋家一定不会动手。

因为秋家会觉得丢人。

自己的附庸,连同级别的对手都战胜不了,又有什么资格作秋家的附庸?

外界流传什么梅斯菲尔德家族挑衅,查尔斯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这说法完全站不住脚。梅斯菲尔德家族的实力摆在那里,根本无法对秋家造成任何威胁,用得了秋北峰带亲卫队去找回脸面?

秋家这是想立威,不是对其他家族,而是冲着圣殿来的。

查尔斯对秋家的行为很反感,如果说秋家受到委屈,用这样的方式展示秋家的力量,他的感觉都会好很多。对于这样的顶级名门,圣殿是愿意与之合作。可是秋家到了圣洲,没有来光明殿拜访大长老,没有来拜访他,没有和圣殿打任何招呼,却来杀鸡儆猴这一套。

查尔斯心中恼怒,秋家完全没有把圣殿放在眼里。而如今负责这件事的,又是查尔斯,秋家也同样没有半点给他面子的意思。

他把苏菲派过去,就是看住秋家。倘若秋家真的敢违背圣殿的命令,他也会做一次杀鸡儆猴。

这么多的名门,不杀一两只鸡,谁也不会听从号令。

查尔斯知道,这是大长老给他的一次考验。如果他能够主导和控制眼下的局面,他的地位将无人可以撼动。如果做不到,那他就危险了。

感觉到危险的查尔斯,知道自己必须背水一战。

苏菲统率的光明骑士团,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能够抗衡。

一名侍卫拾阶而上,恭敬道:“殿下,大长老请您过去一趟。”

查尔斯认得这名侍卫,点点头:“我这就过去。”

查尔斯周处大殿,守在门口的两名光明骑士跟了上来。苏菲把光明骑士团带走,但是还是留下十名光明骑士保护查尔斯的安全。虽然查尔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但还是很感动。

侍卫在前方带路,查尔斯跟在后面,随口问:“知道是什么事吗?”

“好像是秋家的事。”侍卫低眉顺眼轻声道。

查尔斯若有所思,难道大长老对秋家也有想法?大长老如此强势的性格,肯定无法容忍秋家。如果是大长老,会怎么对付求家呢?大长老深谋远虑,说不定有更深远的想法。

查尔斯脑子转得飞快,面对大长老,任何人都会有压力,他亦如此。唯一的例外大概便只有苏菲。

侍卫把查尔斯带到一处分殿的门前,停下来,躬身行礼:“殿下请,大长老在里面。”

查尔斯收拾自己的杂念,眼前的分殿朴实无华,十分幽静。大长老总是喜欢这样的地方,哪怕身居高位,大长老也十分简朴,这一点圣殿上下都异常敬佩。

“你们在这等我。”查尔斯对两名光明骑士道。

两人应命,守在殿外。他们的身份崇高,在圣殿可以随意通行,唯一让他们不敢乱来的地方,就是大长老身前。

苏菲不怕大长老,那是因为她和大长老感情有如父女。但是大长老对他们,可半点不假颜色,他们总共没有见过大长老几次。而且大长老周身的圣炎带来的威压实在太强烈,令人恐惧。

两人老老实实守在外面,倘若殿下喊他们进去,他们反而有些紧张。

忽然,一缕微不可察却又森然锋锐的能力波动从殿内传来,两人脸色剧变,毫不犹豫朝里面冲去。

当两人闯入殿内,恰好看到查尔斯殿下轰然倒地。

他睁大眼睛,喉咙有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鲜血喷涌而出,沿着他的脖子流淌,片刻间,身下便是一滩血泊。

两人如遭雷击,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刺杀!查尔斯殿下遭遇刺杀!

在圣殿内部,查尔斯殿下遇刺身亡。

两名光明骑士脸白如纸,这在圣殿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圣殿守卫何等森严,外人根本无法潜入。

外人,不,这一点是圣殿内部人精心策划!

两人猛地想起那名带路的侍卫,一名光明骑士一个闪身,便出现在殿外,当他看到倒在地上脑袋已经稀巴烂的侍卫,脸色铁青。

凄厉的警报响彻圣殿。

白雪城。

苏菲忽然脸色大变,捂着胸口,如刀绞的剧痛让她浑身不自主地颤抖。

“殿下……”

身体颤抖得像筛子,身体弓成一团,仿佛承受着惊人的剧痛,颤抖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带着无比的悲伤和痛苦。

周围的光明骑士全都惊得呆住,他们从来没有在团长身上看到如此痛苦如此无助的模样。

一名骑士急声问:“团长,殿下怎么了?”

苏菲缓缓站直,她的身体依然在颤抖,但是她依然顽强站直,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双瞳黑暗幽深,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查尔斯死了!”

苏菲一字一顿,杀气四溢,此时的她,就像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死神。

“殿下死了?”

光明骑士们身躯一震,神情茫然,但是很快变成悲愤之色。

殿下被刺杀!

天啊!这怎么可能?

谁干的?

真凶是谁现在还没有一个答案,但是有一点确实肯定的,绝对是圣殿内部的人干的!这才是他们感到茫然的原因,在圣殿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圣殿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团结,没有内讧。

而这也是任何一位光明骑士心中的骄傲之处,是他们的信念所在。

可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殿下竟然遇刺身亡。这对他们的冲击之大,超乎想象,连圣子都敢刺杀,这些人……

心中信念轰然垮塌,让他们变得茫然。

原来不知不觉中,圣殿竟然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他们从小就被挑选出来,接受最残酷严苛的训练,一次又一次的淘汰,为圣殿而付出自己的一切,是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诲,亦是他们的信念所在。在他们的心中除了圣殿,别无他物。

而圣殿更是让他们深信不疑,无论在哪里,圣殿永远受到尊敬,圣殿的内部,同样团结一心,一次次的胜利,无不证明圣殿的强大和正义。

在他们心中,圣殿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圣所在。

站直的苏菲,手扶上腰间的剑柄,她的脸色苍白依旧,但是气势却锐利的像出鞘的宝剑。深沉的眸子里,是如海一般的悲伤。

“是那些名门。”

她的声音透着冷冽:“对圣殿熟悉,有能力布局,是时间上把握得如此精准,除了那些顶级名门,没有人能够做到。”

“是谁?”一名光明骑士声音无比愤怒。

“是谁我不知道。”苏菲冷声道,却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但是我知道秋家一定脱不了干系。我之前还在奇怪,为什么秋北峰会来白雪城?现在我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从殿下身边调走。”

骑士们群情激奋。

“杀了他们!”

“名门都该杀!”

“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抽出长剑的苏菲,环顾四周,语气肃杀如秋:“圣殿有叛徒,勾结名门,里外应和。殿下死了,谁会获利?备选圣子!长老们一定会要求选新的圣子,圣殿不能没有圣子,更何况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真是挑选的好时机,眼下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名门联合起来,向圣殿逼宫,为了大局着想,哪怕是大长老也不得不低头。

大家听得目瞪口呆,一位脾气暴躁的骑士怒声道:“难道他们就不怕局势崩溃吗?”

“他们怕啊,但是他们更清楚,这是圣殿唯一会低头的机会。”苏菲此时冷静得像冰雪一般:“因为我们更怕,长老们更怕。”

大家沉默,被团长的猜测震惊了。

有人打破寂静:“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给查尔斯报仇。”苏菲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秋北峰必须死!”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苏菲头也不回朝外走,丢下一句:“我们不需要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