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九十三节 秋家的反击

第八百九十三节 秋家的反击

“秋家!我们竟然吧秋家的船撞翻了!老天,我们疯了吗?”

书房内,威利的惊呼透着深深的绝望,是的,他现在非常绝望。秋家,那是秋家,拥有秋旭华的秋家,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碾碎他们的秋家。威利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要去招惹秋家,就因为对方堵船?就因为对方帮着伊丽莎白商会?

威利所有的喜悦消失,他放缓语气:“梅丽莎啊,虽然我们最近的状况比以前要好很多,但是秋家我们得罪不起啊。明天我陪你去一趟秋家在这里的分部,听谁秋公子就在白雪城。我们好好向人家赔礼道歉,赔个不是。”

梅丽莎也不生气,她能够理解威利大叔的惊慌,梅斯菲尔德家族和秋家比起来,那是蝼蚁和巨象之间的差别。

但是,下令撞船的是唐天,想到这里,她也头疼无比。她还记得唐天下令撞船时自己是何等的惊慌恐惧,她当时完全懵了。她明明当时已经把秋家的来历、实力说得很清楚啊,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于是梅丽莎带着满脸惊恐,眼睁睁看着无双号是怎么把秋家的商船撞成碎片。

所以她特别能理解威利叔叔现在的心情。

但是现在她已经逐渐消化了自己的惊恐,没错,她现在终于明白,惊恐只是她自己的。唐天压根没有把什么秋家放在眼里,好吧,想想也是,秋旭华被唐天的手下打得像够一样,还指望唐天对秋家有什么忌惮,自己还是太天真啊。

估计唐天眼里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圣殿。

至于圣殿下的名门,人家不屑一顾。

好吧,梅丽莎现在一点都不生气惊慌,她开始明白双方的差距。唐天是真正的强者,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权势,他都出于圣域最顶尖的行列。这样的猛人,说拥有的心态,是真正的强者心态。唐天之所以一开是并没有动手,只不过以为对方是真的出了故障。从这一点来说,唐天非常有礼貌,不是仗着实力强悍而肆意妄为之辈。

而梅斯菲尔德家族,虽然被成为名门,但是在名门这个圈子,他们处在底层,自然已经习惯了夹着尾巴做人。

可你让唐天夹着尾巴做人试试?

现在的梅斯菲尔德家族,做主的是唐天,整个梅斯菲尔德家族,都要为唐天的服务。

“我们不能向秋家道歉。”梅丽莎语气斩钉截铁。

威利顿时急了,难道自己的侄女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开始膨胀了吗?他严肃道:“梅丽莎,为什么?难道你已经认为,我们梅斯菲尔德家族已经可以和秋家抗衡吗?”

威利下定决心,如果梅丽莎真的自大到认为梅斯菲尔德家族可以抗衡秋家,他一定会阻止梅丽莎成为族长。

“当然不能。”梅丽莎非常肯定的摇头。

威利松一口气,但又有些疑惑:“那为什么我们要和秋家冲突?”

“不是我们要和秋家冲突。”梅丽莎知道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瞒着威利,如果没有威利的支持,他们在圣洲的行动,那就是真正的两眼一抹黑。她正视威利:“秋家是伊丽莎白的靠山,那谁是我们的靠山?”

“谁是我们的靠山?”威利愣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睁大双眼,满脸震惊和兴奋:“难道我们找到靠山?”

威利也眼红伊丽莎白家族背后能有秋家做靠山,伊丽莎白为什么之前一直能压制梅斯菲尔德,就是他们身后有秋家这座大山。但是靠山却不是那么好找的,梅斯菲尔德家族已经是名门,如果寻找靠山的话,那就只能往最顶级的名门去找了,比如秋家。而那些比秋家略逊的家族,虽然比梅斯菲尔德强,但是强得有限,能给梅斯菲尔德家族的帮助有限得很。

但是像秋家这样的顶级名门,同样是很挑剔的,一般的好处他们根本看不上。没有让他们心动的东西,难以打动他们。

“是的。”梅丽莎信心十足:“绝对要比秋家强。”

唐天当然比秋家强,而且强得多。

威利大为兴奋,这下也明白,梅丽莎并非失去理智,而是有所依仗。他一脸期待地问:“是哪家?”

“不能说。”梅丽莎摇头,接着补充了一句:“这是爷爷决定的。”

果然,原本有些不满的威利,听到是老爷子决定的,立马没意见。在梅斯菲尔德,老爷子有着无上的权威。既然是老爷子拍板的,威利就放心下来,至于不能说的原因,他没有再问下去。

他问了一个最现实最直接的问题:“那秋家来找麻烦怎么办?”

话音刚落,一名伙计跌跌撞撞闯进来,神色惊慌:“不好了!不好了!有一伙人堵在我们门口……”

梅丽莎无奈地看了一眼威利,真是乌鸦嘴啊。

其实在来分部的路上,她就猜到秋家一定会做出反击,但是她没有想到秋家的反击会这么快,竟然他们前脚刚进分部,后脚就杀到。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正常。在秋家眼里,梅斯菲尔德家族就是一个小虾米,现在这个小虾米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还不要好好教训一下?倘若同级别的名门,他们还要考虑一下,会不会引起两个家族的全面战争。至于小虾米,那接没有那么多的考虑,秋家考虑的只会是怎么杀鸡儆猴,怎么让梅斯菲尔德这样不自量力的家伙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梅丽莎身边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唐天要是被人这么搞了一下,还会等仇过夜?别开玩笑了!

“不用担心。”梅丽莎安慰威利,她神色从容地朝外走,心中冷笑。

仇不过夜可不只是你秋家,你以为这仇就结了?太天真!

在其他人眼中,被撞翻的是秋家的商船,吃亏的秋家,憋了火的也是秋家。但是梅丽莎却很清楚,唐天大人的怒火根本没有被发泄完。虽然她跟着唐天的时间不长,但是对唐天的脾气还是摸得很清楚。你敢堵我就敢撞,如果唐天一开始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就撞翻。

结果唐天被堵了,还堵了一个时辰,堵的账清了,那还有一个时辰的账呢?

那我们要好好算算。

梅丽莎很清楚,唐天觉得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相反,睚眦必报才是她的风格。

在路上的时候,梅丽莎就提醒过唐天秋家肯定会反击,她记得很清楚唐天从面具后面挤出的那声冷笑。

忽然间,她有些同情秋家。原本以为对方是任自己鱼肉的肥美羔羊,流着口水扑上去,接过发现自己扑在一头狮子身上。

果然,她刚刚走出书房,就听到几声惨叫。

威利听到惨叫声,不由脸色一变,一阵心惊肉跳,脚下步伐不自主加快。反倒是梅丽莎表现得很镇定,不徐不疾,好整以暇。

当梅丽莎威利赶到商会门口的时候,便看到满地哀嚎的场面,顿时愣住。

“好好好!好一个梅斯菲尔德!不仅敢撞我们秋家的船,竟然敢打伤我们秋家的人,行啊,行啊,真行啊!”

威利认识说话的中年人,那是秋家在白雪城的掌柜秋永。威利和秋永打过几次交道,秋永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如今却是满脸凶色,一连几个“行啊”,听得威利心惊肉跳。

秋永此时也看到了威利,冷笑:“威利,这事没完,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秋家和梅斯菲尔德家,从今往后,就是死敌!任何人,和梅斯菲尔德家族结盟,就是秋家的敌人。”

这次他也是丢尽了人。他跑来梅斯菲尔德商会兴师问罪,压根没想过对方会二话不说动手,简直比秋家还要嚣张。

威利听到这句话,脸刷地白了。

死敌,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现在虽然因为圣钟禁令,秋家无法对梅斯菲尔德家族直接动手,但是以后……

而且秋家公然宣布梅斯菲尔德是秋家的死敌,那就意味着没有人敢和梅斯菲尔德结盟。在如今这么关键的时刻,没有盟友只能单打独斗,那处境立即变得极其危险,不知有多少人的背后等着落井下石。

周围看热闹的人,听到这句话,也一下子安静下来。

威利不知道,白雪城的近一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在暗中关注着这场纷争。许多精明一点的人,在港口看到那一幕,就猜到秋家一定会迅速反击。

此时,这些大人物们,不由流露出同情之色。顶级名门在光明洲的影响力是非常可怕的,而他们的实力之雄厚,也绝非外人所看到的那一点点。没有人觉得秋家这话只是虚张声势,秋家顾忌的,只有圣殿而已。

无论如何,秋家放出这样的话,他们都知道,梅斯菲尔德完了。

秋永把周围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梅斯菲尔德意味圣钟禁令就可以让秋家有所顾忌么?但是这帮乡巴佬一定想不到,秋家只需要用一句话,就足以让梅斯菲尔德毁灭。

这就是秋家!

他满脸傲然,看也不看威利一眼,对周围已经爬起来的护卫们寒声道:“我们走!”

说罢转身便要离开。忽然一声冷哼从他们身后传来。

“我有说你们可以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