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八十八节 暴殄天物 【第二更】

第八百八十八节 暴殄天物 【第二更】

唐天溜到无双号船底,便悄然贴着船底,来到无双号的另一侧。

当唐天从这一侧飘上来,发现这一侧居然空无一人,连个值守的人都没有。他不由暗自摇头,这艘黄金级战舰在伊丽莎白商会手上真是暴殄天物。他麾下兵团众多,但是他敢打包票,绝对没有一支兵团在战斗的时候光顾着看热闹,而连最基本的警戒都没有。

见微知著,唐天心中,对伊丽莎白商会兵团的战斗力直接打了个低分。

唐天的判断还真的比较准确,但是他不知道这是光明洲非常普遍的情况。光明洲的兵团善战,是他们制定的蚕食战略养成的。在南征之前,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战斗,但是小规模的战斗却几乎没有中断过。加上圣殿的有意磨砺,圣殿的兵团战斗力都很强。

但是商会的兵团却是另一番光景。光明洲的治安,几乎是圣域最好,商业环境也最好,商会之间的斗争,因为圣殿的存在,也都克制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因此这些商会的兵团,往往缺乏实战的经验。他们可以招揽圣殿兵团的退役武将,这些出色的武将可以给兵团带来更高的训练水平,能够制定更出色的战术,但是缺乏实战机会这一点,这些武将也没有办法,光明洲连土匪山贼都少得可怜。

缺乏实战经验,这是光明洲商会兵团普遍都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大家都清楚,但是却没有人太当回事,实际情况如此嘛,大家都一样嘛。

谁都没有想到,战争竟然这么快就来临,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和他们扯上关系。

但是绝大多数商会,对于圣钟敲响,是充满期待和兴奋。圣殿的计划和野心,在这些豪门世家之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坚信圣殿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也一直期待,能够从中分一杯羹。那是多么巨大的财富,随便拿出来一点,都足以缔造一个最顶级的商会。

但是圣殿的强势,让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染指的余地。在光明洲,没有人敢和圣殿叫板,哪怕这些世家联合起来也不敢。

现在圣钟敲响,世家们梦寐以求的机会到来,所有的家族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

上一次能够与之媲美的,只有光明洲开创之战。想想吧,那一战成就了多少个最顶级的世家?现在光明洲最顶级的名门,几乎清一色全都是那一战所缔造。

像这样的机会,就在他们面前,如何让他们不激动?

圣殿敲响圣钟,在他们看来,只不过圣殿暂时遇到一些麻烦而已。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圣殿的强大,也每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圣殿的底蕴多么深厚。圣殿会输?这是最可笑的笑话。至于有人说,圣殿一定不会把胜利果实拱手相让,这样的人遭到大家的集体鄙视。圣殿当然不会把胜利果实拱手相让,现在的圣殿可不是当年的圣殿,现在的圣殿多么强大!

没有人敢从圣殿手上抢走胜利的果实,大家只想参与到这场财富的盛宴。

有些人看得更加深远,倘若征服了天路,那一统圣域还远吗?其中蕴含的机遇和财富,让每个人都为之怦然心动。他们巴不得参加战斗,花那么多钱养的兵团,怎么可以放在那儿白白闲置?

至于自己兵团的缺乏实战经验,这有什么关系?多参加几场战斗,自然经验就上去了。

伊丽莎白商会也是同样的想法,在他们看来,纵然缺乏实战经验,但是有无双号在,遇到什么危险,自保肯定没问题。多撑一段时间,经验上去,兵团的战斗力自然就上去了。

伊丽莎白商会只怕打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唐天这样的厉害角色。

船员们都涌在一侧船舷观战,另一侧空无一人,唐天登上无双号,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实在是太松懈了,连唐天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无双号的能量罩没有开启,大概是觉得梅斯菲尔德商会的商船实在没有任何威胁。不过幸好没有开启能量罩,否则唐天登船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饶是唐天如今的个人实力笑傲圣域,但是面对黄金级战舰的能量罩,凭借一人之力突破,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唐天一眼就找到人群中的克劳迪娅,克劳迪娅实在太醒目,其他地方都是人满为患,只有克劳迪娅身旁,空无一人。汉克他们全都下去参战,而其他的护卫根本不敢靠近,克劳迪娅小姐最不喜欢拥挤不堪的场面。

至于安全,在无双号上,需要担心安全问题?而且船上又这么多人,能出什么事?谁也不想到克劳迪娅面前自讨没趣,而且克劳迪娅的脾气糟糕,刚刚受到羞辱正是一肚子的火,谁撞枪口谁死。

唐天忽然注意到克劳迪娅的身体一僵,接着她四下张望,唐天立即意识到,克劳迪娅肯定是发现他不在封禁环,应该是在找他。

没有任何迟疑,唐天悍然发动。在这个紧要关头,任何的迟疑,都极有可能失去机会。倘若克劳迪娅一发现不对劲,马上就躲进护卫中,那唐天就麻烦了。

不过唐天显然高估了克劳迪娅,克劳迪娅发现唐天不在封禁环内,第一反应是唐天肯定是逃之夭夭,她根本没有想到唐天不仅没有逃离,反而摸上了船,而且目标还是自己!

直到她的喉咙一紧,然后整个人天旋地转,强大的力量让她根本无法呼吸,她的眼前发黑。

她完全懵了,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自己被偷袭了……

抓着她脖子的手掌像铁钳一样,克劳迪娅觉得自己不能呼吸,强烈的恐惧笼罩着她全身,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自己会死吗……

她想尖叫,但是喉咙被死死扼住,发不出任何声音。她非常害怕,全身颤抖,直到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美貌、家世,在这样的时候,没有任何用处。她甚至不敢挣扎,怕惹恼对方,拧断自己的脖子。

船上的护卫们,直到唐天抓住克劳迪娅的脖子,飞上无双号最高处,才如梦初醒。

唐天就像捅了一个马蜂窝。

“大胆!快放下小姐!饶你不死!”

“你这是自寻死路!”

“疯了!你直到自己在做什么吗?你闯大祸了!”

“你不要乱来,有话好好说,你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只要你放了我们家小姐,什么都好说!”

……

本来在观战的汉克,忽然听到无双号一阵喧哗,不由扭头望去。这一望,他几乎魂飞魄散,如坠冰窖,手脚一片冰凉。无双号的船顶,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一只手抓着克劳迪娅的脖子。

汉克的脑袋嗡地一下,他可以无视克劳迪娅的心情,但是他一定要保证克劳迪娅的安全。他下意识发地看了一眼封禁环,瞳孔骤然一缩,封禁环光柱内空无一物。

一股寒意从他的脚底板升起,直窜上脑门!

对方竟然能从封禁环内逃出去!而且自己还一无所觉!

这……怎么可能……

汉克的心中只有惊骇,若对方只是挣脱封禁环,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可是,这样悄无声息,就从封禁环里溜出来,这怎么可能?难道对方也会封禁环?可是,封禁环明明是他独创出来的啊……

不光是汉克,他身边其他同伴,看了一眼封禁环光柱,在看向船顶的唐天,那表情就像见鬼一般。

而原本在天空激战的双方,此时也注意到无双号的变故,不约而同停下来。伊丽莎白商会上下,如临大敌,每个人都是紧张无比。若是克劳迪娅小姐出了什么意外,那所有人都要倒霉。

而吉泽他们完全是看好戏的状态,飞回商船,抱着胳膊,议论纷纷。

“啧啧,大人真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情怀啊!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真是我见犹怜。”

“怜香惜玉?呵呵,能吃吗?你怜你上啊,大人会好好怜你的。”

“那还是算了,为美人而死,不符合我的人生格言。总有种伊丽莎白商会要大出血的预感。”

“为什么我也有这样的预感?”

……

听着吉泽扶正之他们的闲聊,梅丽莎的脸色却异常苍白。唐天的举动固然是大快人心,但是,已经打破商会争斗的界限。商会之间的明争暗斗横多,但是有一条铁律是绝对不能违背的,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直接伤害各家的继承人。违背这个铁律,那双方便是不死不休。

克劳迪娅在伊丽莎白商会,就像公主一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更重要的是,克劳迪娅就是伊丽莎白商会下一代的继承人。

唐天对克劳迪娅动手,极有可能引发两个商会之间的全面战争。

梅丽莎脸色很快恢复如常,只是苦笑,好吧,以唐天个性,闹大才是他的一贯风格。她深吸一口气,目光重新变得坚定,现在梅斯菲尔德商会已经投靠唐天,那也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怨言。

恢复冷静的梅丽莎,对唐天接下来怎么收场,充满了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