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七十三节 科林 【第一更】

第八百七十三节 科林 【第一更】

这是科林第一次踏上荒洲的土地。

感觉很糟糕。

空气中的能量稀薄至极,多带一刻他都觉得不舒服。科林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举步维艰。他甚至能察觉到体内的能量在缓慢消逝,这意味着绝对不能把战斗拖入僵持,那会对他们很不利。

这注定是一场艰苦无比的战斗。

如此极端苛刻的环境下,士兵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科林的脸色很差,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峻。

他的目光,落在远出游弋的罪域探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罪域探哨监视之下。这是科林第一次见到罪域的武者,圣殿对罪域的事情一直秘而不宣,民众无法在公开的资料上找到罪域。

罪域探哨的动作敏捷,稀薄的能量,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影响,这样的环境他们如鱼得水。

科林可以看到罪域武者眼中刻骨的仇恨,他们的胆子非常大,充满攻击性,已经有十多名科林方面的探哨被对方击杀。

科林暗自摇头,把自己心中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

双方的仇恨无法化解,这场战斗的结束,只会以一方的鲜血流完而结束。

科林神情恢复如常,他接到命令之后,专门从圣殿调来大量关于罪域的资料。罪域武者的战斗方式,他有着足够的了解,而在打探到荒洲的能量稀薄之后,他很快想出一些办法。

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科林并不知道,在他目光扫过的罪域探哨之中,有两条大鱼。

杜克兄妹在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大营,他们身边没有任何护卫,这让他们看上去和其他探哨没有任何区别。两人的行动受到许多属下的反对,但是杜克有着足够的自信和实力。

罪域第一人,在这个接近罪域的环境下,他的实力可以发挥起码九成。

“怎么样?”杜克问道。

在战阵兵团方面,他更信任杜心雨的判断。

“没有破绽。”杜心雨摇摇头,秀目亮起迷人的光芒,她的内心也有些激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罪域兵团首战。罪域兵团由杜氏兄妹组建,几乎囊括了罪域最顶尖的精英,之后与唐天结盟,攻打罪门也是唐天的神装兵团。这也导致一个尴尬的情况,罪域兵团从组建以来,他们竟一直没有捞到实战。

首战就已经足够令人激动,而首战对上光明洲的兵团,罪与兵团上下,根本不用动员,每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有什么比战胜死敌更让人兴奋?

杜克轻笑:“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

“当然厉害,科林是十二中将之一,除了五虎将,最厉害的十二人之一。”杜心雨提醒到:“他的兵营布置得非常严谨,没有明显的破绽。根据唐天送来的情报,科林此人的战斗风格很稳健。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不知道五虎将是何等风采。”杜克有些悠然神往。

杜心雨没理会身旁有时总会有点书生气的兄长,她的目光未曾离开对方战阵片刻,自言自语:“士兵的素质很高,不比我们逊色。战阵非常娴熟,唐天说的同步率,数值肯定很高。是一支强大的兵团,现在的问题,他会怎么解决?”

兵营巍然不动,但是在兵营几十里外的区域,却是战斗最激烈的区域。

双方的探哨展开激烈的战斗。

探哨在任何兵团都是精锐,由于探哨往往都是几个人小队的方式执行任务,随时可能遭遇危险和各种突发情况,所以需要他们拥有强大的个人实力。

从目前来看,罪域的探哨占据绝对的上风。

十五比二。

科林兵团的探哨死亡十五人,而罪域方面的探哨只有两人的伤亡,比例悬殊。

杜心雨没有受到这个数字的影响,她语气清冷:“光明洲真是个庞然大物,如果没有唐天,我们没有任何胜算。像这样的兵团,光明洲就有十二个。五虎将更是惊人,每名虎将麾下起码有三个这个级别的兵团,他们的直属兵团更加强大。真不知道,唐天的南盟,是怎么挡住五虎将的大军。”

“是啊。”杜克也不由感慨:“现在才知道以前坐井观天。光明洲也好,唐天也好,他们对我们来说都是庞然大物。有光明洲这样的仇敌是我们的不幸,有唐天这样的朋友是我们的幸运。幸运可以给我们帮助,但我们族人的命运,却需要我们的鲜血和刀剑来争取。”

他最后一句话斩钉截铁。

杜心雨转过脸,看着满脸坚毅的兄长。

杜克没有回避杜心雨的目光,他沉声道:“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们都要赢下此战!”

杜心雨咬着嘴唇,用力道:“我们一定会胜利!”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了这场战斗,罪域为了这场战斗,做了多少努力,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科林的经验丰富,在亲身查看了荒洲的环境之后,迅速制定了战斗计划。

当最重要的一批战斗物资抵达之后,他没有做任何停留,下令大军进入荒洲。为了防止自己的后路被切断,他安排前奥利弗兵团驻守星门。奥利弗入狱,他的兵团也随着遭殃,西部商会事件,再次把这支兵团打入地狱。

直到他们遇到科林,才重新得到重视。

科林进入西部的第一件事,便是收编这支精锐。奥利弗入狱,他的兵团群龙无首,士气低落到极致,但是整体实力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依然是一支可堪一用的精锐。

而且只要给这些惶惶不可终日的士兵们一些希望,他们一定会拼死战斗。

科林手上的兵力不足,这支兵团无论如何,比那些炮灰一样的地方兵团还是要强得多。

有这么一支精锐驻守后路,科林彻底放心下来。金洲匪刚刚出现在永明洲,离这非常远。白野洲遭受攻击的可能性很低,但是谨慎的科林还是布置了后手。

安排好后路的科林,立即率领大军再次进入荒洲。

进入荒洲之后,大军直接朝罪门要塞方向前进。虽然己方的探哨不如罪域探哨,但是科林依然坚持不断地派出探哨,哪怕探哨的死伤惨重。

大量的伤亡,得到宝贵的情报。整个荒洲,除了罪门要塞,罪域余孽并没有在其他地方建造要塞。这就意味着,他们只需要攻克罪门要塞,就可以把罪域余孽再次关进罪域这座牢笼。

这让科林大松一口气。

局势如此紧张,时间异常宝贵,他最怕的就是一场拉锯战。

大量的罪域探哨像苍蝇般在大军周围游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科林丝毫不在意,视若无睹。罪域探哨的个人实力出色,但是面对厚实的战阵,他们没有任何威胁。

至于观察窥伺,科林无所谓,这一战本就是堂堂正正之战,没有太多的变化。

在距离罪门要塞十里处,大军停下来,就地驻营。数目众多的探哨就像狼群一般,远远地窥伺。

科林没有在意那些探哨,虽然他们的数量有点多,但是乱哄哄一片,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个人实力没有太大的作用,这些探哨的实力再强,数量再多,也改变不了他们乌合之众的事实。

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的罪门要塞。

罪域称之为荒城,但是科林依然坚持称之为罪门要塞,这是光明洲的地盘,罪域余孽有什么资格取名?

见惯了光明要塞的威严大气,眼前这座要塞在科林眼中可谓简陋无比。不过他却没有急于进攻,而是下令驻扎。

一座座森严的军营有条不紊开始搭建。

哪怕他之前所有的准备都是想尽办法速战速决,但是当战斗真的开始,他却把这一点彻底忘却。一道道命令不断传达下去,他来回巡视,一丝不苟。

杜克和杜心雨在要塞看着远处,一座座军营拔地而起,整齐森严,气象肃杀。

“很强的对手啊。”杜心雨语气带着一丝赞叹。

便是杜克这样的外行,也能看出来科林的水平极高。从前进,到驻扎,再到营地建成,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次序井然,每一名士兵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虎视眈眈的罪域探哨,找不到半点机会,只能在不远处干瞪眼。

虽然知道探哨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杜心雨还是派出大量的探哨。

在罪域,兵团少得可怜,但是有实力担任探哨的武者却是多不胜数。她不指望这些探哨能够对敌有多大的杀伤,能够分散一点敌人的注意力就可以。

杜心雨很清楚自己还是个新手,一切能够利用的筹码,她都会毫不犹豫用上。

但是老辣的科林显然完全不受影响。

就在此时,杜心雨脸色微变,猛地抬头,死死盯着前方的军营,她身旁的杜克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浓郁的能量像喷泉一样从敌人的军营喷涌而出。

十多分钟后,浓郁的能量,笼罩着科林的军营,它们并不消散,军营有一种无形之力,把喷涌的灵力牢牢束缚在军营。

要塞上众人无不面色凝重。

这一仗,不好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