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七十一节 烽烟四起 【第一更】

第八百七十一节 烽烟四起 【第一更】

勾成闻刀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战报。

虽然大致能猜到南盟接下来的攻击套路,但是当它真的发生,勾成闻刀还是相当郁闷。

补给线连续被袭击,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应该是两支小股兵团。其中一支是幽洲鬼骑,南盟有一支幽洲鬼骑,战斗力强悍,很多人都知道。幽洲鬼骑这个没落的兵种,在南盟手上重拾荣光,引人瞩目。

比起历史悠久的幽洲鬼骑,另一支银霜骑却是默默无闻。据说这是一支刚刚组建的兵团,连他们的主将也是一位菜鸟。可就是这么一支菜鸟兵团和一位菜鸟主将,却把他的补给线搅得不得安宁。

勾成闻刀没有太多的办法。

舰队被重创,他手上只剩下少的可怜的小型战舰,这些小型战舰更像送给对方的大餐。南盟非常擅长能量海徒步作战,他们显然经过专门的训练。在这之前,勾成闻刀绝对想不到竟然还有人会坚持这样的训练。能量还是战舰的天下,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南盟彻底颠覆了这个常识,从残骸区遭遇的狙击开始,南盟就仿佛在不断向他们展示,兵团如何在能量海与战舰抗衡。完全违背常识的战术却在南盟受伤大放异彩,勾成闻刀亲身体会,而且这体会无比深刻。控制能量漩涡,在能量乱流区埋伏整整五天,这些战术更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现在的银霜骑和幽洲鬼骑,在一次让勾成闻刀体会到什么叫寝食难安。

更让勾成闻刀担心的,并不仅仅是战局。他忽然发现,他们对南盟实力的预估发生了极大的偏差。

勾成闻刀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偏差。

看看南盟手上的牌,比起光明洲,只是一手烂牌。整个南盟阵营,唯一能算得上著名的,竟然是白越!

可就是这一手烂牌,南盟化腐朽为神奇,硬是把它变成一手好牌。

谢雨安,以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武将,他之前最耀眼的履历只是担任地方治安的地方兵团。更要命的是,他和他的雨燕兵团是唐天买来的!以一个极其低廉的价格买下来,令人发指的低廉。

同样买来的还有骷髅团,一支佣兵团,在光明洲眼中不入流的佣兵团。可就是这只不入流的佣兵团,却下石林沙洲展示了一场极其残酷惨烈的绞杀之战,顽强的战斗意志震惊圣域。

幽洲鬼骑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早已经没落被人遗忘,在世人眼中,他们沦为骗子水货。可是,在唐天麾下,他们却蜕变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铁骑。如今的幽洲,曾经被人遗忘的鬼骑考核,再次变得红火起来。不断增加的新鲜血液,让这支铁骑变得更加强大。

逃出生天的洲南五族,不曾听过的鹤,新组建的银霜骑,隐藏在能量漩涡中的井豪,他们一出场便绽放出令整个圣域都为之侧目的耀眼光芒。

勾成闻刀是个狂妄自信到极致的家伙,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愚蠢的家伙。

就是这么一群人,让他举步维艰,让他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看看他们成长的轨迹,勾成闻刀感受到刻骨的寒意。唐天是怎么收拢这群人,他不知道,但是这群人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身影。

兵,南盟的统帅,有史以来第一位魂将统帅。正是兵的坐镇中枢,调兵遣将,给勾成闻刀带来极大的麻烦。

哪怕是眼高于顶的勾成闻刀,也不得不承认,兵是一位极其出色的统帅。可以说,兵几乎用一己之力给南盟带来眼下的局面。

他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是肯!勾成闻刀精神微微一振,心中生出一丝期待,难道找到通往天路的入口?

肯走进来,勾成闻刀看到肯浑身狼狈不堪的模样,心不由往下一沉。

“我们遇到蓝侏儒的袭击!”

肯的声音透着疲惫。

“蓝侏儒?”勾成闻刀楞了一下,不知为何心中竟微微松一口气。他很快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不由苦笑,看来自己对南盟的忌惮之深,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是的。”肯声音沙哑:“很多的蓝侏儒,应该是蓝侏儒兵团。他们的进攻非常有章法,我们的损失很大。”

“蓝侏儒兵团!”勾成闻刀眯起眼睛,有些意外。

在蓝世界遇到蓝侏儒一点都不奇怪,蓝世界是蓝侏儒的世界,没有遇到蓝侏儒才奇怪。遇到蓝侏儒损失很大他也不奇怪,蓝世界人环境不适合光明洲兵团战斗,而蓝侏儒却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实力,这部分损失勾成闻刀早有心理预期。

但是蓝侏儒兵团却让勾成闻刀一下子警觉起来。

蓝潮发生了这么多年,圣域对蓝侏儒的了解也在逐渐增多。蓝世界的蓝侏儒几乎无穷无尽,它们往往像潮水般出现,绝大多数蓝侏儒没有智商,没有意识。它们依靠数量和本能战斗,遇到敌人一哄而上。

蓝侏儒的觉醒十分罕见,蓝侏儒的兵团更是罕见。蓝侏儒的兵团基本都来蓝世界的核心区域活动,历次蓝潮,从来没有看到蓝侏儒兵团的身影。

他们这次居然遇到蓝侏儒的兵团,情况有点反常。

“是的,绝对是一支兵团,他们训练有素。要是在地面或者能量海,我们肯定能打赢,但是蓝世界我们很不适应。”肯沉声道,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隐瞒。

勾成闻刀抬起头,面无表情:“还能继续吗?”

肯知道大人的意思,深吸一口气,斩钉截铁:“能!”

肯知道形势危急,他们没有后路,现在绝对不是顾惜伤亡时候。除了能够前进,他们别无选择。

深深注视自己的左膀右臂,勾成闻刀点点头:“不要在乎伤亡,所有能动的士兵都交给你们指挥,包括我的直属兵团。向圣殿求援的情报已经发出去,很快圣殿级的援军就会抵达。”

勾成闻刀说得没错,圣殿已经接到他的求援请求,但是他肯定想不到,圣殿也同样遇到麻烦。

罪域的死灰复燃,让他们如临大敌,神经高度紧绷。如果说吞并天路,是光明洲数代人的梦想,那么罪域重回光明洲,却是有可能会对他们的统治根基造成破坏。

圣殿的紧张可想而知。

科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委以重任。

在诸多中将之中,科林的天赋不如兰斯,只能算中等,但是他做事的风格极为稳健,为人勤勉,几乎从来没有出过纰漏。

科林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圣殿的第一选择,也很清楚圣殿面临的处境。接到命令之后,他并没有轻率冒进。在朝白野洲派出大量的探哨后,他的大部队稳扎稳打,沿途不断收拢地方兵团。

光明洲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科林。科林老练稳健的行动,让许多人都暗自点头。罪域死灰复燃也好,无论敌人怎么折腾,圣殿在绝对实力上,远非罪域可比。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计策,远没有实力上的碾压来得更加有效。

圣殿每个人都坚信,科林大人这次一定会凯旋而归。

钟离白回头望了眼绵延的山脉峡谷,感慨万千,终于从那该死的地方跑出来了。周围没有敌人的踪影,一片荒凉。

钟离白满脸胡子拉碴,看上去就像野人。他浑不在意,如同饿狼般的眸子闪动着危险的光满,他利用大峡谷摆脱了敌人,就意味着他重新占据了先机。

对于钟离白这个破坏狂来说,这样的机会见着千载难逢,就像一块肥得流油的肥肉摆在他面前,他可以从任何他想要的方向发起攻击。

他就像一把锋利危险的刀片,如今钻入敌人柔软的腹部。

钟离白没有浪费时间,很快他就率领怪兽团,连夜对圣殿的一座地方兵营发起突袭。这支只不过为了能够维持治安的地方兵团,从来没有想过会遭遇如此强敌。而且为了不惊动敌人,钟离白特别命令,这些怪兽们用他们可怜的飞行能力,悄然飞到兵营外。

当青铜怪兽们像潮水般踏破兵营,这些还在睡梦中的士兵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就被钟离白全都俘虏。

他没有留一个俘虏。

钟离白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在极短的时间里,他转战数洲,连续攻下好几座兵营。而且每一战他都不留活口。整个光明洲,都被钟离白残暴的行为所震惊!

光明洲本土太久没有发生战争,如此残酷的行为,更是闻所未闻。在光明洲的历史上,从来都是他们给别人带来伤痛。

钟离白就像一匹狡诈的狼,他的行迹飘忽难测。更加狡猾的是,他只找那些实力孱弱的地方兵团下手。越来越多的地方兵团都遭遇毒手,一桩桩血淋淋的惨案,让光明洲的气氛更加紧张。地方兵团更是人人自危,如临大敌,唯恐被金洲匪杀上门。

恐惧在不断发酵,直到金洲匪杀出西部,进入中部。

中部永明洲一个地方兵营遭遇毒手,光明洲的恐慌达到最高点。

...